• 第七十四章 佛祖前的眼泪

    更新时间:2016-10-21 18:19:54本章字数:2124字

    韩春来到周伟家已经一个多星期了,这个家也是妈妈家,其实也是自己的一个家了。这个家因为有了妈妈、弟弟还有周伟,还有善良亲切的周伟爸爸,所以就更像一个家了。比起小时候,只有继母和继母孩子冷漠嫌弃的眼神的家,这个家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家。这个家有爱,有温暖。

    周伟父子带着韩春娘仨,在起先的几天里先是游览了兰州市里的景区。弟弟正好在兰州有一个大学同学,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和同学天天在一起光辉岁月去了。周伟爸爸和韩春妈妈岁数大了,要是陪着韩春去远处的景点会比较辛苦,所以就由周伟陪着韩春了。

    韩春很喜欢敦煌的莫高窟。以前在书本上看到时,就会觉得佛的博大精深和神秘都涵盖在其中了。从那时起,她就很向往那个地方。大漠飞烟的西域,莫高窟的千年洞穴和壁画传奇,无不让韩春肃然起敬。敦煌的莫高窟从前秦时期开始陆续修建了近一千年的时间段,韩春想着那千年里的人们是怎样饱含着对苍天的谦卑的崇敬和感恩啊。

    第二天,周伟早早去定了两张去敦煌的火车票。韩春细心地收拾着行囊。妈妈倚在韩春房门的侧面,幸福地看着自己乖巧可人的女儿在收拾旅行的用品。然后走进来坐在女儿旁边,嘱咐着韩春注意安全,再带些日常药品和厚外套。说那边风大,要注意保暖。妈妈永远都是妈妈,孩子在妈妈眼里永远都是需要照顾的孩子。韩春看着妈妈,很乖顺地答应着,知道了,放心吧妈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妈妈让韩春去了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地玩,和周伟好好相处,周伟很细心体贴,你和他一起出门妈妈放心。韩春含羞地点点头,称是。其实,韩春懂妈妈的心,知道妈妈很喜欢周伟,也看好俩人的恋情。妈妈这是向女儿交底,表示赞许他俩发展。

    火车是中午一点多的。火车到了敦煌,俩人又坐车前去莫高窟景区,等快到莫高窟时天色已近黄昏了。韩春从车窗看见窗外远处连绵的莫高窟洞穴时,心一下被震撼了。手中的相机都忘了拍了。在若干米高的土崖壁上,镶嵌着一个个深邃的洞穴,她想象不出,在那个年代,人们是挖掘了怎样的智慧和潜能建造的这些洞穴,就如同金字塔和万里长城的建造让世人感到不可思议一样。

    等车开到洞穴脚下的目的地时,周伟细心地询问是先休息一会儿还是去吃饭,还是现在就上去到洞穴里看壁画。韩春仰视着千佛洞,说现在想从远处看佛洞。

    周伟看着心爱的女孩,顿了一会儿,然后拉着韩春的手朝佛洞对面的反方向走去。走了很久很久,韩春觉得。他们来到大泉河畔的白杨树林边,小憩了一会儿,周伟又拉着韩春的手爬上一个山坡,当俩人筋疲力尽地爬上黄土坡时,站在坡顶,眺望远处对面的千佛洞,夕阳染红了一大片无边无际的沙漠,夕阳的彤红又印在佛洞上,犹如此刻佛祖的光芒照射大地。

    韩春静静地看着此情此景,然后对着佛洞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地慢慢跪了下来。周伟看着韩春的举动,也没有出声,想让韩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眼泪无声无息地从韩春的眼里流出来。韩春在为表哥祈冥……

    为家人亲人祈福,为褚彤程斌祈福,也为周伟和自己祈福。直到夕阳隐没在沙海里,韩春和周伟才慢慢走下山坡。

    俩人来到景点的一家餐厅就餐,韩春没有什么食欲。周伟坚持让韩春吃了一小碗热的拉面,吃后,韩春觉得胃里暖暖的,抵御了刚才太多的凄凉。

    旅途的疲劳辛苦让韩春有些困顿了,她好想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好好睡一觉,在佛祖的怀抱里安然入睡。周伟找了一家很洁净的旅店住了下来。俩人的房间是相邻的,这样安全且方便照顾韩春。

    许久以来,韩春都不曾这么香甜地酣睡了,自从表哥走以后。韩春一直睡到接近中午时分才自然醒来。周伟一直没有叫醒她,就是想让韩春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毕竟昨天的路程加上劳累,韩春已经变得很乏力了。从小在南方长大的韩春,第一次来到这风沙大漠气候干燥的大西北,原本就有些水土不服,再加上一路的颠簸劳累,周伟怕她会吃不消。

    早上时,周伟还是不放心韩春一个人这么在房间里昏睡,他害怕韩春别劳累过度再发烧病倒,所以早上服务员打扫卫生时,他站在韩春门口,轻轻嘱咐服务员,让服务员轻轻打开房门,观察一下韩春,看看韩春是否还在熟睡,不是发烧病倒就好。服务员轻轻出来说,没事,是在熟睡呢,这样,周伟才放下心来。可还是没有离开房门口,就那么在韩春门外一直站到韩春醒来,推门而出。周伟只为韩春醒来后,能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第一个看见自己。

    韩春一见到周伟,就神采飞扬地说:“带我去找苦水玫瑰,我想采摘一些苦水玫瑰进佛洞里献给佛祖。我昨晚梦见这种甘肃的特产苦水玫瑰花了,梦里我采摘了一大束花,献给佛祖,佛祖说这种花抗逆性很强,比人在逆境中顽强多了,我们要崇敬这花,我希望你能像这花一样生活,顽强地、馥郁芬芳地绽放生命。”

    周伟看着一脸虔诚的韩春,很欣慰地说:“好,我带你去采摘,那你先吃点早餐,不,都要吃午餐了,我们一起吃完午餐就去。”韩春答应着,还轻轻挽起了周伟的胳膊下楼了。周伟受宠若惊地幸福着,心跳雀跃着,和韩春并排走下楼。

    女子的情怀深如浩海,尤其是有才情的女子更是如此。周伟知道男人都是猜不出女子的心事的,他也更琢磨不出韩春的心思情怀,不过他觉得这样挺好,就像看天山的白云浮动,你不用去想白云会飘到哪里去,只管去欣赏云儿的美丽与惬意的飘移就好。因为云儿自己都不知道它要飘向何方,只要随风而飘就好,这是云的性情。女子的心就如同这白云,不是有句话说“女人的心天上的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