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机场送行别离

    更新时间:2016-10-23 16:57:06本章字数:3213字

    韩春和周伟在八月二十七号这天早上返回了北京。学校快开学了,学生们都陆续返校了。程斌和褚彤接的站。韩春和褚彤回到了自己的学校,周伟要备战考研,父亲给他在清华大学附近安排了一个住所,方便他在学校继续学习备考。

    下午时,程斌先接了周伟,然后去接了褚彤和韩春。四个人在褚彤学校附近找了一家饭店聚餐。一是假期结束大家又相聚了,二是想商量一下明天的安排,为胡清华出国送行。

    周伟说:“清华现在还在石家庄,他父亲也从深圳回石家庄了。飞机是明天晚上的。我说了咱们几个想请他吃顿饭,庆祝一下,然后去机场送他。清华说,他心领了,不用这么劳烦大家了,他说明天他爸爸妈妈还有舅舅一家人要开车从石家庄直接去首都机场送他。所以时间也仓促,就不麻烦大家了。说等到回国那天再让我们请他,给他接风洗尘就好。”

    其实,在座的大家心里都明白,清华也是在善意地回避着大家,其一,他的确也是不想麻烦大家,为他送行来回折腾,花费那么多时间。北京又不像小城市,出门方便快捷。在北京,交通拥堵,地界又大,一出门,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了。这也是在北京生活的一大弊端。其二,清华也是不想程斌和褚彤别扭,尽管自己已经释怀了,相信褚彤和程斌也一样。可大家要是聚在一起,那气氛还是有些不自在,有些许的尴尬些许的拘谨。虽然,虽然清华心里还是非常希望见到他们的,毕竟,他们在他心里是不可取代的。是说周伟和褚彤。

    程斌想了想,说:“时间的确是有些仓促,如果我们直接往首都机场从这里走还需要两个小时左右呢。直接去机场的话,也没有时间在一起吃顿告别餐了。这样的话,好像太冷淡了一些,尤其周伟,你们的感情又不是普通的同事或同学,只去机场送一下别,这种方式太‘悲凉’了吧。”

    褚彤和韩春是沉默的,她们不好说什么,尤其是褚彤的立场。

    周伟称是。他说,原本从老家回来时,他想在石家庄就下车的,可不放心韩春一个人回京,再说还有你们,我们说好一起为他庆祝、送别的。没想到,清华是从家直接去机场,也是啊,他家的亲人朋友也要给他庆祝送别啊,当然都要去家里了。可我却没有想到这层。

    程斌看看大家,站起了身,说:“我想好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我们现在就开车赶到清华家去,我们可以促膝畅谈今晚整个通宵,然后明天再一起和他家人直接开车到首都机场送别,你们说怎么样?同意的现在就走,有什么大不了,从这开车到石家庄也不过两个多小时。”

    大家伙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兴奋地微笑着,听程斌说完后,大家一致表示赞同,周伟高兴地拍了一下程斌的肩膀:“谢谢你程斌,真够兄弟的。走,出发,给清华一个惊喜去!”

    年轻的热血激情四溢着,四个人驱车一路高歌着奔驰在京石高速路上。年轻的人,如火的心,奔放的情,谱写出人生难忘的青春之歌。

    褚彤又看见了那个柳枝摇曳的小区,看见了那个小区门卫似熟非熟的脸。周伟下车和门卫说明了来意和好话并在门卫那登记了身份证和车号后,车就例外地直接开进了小区。

    周伟每年差不多都会来清华家一两次的。所以也熟悉清华家。周伟坐在前座指引着路,车子不一会儿就开到了清华家那栋幽静整洁的二层小楼前。褚彤看着眼前的一切,似曾昨日重现。想着那天清华外公外婆还有清华妈妈站在楼门前迎接自己和清华的情景,自己思绪纷扰万千。

    原来,空间也是有记忆的,你属于过的被你占据过的那个时间段的空间,会镌刻下你所有的记忆和身影。这是真的,褚彤体会到了。触景生情,其实不是生的情,是那情一直都在,都被保留在了那个景物空间里了。只不过那是一种隐形的保留,有心的人就能看到体会到,无心的人也就只能看到无形了。

    褚彤要再次面对清华的家人,也是需要足够的勇气的。路上,她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坦然面对,总比懦弱的逃避要率真得多。既然彼此能再次相见,那还是缘未尽,有缘总会再相遇。是说和清华的家人缘分,而不是和清华的情缘。

    程斌找了一个妥当的位置,把车停在了清华家大门右边十来米处。褚彤远远地也看见了清华舅舅的那辆奥迪车,还有一辆白色的宝马,褚彤想,一定是清华爸爸开回来的。清华以前提到过爸爸的车。这个车不是从深圳开来的,那边爸爸还有车,这辆是爸爸在这边买的,好回来时开车方便,他不在时就交给清华妈妈和清华使用。可清华从来都不张扬,从不开这车出门或回北京。这一点,褚彤深信不疑。

    清华爸爸下海经商,成功的标志也是随处可见了。这车就是一个点滴的显现。可是,物质的富足并不能衡量一个人真正的成功,他对清华妈妈还有清华就是最大的一个失败,而且情感上是无法弥补空缺过的时光的。那也是三口人心底最深的伤与痛。

    周伟拿出爸爸为了联系方便给周伟买的手机。因为他毕业了,不住学校宿舍,新住处没有座机,传呼机回电话就不方便,联系起来也不方便。现在手机也在慢慢走向普及了。

    周伟打通了传呼台,给清华留言说:“北京的周伟先生给你送来礼仪专递的鲜花,速递员已经到你家门口,请速到门口签收。”

    大家听着周伟恶作剧的语调,隐在清华家大门的右侧,都忍不住偷笑起来。可能周伟刚挂了电话,就听见清华家小院里传出急促的脚步声。当清华跑出门外,刚要东张西望地找速递员时,大家一下拥了过来,“清华先生,您的鲜花,哈哈……呵呵……”周伟笑翻状地学着速递员的口吻说着,清华扭头看见大家时,意外得惊呆了,继而露出喜悦感动的表情,周伟一下楼住他的肩,“怎么,不欢迎我们,那我们现在就走了。”

    周伟假装要返身离开,清华也打趣说:“哦,你走啊,那不远送了啊,再见啊。”大家被他俩逗得笑成一片。程斌这时走过去,很庄重地和清华握了握手,“恭喜你清华,考上了自己如愿以偿的学府,我祝贺你,希望你早日学成归来。”清华能感觉到程斌的真诚,连忙说:“谢谢你,我会努力的。让你们还专门大老远地来到我家为我送行,谢谢你们,快,进屋说吧,天这么热,进屋再好好聊。”

    清华的家人也很感动,知道儿子几个好朋友专门从北京赶过来,都很高兴。在大家和清华父母家人打过招呼后,舅舅一家就起身告辞了,其实是为了给清华和他的朋友们留出空间和时间。

    清华父母还有外公外婆,看见褚彤也来了,也很欣慰。知道当年自己儿子也有错,再说也是没有缘分,可好在两个孩子现在能化干戈为玉帛,能成为好朋友,这也难能可贵。所以,大家见面了,远没有没见面时想的那么糟糕和尴尬。

    在清华家里大家和清华家人一起聊了会儿天,然后清华妈妈就要去准备晚餐。周伟他们连忙谢绝了,说大家想请清华出去坐坐,一起再庆贺一下。希望外公外婆和叔叔阿姨允许。清华家人非常开明和爽快地答应了。他们毕竟也年轻过,也知道儿子有自己的生活和朋友圈子,所以很尊重儿子的个人空间。

    和清华家人暂且告辞后,五个人正好开程斌的车满员地出了小区的门。

    他们来到一家清新的月满茶楼。程斌他们来时也已经在北京吃过晚饭了,清华也是在家刚刚吃完家庭聚餐,所以大家就是想找一个安静淡雅的场所,坐在一起叙叙旧,聊聊天,谈谈心。

    大家在一个叫月满西楼的雅间坐定,清华点了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茶,又给女孩们点了几样甜点。五个人围着茶台坐着,恰到好处的空调温度,柔柔橘红的灯光,简洁淡雅的雅间格调,让年轻人们的心静了下来。

    大家从学校的生活谈到毕业,从毕业设想谈到将来的就业,从留学谈到我们国家的国情,从北京谈到二线三线城市的现状……

    茶过三遍了,又换了新茶,喝茶即是品茶的过程,好茶都是一泼、二喝、三品,就是冲第一遍茶的水要倒掉,即泼掉,冲第二遍的水可以喝了,冲第三遍的才是品。这样换了好几轮的新茶了,大家最后才意犹未尽地离开了茶楼,清华本想请大家去唱会儿歌,然后再去迪厅热血沸腾一会儿,可大家说还是喜欢在家促膝长谈的感觉,说还是回家聊天的好。

    五个人开车返回了清华的家。那一晚,他们畅谈到凌晨才休息。家人把二楼的空间都给他们使用了。可素养很好的孩子们,丝毫没有搅扰长辈们休息,声音都很轻,走路也很轻,修养极好。

    第二天下午三点时分,三辆车徐徐开出了清华家的小区大门。程斌、周伟、清华和褚彤、韩春五人一辆,清华舅舅一家一辆,清华爸妈还有外公外婆一辆。三辆车朝北京首都机场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