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人生可否实习

    更新时间:2016-10-24 19:04:32本章字数:2012字

    褚彤从机场送别清华后,程斌送她和韩春回学校。想到清华在机场进入安检口时瞬间回头看自己的那一眼,他的眼里有水雾弥漫。褚彤明白,是自己那句:我们都期待你早日学成归来,因为,我们女院也在期待着你能为她设计一个亚洲第一的校园游泳池。这句话无疑是把时光还有彼此又拉回了那个清华初来女院时,美妙如在真空里般的初恋感觉里。回忆是被拉回到那个时候了,可此刻的心却只有伤感的凄楚,万千的感慨。

    其实,褚彤也是无意间脱口而出的那句话,话一说出,她也意识到了欠妥,可已经覆水难收了。原本是想化解彼此的无语尴尬的,却适得其反。

    当褚彤走出机场大厅,看着上空刚刚起飞的载着清华及清华所有的爱恨情仇、爱与哀怨的飞机时,自己的鼻子酸涩难忍。程斌无语地轻轻揽过她的肩,默默地拥着她回到车里。没有话语,只有眼神和肢体的理解和包容更有体贴疼惜。

    回到宿舍,褚彤躺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窗外皎洁银白的月光被薄雾层云包裹了一种银灰的清凉,静静泄洒在整个房间,今夜心如月境,披上了一层迷蒙惆怅的云纱。人生总是有许多无法掌控的人和事,情和爱,仇与恨。才会有那么多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举杯浇愁、借酒抒情的奇诗妙句颂传至今。

    褚彤这几天正式办理好实习单位和学校的协议证明,就要回到海淀戒毒所正式实习了。原本自己是先去了海淀戒毒所实习的,在一放暑假时褚彤就去了,而且所长和那里的同事对自己厚爱有加,很照顾自己,给自己提前安排好食宿问题,对于要来这里实习也是诚挚的欢迎。所以,后来米强的戒毒所落成后,褚彤也只好两边勤跑着,对于两个解毒所,褚彤都有一种肃然的责任与义务感,都有真切挚诚的情感在里面。

    褚彤觉得:其实儿女情长也罢,价值使命也罢,都是组成人生旅途不可或缺的驿站,否则,人的一生只有终点站,而没有一个个风景迤逦的驿站驻足,哪还有旅途的情趣和意义所在。人学业完成就要踏入社会时,还有个实习的过程,可爱情、事业、婚姻家庭就没有这么幸运和优待了,开始就是开始了,踏入就是踏入了,没有可以实习或可以正式开始的过程。

    海淀戒毒所是自己曾经第一次当义工的第一个单位,这个平台对自己的专业水平的提高和专业素养的培养及锻炼来说,是功不可没的良师益友,对于自己人生的感悟和历练犹如一扇打开通向世界的窗,看到了远方的深远、周边的宽广。而米强的戒毒所,是出于对米强人格魅力和觉悟的敬仰、叹赏,对于那些需要帮助的、误入毒途无法自拔的边缘人群、受害人群,褚彤觉得自己有一种迫在眉睫的紧迫感,就像一名医生面对生命垂危的病人。

    记得一放暑假刚去海淀戒毒所时,褚彤做的一个个案:我想给自己的爱情做一个实习生。那个帅气儒雅的客机飞行员。他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被选送到澳大利亚培训飞行驾驶。在异国他乡,在看着小袋鼠在袋鼠妈妈的育儿袋里,幸福温暖地睁着灵动、宁静的双眼看他时,他遇到了在空训基地做地勤工作的澳大利亚姑娘米沙。爱情是没有国界和民族之分的,他们的眼神在相遇的一刻,他觉得自己恰如小袋鼠眼里看见的这个美妙的世界一样。

    米沙单纯质朴,没有世故的熏染。

    他桀骜不驯、天马行空,总觉得大好的青春足以让自己挥洒乾坤,伸缩自由。当两个人爱到如火如荼、海誓山盟时,米沙想要成为披上婚纱的他的新娘。情到深处人孤独,那是因为两个人没有达到一致的深度,或是看待深度的观念起了分歧。

    米沙孤独了。他不想结婚。

    他告诉褚彤,那时,不是说自己不爱米沙,不是说爱的深度不够,只是那个年龄,让自己没有为爱停留和给爱一个结果的担当。我觉得,我还像刚走出校门刚走上实习岗位的过度生,希望米沙能给我这个实习的机会和岗位,我也想争取毕业时就能留在这个岗位。可是,我的申请,让米沙绝望了,她不能理解我的观点和比喻,她以为是我不再爱她了,亦或以为我就是一个没有责任感的、亵渎了她爱情的伪君子、骗子。

    在我和她表明了态度和决意后,她如湖面般湛蓝的眼睛迷雾般地看着我,眼泪像决堤的湖水,冲出了眼眶。

    第二天,我就要登机进行每天例行的飞行训练,她突然出现在了我面前,穿着之前我们在橱窗看过的婚纱。她说,还想做一次我驾驶的飞机遨游一圈,就像我们第一次在天空相吻时的那次飞行。我答应了。

    在飞机飞到要求的高度时,我听命保持高度,减速飞行。她此刻凑近我,拥吻了我,我握着操控的仪表盘、戴着飞行帽从余光里看见她奔流的眼泪和绝望的眼神。在我还没有从她的拥吻中反应过来时,她已经纵身跳了下去……

    眼泪和哽咽再次让他停止在了痛苦的追忆里。

    那以后,他再也无法飞行了,他无法面对飞机,无法登到机身上,无法说话。

    后来,他就被家人送到了这里。在这里,他遇到了褚彤,做他的心理援助社工。他开始说话。褚彤才得以知晓了米沙的异国殇情。

    人生是无法实习的,走过了就无法再从头来过。爱情亦是如此。褚彤看着面前这个为爱而实习的男子,实习的不仅是他吸毒麻醉自己的自毁,还有米沙执着寻找答案的生命实习。

    褚彤收回飘远的思绪,看着窗外寂寥的星辰忽明忽暗地交映着,薄雾消散,风轻云淡,月色如水流泻大地。

    褚彤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