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东城民政分局

    更新时间:2016-10-26 11:14:38本章字数:2199字

    韩春被学校系里分配到东城民政支局景山街道上班实习。一同分来的还有六个同校同系的学生。

    七个女生第一天来单位报到上班实习时,单位的元老们热情洋溢地欢迎了她们。看着七个正值青春芳华的大学生女孩,几个老大姐赞不绝口地夸着:“哎呦,这七个女大学生孩子跟七个仙女似的,我们单位来了一群七仙女,真好啊,羡慕你们啊,好好把握你们现在的大好青春年华吧,我们跟你们这么大时,学没地方上,家家条件困难,穿得跟逃荒似的,好像我们都没有过青春一样,不知道什么是漂亮衣服、化妆品、高跟鞋……

    大家都附和着、感慨着那个年代的穷苦和无奈。韩春几个女生听着,觉得自己幸运的同时,也为她们生长的那个年代感到同情和怜悯。为自己赶上了好社会、好年代,庆幸不已。

    韩春第一天上班,被分到了民政科的街道办公室。办公室有一个李阿姨,被领导指定带着韩春下基层街道工作。也就是实习的这段时间,韩春就由李阿姨来帮助、指导工作了。

    第一天上班,科室正赶上九月份的清除三害的收尾工作。三害就是蟑螂、耗子、苍蝇。东城区景山街道的各个单位和大街小巷,边边角角的地方,旮旯胡同里都放置了小药盒。当时的放置工作都是由景山街道民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放置的。现在,韩春也加入了这种走街串巷的收尾工作。就是看看那些药盒里的药还有没有,没有的和快没有的再续加些;把原本放置了,现在却没有了的丢失的再补上一个新的;把小药盒旁边的“此药盒为药饵,请远离”的标牌放置归正;把已经药死的三害尸体清理到垃圾箱里。

    韩春一天的基层走街串巷干下来,腿酸脚疼的,她看着这些单调、琐碎而平凡的小活自己也在做,其实心底里还是有些想法的。感觉自己的所学专业没有派上用场,这些活性质上是人人都会做的体力活,形式上却是不可或缺的。作为首都的街道,卫生到位是基本必然的要求,首都是中国的窗口,而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高低与否,首先就反应在卫生条件上。所以,这个工作说小也小,说大也挺大。

    可韩春毕竟刚从学校走出来,那种学校理论上和现实的工作岗位的落差,让她还是觉得自己有些大材小用。这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的通病,韩春刚开始也不例外。总觉得,在大学的时光,自己所学的知识,将来走入了社会,是应该从事更高端、技术含量更有比重的位置,而不是满大街小巷地,旮旯胡同地去放药饵盒,清理蟑螂、老鼠什么的。

    其实,不仅是韩春,一起分来的其他六位女生也有同感,虽然她们分得工种不同,可性质都是差不多的基层工作,跑跑腿,作作调查、搞搞活动什么的。

    大学生眼高手低的毛病,也毫不例外地在她们身上显现。是啊,其实,她们对于这些工作多少都是有点情绪的。

    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她们搭伴一起返回学校。她们实习时还是可以住在学校的。因为都是外地学生,单位又没有条件给安排食宿,所以她们每天就用月票,从北四环的朝阳区赶到东城区的景山街道民政分局上班。

    早上去上班时大家还都睡意浓浓,大家伙都迷迷糊糊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小眯着补觉,因为从学校出发时,公交车是始发站,所以大家一般都有座位坐。

    等劳累了一天,下班后返回学校时,大家也不是从终点站上车,所以绝大多数时候大家都是站在一起的,没有座位可坐。七个女孩往往都拥挤在一起,这样陌生人也插不进来,感觉舒服安全些,就会减少很多难挨的陌生人之间的挤碰和难闻的汗味。这个季节北京的气温都是超高不下的。更让女生们觉得拥挤在一起的动力是大大杜绝了公车上的xing骚扰。

    在北京生活过,常年坐公交车上班或上学的女性都会有多多少少的被xing骚扰的经历。这是一个很尴尬却又很普遍的一个现实问题。

    尤其是女学生,走到哪里,特别能招这些实施xing骚扰的人。他们喜欢在车上寻找这样的群体,使劲努力地朝她们挤过去。在经过了几个站点后,公车上的人上上下下地一流动,这些没到地方,喜欢xing骚扰的人就开始借机靠近这些小女生或小姑娘了。

    也许是因为小女生小姑娘更吸引男人,也许是他们明白这个年龄段的女孩胆子小、脸皮薄,对于xing骚扰也是懵懵懂懂地不太明白,所以,她们在遇到骚扰后,一般不会出声反抗,言语上和肢体上也不会回击他们,最多就是躲着、绕着他们而已。

    正是因为这些特点,所以骚扰的人就喜欢挑她们下手。私底下,女生们也议论过这些事。几乎每个女生都遇到过。尤其是大热天的,衣服穿得薄,男人们的荷尔蒙似乎也在热天分泌得特别旺盛,所以骚扰的事件有增无减,助长了骚扰的比率一路走高。

    好在她们是女院的女生,大都受过这方面的专业讲座和训练。这些骚扰者就大错特错地判断走眼了。女院的女生们,首先能正确认识这个问题,也能克服羞涩脸皮薄的心理,因为老师们说过,不能滋长和放zong他们骚扰的侥幸心理,对待他们就要像对待敌人那样,秋风扫落叶那般毅然决然,毫不留情。

    女生们大都会背背包,她们的武器就是这个背包,既可以不用自己的肢体直接接触骚扰者,也可以用包狠狠地甩向或砸向骚扰者的要害,让他们当场就老实下来。这个方法百用百灵。女生们也试验过多次,很管用。

    韩春和女生们在车上开始议论实习的种种感受和评价。大家都畅谈不讳。内心会有一种低落的感觉。现在大家做的这些细小琐碎的小事,和自己在学校时对将来走向社会的工作期望值有着很大的落差。

    韩春想,从大学校园到社会,这毕竟是一个过渡阶段。而且,大家这么年少轻狂多无知啊,虽然是小事,可小事也是需要人去做的啊,再说,从年少时,从基层工作干起,那都是自己将来想成就摩天大厦的事业的最扎实的根基。

    打好根基,一步一步地,去走向自己的摩天大厦,才是最好最稳妥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