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凌然面对诱胁

    更新时间:2016-10-26 11:21:43本章字数:2188字

    今年的秋天格外的闷热,秋老虎的说法在今秋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褚彤在海淀戒毒所里忙得不亦乐乎。天气热,她更不愿意出门。所以,几乎每天的二十四个小时都在所里度过。程斌在自己单位和褚彤的所里之间跑得也是不亦乐乎。差不多每天都会过来看看褚彤。过来时都会给褚彤送上自己熬制的鸡汤、大骨汤、鱼汤,或是给褚彤买来可口的冰激淋等爽口降温的冷饮。

    可大多数时候还是营养的热汤比较多。程斌说天气越热越不能多贪凉,不然会伤脾伤胃的,更要多吃和多喝些蛋白质丰富的食品,以补充营养,因为夏天流汗多,身体随着汗液会流失很多水分和营养,所以必须及时补充。

    程斌一向的体贴和细心。褚彤幸福快乐地享受着程斌的体贴和关爱。偶尔的周末,韩春和周伟也会过来看看褚彤,四个人会凑到一起小聚一次。偶尔的傍晚,气温转凉后,褚彤也会和程斌去学校看看韩春,三个人小聚一会儿。因为周伟在备考研究生,时间宝贵而紧张,因此,大家都尽量地不去打扰他学习。

    周五的黄昏时分,韩春突然出现在了褚彤面前。褚彤高兴地责怪着韩春,“来之前怎么不打个电话或留言,要是我不在所里你不是白跑过来了吗?天这么热,多受罪啊。”韩春笑着说:“要是我对你连这点心灵感应都没有,那我们还是结拜金兰的姐妹吗,还是死党同心圆吗,还是同颜知己吗……”韩春俏皮地说着一大串的名词,褚彤假装诧异地瞪大了眼睛,故意用瞪大的眼睛从上倒下,从左到右围着韩春打量了一圈,然后说:“哎呀妈呀,你什么时候变成地道的京腔、京味地耍贫嘴了,这可真是实习了,真正融入到北京的市侩中去了。真是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啊。”

    韩春笑闹着开始追打褚彤,俩人又嬉闹起来,你捏捏我的痒痒肉,我掐掐你的小蛮腰,可爱纯真的笑声在热浪中此起彼伏。

    俩人正嬉闹着,程斌中规中矩的双手捧着一个保温桶走了过来,和她俩打招呼:“就猜到是韩春来了,大老远就听见你俩的笑闹声了。好了,你俩别闹了,进屋喝鲫鱼汤吧,补充点营养你们再接着闹。”韩春听程斌说完话后,又笑了起来,说褚彤:“嘿,你家程斌什么时候变得也这么贫嘴了,哈哈……真是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啊,你说是不是褚彤?”

    褚彤看着韩春那副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的幸灾乐祸的小样,就又想好好修理她一番了,褚彤故意怒目圆睁着,双手叉腰,一副恶女报仇的架势,吓得韩春大叫着救命就往屋里跑去,褚彤紧随着就追了过去,在路过程斌身边时,不小心轻擦到了程斌端着保温桶的手臂,程斌笑着无奈的说:“慢点慢点,我熬了两个小时的鲫鱼汤啊,你俩真是不听话啊,都说不让闹了还闹。”

    三个人坐在褚彤屋里的小方桌边,程斌不断地给她俩添加着鲫鱼汤,看着她俩有滋有味地喝着自己熬制的奶白的鲫鱼汤,心里是一种幸福的满足感。尤其看着褚彤喝得津津有味,面颊浮出桃色的红晕,那种疼惜的情愫溢满心田。

    韩春也对程斌的手艺大加赞赏和认可了一番,三个人说说笑笑闲聊了一会儿。然后程斌就起身告辞了。想给两个闺蜜般的姐妹留下单独相处的时间和空间,便善意地告辞了。褚彤领着韩春,走出了所里,来到所里右侧的一条幽静的林荫小路上,小径两侧是一排排高大的梧桐树,手掌般的树叶在微风中轻轻和路人友好地招着手。

    褚彤和韩春手拉着手,闲逸地漫步走着,俩人不时地抬头看着梧桐树可爱的如小手般的树叶,听着树上知了的蝉鸣,心情舒畅而惬意。

    最近在单位实习的还顺利吗,能适应那里的工作节奏吗?褚彤关切地询问了韩春一句。本来笑意盈盈的韩春,听了褚彤的话后,小嘴随后就撅了起来,笑意也隐没了。“哎,甭提了,真是可恶啊,我在单位遇到一个伪君子,着实影响了我的心情啊。”韩春故作京味地俏皮无奈地诉说着。“你说,朗朗乾坤的,怎么就这么多的丑恶敢冒险一试,暴露出自己伪善的尾巴呢?”

    褚彤的眼睛顿时瞪得好大,不过这次可不是佯装的,是被韩春的话真的雷到了。“怎么可能,是你同事吗?他是如何露出伪善的面目的?还有,你怎么如此轻描淡写的,你好洒脱啊。哎,你都想不到,韩春接着说,竟然还是我们单位的一高层领导。竟然用就业机会诱胁我,他哪里会知道我,岂能是吃那一套诱胁的势力女子,想在北京扎根淘金,真是枉费了他老人家的一片良苦用心了。你知道吗?看着他阴谋未得逞的表情和诧异失落的眼神,我走出他办公室后有一种手舞足蹈的快感。气死他,他以为每一个在北京毕业的外地女生都会就范于留京的诱胁吗?做梦去吧!嘿嘿……我们女院的女生起码不吃他那一套,对吧。”

    褚彤看着眼前这个外表娇柔弱小的江南小女子,体内却释放出一种内心无比强大的气势,阳刚而坚定,不由地赞赏不已。是啊,她岂是那种为了现实势力的诱惑而放弃灵魂和自我的女子啊。她也再不是那个唯唯诺诺、看着弱小可欺的小女子了,起码内心不是了,自从表哥的离去后,她也就和原来的那个她永别了。

    褚彤欣慰和赞叹地看着这个蜕变重生的女子,外边依然的柔弱,可内心似乎已经练就了精钢罩般刀枪不入了。内心的强大,映射在韩春的眼眸里,那眸光,多了一丝的刚毅、决然和坚定。

    “我们要揭开他伪善的面目吗?让他暴露在阳光之下,让他见光死!”褚彤愤然地询问着韩春。韩春平静地看着梧桐树,淡然地说:“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吧,古往今来都有这样的你情我愿,我们揭露地了一个,却无法阻止愿意上钩的鱼儿,就随他们继续地上演吧。我已经无法再有愤青的热情了,只想淡然、平静地去面对世事。更何况他也不是强迫,只是诱胁,上不上钩选择在我们,所以我们也不必非要打死钓鱼的。”

    因为那是不会消失的一种世事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