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心中秋雨绵绵

    更新时间:2016-10-27 17:06:22本章字数:2068字

    不知不觉中,这一年的秋天又悄悄走近了。梧桐渐渐变得金黄的树叶随风摆动着,凄美而无助地舞出自己在这一年中最后的绚丽风采。

    褚彤最近心情莫名的低落、阴郁,看着窗外连日来间歇着淅淅沥沥绵绵的秋雨,感觉自己的身心也仿佛潮湿阴郁着。

    褚彤想起古人有句话说:女子伤秋,男子伤春。意说女子到了秋天大都会有感伤,多愁善感,悲叹秋天的凄凉,花草树木的枯黄、植物生命迹象的消逝,仿佛自己的青春也在流逝,所以会让女子无限地伤感。男子伤春意说男子到了春天,便会伤叹春天,感叹又一年春来到了,新的一切要开始了,天地万物都是崭新的面貌,而自己还没有做出一个新的改变和成绩,心中不免焦虑和悲伤。

    门在褚彤身后慢慢推开了,程斌轻轻提着保温桶走了进来。褚彤看着窗外一片黄叶飘零着落到地下,很快被细雨溅湿覆盖,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慢慢转过身来,有气无力地说:“你来了,外边还下着雨呢,怎么不等雨停了再过来啊?”“我怕饭凉了,所以做好了就送过来了。”程斌说着,轻轻把饭放在桌上,边把外套脱下来挂在衣架上,边去拿来毛巾擦拭着头发上的水雾。

    褚彤轻轻走过来接过毛巾,轻轻为程斌擦了擦脸上和额头上的雨雾。蓦然间,褚彤感觉程斌的脸颊消瘦了不少,脸色也不比窗外飘零的黄叶强到哪儿去,她才从刚才的迷蒙感伤中一下清醒了过来,紧张的双手捧起程斌的脸:“你最近不舒服吗?脸色怎么这么憔悴,还消瘦了很多,是不是生病了?”

    程斌看着褚彤紧张自己的可爱模样,心里是感动加喜爱,他双手握住褚彤的手,然后用一只手在褚彤的小鼻子上捏了捏:“没事的,我就是最近工作有点忙,累的,不用紧张,我身体素质很好,体质强壮,别忘了,我可是军人出身,可是你的教官啊。”

    褚彤听程斌说完后,心里轻松了不少,却也嗔怪起来:“是啊,你整天三边跑的,能不累吗,工作两边跑的都够累了,再加上我这边,你能不累瘦吗,以后别做饭给我送了,这里食堂里有饭,也方便,以后就别送了,我想吃你做的饭时我就去你那好了,身体重要,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呦,这可是你常常和我说的话呀。”“是,教官,遵命!”程斌学着褚彤的语气回答着,还给褚彤敬了一个军礼。

    褚彤笑了,用手拍打着程斌敬礼的手掌,然后俩人笑着相依着来到桌前,程斌给褚彤把饭菜盛好,自己也盛了一份,一起吃起来。做好饭时怕饭菜凉了,所以他通常做好也不吃,想来了和褚彤一起吃。

    两人吃过晚饭,收拾好后雨还是没有停,打算去外边散散步的计划也只好作罢了。褚彤又一次来到窗前,看着外边细线般的绒绒细雨,心情又一次低落起来。程斌轻轻揽过她的双肩,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俩人并肩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秋雨。程斌轻柔地说:“我刚进门时看见你就心情似乎很低落的,还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怎么了,心情不好吗?是有什么烦心事吗?还是戒毒所里有什么工作上的不顺心?和哥哥说说,有教官哥哥在,哥哥愿意帮你分担所有的忧愁和烦恼。”程斌的最后一句话褚彤知道程斌是想逗自己开心,所以语气很俏皮。

    “唉,其实没什么的,可能真像古人所说的那样,女子伤秋吧,因为现在秋天到了,心情常常会莫名地低落伤感,没事的,可能也是一种季节对人身体产生影响的一种自然现象吧,不然怎么会有林黛玉葬花委婉涕零的柔美故事呢?”

    程斌听褚彤说完后,他突然转过身面对着褚彤,双手握住褚彤的双肩,对褚彤说:“我可不喜欢林黛玉的涕零委婉,我喜欢你阳光健美,充满了活力充满了青春的激情,那才是最美的健康之美。知道吗!”说着还用力摇了摇褚彤的双肩。

    褚彤求饶地笑着说:“知道了,知道了,我会立马阳光起来的,我要吃得多多的,让自己健硕起来,吃到二百斤,让你抱都抱不动,看你还喜欢不喜欢健美阳光的了。”“谁说健美阳光就非要吃得健硕起来,就非要吃到二百斤了,你成心歪曲我的意思来气我是吧!”程斌说着侧身一下把褚彤扛在了自己的右肩上,走到屋子的中央就旋转了起来,顷刻间,屋子里便飘出褚彤求饶和撒娇的尖叫声,然后是天旋地转的褚彤和累得气喘嘘嘘的程斌俩人双双跌落在床的滑稽样子……

    窗外的雨丝还在悄悄滑落,亦如悄悄滑落的夜色。初秋的北京,夜色也比夏夜来得更早一些了,昼夜的温度落差也越来越大了。

    程斌拿起外套准备出门回宿舍,褚彤摸了摸感觉还是湿漉漉的,急忙转身走到自己的简易衣柜前,拿出一件自己的黑色的开衫毛衣走到程斌的面前,让程斌换上。“外边还在下雨,天很凉,我这件毛衫很宽大,你能凑合穿,换上吧,不然会感冒的,到时候谁来照顾我啊?”

    褚彤故意说着反话。程斌笑着刮了一下褚彤的鼻梁:“真是个坏丫头,我要感冒了你不但不说来照顾我,还说谁来照顾你,我看我要再好好教训教训你了。”程斌说着又要假装把褚彤扛起来,褚彤吓得连忙跑开了。

    “好了,好了,过来,哥哥逗你的,让我亲亲就饶了你。”程斌语气柔和地逗着褚彤。褚彤从衣架上取出雨伞,递到程斌的手里,又帮他拉了拉毛衫,然后在程斌的额头印上轻轻的一吻:“快回去吧,明早还上班呢,慢点开车,不要再送饭来了,我想吃时会去你那的。照顾好自己,最近我们所里也忙,没有太多时间离开所里的。”

    程斌温柔地看着乖巧的褚彤,听着褚彤关心的话语,心中流淌着满溢的暖流,与这清凉的秋夜交融、反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