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痛到撕心裂肺

    更新时间:2016-10-29 21:14:41本章字数:2039字

    韩春拥着褚彤在医生办公室门外的长椅上静静地坐着,褚彤的头无力地斜倚在韩春的肩上,韩春左臂拥着褚彤的肩膀,侧头看着褚彤哭尽了眼泪红肿无神的双眼盯着地面,上身还在间歇式的一颤一颤地抽动着。

    褚彤的手被韩春紧握着,俩人无声地就这么并排坐着,直到窗外的骄阳移到正午的方位。

    “走吧,褚彤,我们回去吧,程斌刚给你呼机留言了,说他中午下了班就去你宿舍等我们回去吃午饭,他把午饭都买好了,不要让他担心和着急了,走吧,一切回去我们再从长计议,该面对的我们终要面对的。”

    听到程斌两个字,褚彤的眼泪再度顷刻涌了出来,默默顺着脸颊滑落。她顺着韩春慢慢站了起来,依然倚在韩春弱小的肩头,这个柔弱的肩头此刻是唯一能带给她慰藉和安全的所在,是能支撑她走路和保持意识清醒的精神力量所在。

    回去的一路上褚彤的意识越来越清晰和强烈起来,路程越接近宿舍,那种情绪就越忐忑。韩春早已感觉出褚彤的这些变化,俩人的心这些年也早已像这近似连体婴儿般的紧紧相依的身体般息息相通了。

    韩春用力握了握褚彤的手,轻声说:“彤,你可以的,你可以!我相信你可以面对程斌的,相信我,相信你自己。我们还要一起把程斌的健康找回来,让他回到我们这个大集体里,回到那个像加州阳光般健康的教官姿态中来。我们一定可以做到的,可以的。一会儿吃完饭,我叫周伟过来,我们一起商议接下来的事宜,你不是孤军作战,你还有我们啊,看看我,看看我,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想想当初我失去表哥时是什么状态,何况我们是不会失去程斌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这个病是可以康复治愈的,相信我好吗?”

    褚彤看着韩春真挚的双眼,柔弱的身体,瞬间觉得自己好羞愧,在这个弱小的江南女子面前,自己好渺小好渺小。当初,这个小女子是如何面对自己挚爱的表哥逝去的残酷事实的,她都挺过来了,那么坚韧刚毅……

    两人下了公交车,快走到戒毒所大门时,韩春意味深长地拥着褚彤的肩用力晃了晃,然后盯着褚彤的双眼,褚彤看着韩春坚定而鼓励的目光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尽管充满了牵强和无力,韩春露出一个赞许的抿起双唇的微笑然后坚定地也点了点头,然后两人挽起双臂一起朝所里褚彤的宿舍走去。

    宿舍门刚一推开,一股诱人的、混合的饭菜香味便扑鼻而来,俩人看见程斌正忙乎着把买来的饭菜一一用微波炉逐一加热,饭菜由于加热散发出更加浓郁而诱人的香味。

    “你们回来了,我一猜你们也快到了,就赶紧热菜了,看我有先见之明吧,你俩快去洗手准备吃了,都是你们喜欢吃的菜,都过了午饭时间了都饿坏了吧,呵呵……”程斌看她俩推门进来,高兴地笑着一边忙乎一边对俩人说着话。

    韩春洗完手走到饭桌旁,看着桌上的饭菜喜出望外地拍着小手开心地说:“哇!糖醋里脊,太好了,我的挚爱啊,哎呀!还有褚彤的挚爱,西芹牛肉丝,冬瓜烧鸭块,一会儿我要吃双份的米饭,把褚彤的那份也吃了,嘻嘻……谢谢教官关爱,向教官敬礼!”韩春顽皮地站好军姿有模有样地向程斌敬了个军礼。

    “免礼,免礼,你们多吃点就是对我最好的致礼了,还有,你可不可以吃褚彤的那份米饭,我看你俩还是把我这份米饭瓜分了吧,最近看褚彤上班很劳累人也瘦了不少,要让她多吃点补补身体。”程斌摆好了饭菜、碗筷,关爱地说着。

    韩春把三个简易塑料凳摆好,打趣说:“教官真绅士,也没有重色轻友,还知道给我分一半你的饭,看来你还是很有担当的一个好男人,值得褚彤托付终身,作为闺蜜的我,也为褚彤觉得值了。好好继续努力啊,继续发扬这种精神啊。”

    褚彤在洗手间洗完手,听着他俩的对话,想努力调整好自己,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微笑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出了洗手间。“快来坐下吃饭,不然一会儿韩春把你那份也都吃没了,你还不了解她吗,一看见糖醋里脊就失控了,有多少就能吃多少,我帮你看着她呢,怕她抢你的那份。”

    “就知道有你这个饭桌卫士,所以我才放心,才不紧不慢地洗手故意馋馋她,折磨折磨她,我不上桌她休想动筷子,呵呵……”褚彤不敢正视程斌的双眼,只能一直看着韩春故作轻松地说笑着,韩春迎着褚彤的双眼,也不断地给褚彤补充着力量。

    三个人开始动筷吃起午饭来,韩春表现得大快朵颐、淋漓尽致,褚彤相对平静了许多,程斌不断地往褚彤碗里夹着她爱吃的西芹、鸭肉,和韩春逗趣地抢着那盘糖醋里脊往褚彤碗里夹着,褚彤凝目看着一脸关切自己的程斌,瘦消的脸颊、浅陷的眼窝,拿筷子的微微轻颤的手,褚彤嗓子一度哽住无法下咽嘴里咀嚼的饭菜,她心里拼命告诫自己,抑制住,抑制住,哪怕能坚持顺利吃完这顿饭。

    程斌只顾给褚彤一个劲夹菜了,对于褚彤的细微变化并没有察觉。韩春坐在褚彤的对面一直默默用眼神鼓励赞许地为褚彤输送着能量。

    褚彤看着程斌,慢慢地想起了两年前在猴王大酒店程斌上班的宿舍里,他第一次给自己买来了饭菜,同样有西芹牛肉丝同样有冬瓜鸭块,两年来,这两道菜不知出现在自己面前多少次,那一次次的出现都是程斌对自己一次次加深的情感之爱。每次出现褚彤都有一种被爱包裹住的幸福安全的甜蜜感觉。

    可是,可是……可是这种包裹自己的爱却出现了状况,或许今后都无法再包裹自己了,想到这儿,褚彤的心像被撕裂了般疼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