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重生价值观念

    更新时间:2016-10-31 20:29:10本章字数:2109字

    清华妈妈在十一月一号那天病逝了。

    那天是程斌住院的第十天。那天也是清华妈妈和爸爸的结婚纪念日。

    在十一月八号那天褚彤才知道消息。清华妈妈已经过了头七。清华妈妈病逝那天,除了程斌和褚彤没有得到消息其余大家都去了,大家也都没有告诉程斌和褚彤,直到清华来医院看望程斌并来告别要回法国时,清华才对褚彤说的。

    褚彤惊愕震惊之余也悲痛至极。清华塌下去的眼窝清瘦的面颊都让褚彤印证了发生的事实。想起程斌住院的前一天和韩春周伟四人一起开车去清华家看清华妈妈的情景。

    那时,清华爸爸从深圳早已赶回来了,也许是良知的发现,清华爸爸在意识到清华妈妈的癌症病情后无比地自责和惭愧,人老了老了才更加念旧!想起俩人在年轻时的恋情,在清华大学的大学时光,想起结婚生子的过程,想起自己负心离婚移情别恋的残忍决绝,想起近二十年来她独自养育清华的艰辛酸楚,他羞愧难当觉得自己不是个男人,他是个罪人。要不是当初自己那么对她,她也不会整天抑郁至今发展到癌症的地步。

    现在他回来了,天天守在清华妈妈的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清华妈妈。想把近二十年的夫妻情感的缺失的岁月,似乎都要在这段的时光里来个弥补,也为他自己对孩子对前妻好好赎罪。

    褚彤看着清华妈妈在清华爸爸的关切、呵护下满脸洋溢着的都是幸福和满足的笑容,陶醉在那迟来的忏悔的爱的救赎。褚彤也真心地为清华妈妈感到高兴,毕竟这能对她的病情有一种积极的作用。

    褚彤本以为如果清华爸爸一直在清华妈妈身边照顾,也许她的病还能好转出现奇迹呢,不是说爱可以创造奇迹吗?可是没想到病情会恶化得这么快。

    在程斌病房外的走廊长椅上,清华轻声平静而沉静地说:“人,生老病死是自然的规律,我们无能为力,母亲在最后的时光里是甜蜜的微笑着在父亲的怀里离开的,我想母亲是幸福地离开的。我想妈妈也会觉得此生无憾了。在生命的最后的岁月里能和自己的一生所爱共度,赢得了爸爸的回首和爱的弥补,圆满了。

    “我很羡慕妈妈,如果将来我能和妈妈一样,我也就知足了,我就是一个幸运的人。

    “别难过了,褚彤,为妈妈祝福吧。其实,我们在不断地慢慢经历着成长,我的心态也成熟了很多。一个人幸福与否,不就是心态决定的吗?看得出,你也比以前长大成熟了很多,变得坚强和坚韧了,我很高兴,你变得内心强大了很多。感谢成长,感谢岁月吧。

    “我父亲不想再回深圳了,他已经变卖了那边的公司和房产回到石家庄了,回来陪着爷爷奶奶还有外公外婆,他说要替妈妈照顾外公外婆到百年后,也等我完成学业归来,看着我成家立业,完成妈妈的遗愿,他说他要陪着妈妈一起在自己的家里,妈妈就不孤单了。

    “人生在世,没有什么能比平安健康、一家人的亲情相爱相守更珍贵和重要的了。忙忙碌碌辛苦奋斗,为了什么呀?这就是真谛所在。这是爸爸告诫我的。

    “褚彤,我们明白了这个真谛,就不会让自己的人生留下太多的遗憾和不舍了。我们都平安健康地好好生活吧。

    “等我回到巴黎,我再多收集一些关于程斌病情的讯息和专家资料,看看国外对于这种病的研究和药物。我们都一起为程斌加油祈福吧。我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到时候回来找你们完成我们最初的约定。我还要为你们女院设计建造一座亚洲之最的游泳馆呢。”

    褚彤含泪微笑着,面前这个善良温和的人啊,带给自己初恋的人,让自己又收获爱情的人,对他有一种亲情的人,总之,她是感激他的。他们的缘兜兜转转、疏疏离离却难以断开,虽然已是那种友情加亲情的情感。

    现在的俩人,都有一种你若安好,我亦祝福并也安好的心态了,都希望彼此过得幸福快乐、健康平安。这种友情也是由初恋转变成朋友的最高境界了。

    褚彤要照顾程斌没法离开医院送清华去机场了,便由周伟和韩春开程斌的车送清华去机场了,一路上大家都很沉默,可心却离得更近了。有时,人是在一瞬间长大成熟的,在经历了一件事或一个人后,就发生变化了。

    暮色已经降临,窗外的路灯陆续亮了起来。今天是周末,病房里比往日清净了许多。二床和三床都回家了,因为病情也不重,都是慢性的心血管疾病,所以经过和主治医生商议病人签字,同意说如果病情出现意外,和医院及医生无关,是病人自己主动要求提出回家的。所以他们偶尔可以回家过个夜第二天再回来例行治疗。

    屋里除了褚彤和程斌只有一床的一个老大爷独自躺在床上输液呢。老大爷没有陪护的家人,褚彤从来的第一天起也没有见过他有家人来陪护过,只记得来过一个年龄和他相仿的老大爷看过他一次。说是他弟弟。所以褚彤常在大爷输液时帮看着输液进度,每次都主动帮着按床头的铃叫护士来换药或拔针头。

    大爷时间常了就对褚彤很感激,常说谢谢闺女,闺女你心眼真好,常把闺女挂嘴边。看褚彤的眼神也很和蔼可亲,就像老父亲看着自己的亲闺女一样,褚彤就像他的爱女疼爱不已。后来才知道,大爷没有了老伴只有一个女儿在国外,经商的,很富有,经济上都能满足老人,可就是没时间回来陪老人,接他去国外他不去,说一辈子都在北京生活着,哪都不愿意去,不能适应。

    看着大爷孤单落寞的眼神,褚彤想起清华走之前说过的话:人生在世,没有什么能比平安健康、一家人的亲情相爱相守更珍贵和重要的了。忙忙碌碌辛苦奋斗,为了什么呀?是啊,要是大爷的女儿能明白爸爸的心,给爸的钱再多,也抵不过能让爸爸看着女儿在身边给爸盖盖被角倒杯水来得更真切更幸福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