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恍如初见

    更新时间:2016-08-09 15:56:59本章字数:2135字

    苍天浩戟,白驹过隙,二十三重天上百年如一日的清寂。

    那日白蔓君坐在云榻上正喂着元宝吃粥,金盏仙子单手撑颐百无聊赖的看着她喂一勺过去,元宝粉嘟嘟的小嘴巴一张,“啊”一声,然后一口吞下。

    几个饭粒挂在腮边,红彤彤,肉呼呼的小舌头一卷,就把嘴巴舔得的一干二净。

    白蔓君抓着帕子的手一顿,他朝着娘亲嘿嘿傻笑,转瞬就对着金盏做个鬼脸。

    这是这对母子每日都要上演一次的戏码,金盏早就免疫了。

    无聊的手指一下下的在青玉的桌子上敲过,发出轻微的脆响,半晌金盏才没话找话的说了一句:

    “听说凡界新近飞升了一个神仙,倍受天帝赏识,上来便委以重任,把整个二十三重天都给了他,封了个什么崇华帝君的,还赏了好多东西,天界都传开了。”

    白蔓君的视线从手里的勺子移到金盏眉飞色舞的脸上,可有可无的点了一下头,淡淡的说了一声“是吗”,便没了下文。

    她对这些原是不以为意,天界飞升的神仙多了,要是每一桩都这么大惊小怪的,那这几百年岂不是全用来拉家常了。

    但是很不巧的,她的府邸就在二十三重天上,那崇华帝君想来也算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了。这次再冷淡下去,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于是在金盏可怜巴巴的注视下,摸了帕子擦干净元宝的嘴角,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口吻:“回头叫玉翘拿一坛子桂花酿给你,权当帮我孝敬新帝君了。”

    “你要不要那么小气!”

    金盏气愤的手往青玉桌子上一拍,好端端的桌子愣是被震得颤了两下:“上次天母娘娘寿辰你就一坛子桂花酿,上上次东海老君王得了宝贝孙子,你还是一坛子桂花酿,还有上上次……算了,你能不能不每次送礼都是一坛子桂花酿?”没新意不说,关键是不值钱啊!

    想想白蔓君送礼的手法,金盏就忍不住抚额,好歹她也是天帝亲封的碧落仙子,掌管天下花仙精灵,虽不至有多少宝贝,但是拿得出手的总该有那么一两件吧,可不管再重要的场合就不见她拿出个一个两个的。

    白蔓君不以为意,整了整元宝的衣裳,听着好友连贬带损的数落了的声音渐渐弱下去,浑然不觉身后何时竟站了个人。

    元宝吃饱喝足打了个哈欠,她爱抚的揉揉他的发心,面带微笑的柔声说道:“去睡会吧。”

    谁知元宝仿似没听着似的,半晌仍用愣愣的目光看着她,白蔓君不明所以的“嗯?”了一声,就见金盏也跟着愣愣的看着她。

    直到身后脚步声响起才恍然回眸,就看他玉树临风的站在那里定定的盯着她看了好久,才缓缓开口说道:“阿君,你变了好多。”

    那人一身玄青色衣衫逆着光站在一树的西府海棠钱,漫天飘舞的海棠花如同散乱一地的烟霞,一下子纷乱了她的视线,模糊了前尘,也模糊了旧事。

    沁凉的,好像破冰而出的声音,就那样席卷着满目赤红的天色,窜入她的耳中,惊醒尘封的记忆。

    原来他的声音竟然也可以带上柔情,原来他的声音还是这般好听。

    心猛地抽痛一下,身子微不可查的颤了一颤,还攥着元宝的手心,一下子渗出了冷汗。

    “叔叔,你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吗?”元宝痴痴的笑着,两只眼睛泛着水汪汪的光,嘴巴咧的海棠花一样,要不是白蔓君的双手月收越紧,怕是就要跳过去了。

    努力的平复自己早就狂澜汹涌的情感,让自己尽量看起来如常,灰白的脸色强做镇定,还是云淡风轻的口吻,却叫出一个足以让她腐心噬骨的名字:“迦叶尊者,别来无恙!”

    心里哀哀的叹了一口气,白蔓君冷睇,目光已渐缥缈:是啊,变了好多。从从前那个没心没肺的白曼君,到今天这将世事无常都看的寡淡的碧落仙子,她经历的岂止是生死。

    树下的人踱着步走过来,周身散发的气旋让人没来由的亲切。

    金盏看的两眼放光,从头上的绛紫金冠到足下的翻雪云靴,视线每移一寸,朱红的小嘴就啧啧赞叹一声。

    男人也可以长得这么好看,还真是没天理!

    等到那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身前的母子,金盏仙子才若有所悟:“哎呀,这哪里是什么尊者,明明就是崇华帝君嘛!”

    只此一语,白蔓君登时如遭雷击一般,错愕的看着金盏,一贯没有什么感情的的声音忽然冷沉下来,眉目也带上三分恼意:“你说什么?”

    从没见过白蔓君如此,吓得金盏一时竟不知该如何作答,手颤颤巍巍的指着来人的方向,抖着声音回答:“他,他就是我刚刚跟你提起的崇华帝君,掌管二十三重天,天帝亲封,如假包换!”

    天界好久没来这般俊美的仙君了,她自然不会认错,而且崇华飞升那日,她还偷偷到了天门口去瞧,虽然装扮不同,但眉目与今时别无二至。

    白蔓君眉间一动,掩在袖下的手稍稍握紧,带掌心传来一阵刺痛,刹那回过神来,已然换上一副笑脸:“原来竟是帝君驾临,方才还说着该送一坛子桂花酿去聊表心意,既然帝君来了,可是连劳烦金盏仙子跑腿都省了。”

    说完招招手,叫到:“玉翘,去将梧桐树下的那坛酒取出来送与帝君,新君上任,我们总该有所表示。”

    她这话说的不咸不淡,若即若离的让人猜不透,崇华帝君与金盏俱是一脸莫名的看着她。

    崇华莫名的是,早就听闻碧落仙子好施酒,不管什么人什么事,一概的一坛子桂花酿,不想她竟然真敢“孝敬”他一坛子。

    不过如此的话,他跟离晔的那个赌可就输了。

    金盏莫名的是,没想到当着帝君的面,白蔓君竟然就这么若无其事的真的赠了一坛子酒过去,不过她跟白蔓君好歹也是几百年的交情,她放东西的习惯她最清楚不过。

    梧桐树下的那坛子,怕是昨天才埋下去的。

    面对呆愣的脑门子青筋突突直跳的两个人,白蔓君若无其事的掸了掸身上一尘不染的裙衫,拉了自打崇华出现,视线就没移开过半寸的元宝就像后屋走去:

    “我家元宝还要午睡,劳烦金盏代劳送一下帝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