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情深不寿

    更新时间:2016-09-06 00:27:55本章字数:2040字

    崇华以眼神示意,天将会意奏报:

    “属下赶到嵇维山,在一处沼泽中找到了碧落仙子,哪里雾瘴弥漫,毒气缭绕,本就很难接近,谁知道竟有人看守,说是毒沼之地,未经许可不得近前。

    属下拿了帝君的信物表明身份,谁知那人并不买账,属下等怕时间耽搁久了,仙子会有差池,不及回来禀报帝君,便同那人动起手来。

    只是那人实在厉害,属下十几个人也是险胜,才救得仙子回来。”

    只见那天将身上盔歪甲斜,身上还有不少伤口,可见真真是刚刚经历一场鏖战。

    崇华与玉翘对视一眼,他们料到会有人为难,却未料到竟然有人敢如此大胆。

    只是现在当务之急要先救人,其他只能等白蔓君醒来再做定夺。

    说话间药君赶来,先后为白蔓君和元宝诊治,开了方子赠了药,尽职尽责的叮嘱:

    “仙子中毒不深,服了药天明就能醒来,只是元宝小仙身上的伤恐怕要休养些时日了……”

    玉翘连声谢过,正待送药君出去,不想药君盯着崇华看了半晌,脸上一白,惊了一声:“帝君身受重伤千万不可操劳,还有这断臂……”

    此时玉翘才看向那一直垂在袖筒里的手臂。

    难怪他心急元宝,明知自己身上受伤,抱着元宝行的艰难,却未曾将孩子接过去。

    难怪他挂念仙子,却眼睁睁看着自己费力安置,也不肯上前一步。

    她以为他是帝君自恃身份,她以为他在乎男女之别,原来,一切都是她小人之心了。

    以一己肉身撞破极地玄铁的大门,他被重创的折了一条胳膊,竟然还一心担忧元宝和仙子,这其中恐怕不仅仅是和元宝的感情笃厚吧。

    第一次,玉翘看向崇华的眼光感激中带上尊敬,心中一暖,这碧落宫里以后怕真的不会再那般清冷了。

     白蔓君身中瘴气之毒,脸色惨白呼吸微弱,玉翘惊慌的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再巴巴的望了一眼崇华,语气颇为无奈:

    “帝君,药君的话从来做不得假,仙子天明之时肯定会醒来,元宝也是身体虚弱,过了今夜就没事了,您还是随药君先去疗一疗伤吧。”

    袖子里倒是不再有血流出来了,可他比纸还白的脸色,凝着双目一动不动端坐着,让玉翘的心跟着一悬一悬。

    药君自打刚才劝崇华医治无效,这会赌气的坐在边上一声不吭,一双眼珠子瞪得跟仇人似的。

    实在受不了这种煎熬,她要照顾病人,担心崇华身体,还要看药君脸色,整个房间里全部的威压全都加诸在她一个人身上,压得她一个小仙婢喘气都费劲。

    她已经劝了几回了,崇华没听进去似的根本不为所动,药君白了玉翘一眼,冷哼一声。大有帝君是因为你家的事才受伤的,你们是要负责到底的架势。

    没办法,身为药君,他首先是一位医者,遇到伤患救死扶伤是本分,何况那个人还是这二十三重天的主宰,崇华帝君。

    要是他今日从这里甩手走出去,以后帝君落下什么毛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技术衰退了,那岂不是砸了自己招牌。

    玉翘哭笑不得,她那里想见崇华帝君平日里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偏执起来竟是这样的水火不浸。

    哀哀的叹了一口气,只盼着她家仙子快快醒来,估计也就仙子那淡然若素的眼神,还能让崇华帝君有些微动容了。

    作为天界最有权威的大夫,药君的话自是百试百灵的,天边烟霞起,金乌振翅,白蔓君眉心耸动,眼睛缓缓睁开。

    “嗯……什么时辰了?”

    神经崩了一天,稍稍松懈下来,玉翘眼皮一沉,刚有些昏昏然,就听见白蔓君沙哑的声音。

    “仙子,你醒了!”忘了一眼窗外刚见明亮的天色,玉翘且惊且喜的回道:“该是卯时了。”

    白蔓君一惊,忽的坐起身来,却因为起的太猛晃了两下,堪堪扶助玉翘伸过来的手,“元宝呢,元宝怎么样?”

    微点一下头,玉翘道:“仙子莫急,帝君已将元宝救了出来,吃了药,这会正睡着呢。”

    听闻此言,白蔓君才被抽了浑身力气似的堆坐回去。这时眼神一飘才扫向门神一样杵在那的崇华,心中了然,昨夜之事怕是崇华拼了修为换回元宝一条性命。

    冷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有劳帝君了。”

    连玉翘都觉得自己挤出来的笑容有些苦涩。旁人没有亲眼看见,她可是一直守在边上的,当时崇华疯魔一般不惜自损修为,更是付出一条手臂的惨重代价才撞开玄铁的大门,救了元宝出来。

    要是没有崇华帝君在,元宝的情况当真不敢想象。

    她家仙子不感恩戴德不说,还这样不为所动,就好像帝君是什么瘟神一样,恨不能直接开了口赶走,任谁都会心凉的吧。

    此时玉翘都忍不住想叛主一次,替崇华帝君说几句好话了,奈何端看二人脸色,实在谁都不敢招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虽然身体虚弱,白蔓君心疼儿子,一手揽过孩子,小心的捧在心头,息息相错,一会便红了一声眼眶。

    她不语,玉翘也看得出来,她是因为没有及时赶回来放元宝出来,让这孩子受了委屈心里难过。

     于是上前柔了声音安慰:“仙子,这事怪不得您,谁也料想不到你竟然被困在东南的迷沼里,若不是您身子被瘴气说侵,定是赶得回来的。”

    那拧着的眉头就像是系得死死的盘扣,解不开的眉心,化不开的忧虑,对玉翘所劝,也不知到底是听还是没听。

    元宝缓缓的呼吸略过她的肌肤,让她感觉自己的孩子的的确确还活着,本该是欣慰的,可若不是自己一时气急,将元宝关进那里去,又怎会误了吃药的时间。

    诸多情绪一一在白蔓君脸上划过,薄薄一层凝脂在承受不住眼泪的重量,一颗一颗滚落下来。

    她就那么悄无声息的哭着,原本静默的房间更加沉寂了。

    崇华神色一动,垂下眸去不敢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