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异世时空

    更新时间:2016-09-24 00:15:35本章字数:3034字

    支撑着坐起来,活动一下手脚,身上似乎并无大碍。

    白干一直用肉身保护着她,若不是碰到后脑,也不至于此时才苏醒过来。

    “我没事。”她说了一声。

    那样的白干让她生出一种愧疚,都是因为自己,事情才会弄成现在的样子,若是那是答应他回去……

    白干向前走几步,蹲在后面的橐橐悄悄挪几下,白干立时警觉的回过身:“烂木奶奶不开花,反了你了是吧!”

    手里的棍子一指,横眉怒对。

    橐橐向后退回去,在原地又蹲下。

    直到走近,白干手里的棍子发出幽森的寒冽冷芒,白蔓君才看清楚,那哪里是一根棍子,分明是一把剑鞘。

    白干的剑在上面时被橐橐化作绿水了,当时他的手里正握着这把剑鞘,斑驳成这样都没舍得扔,看来这剑对他很重要。

    橐橐畏惧的看着他,又瞅瞅白蔓君,接着吞口水,似是饿极。

    而他们显然已经几经缠斗,才会让橐橐看到白干一个瞪视的眼神,都自觉后退。

    而白干面对白蔓君惨白的脸色,和走起路来摇晃的身体,已是强弩之末。

    待橐橐认识到这一点,恐怕他们都难逃被享用一餐的命运。

    “这是哪里?”将身上披着的衣服还给白干,白蔓君问。

    一屁股挨近白蔓君坐下,白干回答:“鬼才知道这里是哪,连个活物都没有,我用灵识探查一下,除了荒凉,还是荒凉。”

    将衣服上的灰尘抖落,又盖回白蔓君身上:“这里风大,你还是披着吧。”

    他身上的中衣裂开口子,里面隐约伤痕和殷红血迹,白蔓君看的心里一紧。

    此生得一挚友,死而无憾。

    可他们不能真的死在这里。看一眼橐橐,白蔓君问:“可有治住它的法子。”

    摇头:“这家伙力大无穷,我跟它打了好几天,没讨到一点便宜,再这样下去,恐怕……”

    下面的话没说,俩人都心知肚明。

    对于橐橐白蔓君也知之甚少,只知它生于北海之滨,偎水而生,食量大的惊人。

    如果如白干所说,他们困在此处几天,橐橐饿了几天,在他们研究它的同时,它也一定在研究怎么把他们吞进肚里。

    “你有没有试过火?”白蔓君突然问。

    猛兽大多怕天火,尤其橐橐是生在水里的,对火可能会有本能的畏惧。

    被白蔓君一提醒,白干拍一下脑门,喜得一蹦三尺高:“招啊,我怎么没想到,阿君你真是太聪明了。”

    淡然一笑,白蔓君看向远处可以用庞然大物来形容的橐橐,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白干修习的魔族法术中有火攻之术,虽然被封住一半魔力,但杀伤力还是有的。

    挺身立于白蔓君身前,双手结出印伽,一团火从掌心生起,反力一推,砸向橐橐。

    橐橐神色惧怕的向后跳出十几丈,白干面露喜色乘胜追击。

    一团团烈焰砸在橐橐坚硬的甲壳上,发出哔啵响声,橐橐像被烫伤一样,天上地下的猛蹿。

    地面上被砸出一个个大坑,橐橐忽然眼神一亮,干脆趴在坑里不出来。

    “烂木奶奶不开花,给你来个瓮中捉鳖!”

    白干跳过去,想干脆在坑里把橐橐烧死,谁知凑近一看,脸色大变。

    地下一个坑洞不知延伸至何处,这家伙居然会土遁!

    如此反而不妙,它在眼前,还好防范,如果钻进土里,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岂不会让他们措手不及。

    此一招失败,只能再想法子,但愿橐橐猫在土里,不至于连人带土全吞进肚里。

    有些颓败的坐回白蔓君身边,白干气馁:“连个凶兽都打不过,我这个魔王也别当了,还不如去守泥犁殿了。

    泥梨殿是魔界关押魔族叛徒或重犯的地方,相当重要,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去看守的,白干这么说一点自贬的诚意都没有。

    白蔓君瞥他一眼,忽然灵光一闪,从袖中掏出一个东西。

    被送至眼前的是一串钥匙,银白的颜色,寒闪闪的光。

    白干打个激灵,“你身上怎么有这种东西。”

    “试试将法力注入钥匙中,看看能不能制服橐橐。”

    不大相信的接过钥匙,白干在手里颠颠,分量重的很,除了重量也没发现和其他钥匙有不同之处。

    仙界法宝各异,被炼造成钥匙的还真没听说过。

    反正也没办法,不如就试试。

    周身法力寄居到钥匙上,钥匙突然有了生命一样飞至半空中,突然对准地面硬扎进去。

    金属的撞击声尖锐刺耳,让人陡起一身鸡皮疙瘩。

    “你那到底是什么玩意?”白干问。

    “北海极地玄铁。”

    这一把正是专门关押元宝黑屋子的钥匙,北海极地玄铁锻造而成。

    白干疑惑至极,“啊?”

    那东西可是神物啊,被制成法宝兵器什么都不奇怪,居然大材小用制把钥匙,仙界的人品位都这般奇特吗?

    他还一脸狐疑的盯着白蔓君,地下被追的无处闪躲的橐橐突然钻出来,就在白干脚下。

    被拱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再不敢匪夷为什么把极地玄铁打造成钥匙了,赶紧一骨碌爬起来,不断的把法力加诸到钥匙身上。

    不落井下石乘胜追击,他都对不起“英俊潇洒与智慧并存”这个称号。

    无处可逃只能抱头鼠窜的橐橐,龟缩在地上认命的闭上眼睛。

    不知哪一下打的正着,忽然口中吐出亮闪闪一个珠子,最后昏死过去。

    小山一样的身体迅速变小,眨眼间只剩丈余。

    白干小人得志的过去照着橐橐有出气没进气的身体就是一脚:“烂木奶奶不开花,欺负人欺负到祖宗头上来了,看爷爷不踩死你丫的。”

    白蔓君弯腰拾起那颗白色珠子,想起在玉枯山之时,橐橐的身体就是在不断变大的,那时追敢得她慌不择路,最后橐橐因为身躯庞大卡在洞口,这才让她有喘息的机会。

    当然后来,白干一脚踢得橐橐洪荒之力爆发,挤塌了洞口,才有机会把他们撵到此处来。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这是什么?”手里捧着那颗拳头大小的珠子,白蔓君问。

    珠子通体莹润,光闪闪的甚是好看。

    白蔓君凝神端详半天,除了好看也做不出别的评价。

    白干最后一脚踢在橐橐背上,复又骂了一句,才走过来看,瞬间被珠子的奇异力量吸取目光。

    “不会吧,这……这是释天灵珠。”一双眼睛瞪得比珠子还圆,白干从白蔓君手里一把夺过珠子。

    “什么叫释天灵珠?”

    白她一眼,白干给她个“这你都不知道”的鄙视眼神,“三千大千世界,每一个世界中,支撑万物繁衍生息的‘魂’被称为‘释天’,就如同人的灵魂一样。这个世界中没有生物能源匮乏,就是因为没有释天。”

    白蔓君继续不解的看着他,真有他说的那么玄乎?

    “不信?”他挑着眉梢,笑滋滋的问,“那我们便试试。

    “如何试?”

    “想不想体验一下造物是什么感觉?”

    ……

    不等白蔓君回答,白干已经捧着珠子跑远了。

    找一处还算平整的石堆,用掌力砸出一个大坑,将释天灵珠小心放进去。

    “以我们现在的法力根本不可能找到出去的办法,不如就在这造一个世界出来,有了源泉,提升你我的法术,就算依然出不去,也不至于无聊。”

    他对走过来的白蔓君说。

    跟着白干蹲下来,白蔓君盯着被他踩的平滑光亮的地面,“你确定这能行?”

    种树还得浇水呢,这里别说湿度,连空气都稀薄的很,根本不适合生物生长。

    “有了释天才能有生物,释天不需要水分空气,你那叫本末倒置。”白干强调。

    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守着释天灵珠,等待奇迹的发生。

    然而几日过去,黄沙漫天依旧黄沙漫天,了无生气依旧了无生气,一仙一魔百无聊赖的煎熬在空气越来越稀薄的异世中,大眼瞪小眼。

    再这么下去,这个异世迟早要殒灭,而他们是跟着异世一起殒灭,还是会回到来时的地方还是未知。

    “哎,你在婆罗殿的时候就没听迦叶说过关于释天有没有什么促成的法子?”支着腮帮子,白干有气无力道。

    白蔓君将一颗圆润石子放在掌心里第一万五千八百七十二次翻转,头也不抬的回答:“没有。”

    “说真的,那时候迦叶比现在的崇华可爱多了,一张寒冰脸,跟谁都欠他钱似的,无趣至极。”

    谈起迦叶,白蔓君总是选择闭口不言。

    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多说无益。

    “说真的,崇华那厮挺痴情的,看在他从西天灵山追到二十三重天的份,你就不再考虑考虑?”

    西天,灵山。

    白蔓君想着,手指不觉用力,石子发出清脆一声响,中间断裂。

    细碎粉末洒在掌心,白白细细一条线。

    白蔓君将粉末捏起来,重新洒在断开的裂痕处。

    她和崇华就像这块石子,曾经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然而有朝一日断开了,就算把散落的一切重新放回原处,也不可能完好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