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鬼市雾游

    更新时间:2016-08-23 11:40:40本章字数:2162字

    1935年12月17日,凌晨3点,天津鬼市。

    四周雾气一片。前一日刚刚下过雪,但天气不算太冷,雪都半化不化的粘到一起,地上道路中间都已经被扫开,露出湿漉漉的石砖地面。刘廷急匆匆走着,口中突出白雾。手里抓着一张字条。

    字条上的字是:“杀妻之仇,今晨能报!鬼市童大业!”

    前面已经能听到依稀人声,刘廷加快脚步,心脏怦怦直跳,突然站住,又拿起那张字条,借着昏暗月光又看了一眼。“杀妻之仇,今晨能报。”刘廷厌了一口唾沫,向前快步走去。

    刘廷身后一个身影这时候也闪出来,那人估计着距离,看到刘廷走进雾气之中,进入鬼市。突然自己一阵莫名的恐惧感觉,浑身颤抖了一下。然后从自己口袋里也拿出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今晨刘廷要杀人割头。要看好戏,跟紧了!”那人低头看了一眼字条,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鼓足勇气,冲进雾气之中。

    鬼市,并不是真的卖鬼物件的地方,而是一个市场的称呼。鬼市是一个天亮前城内的市集。这时候鬼市摆摊黑白两道都没有人管,一些小买卖人,或者想卖些家里废弃物件的小百姓,还有一些找地方销赃的小偷就聚集到这里摆摊卖货。

    因为天津当地说法,管天亮前最冷这一段叫“鬼呲牙”,因此这个时候的市集,就起了这么一个糁人的名字,叫做鬼市。鬼市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商贩为了占一个好位置,经常要在凌晨三四点顾客还没有,天还全黑,甚至往往雾气都还没散时,就已经在鬼市将货物摆开了。这个时候四周黑漆漆,只有看不清的一点点星光月光散射着,如果再加上雾气弥漫,行人行走在鬼市大雾中,看到间或突然出现的铺子商贩,真就好像在逛阴间鬼市一样。

    刘廷按照自己的身份,如若不是有这一张字条,是不会对鬼市感兴趣的。浓浓雾气里面,一个一个小摊贩都用破布四面砖头压着铺在地上,卖的东西什么都有。老板们都不说话,眼睛幽幽的警惕的看着来往的人。刘廷找了一个老板,问:“请问这市集上有没有叫童大业的人?”

    对方看着刘廷,心道是个打听路得,并不是要买自家东西,就兴趣不大,摇了摇头。旁边一个摊子卖古董钱币的。听到了,立即堆着笑脸道:“这位爷,您要找的那人我知道。”

    “哦?哪里?”刘廷立即转头去问。

    那人带着一顶破毡帽,脸几日没洗,身上带着一股油腻腻腥味,抹了一下鼻涕道:“听说童大业和我一样,也是这一条街上卖铜钱的。您找他买,和在我这买,都是一样的。您看……”

    刘廷立即明白过来这人用意,皱了一下眉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现大洋,递给那个人。那个人刚擦完鼻涕的手立即伸过来,拿了大洋,道:“就在东头,您沿着胡同走,第二个交叉口左转,就能看到招牌了。”

    刘廷对那人笑了一下,说了一声:“多谢。”然后起身,立即向那人指的方向走去。刘廷身后跟着的那人方才在刘廷问路时借着浓重雾气冒险跟近了一些,听到那人和刘廷对话,心中一动。

    童大业这人,那人知道,童大业确实是卖铜钱的也确实有一个破旧的小档口在这里。但那档口的方向,在鬼市西头!这摆摊的是故意引错路的?而且童大业那个商铺,明明已经!?……刘廷这半夜要去那里是做什么?!

    那人正在犹豫疑惑,却看到这时候刘廷已经快步向前走去,连忙也快步跟了上去。

    刘廷按照那人指引,雾气中走过了一个岔口,继续再向前,寻找第二个岔口,两边摆摊的人渐渐少了,摊贩点的昏黄的油灯也渐渐没了。眼前除了白雾,只剩下黑漆漆一片。刘廷向前又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自己本来期待着碰到第二个岔路口左转,但现在,眼前却出现了一面墙壁。

    自己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刘廷四周看了看,立即明白过来,那个摆摊的根本就是为了卖自己东西,胡说路径。刘廷感到一阵烦躁,立即转头想要原路寻回去,再找人问路。突然雾气中,自己面前,传来一阵恐怖的惨叫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啊!!!!”

    雾气中什么都看不到,视线受限,刘廷立即一阵紧张,犹豫一下,连忙向前跑去,不料刚跑了两步,突然砰的一下,被一样东西绊到了左脚,刘廷立即失去平衡,猛地向前扑倒。然后四周又安静下来,刘廷四处去看,仍然是大雾笼罩着。刘廷刚才摔倒猝不及防,加上刚刚听到的女鬼一样的叫声,刘廷吓得不清。连忙回头去看,看到绊倒自己的,是一个大大的方形箱子。外面裹着油布。刘廷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起身,去看那箱子,看到箱子上面放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的是:“赶快来找我!拿着这箱子,这里面装着见我的信物。我就在童大业旁边等你。”

    刘廷大口喘着气,又看了一遍字条,不知为何,凭空出了一身冷汗。把字条慢慢收好,厌了一口唾沫,低头看那箱子,箱子是红木做的,很精致,外面包裹着的油布上面系了一个园扣。刘廷抓住那个园扣,将箱子提了起来,箱子带着红木家具那种特别的沉重结实感觉。刘廷刚想低头看那东西,这时候突然远处又传来一阵女人声音:“哈哈哈哈哈哈,快来!快来!”

    还是在雾气之中,分不清东南西北何处传来的。刘廷心脏跳得更加厉害!手心冒汗,四周睁圆了眼睛去看,也什么都看不到。只有无边的黑色雾气!只有无边的黑色雾气!

    刘廷深吸了两口气,冰冷的空气吸了进来,刘廷立即感到自己精神了一些,额头渗出密密麻麻汗珠。刘廷犹豫一下,再次迈开步子向前走去。走了几步,看到前面雾气中猛地出现了一个摆摊的人,那人满脸惊恐看着刘廷,犹豫一下,刘廷看到对方,也有些紧张,刚想问对方听没听到刚才那声惨叫?不料那人只是看了刘廷一眼,突然喊了一声:“鬼啊!”说完,也不再管地上摆着的货物,转头就向远处跑去,立即在大雾中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