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一模一样

    更新时间:2016-09-10 07:57:39本章字数:3042字

    尹妍希听到刘廷说话,立即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想了想,大大的眼睛眨了眨,没有说话。

    “好在被勒死的人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在勒死前,死者会瞬间大小便失*禁。这是窒息死亡的人最明显的特征。比如说上吊自杀的人,戏本上你看得多了,都是一吊死垂在那里干干净净的一具尸体,实际上不是那个样子,死者会把自己肠子膀胱里的屎尿都拉一个干净,尸体会浑身恶臭脏到极点。外加我说的那种吊死鬼的凶恶表情。”

    “所以你要看她有没有失*禁?”

    “对。基本可以确定她就是窒息死的。而且尸体被收拾过。勒死是一个常见的杀人手法,不过我刚才不是说过大部分杀人的人都是第一次杀人没有经验吗。”

    “嗯。”

    “所以他们如果使用勒死人的办法,也都是从戏文书本上学来的,根本不会知道死者会在最后排便,所以他们杀人后还要收拾现场,往往还要被迫给死者换衣服。因为恐惧慌张还有恶心,收拾粪便时往往收拾的不干净,会留下痕迹,就和这个死者一样。”

    “你是说她是被勒死的?”

    “这个可以确定,但是是自己上吊死的,还是被人勒死的,这我们还要区分。”

    “自己上吊死的?”

    “刚才不是说过吗,根据这个尸体腐烂情况来看,死者是死后在温暖的环境下呆过很长一段时间,如若她是自己上吊死的,又隔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被人发现,那就正好符合这个腐烂和勒死的双重特征。所以她是上吊死的可能性还很大。”

    “可是上吊死算是自杀。鬼脸人却说她自己有冤屈。”

    “自杀,往往也有仇人,可以是被人逼死的。当然更有可能的,是她是被人用绳索一类的东西活活勒死的。我们要区分出来上吊和被人勒死。”

    “这怎么区分?”

    “要看她的颈部。”

    “那还是要掀开那个挡脸的黑布吗?”

    “不看,只是摸也可以。”

    “怎么摸?”

    “上吊和被人勒死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尹妍希想了想,满脸严肃迟疑地说道:“一个是被吊在空中,一个是在地上?”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对,就是这个区别,具体到脖子那里,如果被吊在空中,你想想,死者的脖子会怎样?”

    “会怎样?”

    “人身子一百多斤,脖子里面的颈椎会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一定会折断。然后就会显得比正常的脖子要长上好多。”

    尹妍希咽了一口唾沫,感到后背冰凉的感觉更甚。看到刘廷满脸严肃指着尸体说道:“甚至有些人上吊后,脖子上的肌肉也无法再拉住下面的躯干,脖子会像抻面团一样,慢慢被抻长变细,最后皮肉都被拉断,脑袋和躯干分别掉落到地上。而被勒死的人脖子只会有勒痕,不会被折断。所以只需要摸摸死者的颈部,就知道她死于哪种窒息。”

    刘廷说完后,把手电从新递给尹妍希,然后两只手慢慢抬起来,慢慢伸进黑色头罩里面,然后转头对尹妍希道:“你要是害怕的话,先转过身子。”

    尹妍希脸上布满不安的表情,眨了眨眼睛,摇头,然后又向刘廷点了点头。刘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向上摸去,刚摸进黑色头罩里面,刘廷眼睛突然睁圆了,脸上现出极度惊讶的表情,然后手从黑色头罩里抽了出来。眉头紧皱,看着黑色的头罩。

    “姐夫,怎么了?”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仍然眼睛紧紧盯着头罩,突然把手举起来,抓住了头罩上沿,慢慢向上抽了起来。尹妍希惊讶的看着刘廷把头罩掀起来,立即看到死者的脖子只剩下小半截,上面是斑驳的皮肉割开的断面,血红色的肉血管,也染成红色的白色颈骨,颈椎后面,一根铁丝弯成的一个人头形状的铁丝架子,下面的两根断头的铁丝插进断开的脖子肉里,黑色的头罩,就是用这个人头形状的架子支撑的。

    刘廷手里拿着那个黑色的头罩,和尹妍希两个人同时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缺少脑袋的残尸。尹妍希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身子里升起,眼睛想要停止看那个让自己浑身汗毛直竖的可怕残尸,但眼睛就是移不开,而且还在下意识努力看清脖子断面上皮肉的每一个细节。

    刘廷大口喘了几口气,突然向残尸走上前一步,回头对尹妍希说道:“手电给我。”

    尹妍希没有反应,耳朵听到了刘廷说话,但脑子完全没有运转。刘廷又说道:“妍希,把手电给我。”尹妍希这才回过神来,哦的答应了一声,把手点递给刘廷。

    刘廷把手电打开,把光照到脖子断面上,同时伸出左手,用手指慢慢摸脖子的断面。摸了几下,脖子上残存的皮肤好像衣服领子一样竖立着,被手指压下去,又顽强的挺起来。

    刘廷仔细看了看残存的皮肤,还有断面和骨头,又摸了摸骨头,感觉骨头上的纹理,然后说道:“头是被斧子一类的钝器给砍开的。伤口有类似于被斧子砍开的木头那样的一层一层平整的断面。骨头上有被钝器砍掉的裂纹和缺损,伤口上当时还有被砍断后流血的痕迹,死者是在被杀后身体还没僵硬前,就被分尸了。”

    然后刘廷后退了一步,看着那个尸体,想了想,突然转身,从满脸震惊的尹妍希身前走了过去,走到了木盒那里,蹲了下去。尹妍希呆呆的看着刘廷,感觉自己心脏几乎要飞出去了,还有些呼吸困难。刘廷用手电仔细检查箱子的盖子,发现盖子两边有两个别住盖子的木条,刘廷小心费力的将有些发涩的木条抽了出去,手抓住那两个圆洞,将盖子向上一拽,盖子打开了,立即里面那个皮肤都已经斑驳烧焦的人头露了出来,圆睁的僵硬空洞,充满血丝血红的大眼睛圆睁着,头发是时髦的波浪卷发,散落在箱子底下。嘴大张开,露着刚才被尹妍希摸过的整齐的牙齿。脸上肌肉痉挛堆积扭曲。

    尹妍希浑身颤抖着,看到刘廷慢慢把那个人头拿了起来,断面的脖子立即有半凝固的粘液滴下来,头发也都随着人头被拿起,向下垂下来,两只眼睛还是那么神经质一般有神。刘廷把那个脑袋小心用双手抓住耳后的头发拿了起来,感觉那个头奇重无比,双手用力紧紧抓牢,眼睛直对看着刘廷,刘廷能清楚听到自己心跳声怦怦怦不住传来,小心翼翼尽量将胳膊伸直,防止人头碰到自己身子其他地方,然后拿着人头向残尸走去,走到残尸旁边,双手用力,胳膊不受控制的颤抖,将人头费力的举了起来,然后刘廷强忍着恶心和恐惧,回头对尹妍希喊了一声让她过来照射人头下面脖子的断面,尹妍希接过手电,手不停的抖着沿着断面照射了一圈,然后又照射残尸上脖子的断面,这样来回照射着检查了三四轮。

    刘廷大口喘了两口气,已经满头大汗,点了点头说道:“好了,断面前面偏高,左后偏低,残尸左边砍得多了一块肉,和脑袋下面的伤口都能对照上。你再看看这个人头上凝固的死亡前的表情。

    尹妍希看着皮肤焦黑的人头,犹豫了一下,说道:“和你刚才说的,被人勒死前,挣扎的表情一模一样。”

    刘廷点了点头,迈开步子,走回到箱子那里,将脑袋小心的和刚才一样平放回箱子里面,然后将旁边刚才拿下来的那个木箱盖子拿起来,刚想盖上人头,突然蹲下来,将盖子放到了一边,然后回头喊尹妍希将手电还给自己。尹妍希立即照做,刘廷拿过手电,点亮了,仔细照射人头的脸颊和额头,看了好半天。尹妍希心里是在害怕,手紧紧拉着蹲着的刘廷的肩头给自己壮胆,眼睛根本不敢再看那个人头。

    刘廷仔细看了一阵,说道:“这个烧伤,不是普通的被火烧了那么简单,她的脸上,全都是密密麻麻被烧出的字。”

    “脸上有字?”

    “对。脸上有字。”

    “写的什么?”

    “这些字,全都是冤屈的‘冤’字。”

    “什么?!”尹妍希吃了一惊。

    刘廷将手电关了,又将箱子带洞的那个盖板盖回去了。然后站起身子回头问尹妍希:“那个鬼脸人你看到的脸,还有头发的样子,还有脸上烧伤的样子,和这个人头一样吗?”

    尹妍希立即不住的点头,说:“发型眼睛都一模一样!但脸上是不是有字,在雾里面若隐若现的,我看不清楚。”

    刘廷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四周,天已经有些亮了,雾气散开好多,远处鬼市那里也有了些人隐隐约约吆喝讨价还价的声音。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鬼市那帮人都回来了。我送你到有人的地方,然后你不要再去偏僻的地方,直接去找巡捕房报案,我在这看着尸体和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