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模特架子

    更新时间:2016-09-13 05:32:15本章字数:3066字

    “我不怕……”

    刘廷想了想,深吸了一口气,幽幽说道:“我怕。”

    尹妍希被刘廷那种让人有些胆寒的刚才散发出来的绝望的样子吓到了,心里一颤,犹豫了一下,问道:“姐夫,你希望激怒我父亲,然后让他看紧我是吗?”

    “对。”

    “我觉得我和你在一起更安全。”

    “鬼脸人也希望你和我在一起,如果她动手的话,最好我能亲眼目睹。”

    “……”

    “我爸爸关不了我一世,姐夫,你也躲不了我一世。”

    “对,你说得对,伯父关住你,和你大吵一架后,他冷静下来,就会思考这个问题,就是怎么彻底的,断绝我和你的关系,让你彻底死心。”

    “怎么死心?”

    “你父亲很快就会想到,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也就是让你和谭光凯尽早订婚。”

    尹妍希听到这里,立即满脸厌恶的说道:“我不喜欢他。他们强迫也没有用。谭光凯也是死心眼,他那样的出身地位,什么女人找不到,有钱的,有地位的,有漂亮脸蛋的,非要盯着我!”

    刘廷看着尹妍希,没有说话。尹家和谭家这门亲事,是一种双方家族权势巩固的手段,这是这门亲事最强无法抵挡的推动力。谭光凯对尹妍希这么专心,反倒是最让刘廷意外的部分,但这对尹妍希,是一件好事。

    尹妍希拗不过家族的压力,因为刘廷没有看到过哪一个豪门望族里再有个性的姑娘,曾经成功的做到过这一点。

    刘廷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劝尹妍希,离开自己。尽管刘廷心里有些不舒服。尹妍希不再说话,瞪着眼睛表情严肃看着前面,然后说:“姐夫,我问你喜不喜欢我你从来不敢说不喜欢,那就是喜欢了。那你眼看着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你就舍得我吗?”

    刘廷想说适应了没有喜不喜欢这一说,都会习惯。就是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也会失望,习惯,无所谓。但刘廷没有说话,反正说什么,事情都会按照自己刚才描述的轨迹前进。

    尹妍希等了一阵,然后幽幽的说道:“那你现在和我一起查案,就是故意为了激怒我父亲,加速我和谭光凯这门亲事是吗?”

    刘廷保持沉默。尹妍希沉默了一阵,眼泪掉落出来。立即不服气的用手擦自己眼泪,然后深吸了两口气防止自己哽咽,然后突然对前面车夫喊道:“停车!”

    车夫愣了一下,刘廷立即看后面,那两个便巡还跟在后面,尹妍希离开自己后,会有人保护。尹妍希等车子停下,转头气呼呼看刘廷,看到刘廷回头的举动,楞了一下立即明白刘廷的用意,心中更气。坐在那里,刘廷转过头来,不敢看尹妍希,心虚。

    尹妍希胸口剧烈起伏,说道:“我不论长相,出身,家庭,你娶我算是占便宜吧?不吃亏吧?”

    “……”

    “没想到你也和我父亲还有谭光凯他们是一伙的,就那么恨我自己找我自己的幸福。好,从今天起,你也是我的仇敌。”

    “……”刘廷心里想赶快停止对话,这场对话让自己心里堵得难受。刘廷也怕突然自己说了软话,倒向尹妍希,给尹妍希不该拥有的希望,最后害了她。

    尹妍希道:“你们既然谁都不支持我,非要我嫁给他。好……”

    “……”刘廷心里更加难受。

    尹妍希又道:“那我就自己一个人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一个人,单枪匹马,和你,和谭光凯,和我父亲,和你们所有人斗!看谁最后能赢谁!”

    刘廷楞了一下,这个答案完全出乎刘廷意料,刘廷转头看尹妍希,尹妍希对前面车夫喊道:“继续走吧,去小白楼!”

    然后尹妍希转头看刘廷,说道:“抗争要分几步,现在先进行第一步。”

    “什么第一步?”

    尹妍希脸颊上还挂着泪,说道:“第一步,就是先证明我以后,能代替我表姐,成为你一个探案的好搭档。”

    刘廷想说话,嘴张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出来。尹妍希看着刘廷,立即冷笑着说道:“对,你不用劝了,我就是这么死心眼。等我有一天真的对你死心了,刘廷!你就会后悔!”

    刘廷看着尹妍希,尹妍希刚才突然爆发出来的能量,让刘廷吃惊,也让刘廷心动。但刘廷不能告诉尹妍希,自己不能和她在一起,真正的原因根本不是怕谭光凯,刘廷也不怕得罪尹妍希父亲,反正尹妍希是他的独女,真的生米煮成熟饭,父母也没有办法,只能认了。但如若自己真的和尹妍希在一起,如若尹妍希知道那件事情……那就是一场无法挽回的悲剧……那时,刘廷担心自己,会毁了尹妍希一生!

    一路两人无话,很快到了南边的开封道,两人下了车,远处的二层小白楼酒吧已经能看到。刚才一段对话后,两个人都有些尴尬,尹妍希略微快步走在前面,刘廷紧跟在后面,刘廷心里盘算过,整个小白楼地区裁缝铺应该有三十到四十家,家数多了,漏过的可能性就大增。如若找不到那件裙子的来源,下一步就要想办法打探巡捕房那边查失踪人口会不会有什么收获,就比较麻烦。

    两人向前刚走了不远

    ,突然两人都站住了,前面路左边的门脸是广昌隆的一个分店,一个伙计正在给橱窗里摆着的女人模特换旗袍。那个模特的脑袋也是铁丝编制的,和死尸上的脑袋一模一样!

    两个人一阵兴奋,尹妍希好像想要缓解关系一样回头拉了一下刘廷的胳膊,刘廷心里立即觉得舒服多了,也看了尹妍希一眼,然后两个人立即快步走了过去,又看了一眼橱窗里面的模特,尹妍希小声说道:“这应该是西洋传过来的新式衣服架子,以前没见过。”

    刘廷点了点头,两个人快步走进了店里。一个伙计立即迎了上来,不着痕迹上下打量了一下刘廷和尹妍希,心道有钱的主,立即笑得更夸张一点,过来招呼,引着刘廷和尹妍希到旁边小桌坐了,然后招呼人上茶,之后问是给哪位做衣服。

    刘廷对尹妍希使了一个眼色,尹妍希立即从怀里拿出自己画的死尸上的服装样子图纸,给伙计看,同时问有没有做过这样一件衣服?

    伙计左看看,又看看,很认真的上下打量了,尹妍希这时候又补充道:“这衣服应该做过不止一件,你好好想想?或者问问后面的师傅?”

    伙计做出认真回想的样子,又抬头看了一圈厅里面挂的各式衣服样子,刘廷仔细看,发现也都是一样的铁丝团成的模特做架子。然后伙计摇头道:“抱歉二位,我真的没印象有这样的衣服。”

    刘廷和尹妍希互相看了一眼,尹妍希说道:“您再想想?”

    伙计很认真的皱眉想了想,然后道:“那您二位稍等,我去后面问问师傅?”

    尹妍希立即点头说好。刘廷没有看伙计,眼睛在看四周。伙计看了刘廷一眼,对尹妍希点头说:“那你们稍等。”然后走到了后面。

    伙计一走,尹妍希立即转头对刘廷说道:“姐夫,看到那个模特架子了吗!?会不会就是他们家?”

    刘廷没有说话,装作不经意起身走到最近的一个模特架子旁边,模特架子外面包裹的新款西式真丝短旗袍,脑袋整个露出来,刘廷仔细看架子的结构。尹妍希小声肯定道:“姐夫,就这一个铁丝脑袋就可以确认,衣服肯定是他家做的!”

    刘廷想了想,问:“这里你看着还有其他异常吗?”

    尹妍希想了想,道:“别的倒没什么。”

    刘廷还想说话,转头看到那个伙计回来,就对尹妍希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走回到桌子旁边坐下。那个伙计还是满脸堆笑对刘廷说道:“这位爷,小姐,我这师傅也看了,没有这样的衣服。”

    刘廷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说:“那不打扰了。”

    “得嘞,您二位慢走。”伙计将两人送到门口。刘廷装作不经意指着门口仍在更换模特架子上衣服的伙计,试探问道,“你们这个模特架子倒是很新鲜?”

    “爷,您这个也懂。这是刚从西洋那边弄来的新式模特架子,身形更好,穿衣服好看。不知道为什么,就成了一阵风,小白楼这一带的缝纫铺都用这种架子。”

    “都用这种模特架子?”刘廷和尹妍希都有些意外。尹妍希心中一沉,这家店的怀疑立即就没了?!如果家家都用这种模特架子,那么铁丝脑袋的线索就等于没了!

    伙计点头。刘廷对伙计笑了一下,伙计将他们两人送到门口,又客气了一句,就转头回去了。

    尹妍希有些失望,刘廷深吸了一口气,指了一下前面,说前面还有一家成衣铺,继续找。然后两人向前走去。走到第二间店门口,那家店的伙计也出来招呼,刘廷和尹妍希走进去,尹妍希刚想和伙计开口询问,刘廷突然对那个伙计道:“我们随便看看,一会选定了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