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连出意外

    更新时间:2016-09-19 06:09:03本章字数:3039字

    砰!突然老板感到自己的脑袋猛地震动了一下,然后一股缓慢加强却异常闷痛的感觉涌了上来,老板立即感到眼前发黑,一阵剧烈的眩晕。手失去了控制慢慢松开了。原来那个女人刚才眼睛再次睁开,看的是自己后面!老板手捂住脑袋,向后看去,看到张志全死神一样平静的脸,漠然的看着自己,手里拿着已经沾上血的一把铁榔头!他怎么在这里?!坏了!这一次完蛋了!

    老板想要躲闪,但头越来越疼,疼到超过自己承受的极限,老板渐渐感到双腿也失去了控制,没有力气站立,眼前突然一黑,扑通一声,脸朝下整个身子摔倒在地上。

    女人一失去老板掐住自己脖子的双手的支撑,已经半昏死过去立即也向后倒去,但嘴下意识立即大口喘起气来,发出好像在水中憋久了突然上岸大口呼气那种尖厉的呼吸声。然后眼前视线慢慢从一片白雾恢复过来,大脑也再次开始运转,刚才救自己的,好像是张志全?!他听到刚才自己和老板的对话了!?那他刚才就不是要救自己!只是为了泄愤要杀了老板!然后他……他会不会就对自己……下手!?

    这时候女人的视线渐渐看清了,眼前老板躺在地上,脑袋上有模模糊糊一大片暗红色模糊的血肉头发混在一起的伤口,还在往外一股一股冒出血来。老板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张志全手里拿着修理道具的那把榔头,钝头那一面往下不住的滴血,半个榔头都已经被染红。但他背对着自己,榔头举向前面,正在……正在和对面站着的一男一女对峙!

    刘廷手里握着铁棍,手心冒汗,那个老板如过是凶手的话,决不能让他死!因为这个人,可能知道自己老婆被杀的线索!那个鬼脸人的提示!尹妍希紧紧拉住刘廷,不让刘廷上前。尹妍希觉得他们都是下等人,自己和刘廷是上层社会的,尹妍希担心刘廷因为他们这些人受任何伤害都不值得。双手胳膊都拼命用力。刘廷发现张志全榔头指向自己这边,更准确的说,榔头指向的,不是自己,而是尹妍希!这是一种对尹妍希和自己的威胁!

    双方僵持着,都站在原地。屋内只能听到女人大口急促夸张的呼吸声。女人感到自己眩晕缺氧的感觉渐渐退下去了,身子恢复了一些知觉,立即对张志全的恐惧涌上来,女人不敢起身,蹲坐着向后退了两步,一下子肩膀撞到了后面的柜子,柜子门被撞的摇晃,发出声响,上面堆着的抹布杂物立即都滚落下来,女人突然发现脑袋上有东西砸下来,立即再也忍不住尖叫起来,双手拼命拨开那些杂物,东西都被打到一边,柜子上堆积的灰土落到了女人头发和脸上,女人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眼镜被眯住了,慢慢睁开眼睛,立即又是一声恐怖尖厉绝望的尖叫!然后女人立即收声,浑身颤抖。

    女人看到张志全已经转过身子,面对着自己,眼睛神经质一样的圆睁着,大口喘着气,满头大汗,慢慢蹲了下来。和女人对视。

    张志全警惕的回头看了刘廷和尹妍希一眼,尹妍希小声对刘廷说道:“姐夫,那个人死了!你不要动……我们找机会跑。”

    刘廷刚想说话,就看到张志全突然对那个女人声音颤抖着有些亢奋,却尽量压低,张志全想要平静的说道:“我从老板的手里把你救出来,没让她掐死你,你怎么不谢谢我?!”

    “我……我……”女人声音颤抖着,犹豫了一下,立即不住点头,说道,“志……志全……谢……谢谢你……谢谢你……”

    “你抖什么?”张志全满脸疑惑地看着女人,慢慢说道,“我救了你,你还看不出来吗?杀了莉莉的人,是他!是老板!我刚才是为莉莉报仇!你说我给他那一下子对不对?!”

    “对……对对……”

    张志全看着女人,愣了一阵,然后慢慢站起来,回头警惕地看了刘廷和尹妍希一眼,然后突然伸出手,递给女人,说:“一切都过去了,抓住我的手,我拉你起来。杀人凶手死了,你不用害怕了。”

    女人和刘廷尹妍希听到张志全这一句都愣住了。他们三个,都以为张志全马上就要对女人下手!但他却突然这么说!?

    女人愣了一下,看着张志全伸过来几乎要碰到自己鼻尖的手,犹豫了一下,心脏砰砰直跳,自己已经满身大汗,又想了想,还是伸出手来,握住了张志全的手。张志全用力向上一拽,立即将女人给拽了起来。

    女人一站起身子,立即神经质一样将自己的手从张志全手里抽出来。张志全的手上全都是粘粘的汗水,女人突然感到一阵反胃想要呕吐,连忙强忍住了。立即发现张志全还看着自己,女人立即不知所措起来,想要立即跑走!去喊人!但张志全仍然看着自己,但眼神中没有杀人或愤怒时候的那种暴戾的感觉,反倒是有些……有些悲哀的神情流露出来。

    张志全和女人僵持,突然慢慢的用充满哀伤的口吻说道:“刚才我拉你的手的时候,感觉你的手,和莉莉的手,握起来的感觉好像……”

    女人听到张志全说话,愣了一下,看到张志全等待答案的表情,怕张志全再发怒,微微点了点头。

    张志全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有你刚才遇到的事情,也和陈莉莉一样。”

    女人不明白张志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露出疑惑的表情,看着张志全。张志全脸上悲哀的表情又浓厚起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是说,你和莉莉一样,都差点被这个混蛋东西,给活活掐死!”

    女人立即点了点头。刘廷在他们身后小声说道:“他现在说话会分散他注意力,我慢慢靠近他,突然出手牵制他,你趁机赶快从后门跑出去,把外面那个便巡喊进来帮忙,然后你不要回来,找附近有电话的地方赶快报警,然后等巡捕们来增援的时候,你才准回来。”

    “姐夫,我再求求你,我们一起跑!张志全肯定会追上来,让外面那个便巡对付他。”

    “我身体比他好,也不和他玩命,只是牵住他等人来帮忙。你放心,我不会有事。”刘廷在这里说张志全身体差,自己不准备玩命都是真话。但算上这两个条件也不等于刘廷能有把握不受伤害制服对方。因为还有重要的一个条件刘廷没敢说出来,那就是刚刚杀过人的凶手,会有一种疯狂的杀红眼后的亢奋。刘廷对那个人,心里没有把握。

    “不!我不!”

    “听话!”

    “不!”

    “要是这个女人就这么死在我们面前!我们会因为今天的事情,做一辈子噩梦!”

    尹妍希听到刘廷这一句话,呆住了。刘廷向尹妍希点了点头,用手向后拍了一下反手抓着的,站在自己身后紧抱着自己的尹妍希的手背,然后向前轻轻移动了一步,和尹妍希身子分开了。然后刘廷手向门那边指去,让尹妍希立即向那边跑。

    尹妍希心中有极为不好的预感,那种马上就会出大事,会出天大的可怕事情的预感。但刘廷已经再向前走去。尹妍希犹豫了一下,立即也转身,努力控制着自己情绪,开始慢慢向通往街上的后门方向移动。

    刘廷刚走了两步,手还在抖,突然站住了,因为他听到张志全突然对那个女人说道:“莉莉被掐死了,我总感觉就是我亲手掐死的。那个恐怖戏表演里,我要活活把她按进水缸,我对莉莉那么喜欢,所有她要求的事情我都做到了,我总不明白,她为什么反倒现在不喜欢我了!她死后我才明白,那是因为那个表演,那个勒住她脖子的表演!她把我表演时候的样子当成真的我了!明天开始,我们俩再表演的时候,把那个环节去掉你说好不好?掐脖子的环节?否则我担心每一次我表演的时候,都会以为是我这双手,掐死的她。好不好?”

    刘廷尹妍希和那个女人都紧张起来。张志全突然说的这些话,难道在暗示,实际上是他掐死的陈莉莉?真正的凶手,还是他?!

    那个女人满脸惊恐,死死盯着张志全,看到张志全突然又可怕的激动亢奋起来,满脸怒容,胸口一起一伏。女人一句话也不敢说。

    刘廷手里拿着铁棍,小心又向前走了一步。尹妍希紧盯着那个人的动静,也慢慢沿着箱子摆出的通道,向后门移动。这时候突然张志全慢慢脸上愤怒的表情消失了,喘气也均匀起来,看着那个女人说道:“对不起,我刚才有些激动了。”然后张志全突然低头看那个女人的脖子,看了一下,又用手摸了摸,女人脖子挺直着,一动也不敢动,感觉着张志全手指慢慢从脖子上划过那种怪异恶心的感觉,浑身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