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越远越好

    更新时间:2016-09-21 02:21:09本章字数:3123字

    刘廷眼泪已经止不住了!赵梓乔被杀的时候,也是自己这么抱着她,抱着当时还有气息的赵梓乔跑出来,但她就那么死在自己怀里。尹妍希,你不能死!不能死!

    刘廷跑到了洋车旁边,拉洋车的人一看到尹妍希的样子,又看了一眼他们跑过来的路上,鲜血血滴在地面上画出的红色细线,看了刘廷一眼,突然拉起车子跑了!

    刘廷眼看着那辆洋车见死不救!四周没有别的车子!尹妍希握住自己衣襟的手垂下来了!脸色开始发白,那种刘廷在战场上看过无数次,噩梦中出现过无数次,只属于死人的那种白到过分的恐怖白色!你不能死,不能死!这是刘廷的艰难时刻,但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对了,诊所,张志全刚刚说过,戏院前面有一个洋人诊所!去那里!刘廷想到这里,又向回跑去,跑回到仓库里面,路好像永远都没有尽头。尹妍希已经彻底一动不动了,跑过仓库,张志全已经被便巡戴上手铐,跪在地上。刘廷对他高喊:“赶快联系巡捕房!”

    那人点头,刘廷一刻也不停留,继续向前跑去,跑到仓库通向前面的门的时候,那个女人的尸体脸朝下躺在地上,后脑上被砸开的圆洞血已经停下来了,那里形成了一个恐怖的凹陷,但那个女人旁边大片的血迹,老板的尸体,老板的尸体不见了!

    刘廷通过大门进了走廊,立即看到走廊里地面上长长的血迹向前伸展,老板没有死!这个混蛋!他趁乱跑了!

    尹妍希被送到诊所后,醒过来了,医生也说问题不大,经过清理包扎后,尹妍希说除了有点头晕,感觉还好。然后强烈要求刘廷带她离开破旧的诊所。

    刘廷给家里打电话,派了一辆车来,尹妍希上车后,对刘廷说赶快送自己回家,尹父今天要开市议会会议,按惯例要很晚才能回去,自己看看能不能瞒住自己受伤的事情:“否则我爸会杀了你。我们也再也见不到了。”

    尹妍希说完就开始拆自己纱布。刘廷连忙阻止,手刚碰到尹妍希的手,尹妍希手冰冷。尹妍希突然愣住了。刘廷有些尴尬,刚想说话再劝,突然尹妍希哇的一口喷射状吐出一大口中午吃的东西,然后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呆呆看着被弄脏的车座,说了一句:“坏了。”然后突然眼睛闭上,整个人倒向刘廷,昏死过去。

    刘廷有些发懵,立即对司机喊让他立即转向,去圣玛丽医院!然后轻轻摇晃尹妍希,尹妍希一动不动,脸色发白。

    坏了!

    谭光凯听了两个便巡汇报发生的事情,气急败坏,上去给两个人每人一个嘴巴。两人脸上火*辣*辣疼的发紧,低头没人敢说话。谭光凯咆哮道:“所有人都不准下班!到所有市内医院给我找人!要是尹妍希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两个就给我直接跳海去死!”

    人都出去后,谭光凯给尹妍希家里打电话,问尹妍希是否回来了?然后说刘廷会害死尹妍希!尹妍希母亲听了后大吃一惊,立即也派人去找。当年赵梓乔失踪到死亡的恐怖经历仿佛又要重演,尹妍希母亲知道这次可能闯了大祸,不敢耽搁,连忙给老爷打电话。

    尹妍希父亲在电话里大发雷霆,立即要离开会场,遭到其他议员的攻击,尹妍希父亲心中窝火的厉害,立即回家,刚想骂自己老婆总是惯着女儿,这一次闯出大祸,谭光凯的电话就打来了,人已经找到,在法属圣玛丽教会医院。

    谭光凯先到达的医院,在离开警局的时候,谭光凯命令下属立即审问张志全,同时全城通缉戏班子老板。到达医院后,谭光凯查询得知尹妍希正在二楼抢救,勃然大怒,立即快跑着上了楼梯到了二楼。正看到刘廷站在急救室门口。

    仇人相见,谭光凯一把抓住刘廷衣领,刚想骂刘廷,这时候急救室门突然推开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问谁是尹妍希家属?谭光凯刚要说话,这时候远处传来急急忙忙的脚步声,两个人转头,看到有人保安特务着的尹妍希父亲和母亲从楼梯转角那里走了出来,满脸焦急。

    谭光凯下意识放开了刘廷衣领。两个人都转头看着尹妍希父母。两个人走到近前,尹妍希父亲恶狠狠看着刘廷。这时候医生再问谁是尹妍希家属?尹妍希父亲目光仍然没有离开刘廷,但嘴里说道:“我是他父亲。”

    医生点头,打开手里的本子要说话,尹妍希父亲立即伸手制止,说道:“等一下,这里有外人。”

    刘廷和谭光凯都愣了一下,谭光凯立即说:“伯父伯母,那我先……”

    “你不用走,你是妍希的未婚夫。”

    刘廷愣了一下,脸上尴尬,说道:“伯父伯母,那我先离开。”

    尹妍希母亲和谭光凯都盯着刘廷。尹妍希父亲看着刘廷,说道:“你先别走,你过来一下。”

    尹妍希母亲,刘廷和谭光凯都愣住了,尹妍希父亲怎么突然又不让刘廷离开?刘廷犹豫了一下,向前走了两步,走到了尹妍希父亲面前,开口道:“伯父,妍希她……”

    刘廷刚说到这里,突然尹妍希父亲猛地抬头,啪的一下重重一个嘴巴打在了刘廷脸上。所有人立即都愣住了。刘廷感到脸上立即传来火*辣辣一阵刺痛。尹妍希父亲大口喘着气,对刘廷满脸怒容说道:“这一巴掌,我早就应该给你了!是替我的养女赵梓乔打的!”

    话音刚落,突然尹妍希父亲又一巴掌打了过来!刘廷已经有了防备,但不敢躲开,第二巴掌啪的一声,无比响亮打在脸上!刘廷脸立即现出鲜红的手印,尹妍希父亲道:“这一下,是替我自己亲生女儿打的!我们尹家,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什么!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们尹家面前!”

    刘廷低头,不敢和尹妍希父亲直视,然后突然问医生自己现在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大夫,妍希她有危险吗?”

    “滚!”尹妍希父亲咆哮,同时指向刘廷身后。

    刘廷只能转身,心中感觉无比窝囊,向楼梯方向走去,同时听到尹妍希父亲吩咐手下:“你们给我把好了医院大门,不准让他进到楼里面!”然后又对医生说道,“我女儿的病情,你们医院的人要是敢对这个人说上一句!我就把你们医院拆了!”

    刘廷又向前走了几步,刚走到楼梯口,听到身后他们几个人进到急救室后,关门的声音,然后立即听到尹妍希母亲一声惨叫,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刘廷心脏立即抽紧了一下,后面看着刘廷的人催促刘廷,刘廷只能下楼。

    当天夜里,刘廷在医院外面打更室坐了一宿。尹妍希母亲派人来带来消息,尹妍希现在仍然昏迷不醒,医生束手无策。总不能将脑袋打开吧?!医生说可能是脑内出血,那样的话可能会突然死亡,也可能会流下严重的后遗症。也可能只是脑震荡导致的嗜睡,现在只能等待。

    刘廷坐在屋内角落里抽闷烟,不住回想白天的事情。刘廷为了减低等待尹妍希结果时让人发疯的那种焦虑感觉,最后找来了纸笔,决定自己先分析一下白天几条线索,整理一下思路,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陈莉莉和张志全加入戏班,被安排演出恐怖戏。恐怖戏里面的关键几样道具,装人头的盒子,烧焦的人*皮面具,都在这次案子中出现。而张志全在演出的时候有一个关键环节,就是要掐住陈莉莉的脖子让观众以为是被掐窒息死亡,加强演出的惊悚效果。掐的多了,下手也就不那么难了。

    但在仓库里看张志全的表现,张志全是极端冲动的人,之前未发现老板有问题,和老板说话时甚至显得有些胆小怕事。缺少头脑,缺乏理智,完全被自己的情绪支配。他要是真是杀陈莉莉的凶手,杀人动机算是有了,陈莉莉通奸。但为何杀了陈莉莉后,还能和老板这个奸夫接触时,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张志全不具备这种自控能力。如果张志全是凶手,在杀了陈莉莉后,张志全立即在不可控制的暴怒状态下,继续去袭击老板,才是更合理的选择。

    还有在小河边发现的陈莉莉的尸体,那些个尸体上的特征,包括白色的洋纱裙,木盒子,烧焦的脸,这些线索都直接引向张志全。一个凶手为了逃罪,一定是拼命消除和自己有关的任何线索。如果线索过于明显,和某个人连接起来的过多,那唯一的答案,就是这个人是在被人嫁祸。

    如若张志全不是凶手,那老板呢?陈莉莉无法摆脱变*态张志全对自己的纠缠,女人孤苦无助时,老板这种更懂的如何和女人周旋的老狐狸趁虚而入,陈莉莉不但上了他的床,还对他动了真心?和老板在一起后,陈莉莉越发有冲动赶快摆脱张志全的纠缠,于是要挟老板必须给她一个明确的将来。老板麻烦上身,被逼无奈,找借口安排陈莉莉,设套让陈莉莉主动失踪,然后动手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