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隐瞒不报

    更新时间:2016-09-22 02:22:51本章字数:3069字

    老板心里肯定有鬼,只是被那个戏园子里的女人掌握了是他帮陈莉莉出逃,就突然对那个女人动了杀机。自己受了重伤,却还要立即逃走。这都是老板可能是杀人凶手的最好证明!

    只有一点,刘廷总觉得别扭,按照那个女人的描述,陈莉莉出逃前,表现的“十分幸福”,刘廷总觉得这个“十分幸福”的状态,有些奇怪。和老板在一起,就能让陈莉莉感觉“十分幸福”吗?

    但老板杀人有一个十分有利的证据,那就是河边陈莉莉的尸体上的裙子,被勒死的方式,被砍下人头放入的箱子,还有老板安排张志全去裁缝铺联络封锁消息,都可以算是老板要嫁祸给张志全安排的手段。

    目前看来,老板是凶手的可能性极大!只要抓住老板,就能问出来陈莉莉离开戏班后逃走的落脚点,那个落脚点,极有可能就是陈莉莉被勒死后又被藏尸几日,以及抛尸前分尸的第一现场。

    谭光凯因为尹妍希受伤正处于极怒状态,巡捕房全力出击,老板又受了伤,希望很快就能把这个案子,查的水落石出。

    也许找到老板后,也能知道自己老婆赵梓乔,到底是怎么死的!

    刘廷反复看着自己写在纸上的分析,但心里总惦记着尹妍希,心神不宁。刘廷又点着了一根烟,走出了打更室,到外面抽了几口,冷风一吹到自己脸上,刘廷精神了一些,突然看到院门外地上躺着一张报纸,报纸被风吹了过来,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刘廷立即看到报纸上面两个大大的字,写的号外。

    刘廷又抽了一口烟,将报纸捡了起来,上面副标题写的是:“租界鬼市人头案,女尸头身分离被抛尸鬼市河边”。下面又分几篇文章,有案发现场尸体描述,人头的黑白照片,裙子照片,另一篇文章是鬼市当时摆摊和买东西的一些人对鬼市当晚闹鬼事情的不同描述,每个人说的都不尽相同。还有一篇文章是深度报道,上面提到了从警方得到的消息,某尹姓名媛小姐,与某刘姓著名私家侦探卷入案件,刘姓私家侦探目前被怀疑是杀人凶手,已经被抓入巡捕房。

    那篇文章配有一张照片,是刘廷被戴上手铐押入巡捕房的侧脸照。

    刘廷深吸一口气,突然感觉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立即警惕的转头看那方向。是一辆黄包车,停在路边路灯柱和墙壁中间。那种被人盯着的目光,好像就是来自于那里?!

    刘廷把烟头扔到地上,用脚踩灭。后半夜不可能还有黄包车等在这里拉脚。刘廷低头做出在想事情的样子,心内盘算这是什么人在监视自己?会不会是那个鬼面人?

    一想到这里,刘廷身子凭空打个了冷颤。如果是她也好!自己如果碰到那个鬼面人,就要和她当面谈一谈!刘廷迈步向医院大门里走去,走了几步离黄包车进了一些,刘廷深吸一口气,突然快步向黄包车冲去,刚冲到黄包车面前,已经看清黄包车里黑暗之中,真的有一个人形轮廓在动!会不会是鬼面人!?

    刘廷又往前跑了一步,突然黄包车里砰的一声响!立即一到黄光从车子里射出来,刘廷猝不及防,只觉得眼睛被晃得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同时刘廷立即恍惚感到一个人影猛地从黄包车里面跑出去,刘廷立即伸手去抓,抓到了对方的衣襟,但对方猛地一挣脱,转身就跑。

    刘廷眼看对方要跑,立即往前一扑,一把推到对方后背,猛地一用力,对方立即摔倒。同时对方大喊道:“刘先生饶命!刘先生饶命!”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刘廷眼前仍然一片模糊,用膝盖顶住对方后背,大声喝问:“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我……我是报社的!在采访鬼市人头案!”

    刘廷立即明白过来,刚才是那个人对准自己拍了一张照片。刘廷立即举起拳头,这时候眼睛能看清一点,看到对方满脸紧张,一个20出头的记者,一只手里举着笨重的照相机防止相机落到地上。

    记者不能碰,明天他们乱写自己会更麻烦。刘廷咽了一口唾沫,起身,犹豫一下,把那个记者拉了起来,问:“你跟在这里干什么?”

    话音一落,刘廷就发现那个记者脸色很不对,满脸惊恐的看着自己,刘廷立即又问道:“怎么了?”

    那个记者声调颤抖着说:“刘先生,刚才你出来抽烟和看地上捡起来的东西的时候,我就一直想要喊你。”

    “喊我做什么?”

    “你的身后那个路灯下面,一直站着一个女人,灯光照射下来我看不清楚,但那个女人的脸还是模模糊糊能看到,似乎就是那个鬼市出现的鬼脸人。她……她好像想要和你说话。”

    “什么?!”刘廷立即冷汗冒出来了,看了看那个记者,记者脸色苍白,不像是骗自己。刘廷立即回头看,确实刚才自己站的地方后面十几米距离那里,有一个路灯照射下来的圆形光柱,但那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那个人站了多长时间?”

    “你出来后,我低头看时间做记录,然后再抬头的时候,就看到那个人了!”

    鬼面人在跟着自己!刘廷凭空打了一个冷颤,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光柱的方向,那个鬼面人实在监视自己办案?还是有话要对自己说?!刘廷犹豫一下,刚想说话,突然听到远处有机动车发动机声音,从远处越来越近。刘廷和记者立即一起回头,看到远处一辆车子亮着昏黄的灯光迅速开到近前,一直开到医院门口停下。

    车子四个车门都打开,下来五个人,都打开手电,其中一个人看到刘廷和记者,立即用手电照刘廷的脸,刘廷立即看不清四周,眼睛眯起来,抬手到自己眼睛前遮挡光线,同时听到那个人问道:“刘廷先生?!是你吗?”

    “你们是什么人?”

    对方没有回答刘廷问题,有些挑衅的用手电一直照射着刘廷的脸,和其他四个人一起向前走向刘廷,走到刘廷身边时,那人才把手电放下,对刘廷说道:“我们是谭队长手下的,巡捕房的。”

    刘廷对他们刚才做法心里很不痛快,皱眉问道:“怎么有什么线索了?你们后半夜急急忙忙的来这向他报告?”

    “哦!”对方身材很魁梧,脸上连腮胡子,油腻腻的皮肤,横肉,皮笑肉不笑动了一下嘴唇,说道,“刚刚我们得到了大消息,那个戏园子老板的下落。”

    “老板找到了?!”

    对方点了点头,说道:“准确的说,是有了那个老板的线索。”

    “他在哪?”

    “刘先生,这应该你告诉我们才对?你早就知道老板下落,为什么一直隐瞒不报?!”

    刘廷听到对方问题,愣住了,满脸疑惑的看着对方。这时候那个人对身后人做了一个眼色,立即另外四个人都走过来,把刘廷围了起来,然后为首的那个人说道:“刘先生,走吧,现在请你,亲自对老板的下落,给我们谭队长一个交代!我们谭队长一直怀疑你是不是就是杀死你老婆,还有那个鬼市人头案的真正凶手。这一次,看看你是不是要露出尾巴!”

    刘廷立即问:“谁告诉你们我知道戏班子老板的下落的?”

    对方冷冰冰看着刘廷,不回答刘廷问题。另一个便巡看到拿着照相机的旁边的记者,立即问:“你是什么人?”

    记者愣了一下,还没等答话,另一个人指着他的照相机说道:“哪个报社的,搜一搜他!”

    记者立即被两个人夹着站着,一个人上下搜他的身子,搜出来一个记录本,便巡简单翻了翻,骂道:“妈的,你不怕冻死!连我们巡捕房的人进出时间都做记录。”

    然后把那个本子放到了怀里:“没收了。”另一个便巡过来抢夺他的照相机,把相机后盖打开,里面的胶片纸都抽了出来,记者着急的喊叫,眼看他们动作毫无办法。便巡弄完后,本来想把照相机摔在地上,但这东西贵重,记者也不好太招惹,就还是把照相机拍回给记者,同时训斥道:“滚!别让我在医院门口再看到你。”然后一把把记者推开。

    手里拿着已经曝光的相机胶片纸,五个人推着刘廷,进了医院。

    刘廷直接被押到了二楼,谭光凯他们看到刘廷又回来了,都有些吃惊。刘廷向急救室那边看去,一看到尹妍希父母和谭光凯的表情都是满脸焦急,阴沉着脸,心内一沉。尹妍希仍然没有苏醒。一股焦心的感觉从心里涌上来。

    尹妍希父亲皱着眉头指了一下刘廷那边,旁边的谭光凯立即顺从的点头答应了,然后起身走了过来,敌视的看刘廷,然后问其他人怎么回事?

    当先的一个人和谭光凯耳语了几句,指了一下刘廷,谭光凯听了沉默了一会,露出思索的表情,然后对他们说:“找个屋子,先把刘廷看起来,我去说一下情况就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