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前妻日记

    更新时间:2016-09-23 02:23:30本章字数:3316字

    几分钟后,刘廷被带进了二楼尽头的一个小仓库,屋内只有一盏昏黄的电灯泡亮着。一股霉骚味道便巡忌惮刘廷身份,也不敢捆绑他,都找位置坐下抽烟,看着刘廷。刘廷管他们要烟,他们也给了。刘廷立即再问老板的事情,没有人答他。

    这时候谭光凯推门走了进来,五个人立即全都站起来。谭光凯调教下属的能力让刘廷有些吃惊。其中一个下属对谭光凯说了几句话,然后递给他照片和没收的笔记本。谭光凯一看到笔记本抬头上印刷的文字,立即深吸了一口气,道:“你们惹麻烦了,笨蛋。这是大公报的记者,明天等着上头条吧。”

    然后又看了看照片,突然脸色变了,拿着照片走到刘廷面前,放到刘廷和电灯泡中间的位置,让刘廷透过光往照片胶片上看。刘廷一看到照片脸色也变了。

    照片是刘廷冲过去抓记者时拍下的那一张,刘廷占了一大半幅面,后面远处路灯下面,真的如同记者说的,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的轮廓,刘廷立即问:“有放大镜吗?”

    谭光凯愣了一下,回头让下属去找。不一刻下属拿了一个放大镜回来,好奇刘廷要看什么?

    刘廷把照片自己拿在手里,谭光凯没有反对,刘廷站起身子,贴着灯光,用放大镜放大那个女人的身子,看了一阵,说道:“放大后,还是看不清她的脸。但她穿的是黑色的长款貂绒大衣,领子是很多的长貂绒,大衣下摆露出来的是一条裙子,看那个裙子的轮廓,应该和死者一样。”

    谭光凯有些粗暴的抢过来放大镜和照片,自己也对着灯泡看了看,说道:“这个鬼脸人站你身后,是不是和你一起的?”

    “我不知道她在身后。那个被你们赶走的记者可以作证。”

    谭光凯冷笑了一下道:“刘廷,现在明确和你说吧,我们现在有两个嫌疑人。一个是逃走的戏班子老板,另一个是你。或者你们,还有那个鬼脸人,在联合作案。原因很简单。”谭光凯说到这里,对身后巡捕做了一个手势。

    巡捕立即走上前来,同时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展开来给刘廷看,刘廷看到上面歪歪扭扭的写满了字,刚想伸手,立即巡捕将信收回来。谭光凯道:“这个是罪证。不能给你。不过可以让你听听信的内容。”谭光凯说到这里,又对下属做手势。

    下属把信拿回来,对着信念道:“亲爱的巡捕房各位巡捕,你们好,我是这个案子的凶手。”

    刘廷一听到这里,愣了一下,大吃一惊,眼睛立即睁圆了。

    下属和谭光凯念到这里,都一起抬头看刘廷反应,然后下属低头继续念道:“这封信主要是为了确保你们能抓到我。破了这个案子。这封信我特意邮寄到巡捕房,就是为了给你们几个我的可能备选人,帮你们更集中精力,少走一些弯路。同时也是为了让陈莉莉和她的鬼魂化身,你们在号外中称呼的鬼面人,一个让她息怒的机会。

    我可能是谁?

    一、戏班子的张志全。呸!他算什么东西?!我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这一点你们要牢记!不要把盯着张志全这样没能耐的变态!否则不光是我觉得受到了侮辱,就是鬼面人也会恨你们!我已经和鬼面人交流过了,虽然我是凶手!但她却出于某些目的,不希望只是让我死,而是让我活着受到惩罚,让我为陈莉莉,以及之前做过的另一件恐怖到让人发指的事情,付出比死还可怕的代价!活着才能一直受罪!死了一了百了,其实是一种解脱。

    二、我是戏班子老板?!有可能……陈莉莉是被他骗了,他也逃走了,你们抓到他,审问他,一定能有大收获!但你们能顺利抓到他吗?这里我给你们一个提示,有一个人,能找到他的下落,那个人就是我的第三个可能的身份……

    三、我是刘廷!刘廷是不是我?你们这帮巡捕房的笨蛋,以前他老婆赵梓乔死的时候,是不是曾经调查过刘廷?按照一个凶手角度来分析刘廷,刘廷什么条件都具备。他有杀人的时间,赵梓乔死的时候他在现场,他第一个发现的尸体,他和尸体单独在一起超过三个小时,他报的案。但他又有些地方完全不像一个凶手,首先,他没有杀人动机,你们三年前审讯他的时候,一定对他对自己老婆的悲痛印象深刻吧?感情那么深,怎么可能是装出来的?感情那么深,怎么可能杀人?所有人都把他们夫妻两个当成夫妻的楷模。

    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刘廷对赵梓乔的感情都是真的,不是装出来的,他想要找到凶手是真的,他没有杀人动机也是真的,他迷惑于到底谁是凶手也是真的。但刘廷,绝对是第一杀人嫌疑犯!绝对是杀死他老婆赵梓乔的第一嫌疑人!

    因为刘廷有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只有赵梓乔知道的可怕秘密,这个秘密是什么?我写出来你们不会相信,所以我贴出赵梓乔生前亲手写的一段日记,作为证实。刘廷认得她老婆的笔迹,让他看到这段记述,就能证实这段日记,是不是真的!

    日记的内容,请看信的反面。”

    巡捕念到这里,停顿下来,和谭光凯一起看着刘廷。刘廷听到这里彻底懵了,赵梓乔有写日记的习惯,自己知道,但自己重来没有偷看过她写的日记。而在赵梓乔死亡前几天,赵梓乔曾经一次半夜刘廷被赵梓乔的哭声吵醒。刘廷问她怎么了?赵梓乔说自己刚刚知道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让她感到害怕,还有绝望。刘廷问她知道了什么事情?赵梓乔又说没事,然后问刘廷能搂着她入睡吗?她缺少安全感。

    刘廷答应了,现在刘廷还记得当时的感觉,赵梓乔在刘廷的怀里瑟瑟发抖,显得那么柔弱。搂着刘廷,搂得紧紧的。两人结婚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感情已经不像刚在一起时那么亲密,搂在一起睡觉这种事情更是好久都没有了。但那一夜,刘廷能感觉到赵梓乔突然好像回到过去一样那么依赖自己,就好像自己随时都能跑走一样。

    第二天早上,刘廷醒的时候,发现赵梓乔早已经醒了,脸上有泪痕,刘廷再次询问前一天晚上出了什么事?赵梓乔说是在梦里和一个人有一番交谈,知道了一些过去关于某件事情的黑暗历史。刘廷追问,赵梓乔说这是她心底的小秘密,不会对任何人说。然后当天晚上,赵梓乔照例在上床睡觉前,在书桌前写日记。刘廷看到了,就问昨天的事情你也写下来了吗?

    赵梓乔说也在日记里,你要是看到了,你就会知道。但我不希望你知道,你不要偷看好吗?刘廷就开玩笑说我可经常偷看你的日记。赵梓乔说你撒谎,你从来不偷看的我知道。刘廷问她怎么知道的?赵梓乔说你只要偷看过一次,看到日记里某些内容,我们的关系,一天也就维持不下去。现在我们还在一起,就说明你没看过。

    刘廷问她是里面记录了你和别的男人的事情吗?赵梓乔笑着说,我对你,一点也不亏心。刘廷说那就是我有问题了?赵梓乔沉默,然后说除非我死了,否则你不要看,好吗?

    几日后,赵梓乔死亡。刘廷被从巡捕房释放后,刘廷想起来两个人前几天那场诡异的对话,赵梓乔奇怪现在想想让人害怕的奇怪行为,回家后,刘廷立即去找日记,日记上一定记载了和她死亡有关的秘密!但刘廷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却发现日记本不见了!

    现在,日记,居然在一封奇怪的信里?!刘廷有些莫名的惶恐和不安,看着那个巡捕。巡捕回头看了一眼谭光凯,谭光凯也紧盯着刘廷,没有说话。巡捕将信纸慢慢翻了过来,信纸背面粘着一小块切下来的日记本上的残片,上面写的字,巡捕念道:“厨房柜子下面的洞又扩大了。现在已经有五米深。半夜刘廷挖洞的声音让我害怕。而且这一夜和以前一样,刘廷看到我过去看他挖洞,他毫无反应,他处于深度梦游之中,变成了一个和我熟悉的刘廷,完全不一样的人!我今天去找了我们住的洋房的前任主人,他告诉我说,这栋房子没有地下室,原来只是一片农田,地下应该没有开发过。我昨天曾经对刘廷询问过如果一个别墅有人偷偷挖洞有什么用?刘廷告诉我的答案是,从他私家侦探的角度来说,挖洞就是为了埋尸。我进一步询问的时候,他毫无防备,也没什么怀疑,讲了一些技术细节,尸体会有腐臭气味,这种气味只靠泥土密封是没有效果的,味道还是会渗出来,让屋子里有一种尸体独特的那种腐烂恶臭,让人窒息的味道。必须要用厚水泥密封四周,水泥厚度要超过半米,这样才能让密封的味道消散到最小。但一般的凶犯缺少这类的常识,在自己家里挖洞掩埋尸体的人不少,基本最后都这样露的马脚。他一进到屋子,就能闻到这股味道。我听得心惊肉跳,他说的时候这么详细,是把我当成他的搭档的身份,为了提高我的经验。但我还是问他只是密封就好了吗?他说没这么简单,还有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洞的形状,洞一定要平直,至少能容纳人在里面蹲下。而洞的最下面一定要有足够大的空间,方便凶手塞进尸体后,能够在里面和尸体交换位置出来。这主要是因为尸体在往洞中搬运的时候,尸体会越发僵硬。越发难以搬运,最后会硬的和一块木头一样,一种表面还算柔软的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