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现在怎样

    更新时间:2016-09-24 02:24:15本章字数:3024字

    我开玩笑说我们的家会不会也有个洞?他说不一定,不过年头长的大宅子,其实多少地下都有尸体。比如说紫禁城,下面说不定埋着多少人呢。这话让我毛骨悚然。我又想起来这几天那个人,那个自称S先生的人,刘廷一离开家里出去,他就会给我打电话,每一次都一点一点告诉我一些让我害怕的事情。关于刘廷的事情。昨天他对我说的话是,刘廷曾经埋过尸体,杀过人。但刘廷对这些事情都,毫无印象,他从心底里,觉得自己是干净的。刘廷似乎真的不知道他这一阵开始梦游,在梦游中沉浸在另一个世界中。我问他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自己说的都是真话?他说证据就是,你问刘廷关于我和他关于我妹妹尹妍希十三至十五岁之间的事情,他一点都回忆不起来。我问了,他确实有些发懵,然后告诉我说,他那时候还不认识尹妍希吧?他的反应,证实了那个人的说法。那个人说的,也许真的都是真的!刘廷到底隐瞒了自己过往的什么秘密?我……我该怎么办?!我感觉我要疯了!”

    巡捕念到这里,屋子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刘廷感到自己心脏怦怦直跳。这封信里说的,完全是另外一个自己?!这怎么可能?刘廷犹豫一下,对紧盯着自己看的谭光凯说道:“让我看看那张纸。”

    谭光凯犹豫了一下,对旁边的人说:“把手铐给他拷上。”

    一个巡捕答应了一声,将刘廷的手扳到身后拷上了,刘廷配合没有反抗。然后巡捕拿过来那封信纸,背面粘贴的日记朝向刘廷给他看。纸有些发皱,但那种秀气的文字,刘廷是那么熟悉,那就是赵梓乔的字体……那就是赵梓乔的字体!

    刘廷感到浑身都颤抖起来!谭光凯突然问道:“刘廷!我问你!尹妍希在十三岁到十五岁之间!你记得她任何事情吗?”

    刘廷努力在脑海中搜索记忆,关于尹妍希的记忆。那时候自己应该是……应该是在参军?自己那段时间已经认识尹妍希了吗?刘廷突然惊恐地发现,自己连那时候是不是认识赵梓乔都毫无印象!甚至自己是什么时候,怎么认识的赵梓乔?!自己都毫无印象!

    谭光凯看着刘廷惨白的脸色,冷哼了一下,对身旁其他人说道:“信后面的内容继续给他念完。”

    巡捕答应了一声,将信纸翻过来,继续念道:“另外别忘了,这个案子最开始发现鬼市人头的人是谁?刘廷到鬼似的原因是什么?他收到了一张纸条,纸条上说要他去鬼市,去找一个能找到他老婆赵梓乔死因的线索。那张纸条,会不会就是他自己留给他自己的?清醒的刘廷不知道梦游的刘廷存在,梦游的刘廷,会不会也不知道清醒刘廷的存在?尹妍希同样收到了纸条,被引到鬼市和刘廷一起发现尸体。引导尹妍希的人,如果是刘廷的话,不也正好合理吗?!还有鬼面人声称三天后不破案就要杀掉的人又是谁?是尹妍希。鬼面人如果真的是陈莉莉的冤魂,刘廷是凶手的话,那么鬼面人要报复的人,就应该是刘廷身边的女人!”

    现在你们有三个嫌疑人了,向下继续查吧,我推荐你们盯紧了刘廷,先想办法找到老板,记住我刚才刚刚写下的话,好好调查刘廷,就能找到老板的下落。祝你们早日破案,查出我的真面目。我也很着急你们早日揭开我的真面目。”

    凶手敬留。”

    巡捕说完,将信小心的叠起来。谭光凯做了个手势,巡捕立即将信递给谭光凯。谭光凯小心的收起来。然后谭光凯刚想说话,突然大门响起急切的敲门声,立即一个巡捕回头开门,是尹妍希家的管家,一个很瘦,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老头,谭光凯立即恭敬地问怎么了?

    老头满脸惊恐焦急,说:“谭少爷,是小姐,小姐她。”

    刘廷立即急切地说:“妍希醒了?”

    老头刚想说话,突然听到走廊里模模糊糊的尖叫声,是尹妍希的声音。谭光凯愣了一下,立即快步向外面冲了出去,管家立即跟上去。刘廷立即也要起身,手铐还从背后拷着自己,刘廷刚一起身,立即身旁两个巡捕同时出手将刘廷按坐了下去。尹妍希那边模模糊糊的声音又传过来,刘廷立即听到尹妍希母亲惊恐的喊叫声和哭泣声,尹妍希父亲立即有训斥父亲的声音。这时候似乎谭光凯跑到了急救室门口,刚开门的瞬间,里面尹妍希的尖叫声突然变大,刘廷清晰的听到尹妍希的喊声:“你……,刘廷不……”这几个字,尹妍希在喊自己的名字!她在喊什么?

    押着刘廷的几个巡捕也都有些紧张,其中领头的巡捕命令门口的人把门立即关上。那人刚回身,突然听到楼梯那里传来脚步声。尹妍希那边的喊叫声还没停止,还隐隐约约传来东西掉落到地上的声音。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个门口的巡捕好奇向外面伸出脑袋看,立即看到两个医生,身后跟着几个护士,急急忙忙向急诊室那边跑去。急诊室那边立即传来开门关门声音,开关门的瞬间叫喊砸东西的声音更大,然后屋内喊叫声哭着的哀求声乱成一团,又过了一会,突然那边彻底安静下来,四周都安静下来。

    巡捕将房门也关上了。刘廷心脏狂跳,到底尹妍希出了什么事情?外面又响起了几次急急忙忙的脚步声,有人在走廊里来回奔跑,然后突然外面响起了哭声,悲哀的哭声,刘廷认出来,是尹妍希母亲的哭声。突然尹妍希父亲咆哮声:“别哭了!哭有什么用!光凯呢?!光凯!那个刘廷,你现在就去给我查清楚!他们刘家势力再大!我给你顶着!”

    谭光凯答应的声音。过了一会,仓库的房门突然被推开,谭光凯脸上肌肉有些抽搐,眼神阴森看着刘廷,走进屋子,把房门关上,然后径直走到刘廷面前,突然冷笑了一下,慢慢问道:“刘廷,你想不想知道,刚才我的未婚妻尹妍希,出了什么事!?”

    刘廷犹豫了一下,满脸紧张的问:“她出了什么事?”

    “她刚才突然发疯一样高喊:‘刘廷!不要碰那把刀!’”

    刘廷愣了一下,问:“让我不要碰刀?”尹妍希平时称呼自己从来都用姐夫两个字,不会叫自己的名字。为什么她这一次喊的是刘廷?

    谭光凯听到刘廷的问题,突然愤怒的高喊道:“是哪一把刀我怎么知道!?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戏园子老板在什么地方!?陈莉莉和赵梓乔是不是你杀的!你给我说!”

    刘廷看着谭光凯,慢慢摇了摇头,说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突然全身抽搐,又昏过去了。”谭光凯说到这里,眼眶立即红了,犹豫了一下,道,“现在医生,正在给她进行急救!”

    刘廷想要说让我去看看她,但知道说出来也只是一句废话,只会让谭光凯更加愤怒。刘廷没有说话。谭光凯眼圈红肿,控制了一下自己情绪,转头对下属吩咐道:“手铐不要给他解开,给他押回巡捕房,今晚你们轮班审问他,直到他说出老板的下落为止!听到了吗?!”

    “是!”几个巡捕立即答应了,然后去押送刘廷。谭光凯看着下属把刘廷拽起来,推开门,拽着刘廷向外走去,刘廷走到走廊的时候,脑袋一直看向急诊室的方向,但急诊室门口尹妍希的父母都已经进去了,在听医生宣布刚才急救的情况。

    刘廷除了能隐隐约约听到尹妍希母亲的哭声,什么额外的信息都没有,然后被拽着,向下楼的楼梯方向走去。

    谭光凯深吸了一口气,控制自己想要掉泪的冲动,然后也起身刚要出门,就听到自己下属在楼梯口那里高声喊:“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然后突然谭光凯听到了掏枪的声音?!同时有人高声喊叫:“不要动!”

    谭光凯吃了一惊,立即向楼梯口方向快步走过去,刚一靠近,就看到楼梯口那里有七八个人,都穿着黑色呢子大衣,带着黑色圆边帽子。围着自己的那五个巡捕,都手里拿着枪,巡捕们枪都没逃出来,两边在对峙。

    谭光凯立即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连巡捕房的犯人也敢抓。”

    那些人看到谭光凯,为首的一个人皱眉问道:“您是谭光凯谭队长吗?”

    谭光凯点头。那个人微笑着,走到了谭光凯面前,拿出一张字条,递给谭光凯,对谭光凯道:“谭队长,行个方便。这人我们今天是一定要拿走的。”

    谭光凯愣了一下,低头看字条,刘廷回头看谭光凯,看不到字条的内容,只看到谭光凯脸色阴晴几次变化,然后突然道:“人我要是不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