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符合逻辑

    更新时间:2016-09-25 02:24:56本章字数:3094字

    “兄弟们会没法交代。您最后,也没法交代。”

    刘廷疑惑的看着那些抢人的人,这些人是什么来路?为什么胆子那么大?!谭光凯的表情看起来也很迟疑,还有能让谭光凯畏首畏尾的人?!

    谭光凯说道:“我要打个电话?”

    “是要联系您父亲谭老爷子么?!我说不用了他也知情,恐怕您不会相信,那就随便您了。我们不怕等一阵。”

    谭光凯脸色更加不好看,转身离开下楼,从那些人身边走过去。对方为首的那个人命令手下说道:“看好了!别让刘廷跑了。”

    然后回头看了刘廷一眼,也随着谭光凯下了楼。双方在楼梯间对峙着,等了几分钟,下面又响起脚步声,谭光凯和那个人走了回来,几个巡捕看着谭光凯和那个人,那个人满脸带着吃定对方的得意笑容,谭光凯对巡捕们脸上带着有些窝囊的表情命令道:“把人交给他们。”

    巡捕们都有些吃惊,那个人立即笑着说:“如此,谢谢谭爷了。”然后转身对自己人吩咐道,“带好了刘廷!我们走!”

    刘廷被巡捕交给了他们,手铐被巡捕解开,然后肩膀被那些人其中两个一左一右按着,一起向楼下走去。刘廷回头,看到谭光凯眼神凶恶,死盯着自己。

    刘廷被他们押着出了医院门口,大门口停着三辆派克400轿车,刘廷被押着上了第二辆车,其他人分别上车发动车子,三辆车鱼贯着出了医院。

    刘廷被两个人挤着坐在后座上,司机和那两个人都掏出烟来,问刘廷抽不抽?刘廷没有回答,反问他们身份?

    那三个人都有些得意彼此互相看了一下,一起哈哈笑了起来,没有人回答刘廷的问题。车子在黑夜中迅速向前开去。轮胎嚣叫着,发动机轰鸣,刘廷看着窗外,闻着那三个人喷出的烟雾,看着车子前进的方向,越看越觉得哪里不对,最后车子开了大约十几分钟,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刘廷看窗外,心脏怦怦直跳,他们怎么来了这里?他们到底要干什么?!这时候,前面车上领头的那个人走了过来,将车门打开,对车里人使了一个手势,车里人立即下车,将刘廷押了出来。那个领头的人对刘廷道:“刘先生,人还没有到全,麻烦您还要等待一阵。您先进屋子吧,我们在外面把守。您只要不想着逃走,不给我们添麻烦,我们也不会找您的麻烦。”

    刘廷看着那个人,想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那两个押送刘廷的人仍然一左一右跟着刘廷,将刘廷送到了房子门口,对刘廷道:“开门吧。”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那些人其他几个人都已经分散开,每个人把守房子一角,都手里拿着枪警戒着。刘廷深吸了一口气,掏出自己的钥匙,将门打开,跟班的那个人道:“别为难刘先生,让他自己进去就行了。你们守着门口!”

    押送刘廷的两个人答应了,站在门口一左一右,刘廷走进了屋子,回头看外面,心中还是惊疑不定,那些人确实没人干涉刘廷,任凭刘廷将大门慢慢关上。

    那些人押送刘廷到的地方,是武汉路17号大宅,也是刘廷现在独自居住的住所。

    他们把自己送回到自己家里,不看管自己,又不允许自己离开,到底是什么意思!?

    今天一切事情都发生的太快,刘廷感到脑袋里有些混乱,站在屋门口站了一阵,又回身从窗口看了看窗外。外面那些人中领头的那个人看到了窗口出现的刘廷,脸上带着戏虐的笑向刘廷摆了摆手示意。刘廷看着对方没有说话。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脑子里渐渐清晰起来,刘廷突然想起来自己老婆的那篇日记。日记里说……屋子里自己挖了一个洞?!自己会梦游?!自己的身体里,还有另一个自己?!

    挖洞……刘廷想到这里,不知为何凭空身子出了一身冷汗,眼睛有些茫然的看屋子四周。自己挖洞,自己又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洞也是用来藏尸体的吗?自己在日记中分析的,有尸体,就会有尸体的味道。自己在房间里,闻到过尸体的味道吗?刘廷想到这里,突然就感觉鼻子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如果清醒时候的自己并不知道那个洞的存在,那就意味着那个洞是挖在隐蔽的地方,平时有东西可以遮盖,而且是自己不会轻易去翻动的地方。在一楼,什么地方符合这个特征?还有更奇怪的一点,那就是看日记中的描述,自己挖洞的地方在房子内。房子后面的花园都是青石板覆盖的,四周还有树遮挡防止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东西,自己就算是埋尸的话,就算是另一个自己在操作这件事情,但另一个自己分析能力应该还在。如果自己是凶犯,凶犯不论多慌张,行为也仍然会有基本的逻辑,要按照基本的逻辑处理两件最重要的事情,处理尸体,还有排除自己的嫌疑。

    处理尸体如果选择埋尸,自己不会想不到,就算是水泥封尸,最大限度减低尸体味道飘散上来的程度,但如果洞口在屋内,屋子是封闭的空间,味道再少,飘上来后仍然会在屋子内堆积,仍然会有暴露的危险!而且屋内所有的地面墙角本身都是青砖和水泥混合封闭的,挖掘难度极大。

    如果一定要在家里埋尸,自己符合逻辑的选择,也一定是选在更隐蔽的后花园里。自己选择在厨房柜子下面?!刘廷想到这里,立即快步向厨房走去。赵梓乔有点洁癖,极不喜欢外人触碰家里任何东西,自己和赵梓乔在一起的时候,家里一切东西都是她亲手收拾,刘廷收拾过的东西她也不满意。

    饭菜也是赵梓乔去做,因为这个原因,刘廷突然发现,自己几乎从来没有打开过厨房内围绕着两面墙壁的柜子。赵梓乔死后,刘廷不再自己做饭,厨房几乎没再用过。屋子内只是每个星期有一个家族的老阿姨来收拾收拾,她曾经打开过柜子,发现过异常吗?

    刘廷深吸一口气,通过厨房窗口向外看了一眼,厨房这边也有人把守着,但那个人正在抽烟,背对着厨房窗口,眼睛看着地面。

    刘廷蹲下来,打开一个橱柜。里面乱七八糟堆着一大堆落满粘乎乎灰尘油烟的锅碗。看来那个阿姨没有收拾过这里。刘廷咽了一口唾沫,深吸一口气,将锅碗从里面搬出来,灰尘四散飞起来,呛到了刘廷,咳嗽了几下,然后刘廷整个人费力的钻进橱柜内,鼻子内闻到有一股淡淡的腥臭味,下水道那种味道。打开手电照射里面。里面地面是磁砖封死的,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刘廷又用手敲了敲地面,声音发闷,也听不出来空旷的回响。

    刘廷从里面退出来,眨眼睛看着地上那堆锅碗,想了想,就移动身子到下一个橱柜格子,一个一个打开来开始仔细检查里面。每个格子里面都堆着杂物,都同样落满灰尘。厨房内很快地面上堆得乱七八糟,但每个格子下面的磁砖都是完整的。

    很快检查到最后一个橱柜,刘廷打开来,看到里面摆着一个皮箱,红色真皮包裹的皮箱。刘廷认得这个皮箱,是西洋进口的爱马仕皮箱。赵梓乔当时在商店看到了,实际上是装马具用品的大箱子,刘廷和赵梓乔都不玩马,但赵梓乔就对那个箱子皮革的质感和颜色着了迷,非要买一个回去。新婚,刘廷心里有些不高兴,但还是付了钱。

    没想到最后这个箱子,被塞到了这里,物是人非,买箱子和搬运箱子到黄包车里车夫的抱怨,赵梓乔回家后看自己不开心主动要求上床补偿,被自己拒绝后发脾气教训自己让自己找准在家里位置一幕幕立即好像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一样,那么真实鲜活。

    刘廷心中立即一阵极不舒服的感慨感觉涌上来,以为自己眼圈会发红,但感觉了一下,自己并没有什么变化。刘廷深吸了一口气,慢慢伸手进柜子里,抓住箱子两边的扶手,向外拽。同时站起身子后退,给箱子让出地方,箱子被拽出来,刘廷擦了擦额头汗水,将箱子立起来,这时候突然听到外面响起了车子鸣笛声。

    刘廷楞了一下,立即转身向厨房另一边跑过去,看外面,看到三四辆高档车子,别克,卡迪拉克,还有奔驰开了进来。那个领头的人立即跑过去招呼开门。来的是什么人?车子和房子突起的玄关挡住视线,刘廷看不到。只听到几个人脚步声响起,向玄关这边走过来。

    来了!马上就能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找自己又要做什么!刘廷有些紧张,立即回头看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厨房。他们看到了也好解释,就是这几天要翻新厨房,收拾一下。他们不会起疑。刚才拽出箱子的最后的橱柜,刘廷记得下面有排水管线,那里不可能挖坑。换句话说,也许厨房下面,根本没有什么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