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在吵什么

    更新时间:2016-09-26 13:52:28本章字数:3012字

    刘廷突然想到,也可能自己,根本没有什么梦游的习惯。梦游症应该从小时候就有,自己要真有这个毛病,家里父母也会完全对自己保密吗?自己在军队的时候,军队那帮总想找别人麻烦的人也会对自己保密吗?对!这种可能性很小!

    刘廷分析到这里,立即感到自己心里安稳下来。什么另一个自己,梦游,自己应该没有问题!

    那赵梓乔的日记是怎么回事?笔迹不可能造假!那绝对是赵梓乔亲笔写的!自己认得!赵梓乔写字时候,所有的点都要写的很长,她说这样有美感。这是她的标记。那篇日记上的字,都有这个特征。

    对了,也许有一种可能性,赵梓乔是失踪了几日后,才被人发现的尸体。那就意味着……也许赵梓乔不是立即死亡,她在死亡前,可能被凶手逼迫,写下的这些!

    凶手为什么要让自己以为自己有梦游症?有隐藏的秘密?他的目的是什么?!刘廷这时候已经走到厨房外面的餐厅中央。屋子大门被人推开了,一个人快步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几个人,有穿着军装的,有穿着中山装带着礼帽的,刘廷一看到他们,吃了一惊。

    这几个人,都是政府或军界的高层。他们抓自己干什么?!为首的一个人刘廷认得,是天津市议会议长,其他人都跟着他,议长走进来,一边摘白手套,一边转头看到了刘廷,刘廷家族平时和他有些私交。议长立即转身向刘廷这边走过来,走到刘廷那里,问道:“世侄,你在干什么?”

    刘廷没有回答他们问题,反倒反问道:“你们为什么找我?”

    议长不耐烦的回头扫了一眼,不知扫的是谁,眼神中带着不满,然后又向厨房中看了一眼,也没再发问,只是说:“你这里最大的一间屋子是哪?”

    刘廷指向斜对面书房,说:“那里。”

    议长点了点头,转头当先走了过去,然后对身后人吩咐说:“你们都别打扰刘世侄,我们几个先开会。”然后又看刘廷道,“之后再和你说。”

    刘廷有些茫然的点头。那些人进了书房,刘廷发现,那些人最后一个人一直盯着自己看,那个人,是谭光凯的父亲,屋子内跟随他们穿着军装和黑色呢子大衣便装的保安特务在屋子里各处都站好,外面也有巡逻的人,比刚才多好多,外面路上车边也都有有人保安特务。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走回到厨房门口,看了看里面,准备关门,刚刚关上一半的时候,刘廷突然愣住了,心脏猛地狂跳起来,刘廷看到自己刚才最后拖出来的那个大箱子,箱子在地上,拖出来一条鲜红的血迹!

    刘廷立即紧张起来,哪里来的血迹?!那一瞬间,刘廷突然想到,要是自己刚才的分析并不靠谱,自己真的有梦游症,真的有另一个自己,真的另一个自己有行凶的可能,这个血迹,就是另一个自己留下的怎么办!?刘廷问自己对自己是不是有信心,发现自己对自己没有把握。

    现在怎么办?立即一个念头在刘廷脑子中出现!不能让人发现,自己先搞清楚情况再说。去看一看。刘廷想到这里,立即迈步就要向屋子里走去,脚刚离开地面,突然刘廷又吓出一身冷汗!自己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同时耳朵听到有人在自己身后说道:“刘先生!”

    坏了……刘廷浑身猛地一颤,冷汗立即流出来,连忙回头,看到是一个保安特务站在自己身后,帽檐压得很低,头微微向下,眼睛向斜上方,下面露出眼白,那种这帮人特有的审问时给犯人施加压力的阴森森的眼神看着自己。

    刘廷回头,看着对方,对方看着刘廷,慢慢把手伸起来,刘廷心脏狂跳,不知对方到底要干什么,看到对方手终于拿起来,手里面拿着一根香烟,仍然用审视的眼神看着刘廷,慢慢问道:“刘先生,有火吗?方便借一下谢谢。”

    刘廷听到对方说话时,心脏又猛跳一下,对方只是借火。镇定。刘廷手伸进自己裤子口袋里,将打火机拿出来,打着了,对方把烟卷叼住,脸凑过来,嘴里带着恶心的烟臭味就着火点燃了香烟,然后烟就叼在嘴里,用自己觉得潇洒的姿势眯着眼睛又看了看刘廷。他看出刘廷刚才的表情有些不对,心里想了想,现在大佬们都在屋子里,自己还是别多事,多说多问就算真发现问题,未必有好果子吃。想到这里,那个人对刘廷点了点头,冷笑了一下,回头看到旁边有一把椅子,拽过来,面朝厨房门口,坐了下来。继续抽烟。

    刘廷站在原地,看着对方一直眯着眼睛一口一口抽烟,自己脑子飞速运转,从他的方向看厨房,看不到箱子的位置。刘廷又看其他人,屋内对面角落还站着两个人,一人把守着窗子,看不到这边,另一个人看着楼梯口。

    这个借火的人不离开,自己就一直处于危险之中。镇定,会解决问题的。那个人仍然一边抽烟,一边眼睛眯着紧盯着刘廷,一种一切都在自己控制中的那种眼神。刘廷也看着那个人,眼神不回避,现在要控制住他,只要他看不到厨房内,暂时还安全,刘廷走到他旁边,也拉过来一把椅子,坐下。坐的位置更靠近厨房入口一点。再转头看那个人,那个人看刘廷并不示弱,脸上露出有些不耐烦的表情,将脸转开了。

    对方的腿一直在抖,身子几乎抽两口烟就要变一个姿势,他应该坐不住。抽完这颗烟,他应该会起身离开,自己遮挡着厨房入口方向,人都有避免和不熟或有敌意的人保持距离避免接触的下意识行为。他起身后,应该不会选择从自己面前靠近自己经过,去厨房方向,而会选择相反的方向和自己保持距离,到时候自己就会有机会,再处理厨房的问题。

    书房那边传来激烈的争吵声,声音被房门隔离后传出来,发闷的厉害,听不清楚具体的内容,但争吵声音越来越高。这帮人到底在搞什么!?那个人回头看了一眼书房方向,把烟头扔到地上,立即发现地上铺的是真丝羊毛地毯,地毯冒出淡淡的青烟。那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用脚踩在烟头上,来回抿了几下。

    刘廷看着对方行为,心中更加安定下来,对方祸害了地毯,会对刘廷有愧疚回避接触的心理,起身后,更可能选择相反的方向。这时候那个人站了起来,刘廷尽量装作自然的回头看他,那个人也看着刘廷,突然冷笑了一下,然后迈步,向厨房方向走了过来。

    那个人已经看出来,厨房那里,应该有问题!

    刘廷立即冷汗流出来,这种时候,自己要赶快想办法,否则自己刚刚拖出的箱子,自己告诉他们自己不知道箱子下面的血迹,他们不可能相信!而且那个血迹是怎么来的,是不是自己干的,刘廷都毫无把握。

    那个人走到刘廷身边,故意紧贴着刘廷身子走过去,这是一种挑衅。那个人走过去,刘廷立即回头,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借口阻止对方!

    那个人走到了厨房门口!又回头看了刘廷一眼,然后走了进去,脑袋朝向箱子相反的方向看地上的东西,然后脑袋慢慢向右转,皱着眉头。马上就要看到那个箱子了。

    刘廷手拳头握紧,没有办法阻止,那就自己也走进去,至少在对方发现血迹的时候,自己有机会同时看到血迹是什么,然后再想办法应对!

    刘廷想到这里,立即起身!却立即听到自己身后书房门打开了!打开的同时,里面还有一个人说话最后几个字立即清晰的传过来:“刘廷有问题!”但那个人说到这里,看到门开了,立即停止说话,里面一直传进来的激烈争吵声停止了。屋内安静下来。

    刘廷回头看,看到议长站在门口,门是他打开的。议长向外看,满脸不耐烦表情,皱纹堆积起来,喊道:“人呢?!”

    立即刘廷身后那个人答应了一声!刘廷心脏一紧,回头看,看到刚才进到厨房的那个保安特务从厨房里急急忙忙跑了出来,他看到地上的血迹了吗?

    屋子里只有脚步声响起来,议长提高声音对那个保安特务喊道:“干什么去了你!?到厨房干什么去了?!”

    刘廷立即紧张起来,他会怎么说!?

    看到那个保安特务跑到议长面前,立即回头,看了刘廷一眼,然后指着厨房说道:“议长,我到厨房是,是想洗洗脸。”

    刘廷感到自己紧张的感觉没有消退,议长用极不信任的眼神阴森森盯着那个保安特务,沉默了一阵,终于说道:“你去车里,把新到的那盒古巴雪茄给我拿来。然后给我老老实实呆在门口,不准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