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戏虐表情

    更新时间:2016-09-27 05:52:42本章字数:3134字

    对方立即答应了,转身向外跑去。机会来了!等议长进屋子里,自己立即就去厨房!

    这时候刘廷突然看到议长眼光在盯着自己,刘廷感到对方眼神中的压迫感,犹豫了一下,突然看到对方换了一副表情,换了勉强挤出来的笑脸,脸上阴气丝毫没有减少,然后说道:“世侄,你进书房来,我们有事情问你。”

    刘廷心中一动,犹豫了一下,控制着自己回头再看一眼身后厨房的冲动,尽量装作镇定一些,咽了一口唾沫,答应一声,走了过去。

    议长一直等在门口,等刘廷走到自己身边,让刘廷先走进屋子,然后在后面亲切的拍住刘廷肩膀,另一只手将门关上。

    屋内烟气缭绕,议长简单的给刘廷介绍了一下里面的人,一共八个人,除了议长和谭光凯的父亲以外,另外六个人刘廷见过四个,一个穿军装军统的,两个穿着黑色真丝马褂戴着眼镜的是政府高官,还有三个都穿着中山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是天津市议会的议员。

    所有人都盯着刘廷,有人面无表情,有人脸色阴沉,有人冷笑。议长道:“这个是刘廷,刘家最有出息的一个,可能也是我们天津未来的政界希望之星。”

    谭光凯身旁的人立即冷笑了一下,故意狠狠讥讽的咳了一声。议长立即脸上神色不好看起来。皱眉头看了那人一眼,那人也毫不示弱回望他。议长脸轻轻抽搐了几下,指着那人道:“我现在还坐在议长的位置上!你也别以为我怕了你!”

    立即有另一个人站起身子立即去拉议长,同时打和事老口吻说道:“议长息怒……议长息怒。”然后也对那个人摆手道,“大家现在还必须坐在一条船上,下个月改选,谁倒了都麻烦不是。不要吵……不要吵。”

    议长脸色阵红阵白,那个攻击议长的人立即起身高声喊道:“给面子?!要不是姓刘这小子把事情闹得这么大!我们用得着躲到这破地方商量这些破事!”

    议长立即冷哼一声道:“你怪刘世侄?!你看看你旁边老谭!他那个宝贝儿子当个巡捕房队长,屁大点官,为那个尹家的姑娘争风吃醋,下面人也管不住!消息怎么传到报社的!不都是他们巡捕房传出来的吗!老谭!要我看,这个责任就在你身上!”

    谭光凯父亲猛地站起来!道:“你骂我儿子!尹家那个老东西油盐不进!我要我儿子的婚事怎样?!我儿子娶了她家姑娘,你们没好处!?下回议会上,至少能少几个人和我们唱反调!尹家那个姑娘我喜欢吗?!啊?我儿子大好的前途,什么姑娘找不到!?那个尹妍希,瞎了眼!就他妈盯着你议长热捧的这个刘廷!还他妈刘世侄,算什么东西?!刘家势力是大,但现在天津不是国民党的天下!是法国人!日本人!国民政府都参一脚!刘家……少他妈拿刘家压我!”

    议长立即冷脸说:“你说的硬气!你要是这么牛,那就现在立即从我们这八个人的小联盟里滚蛋!然后让你儿子和尹家也断了亲事!你自己自成一派!我到时候看看你有多大能量!能就凭着你天津警察系统第一华人高官的身份,把我们几个都给弄倒!”

    谭光凯父亲脸色更加不好看起来,铁青着脸死盯着刘廷,突然冷笑道:“眼前这个鬼市人头案,我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不但不躲,还要往身上拉。我也不和你废话,你要这个刘廷到这里,是专门给我添恶心的吗?!”

    议长沉默了一会,转头看了刘廷一眼,其他人也都立即把目光盯到刘廷身上,议长道:“刘廷,鬼市人头案,到底是怎么回事?谭家那个谭光凯是个倔驴,连他爸都不管了,就陪在尹家那边,你把你知道的情况,不要隐瞒,一五一十都给我说一下。”

    刘廷听着他们说话,心中渐渐疑惑起来。这些天津市当权的大人物,怎么关心起这么一个案子来了?只是因为牵扯到谭光凯,自己,还有尹妍希,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麻烦?

    刘廷犹豫一下,谭光凯父亲立即不满的说道:“我告诉你们,我儿子和我说了,这个刘廷,本身就是危险人物!他老婆的死,还有这回这戏班子里这个女人的死,恐怕弄不好,他就是凶手!”

    议长刚想说话,立即刘廷另一边穿着军装,大概五十多岁,军装上有军统标识的人,突然站了起来指着谭光凯父亲就喊道:“老谭!你这话传出去!是要给我们树敌吗!?”

    “我树什么敌?!”

    “不是你就闭嘴!”

    谭光凯父亲猛地站了起来,指着那人道:“全他妈因为你!你倒回头来指责我了!”

    那个刚想说话,突然外面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

    谭光凯父亲和军统那个人满脸怒容,但都停了下来,议长两边都阴森森眯着三角眼看了看,冷哼了一声,略微侧头,不耐烦的问道:“谁?!”

    门外的人听到询问,门把手突然带着吱呀声扭动了一下,然后慢慢被推开一条缝隙,一个人侧身走了进来,满脸讨好和不安表情,是刚才那个发现厨房似乎有问题的保安特务。

    那人进来后,满脸堆笑把手里的雪茄和烟具双手拿给议长。然后又笑着倒退到门口,转身出去。

    出去前,那人眼镜迅速扫了一眼刘廷,眼神中带着戏虐的那种表情。这个保安特务,出去后,可能立即就会去厨房,看那血迹!刘廷却没有办法阻止!

    刘廷现在搞不清楚这些人为什么会为鬼市人头案这么激动互相攻击,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事情牵扯到他们,这里的水有多深,有多浑?!也搞不清楚厨房到底是什么,也搞不清楚尹妍希现在伤势,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有梦游症,赵梓乔的日记,自己有没有问题,也搞不清楚鬼脸人和老板到底在哪?

    所有事情都不确定的情况下,事情会向那边发展?会不会自己最终会把自己挖坑摔死!那个人房门渐渐关上了。刘廷有一种极为不祥的预感,自己和这些城府极深的老东西还没说完话,那边那个保安特务就会发现厨房里,会对自己不利的什么东西!一切都不确定的时候,最坏最让人担心的事情总会成为最后的答案!刘廷咽了一口唾沫。回头看着这些笼罩在烟气中的人,听着门外迅速走开的那个保安特务的脚步声。刘廷感觉自己好像正漂浮在深海里,上面黑压压的海水完全看不到海面,只能看到一片漆黑。下面深不见底的海水同样看不到海底,也只能看到一片漆黑,前面是一片漆黑,后面是一片漆黑,自己马上就要氧气不够用,就要窒息,胸口沉重的水压压着,自己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这时候突然海底,隐隐约约一个无比巨大的怪物黑色的身形,慢慢在漆黑一片的海中,露出轮廓,然后自己看到那个怪物,突然转向自己,张开大口,向自己游了过来。

    刘廷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议长和其他那几个大佬看到了,以为刘廷是因为这里的气氛感到紧张,他们每个人都是善于让身旁人感到压迫感的高手,压迫就是权力,没人对刘廷反应感到奇怪。议长又拍了刘廷一下后肩,表示对刘廷的亲热,表明立场,然后说道:“你先把这几天你经历的事情和我们说一下。”

    刘廷厌了一口唾沫,然后简略的从自己在大前天晚上在自家信箱里看到那张纸条开始说起。去鬼市,碰到尹妍希,找到人头和尸体,寻找尸体穿的衣服碰到张志全,戏园子后仓库里发生的事情,尹妍希被袭击,张志全被抓,老板失踪。然后是在医院的事情,刘廷看到谭光凯父亲也在这里,犹豫了一下,觉得赵梓乔日记里提到自己有梦游症的事情瞒不住,就也说出来了。

    大佬们听完刘廷讲述,每个人立场不同,脸上表情也不同,听完刘廷讲述后,几个人互相看着,都不说话,然后刘廷发现他们都转头看向那个军统的人。军统的人脸上皱纹都堆积起来,低头狠命抽着议长给他的古巴雪茄。

    刘廷咽了一口唾沫,议长看了看众人反应,又拍了一下刘廷肩膀,对刘廷说:“世侄,我们还有事情要商量,你到外面再等一阵。”

    刘廷点了点头,议长陪他到门口,开门,两人走到门外一点,刘廷立即看到那个保安特务在门口旁边盯着自己。议长对刘廷和保安特务互相之间的对峙没有察觉,却回身将身后的大门关上了一点,然后小声说道:“世侄,你说得有点多。”

    刘廷闻言眼角立即跳了一下,这话是什么意思?!议长深吸了一口气道:“没事,没事。”然后议长又拍了拍刘廷肩膀,转身进去了。

    大门在刘廷身后传来门轴吱呀声慢慢合上,最后轰隆一声关上。前厅里一片安静,那个保安特务仍然看着刘廷。刘廷看着对方阴沉不定的表情,吃不准他是不是已经看过厨房。两人对视了一阵,突然却转头对对面站在窗口的人说道:“屋子里好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