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合适人选

    更新时间:2016-09-29 05:54:09本章字数:3089字

    议长和王振森都吃了一惊,刘廷很自然的把旁边墙壁上一块抹布拿了起来擦手,低头看,抹布上有一条血印。刘廷把抹布又挂回去。议长已经站到刘廷面前,说道:“世侄,不要让我和你王叔叔失望。你跟我来。”

    刘廷露出疑惑表情,跟着议长和王振森出了厨房,回到了书房。议长拿出那盒雪茄,刘廷和他们两个都点上后,议长对王振森使了一个眼色,王振森眉头深锁,慢慢说道:“那个戏院老板,还有陈莉莉,和我有关系。”

    刘廷眼睛立即睁圆了,看着王振森。王振森看到刘廷反应,表情更加不耐烦,眉头皱的更深,慢慢说道:“我有时候会去那个戏院看戏,看中了那个陈莉莉。老板看出了我的心思,就给我们两个安排了两次私下见面……不过陈莉莉似乎不太愿意,我也没强迫,就算了。”

    王振森说到这里,狠狠抽了一口雪茄,脸上愤怒少了一点,反倒是有些哀伤流露出来,继续说道:“大概一个礼拜前,陈莉莉给我打电话,说要再见我一次。我是女人见得多了,很少被拒绝,她让我印象很深,老男人碰到年轻漂亮的,就好像老房子着火,我心一软,就答应了。老板给我们行了方便,陈莉莉见到我就问我,能不能把她收房。然后说了她在戏园子里那些破事,被人打之类的。然后说要是想要她,可以,必须明媒正娶,她要1万大洋,做几姨太无所谓。然后我是仗义劲上来了,看不得女人受苦,立即答应了。”

    王振森又抽了一口雪茄,继续说道:“之后我和老板商定,这事情还是不要声张,因为议会马上要改选,外面很多人喊要西化,一夫一妻,收小老婆传出去不是太好听。老板和我商量,我在外面有一个宅院,让她悄悄离开戏园子,防止她那个相好的防备,然后就在那个宅院里安置陈莉莉。”

    这些事情都对上了,刘廷看着王振森,没有说话。王振森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她出事那天上午,自己到了我那个宅院里,我晚上去见了她,和她圆了房,一切都很好,那女人不错。”王振森说女人不错时,眉毛挑了一下,“我把银票给了她,她收好了。第二天晚上我又去找的她,在那过的夜。然后第三天晚上我再去找她,她失踪了。我派人到处悄悄找了一圈,哪都没有。又过了一天,昨天早上我看到号外,才知道她被人杀了。”

    王振森说到这里,眼眶竟然红了,把圆框眼镜摘了下来,擦了擦眼眶,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议长在一旁拍了拍王振森肩膀,然后转头对刘廷说道:“其实一个女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王叔也是性情中人,几夜夫妻就忘不掉了。”

    刘廷点头。议长又说道:“关键是,这个陈莉莉,给我们带来了大麻烦。”

    “什么麻烦?”

    王振森突然说道:“管陈莉莉住的那个宅院,那个管家,去他妈报案去了!报到了谭光凯那里。谭光凯父亲刚才和我们吵架你见到了。我们本来是一个小圈子,但谭光凯父亲知道这件事情后,立即要挟我和议长,他要做这个圈子的头,做下一届议长。否则就要把这件事情曝光。”

    议长在一旁道:“我安抚他,许给他市预算委员会的主席位置,他不干。我们刚才和他达成了协议。”

    “他指责我,说陈莉莉是我杀的。”

    刘廷犹豫了一下,问道:“什么协议?”

    “那就是彻查案子,和我有关,议长就下台,他做议长,和我没有关系,他就只做预算委员会的主席,不再要更多好处。”

    议长在一旁说道:“这个老谭,旱涝保收。”

    “那你找我做什么?”

    王振森冷笑了一下说道:“案子是他儿子在查,你说谭光凯那小子,在这里面做手脚,给他老子找好处怎么办?我们必须找个自己能信任的人,和他们竞争。”

    议长道:“我和你王叔商量过了,你了解案情,和谭光凯又是死敌,做着私家侦探,最重要的是你家族背景厚,不用怕他们,是做这个事情最合适的人选。”

    刘廷眼角一跳。王振森又说道:“你这两天和谭光凯接触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那小子不太把你放在眼里,因为你没有官家的身份。你要能给我做好这个事情,必须要比谭光凯权力更大。”王振森说到这里,回头看了一眼议长,议长向他微微点了点头。王振森回头再看刘廷,说道,“我们军统在天津,早就想在地方治安这块安排自己人,牵制巡捕房权力,这次,我把机会给你。”

    刘廷疑惑的看着王振森,问道:“什么机会?”

    “我是天津处处长,我给你单独设一个副处长职位,专管天津地方大案。第一个案子,你就从这个鬼市人头案开始!军统内部资源,你需要什么随意调配,我给你最高的权限,务必要给我,压住巡捕房谭光凯那一边!这个职位在国军内,相当于中校职位,你同龄人当中,你的官,应该也能排到数一数二的大。怎么样?你满意吗?”

    刘廷听完王振森说话,愣住了,想了想问道:“谢谢王叔,可是你们刚才不也听到了,我现在是他们重点怀疑对象,你让我查案,我要是……”

    刘廷刚说到这里,立即被议长打断道:“刘世侄,你还是老实。这种不利于自己的问题也问。”

    王振森也立即说道:“我问你,就算是你杀的陈莉莉又能怎样?!”

    刘廷听到这里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王振森和议长看到刘廷反应,同时笑了起来,王振森笑了几下说道:“谁杀的人,我们不在乎。你要是最后查到是你做的,什么真梦游什么的,那好办,你自己想办法摆平!不要告诉我们就行了。要做大事,谁手上没几条人命。这不是坏事。”

    “但是……”

    议长:“政治不看真相,只看屁股,屁股坐在什么位置上!需要真相什么样!我们就安排真相变成什么样!”

    王振森也立即大声说道:“我让你当这个位置,就是要一直重用你!你有我这个资源,你的那个什么前妻惨死的案子,你才有势力能查明白。至于这个陈莉莉的案子,你只要证明和我没关系就行了!凶手是谁都行!你随便安排!你现在地位比谭光凯那小子高,那个什么尹家的姑娘,不是喜欢你吗?他爹为什么反对,你真以为是因为你以前老婆是他养女?他就是嫌你不上进,没地位!现在有了这个身份,那个姓尹的老东西见了你,也得乖乖的!尹家那个姑娘,你想娶,这回谁也拦不住!”

    刘廷看着议长和王振森,沉默下来。这两只老狐狸!王振森看着刘廷,慢慢站起了身子,说道:“刘世侄,刚才我和陈莉莉的关系我也都对你说了,这里面最关键的是那个戏班老板。巡捕房那边我有眼线,那个老板现在到处都找不到,我再问你一遍,那个老板,你到底知不知道在哪?!”

    刘廷摇头。王振森看着刘廷,又问道:“那为什么信里提到你?”

    “可能那封信只是凶手为了扰乱查案视线编出来的。可能老板不是凶手,但凶手想要让他做替罪羊,也可能是我还有什么线索没找到。”

    王振森沉默了一阵,说道:“我说过了,我最关心的,是把我自己的嫌疑给摘出去。老板就是我最好的证人。我不管他逃到什么地方去了,也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反正你要给我尽快找到他!懂了吗?!”

    刘廷想要说自己并不想加入军统,对王振森现在就开始对刘廷颐指气使也极不痛快。但军统资源对自己查清现在一切谜团的诱惑,刘廷没有说话。

    王振森感觉到刘廷情绪,心中一阵不痛快,但现在也找不到更合适人选。王振森回头看了议长一眼,又对刘廷说道:“还有替我看院子的那个管事的,现在据说还在巡捕房里,你也尽快替我找到,问明白他,陈莉莉是怎么从院子里离开的!还有他为什么要去报案!是不是谭光凯的人在里面做了手脚!?明白了吗!?”

    刘廷点了一下头。王振森点头,然后问刘廷家里电话在哪?刘廷指写字台的桌子。王振森起身去拿起电话,摇了几下,说道:“接军统天津行动处办公室。”又过了一阵,王振森继续说道,“我是王振森,刘廷做副处长的任命已经下了,给他指派的人手在哪?……好。”然后把电话挂了,回身拿自己的军帽,双手前后握住军帽带正,对刘廷说:“我派了五个便衣特务跟着你,还有装备,武器,证件,两辆车供你调配,这五个人领头的队长叫王志,是我的侄子,有事情你交代给他办,不用客气。需要什么东西随时给我开口。他们人已经在你家门外。你立即就出发去找老板和我那个管家去吧,每日给我早中晚汇报进度。听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