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报应不爽

    更新时间:2016-09-30 05:54:55本章字数:3047字

    刘廷听到他们人已经在外面,才明白过来对自己的安排,他们已经早就考虑成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是。长官。”

    王振森听了刘廷回答,微微露出笑脸点了点头。议长这时候也起身穿戴,同时说道:“管我叫老板,不要叫长官。我们是特务行动组织,还是要便宜行事。”

    “是,老板。”

    议长将围脖围好,走过来拍了拍刘廷肩膀,鼓励了一句,就和王振森离开。刘廷一直送到门外,车子开走。刘廷看到门外停了两辆卡迪拉克,里面的人一看到刘廷,立即都下了车子,皮鞋铮亮,呢子大衣,带着圆边呢子帽子。其中领头的一个人立即跑了过来,脸上带着点横肉和凶相,和王振森有一点连相,也是三角小眼。刘廷就明白过来,这个人,就是王振森安排在自己身边,监控着自己的侄子,王志。

    王志打招呼,刘廷想了想,对王志说:“不用客气,你叔叔既然让我们配合,我们就好好查案。”

    王志略微点了点头,说道:“那是自然,刘处长,时间紧迫。我们应该立即去警局要人,封锁剧院找老板,还有我叔叔外宅那边还有几个下人,我们也应该立即审审。”

    刘廷立即心里一沉。王志显然不服自己,替自己安排方向。刘廷好像又回到军队那时候,要面对内部复杂人事关系。王志需要适当的时候教训一下。但现在……刘廷脑子急转,想了想说道:“好,这三个地方你都给我弄好。你亲自去巡捕房和谭光凯他们打交道,不要和巡捕房的人发生冲突。”

    “好,那你呢?”

    “我有别事情的,你去吧。”

    王志没想到刘廷这么回答他问题,愣了一下,刘廷立即提高声音道:“怎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王志眨了眨眼睛,满脸不满,刚想说话,刘廷却突然笑着拍了拍王志肩膀道:“半个小时后,我会给巡捕房打电话,等你回报。”

    然后刘廷也不等对方再说话,径直回了屋子里,把门关上。关上门后,立即从窗口看外面王志动静,看到王志满脸凶相看着门口方向,然后动了动嘴,恶狠狠突然吐出一口粘痰在地上,嘴里说了一句话,看嘴型应该是:“他妈的。”转身对身后四个人做了个手势道:“走!”

    刘廷一直等他们车子走远,立即跑回到厨房,收拾那个箱子和人头,将人头拿出来,四下找地方,最后刘廷将人头放到箱子里,将箱子拽到三楼阁楼杂物间。然后立即满头大汗回到厨房用抹布彻底清洗血迹。

    擦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家里电话响了。刘廷犹豫一下,起身去接,对方是王志:“老板,我们在巡捕房,我们的兄弟和巡捕房的人打起来了。我搞不定了,你快来处理一下。”

    刘廷听着电话,想了想,说道:“谭光凯呢?”

    “就在我对面。”

    刘廷沉默了一阵,说道:“好。”然后挂了电话。

    刘廷仔细又收拾了家里收拾了半个小时,厨房表面再看不到一丝血迹,然后才开自己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开的林肯轿车去向巡捕房。

    到了巡捕房,刘廷下车径直进了里面,立即有值班巡捕看到了向里面汇报,然后又出来,请刘廷进去,一直引到了谭光凯所在的办公室。一打开门,屋子里烟雾缭绕,谭光凯屁股靠在自己办公桌上,抽着烟。旁边坐着一个巡捕,脸上青了一块。王志和其他几个人坐在对面沙发上,姿势东倒西歪,其中一个特务眼眶乌青,也在抽烟。刘廷进来,两边的人都没有起身,只是都眯着烟熏睁不开的眼睛一起看刘廷。

    刘廷转头问王志怎么回事?王志说他们扣着人,不肯交出来,态度也不好,打起来了。刘廷看谭光凯,然后说你们都出去,我和谭队长单独说几句话。王志他们满脸挑衅的眼神,故意把烟头都扔到地上,转身出去了。谭光凯也让自己手下的巡捕出去。刘廷立即问:“尹妍希怎么样了?”

    谭光凯犹豫了一下,道:“醒了,伯父伯母还在医院陪着。”

    刘廷吃了一惊,以为谭光凯会敌对的样子回避这个问题,没想到他竟然回答了。谭光凯应该是忌惮自己军统背景。刘廷心中一阵痛快,说道:“我稍晚点,就去看他。”

    谭光凯皱着眉头,听到刘廷这句挑衅的话没有说话。刘廷又道:“我上司外宅的管家在你这?”

    “他出去可能有生命危险,我们要保证他的安全。”

    “你这理由说不过去,我把他带走,他要是在我们手里有个三长两短,正好证明我上司王处长心中有鬼要杀人灭口。所以我们必须要保证他安全。你交人吧。我给王处长也有个交代。”

    “……”

    “要不然你给你家老爷子打个电话,问问他意思。”

    “……”

    “你不说话不表态,拖着是不行的。”

    谭光凯心里窝火,军统的人不好得罪,父亲也未必支持他为了个管家就和对方闹僵,但自己咽不下这口气。自己刚才已经软弱告诉了刘廷尹妍希没事,这个混蛋转头就告诉自己这回他要大摇大摆去探望尹妍希!

    谭光凯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刘处长,我们一人退一步。”

    “什么意思?”

    “我让你审这个人,但必须在我这。”

    “我非要带走呢?”

    “那你也说了,我拦不住,那我就给你们交人,但这种重要证人我们需要做交接手续,要请示上级。手续需要大概……三五天就能办好。”

    刘廷和谭光凯互相看着,刘廷道:“他人在哪?”

    五分钟后,刘廷没有告诉还傻等在外面的王志他们几个自己已经和谭光凯谈成了条件,单独进了巡捕房审讯室,审讯那个管家。审讯的结果,让刘廷心中更加疑惑。

    管家五十多岁,很瘦,带着圆框眼镜,穿着长褂子衣服。刘廷表明了自己身份,没有说现在自己给军统干活。刘廷担心他知道自己是王振森的人,会防备不说实话:“你给王振森做工多久了?”

    “辛亥革命那年我做了王振森父亲的幕僚,老老爷去世后,王振森不喜欢我迂腐,不让我继续做幕僚,给我管理外宅养老。”

    “对王家有感情吗?对王振森?”

    管家迟疑了一下,点头道:“有……”

    “那你为什么要到巡捕房报案?”

    管家看着刘廷,眨了眨眼睛,想了想才慢慢道:“……你作为他的手下,是为了他洗清嫌疑的是吗?”

    刘廷听到他说话,愣住了。管家看着刘廷,嘴角动了一下,继续说道:“巡捕房的人告诉我了,你是军统的人。让我和你说话小心点。否则军统不会放过我。不过……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活命,为了伸冤……不说出这些事情,我担心军统放过我,我也活不了多久……”

    刘廷眉头皱了一下,说道:“你是指说对王振森不利的话,是巡捕房告诉你,要想活命,就要帮他们对付军统?”

    管家摇了摇头,刘廷刚想再问,管家突然说:“你有纸吗?还有笔。”

    刘廷愣了一下,想问他想写什么,但没有说话,而是起身开门,立即看到一个巡捕房的人就站在门口正在听他们讲话。刘廷看着那个巡捕房的人,巡捕房的人有些尴尬,刘廷道:“麻烦你,给我找纸笔。”

    管家立即对外面也说道:“要毛笔。”

    巡捕房的人犹豫了一下,立即转身向远处跑去。刘廷回来重新关上门,说:“你要写什么,是不是也写给巡捕房的人看了?”

    “巡捕房的人?我到这报案后,他们问了我的身份,就一直扣着我,那个姓谭的队长简单询问了几句话后,我也向他要纸笔,但他出去后,没有回来再问我话,我就这么一直扣在这,我要说案情,他们说稍晚点和我谈。我要出去,他们说要保证我安全。直到你出现。”

    刘廷看着管家,有些吃惊。管家道:“我是清朝进士,读了不少官场历史。我要没猜错,他们怕我不是来检举我家老爷,扣着我,要挟我家老爷效果最好。我不说,怎么猜测都不算错,我说了,可能我就没用了。”

    刘廷看着管家,心中立即觉得这个管家不简单。这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开门,那个巡捕把纸笔放到了桌子上,管家用高倍让自己眼睛显得变形的眼镜看了那个巡捕一眼,说道:“你要偷听,欢迎欢迎。”

    巡捕脸色有些尴尬,看了一眼刘廷,退出去,关门。外面没有传出脚步声,巡捕没有离开。管家慢慢的展开宣纸,开始磨墨,带着那种老派先生舒缓的感觉,一只手扶着另一只胳膊,慢慢转圈,突然问刘廷道:“你相信鬼神吗?”

    刘廷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意思?”

    “我信,因果报应不爽,人生前受了冤屈,没人替她伸冤报仇,她就要化成鬼魂,自己在人世间,找回对自己的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