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脸给烧了

    更新时间:2016-10-01 05:55:35本章字数:3150字

    刘廷一边听管家说着,一边看到他毛笔放到纸上后,突然满脸精气神十足,脸红的发胀,嘴微微颤抖,向一旁歪斜着,几笔画出了一面墙壁,墙上开着一个窗子,然后在窗子上几笔就画出了一个人脸出来。刘廷立即问道:“这个人脸是谁?”

    管家没有说话,又用笔攒了攒墨,开始在人脸上不停地写字,刘廷一看到那些字,立即感到一股热血冲上了头顶,那些字,都是“冤”字。管家画的,是那个鬼面人!

    “你见过她?”

    管家听到刘廷提问,慢慢转头过来,看着刘廷,刘廷看到他脸胀得更红,嘴歪的更加厉害。管家点了点头,道:“陈莉莉,陈莉莉到这里来,要我替她,还一个公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

    “陈莉莉被人发现脑袋被割下来,死在河边那天晚上。前半夜我心思不宁,怎么也睡不下,外面当夜下了大雾,我听到外面有女人哭声。然后我就看到她站在当院中,大雾弥漫中,她穿着那个号外上一样的西洋裙子,脸看不清楚。我问她是谁,她告诉我,她是在这走丢了的陈莉莉。她不是故意离开这里,而是被人给杀死了。我大吃一惊,问她是谁?她说她是陈莉莉的冤屈魂魄,到这里来,是要我给她伸冤。然后她往前走了几步,让我看她的脸,我就看到,看到这张画里的脸。”

    “被烧焦了,脸上全都是冤字的脸?”

    管家低头看了一眼那张纸,突然声音更加颤抖着慢慢说道:“这张脸,我曾经见过。”

    “见过?什么时候这个陈莉莉的冤魂还出现过?!”

    “姨奶奶到外宅的第二日。”

    “第二日?”

    “对。”

    “那怎么可能,那时候,陈莉莉不是还活着吗?”

    “姨奶奶到外宅后,住在里面正房,我在第二进院子的西厢房住,半夜我被姨奶奶的叫声给叫醒了。”

    “陈莉莉的叫声?”

    “她半夜做噩梦,使劲喊的声音,半夜院子安静,大半个院子的人,都被喊醒了。她喊了很长时间,声嘶力竭的,很吓人。当时老爷也在她房里,立即喊侍候丫鬟进来。忙活了很长时间她才再次睡下。第二天晚上我找当值的丫鬟问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当值的丫鬟说是新奶奶做噩梦了,她进去的时候看到姨奶奶脸都抽的变形了,就是不住的尖叫。满头大汗,说有人要害她,反复就说这一句。老爷和丫鬟两个人都拉不住,老爷上去抽了她一巴掌,她才还魂过来。然后在那哭。”

    刘廷立即想到王振森对自己说的是陈莉莉到了他宅子后,连续三晚他都到外宅那陪陈莉莉睡的,刘廷立即问道:“这是哪天晚上的事情?”

    “第二晚。”

    “第三晚你家老爷又来了吗?”

    管家摇了摇头,说:“没有。我记得第二天早上我陪着老爷出门上车的时候,老爷说晦气。然后就走了。”

    刘廷没有说话。管家这时候把那张画递到了刘廷面前,然后说:“第三天白天,内院有烧火的味道,我以为着火了,立即去各处看,看到有烟从内院升起,我去敲门,里面丫鬟说是姨奶奶烧的,没事。不让我进去。我总觉得姨奶奶有些不正常,晚饭的时候我问换班的丫鬟怎么回事,丫鬟吓哭了,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说姨太太在烧这东西。”

    “什么纸?”

    “就是我给你画的这张。”

    刘廷看到管家说完这句,又拿起了笔,在另一张宣纸上,开始画了起来,先画了一个方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刘廷问道:“你这又画什么?”

    管家脸上涨红的颜色渐渐褪下去了,嘴仍然歪着,似乎比刚才歪的更加厉害,一边继续画着,一边又说道:“你马上就会知道。”说话声音有些含糊,然后又说道,“丫鬟说姨奶奶画了好多张,这一张掉到了桌子下面,姨奶奶精神有些恍惚,也没捡起来。”

    “你家丫鬟胆子这么大?敢偷主子的东西?”

    “丫鬟是被吓坏了,给我看是想让我把她调到别的地方。离开姨奶奶。结果当天夜里,姨奶奶又出了事情,把我们都吓了个半死。”

    “什么事情?”

    管家仍然一边说话一边画着,在那个长方框里面,又左右各画了一个小方框。刘廷看着他画的东西,更加不明所以。

    “我手上没有可用的人,没同意丫鬟离开内院的请求,当天夜里,丫鬟颤颤兢兢不敢睡觉,半夜时候,丫鬟再次听到姨奶奶在屋子里做噩梦大喊。只是这一次她不再只是疯了一样尖叫,而是说了可怕的话出来。”

    “说了什么?”

    “丫鬟听到屋子里有动静,又害怕又好奇,就冒着胆子去听,结果听到姨奶奶在屋子里说的梦话是:‘我不怕你!你有本事,就把我脸给烧了!都刻上冤字!你来!你来!’”

    “把她的脸烧了,刻上字?!”

    管家似乎被这段回忆给吓到,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慢慢退去,深吸了一口气才点头道:“是……丫鬟立即想到白天的画,吓坏了,疯了一样跑出来找我,要让我听姨奶奶的梦话,证明她不是骗我。”

    管家说这段话的时候,继续在纸上又画了几个方框,刘廷突然看明白过来,说道:“你画的,是那个外宅房子的布局图?”

    管家嘴唇微颤,点了点头。刘廷发现管家额头开始出汗,脸色更加苍白。刘廷问道:“画这个干什么?”

    “丫鬟去找我的时候,花园那边水池回水口堵住了,我安排工人连夜修理,没在屋子里,丫鬟不知道,找到我住的房子拼命敲门,旁边屋子里住的一个厨房的伙计被惊醒了,问怎么回事,丫鬟连忙告诉他事情,伙计也是听得有些害怕,将信将疑,连忙和她去看姨奶奶那边,结果到了姨奶奶房间,发现动静已经没了。伙计就不相信丫鬟说的话,要回去,丫鬟再颤颤兢兢进了屋子,去看姨奶奶那边动静,结果伙计还没出院,就听到丫鬟疯了一样在屋子里尖叫!”

    “出了什么事!?丫鬟看到了什么?”

    “伙计听到声音立即跑回去,跑进了屋子,看到丫鬟就站在东厢床头,伙计跑到近前,发现……发现……”管家额头这时候开始渗出豆大的汗珠来。

    刘廷立即追问:“到底发现了什么?”

    管家用手捂了捂胸口,闭着眼睛忍耐了一会,大口喘气。

    刘廷立即问:“你没事吧?”

    “心有些不舒服。今天一天,在巡捕房,他们知道我心脏有点毛病,但这一天,一直给我关在一个窗子关不严有些冷的小屋里,也没给我吃东西。”

    刘廷听到管家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愣了一下,巡捕房故意这么折磨这老头,有什么好处?突然刘廷心里明白过来,老头如果在这死了,死无对证,老头说过什么,巡捕房可以故意避而不谈引而不发,王振森探不到这里面虚实!谭光凯的父亲才更好压住王振森,达到自己目的!

    刘廷立即起身,开门对外面巡捕命令道:“赶快给他弄点吃的来。”

    巡捕这一次,没有动弹。刘廷立即再对巡捕怒吼命令。管家深吸了几口气道:“我没事。你别费力,赶快听我把剩下的话说完。后面的事情,极为重要。”

    刘廷紧皱眉头,看巡捕。巡捕把目光转向一旁,不说话。刘廷无法,把门狠狠关上,然后重新坐下。管家说道:“他们不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而是发现,姨太太她,她不见了。”

    “不见了?!姨太太就是这么失踪的吗?”

    管家又在纸上画了几个屋子的位置,又画了花园样子,还有几颗大树,听到刘廷说话,慢慢摇了摇头,道:“当时是不见了,那伙计知道我在花园,立即来找我,我听了以为姨奶奶可能做噩梦吓醒后,上茅房之类的,立即带人去找,结果整个院子,里院外院,外宅工人伙计十几个人,里院外院翻了一个遍,到处全都找不到!这么大个活人就这么活生生没了!”

    “没了?”刘廷一听到这里,这才明白过来,这个管家画平面图,就是要说姨奶奶失踪的事情?!陈莉莉消失,管家一定是发现了和这个地图有关!要告诉自己什么重要的信息。

    管家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到处找不到,最后又回到内院,去问丫鬟发现姨奶奶失踪时候的具体情形,结果丫鬟刚要说话,突然内宅的门开了!姨奶奶站在门口,睡眼朦胧的,问我们什么事情这么吵!?这个大活人,又好生生出现了!我们都目瞪口呆。我当时立即回话,心里一动,撒了谎,也没法说实话,姨奶奶骂了几句,让我们半夜别折腾,就回去了。”

    管家说到这里,又开始画右下角花园,然后继续说道:“第二天晚上,姨奶奶后三更天的时候,丫鬟发现她又没了,这一次没有说什么梦话,就是突然就消失了。和前一夜一模一样,就这么凭空就消失了!到处谁也找不到!这一次,姨奶奶没有再出现,直到又过了四天,我刚才说的,前半夜的时候,我被惊醒,看到了站在花园里的,已经被烧焦了脸刻上字的姨奶奶,向我们喊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