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都不知道

    更新时间:2016-10-04 05:19:40本章字数:3068字

    到了三楼,刘廷立即看到谭光凯已经在走廊里,刘廷径直走过去,谭光凯眼睛盯着刘廷走近。刘廷走到病房门口,透过门上玻璃看里面,立即和里面坐在沙发上的尹妍希父亲互相看到了。

    刘廷紧张了一下,发现尹妍希父亲只是皱了皱眉头,把头转开不再看自己。刘廷知道自己新的身份起作用了,想了一想,要想彻底封死自己和尹妍希这段关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尹妍希父亲更讨厌自己,然后和自己曾经和尹妍希说的那样,担心女儿非要强行和自己在一起,无法劝阻,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即推进女儿和谭光凯的婚事。

    刘廷想到这里,心中一阵难受的感觉袭来,深吸了一口气,手按住门把手,扭动,病房门带着玻璃的颤动声打开了。尹妍希父亲立即抬头看刘廷,刘廷犹豫一下,走了进去。

    尹妍希父亲立即起身,脸红的发胀,但看了刘廷一眼,眉头皱的更紧,突然一甩手,向门外走去,刘廷立即站住,等他到自己面前训斥自己,或者把自己推出去。

    但尹妍希父亲走到刘廷身旁时,没有转头看刘廷,只是直接走了过去,然后出去了。刘廷和谭光凯都有些吃惊。谭光凯看着尹妍希父亲,想要说话,尹妍希父亲也没看他,直接走到楼梯口那里去了。

    刘廷吸了一口气,继续向屋子里走去,立即看到尹妍希在沉沉的睡觉,胳膊上连接着吊瓶。身上盖着被子,睡得很香甜平稳。尹妍希母亲坐在一旁一只胳膊顶着床边的柜子,眼睛闭上也在养神。

    刘廷慢慢坐到了床边,床发出吱呀声,尹妍希母亲立即惊醒过来,一看到刘廷,有些吃惊,看了一眼尹妍希父亲坐的沙发,叹了一口气,说:“刘廷,你来了。”

    “伯母,她怎么样了?”

    突然尹妍希的声音有些虚弱,幽幽的:“我没事了,脑袋还有点疼,但医生问我出事时候的记忆还有吗?我说记得清清楚楚,医生说那就应该没有大碍。再住两天,看一看,我就可以继续和你查案了。”

    “你还查案?!”尹妍希母亲立即不满的反驳,然后看了一眼刘廷,看刘廷是不是对自己说的话反感。

    尹妍希说:“没事,妈,你别管了。你出去呗,让我和姐夫单独说一会话。”

    尹妍希母亲看着女儿眨了眨眼镜,说:“我把你惯坏了。唉。”

    “我懂事呢。妈,出去吧,出去看我爸在做什么,他要是要回来病房,你拦着点。”

    尹妍希母亲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摇了摇头,对刘廷招呼了一声,就走了。尹妍希一听到关门声,立即自己坐起身子,脑袋上缠着厚绷带,烫出的时髦的卷发有些蓬乱的从纱布圈上面和下面露出来,脸色发白,皮肤光滑好的仿佛能捏出水来。穿着浅蓝色条纹的病号服,有一种让人想要立即搂进怀里的娇弱吸引人的美感。

    大大的眼睛看着刘廷,尹妍希摆手让刘廷往前坐到自己身边。刘廷犹豫一下,心里知道应该拒绝,但还是起身往前坐过去,尹妍希笑着将身子侧过来,斜靠着被子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我爸爸妈妈,可能同意我俩的婚事了。”

    “什么?!”

    “上午的时候我父亲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后脸色就不好看,我妈问他是什么事,爸爸说是谭光凯打来的电话,是刘廷的事情。那时候我闭着眼睛,他以为我睡着了,就和母亲嘀咕了很长时间,最后我妈说女儿真要非嫁给他怎么办?父亲说那就打断我的腿。母亲说你好好考虑考虑这个问题吧,孩子和父母较劲,父母没有不输的。现在刘廷要是真能留在军统,不再做什么私家侦探,前途你也不用担心了。你管不了女儿,回头刘廷再来看女儿,你忍着点吧,未来女婿,你得罪不起,给留点面子,否则你老了躺床上动不了的时候就知道现在嘴不服软的厉害了。我以为爸爸听了会发怒,没想到他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刘廷沉默了一会,说:“就这些?”

    “唉……父母是不是都这样拿我们没办法,我爸他我了解,不骂人,八成是心里软了。”

    刘廷立即想起来刚才自己进屋子时候尹妍希父亲的反应,沉默没有说话。尹妍希看着刘廷,刘廷没有听到这些露出笑脸,尹妍希有些紧张。女人的直觉,尹妍希总感觉他们两个真正的障碍并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刘廷本身。尹妍希看着刘廷,眨了眨眼睛,突然想起来一个缓和气氛的方法,立即露出笑脸,身子向后挪了挪,说:“要不然你睡一觉吧,在这趴一会,你从昨天查案开始,是不是还没睡过?”

    刘廷觉得自己不该给尹妍希进一步的虚幻感觉,她的父母松口了,更加危险。自己不想要离开,但也要马上离开。刘廷想到这里,看着仍然眼巴巴看着自己想要自己趴在身旁,娇艳欲滴的尹妍希,自己内心挣扎了一阵,突然站起身子,说:“我不困,我没事。外面还有事情,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看你。”

    尹妍希立即脸上讨好的笑脸变成了失望,刘廷看的心有些疼。刚想转身,突然外面门打开了,两个人都感觉到外人进来,立即有种陌生的距离感,两个人都不喜欢这种陌生的距离感。刘廷回头看,是尹妍希母亲回来了。这是离开的好机会,刘廷心里发空,有些对自己失望。

    刘廷和尹妍希母亲打招呼后,说自己要离开,然后转头要出去,尹妍希在身后说:“你记得休息一下,保证身体,不能总像昨晚一样,一宿一宿熬着。”

    刘廷刚想答应,突然听到尹妍希母亲说道:“妍希你不用担心,昨晚刘廷睡过觉的。”

    尹妍希和刘廷,听到这句话,同时一愣。自己昨晚,睡过觉?!刘廷心里立即一沉,立即想要询问,但却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办法自然地问尹妍希母亲,自己什么时候在哪睡过?自己睡觉的地方和时间都不知道,那太奇怪了!

    刘廷立即想起赵梓乔日记上,自己会梦游的说法,自己不了解自己全部的秘密,一股寒意立即从刘廷后背升起。尹妍希对刘廷情绪变化没有发觉,脸上露出疑惑转头问自己母亲:“妈,你怎么知道的?”

    “老爷不是把他赶出去了么,我知道他不肯走,担心你,前半夜的时候就偷偷到外面找他,结果看到他在门口打更屋子那里坐在椅子上睡了。”

    刘廷记得自己是在打更室那里,但一直清醒着。尹妍希听了后立即撅嘴不满的看着刘廷,嫌弃道:“姐夫你可真行,我都不知道死活呢,你倒是能睡得着。”

    刘廷脸上露出尴尬,犹豫了一下,转头对尹妍希母亲客气说道:“伯母,我先走了,一会再来看她。”

    尹妍希立即幽怨的眼神看刘廷。刘廷心中一动,回避尹妍希的目光,转头向外走去。

    到了门外关好门,刘廷立即跑步飞奔下楼,出了医院楼,直接到了打更室,敲门进去,一个老头在屋子里,正是昨晚的那个老头。老头穿着老式藏蓝色大褂,正在抽烟,看到刘廷吃了一惊,连忙站起身,问道:“先生,您……有什么事情?”

    “你记得我吗?前一晚我在这呆了一宿。”

    老头点了点头,道:“您是和上面尹小姐一起来的。”

    “对。”

    “前半夜您出来,站在外面,我看您冷,就把您让进屋子。”

    “对……”刘廷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记得我睡着过么?”紧张的望着老头。

    老头感觉到刘廷的压迫感,犹豫了一下,点头道:“记……记得。您是睡着了。”

    “在哪?”

    “就在这把椅子上。坐着睡着的。”

    刘廷心里立即一沉,老头和尹妍希母亲都记得,那就不会错了。但问题的核心是,自己为什么毫无印象!?这是个恐怖的信号。

    人头!刘廷立即想起来另一个让自己毛骨悚然的东西……自己家里的,老板的人头!门窗和锁都没有破坏的痕迹,人头是有人拿钥匙大摇大摆摆进去的。自己如果梦游,拿钥匙自己开门进去……自己杀了老板……

    鬼面人给巡捕房的信上,写的是什么?!“刘廷知道戏园子老板的下落……”

    自己知道戏园子老板的下落!

    刘廷心脏狂跳起来。难道自己梦游状态下,真的在杀人?!

    不……刘廷突然想到,自己还有希望。就算自己杀人,或者自己把人头从外面拿进自己家里,那还需要两个条件:一是从医院到自己家里,当天晚上自己没有开车,那就算坐黄包车或者步行回去,要至少20分钟,来回40分钟,那么自己要做这些事情,要处置老板的人头,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离开医院,拿到人头,回家,弄好柜子,再从家里回到医院,两个小时应该是底线。只要自己睡觉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就还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