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安安静静

    更新时间:2016-10-06 05:20:55本章字数:3102字

    但这种事情,最后还是要女儿说的算。自己毫无办法。

    十几分钟后,刘廷到了自己院子前,下车,进了大门,立即回身将大门门锁锁上。然后急匆匆进了洋楼里面。

    王志和下属在远处路边一棵大树下车,远远地看刘廷的动静。

    谭光凯在更远一些另一颗大树后面也下了车,远远观察王志和下属的动静。同时心里冷笑:“刘廷进了军统,竟然还要被军统的人跟踪。会不会是军统的人,也怀疑他是凶手?!”

    下属问王志:“队长,什么时候我们进去?”

    “沉住气,他刚进屋子,说不定现在正透过窗子看外面有没有人跟踪。等个十分八分的,等他放松警惕了再说。”

    “队长好主意。”下属立即拍马屁。

    王志知道下属在拍马屁,心里受用,冷笑一下,拿出两根烟来,两个人慢慢抽着消耗时间。

    刘廷把门刚刚打开,就看到大厅地面上躺着一具无头男尸。无头男尸身上的衣服,还有胖瘦,刘廷立即就认出来,是老板!

    王志把烟抽完,狠狠扔在地上,心里知道应该再等一会,但自己是急性子,等不及了!对下属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立即向刘廷住的独栋洋房快步走过去。

    谭光凯看到王志行动,立即压低帽檐,也远远跟了过去。

    刘廷心里彻底乱了!自己失去记忆几个小时,自己家里先出现人头,再出现无头尸!到底是不是自己干的!?到底是不是自己干的?!

    刘廷深吸了几口气,镇定下来。立即快步走到窗口看外面动静。

    王志在这个时候还在抽烟,刘廷透过外面围墙上的铁栏杆看不到人。刘廷心里庆幸,幸亏自己偷偷从医院出来!否则这个尸体,会成为活地雷!随时都可能引爆!

    突然刘廷想同一件事情,鬼面人声称自己是陈莉莉的冤魂,一直口口声声说自己不肯过奈何桥,仍然留在人间,是为了揭开真正的凶手!找自己发现她的尸体,自己房子里的人头,自己房子里的无头尸体!把自己牵扯到这个案子里面,如果刘廷自己就是真凶,那不正好这一切,就是为了让自己这个真正的凶手暴露出来吗!

    也许尸体和人头不是梦游的自己做得,而是鬼面人做得!她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这个真凶,了解自己梦游杀人的真相后,在痛苦中为她血债血偿!

    刘廷想到这里,浑身一震。回头看着地上安安静静有些不真实的无头男尸,心中一阵冰冷寒意涌上来。

    王志和下属走到外墙那里,王志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下属停下来。两个人躲在墙壁后面。王志嘴里呼着白气,把脑袋慢慢伸出来,看屋子里的动静。

    王志透过窗子,正好能看到刘廷。

    这时候刘廷,正在把尸体抬起来。尸体放的很贴心,尸体的下面,放了一层雨布!防止尸体流出的血,沾在地板上。

    王志头悄悄伸出来一点,向里面张望。

    刘廷突然一阵极度的恐慌,外面天已经半黑,屋子里点着灯。自己扛着尸体,外面一眼就能看到自己!刘廷想到这里,立即仍然扛着尸体,转头看侧面的窗子。窗子外面,就是王志的方向!

    谭光凯从后面小心的跟到最近的一棵树,躲藏在树后,看着王志鬼鬼祟祟探头看屋里。屋子里的窗子亮着灯。王志是发现什么了吗?!

    窗子上面一层雾霜,刘廷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外面已经天黑的轮廓,只有窗子正中心一小块地方还算透明,刘廷透过那块窗子,只看到王志躲藏的柱子,没有看到王志。

    王志看了一眼,回头,脸色很不好看。下属立即问:“队长,怎么了?!”

    “他妈的窗子上有霜,刘廷正站在客厅中间,不知道在干什么。”

    “那我们进去吗?”

    王志想了想,没有说话,而是探头想再看看屋子里面,突然客厅的灯灭了。

    刘廷把灯关上后,屋子里立即一片漆黑。刘廷镇定了一些,立即感觉到尸体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感觉,透过肩膀侵袭到自己身上。尸体朝向后面的地方,脖子断掉的地方,血肉模糊的断面,刚才刘廷有些慌张,没有特别注意,只是看了一眼那里。这时候,黑暗中,那个脖子断面的画面立即出现在自己脑海中,刘廷立即一阵强烈呕吐的感觉涌了上来!

    这时候,突然屋子里电话响了!电话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显得异常的响亮!在屋子里回响。刘廷立即回头,看向书房方向,电话铃声仍然尖叫着。谁找自己?!刘廷家里的电话,从赵梓乔死去后,已经几乎没有人打来了!刘廷有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犹豫了一下,刘廷费力的把尸体重新放回到防雨布上,衣服已经彻底让汗湿透,紧贴在身上极不舒服。刘廷深吸了一口气,立即迈步快速跑向书房方向。

    王志仍然努力向屋子里张望,什么都看不到。王志回头对下属做了个手势,说道:“我们翻进去。”

    下属立即兴奋起来,点了一下头,两个人向围墙四周看了看,王志看书房那边对着的墙壁有一颗大树遮挡,僻静一些,向那边指了一下,下属点了一下头,两个人立即向那边跑去。

    谭光凯看着王志他们向围墙远处跑走,立即又向前到了最接近刘廷洋房的一棵树后面,继续看他们动静。

    刘廷跑到写字台前,电话铃声仍然让人烦躁的继续响着。刘廷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将电话拿起来:“喂。”

    “请问,是刘先生吗?”声音很客气。

    刘廷一听到对方声音,愣了一下,立即问道:“你是报社的那个记者?”

    “哦……刘先生,是。冒昧给您打电话。我是通过总机查到您的电话的。之前您通过医院把电话打给我们报社了是吧?”

    “对。”

    “我们报社的电话放在总编室里面,您给我打电话后我立即就想和您联系,但等到我们总编下班走后,我再去打电话,医院那边说您已经走了。我就到处找,最后找到了你家里。”

    刘廷回头看黑暗中书房门外的尸体,安安静静,只能看到一个轮廓。就好像老板只是安安静静的在客厅中央睡着了一样。

    刘廷问:“你着急找我什么事?”

    刘廷说到这里,顺手将写字台旁边的窗帘打开,立即愣住了。

    王志顺着围墙栏杆,正爬到一半!

    刘廷看王志。王志刚爬到一半看到了窗帘动弹,然后看到刘廷的轮廓出现在窗口,刘廷立即激出了一身冷汗。王志跟到了这里!还想悄悄爬进来!客厅的尸体!

    电话里记者继续说道:“您今天问我昨晚前半夜看没看到有人出入。我撒了谎。我前半夜,并没有在医院,我是凌晨快三点的时候才到的医院,刚到那不长时间,就被您发现了。”

    “什么!?”刘廷本来想立即挂断电话,外面王志仍然爬在半空中。但记者的话,等于自己前半夜没有梦游的证据,彻底被抽掉!

    “抱歉,刘先生,总编当时在旁边,我和他说盯了一夜,我只能撒谎。我也是没有办法。我……”

    刘廷看到王志对自己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手指向大门方向。既然被发现,他要大摇大摆的进来!那自己就完了!

    刘廷冷汗冒出来,转身就向客厅里疾跑过去。这时候电话铃声又响了!催命一样的铃声!这个该死的记者!撒谎骗自己!现在又他妈有什么事情!?先不管电话!扛起尸体,已经听到外面拍门的声音。同时王志的声音喊起:“刘处长!有急事找你!赶快给我们开门!”

    刘廷回头看屋子里,急急忙忙将尸体扛起来,然后立即听到屋子大门被砰砰砰敲响,刘廷立即想起来,自己进来的时候,没有把大门锁上。

    自己肩上的尸体!王志早就想对付自己!至于王振森,如果杀人的嫌疑放在自己身上,王振森一定会欣然接受!绝不会帮助自己!这下自己……该怎么办?!

    刘廷仍然背着尸体,透过窗子向外看,看到王志和下属不停地催命一样用手拍门。屋子内门板咚咚咚的声音回响!同时王志不住地高喊刘廷名字催促!

    书房那边,电话铃声仍然在响着!那个记者到底又有什么事情!也这样催命!自己已经没有办法了!自己已经没有办法了!

    刘廷咽了一口唾沫,还是没有拖延的办法……先把尸体放下,然后和王志谈一谈,如果谈不拢的话,自己……

    刘廷想到这里,蹲下身子想要放下尸体。正这个时候,突然敲门声和电话铃声同时停下来了!屋子里,突然恢复了那种让人窒息的,死一般的寂静!

    王志那边,怎么不敲门了!?刘廷犹豫一下,不管他什么原因,要立即把客厅处理干净!刘廷四处看看,用另一只手将地上防雨布也拽起来,翻盖在尸体上,然后快步扛着尸体向楼上跑去。跑上二楼,刘廷满头大汗四处看,找不到合适地方放尸体,突然想起来一个地方,迈步向卧室跑过去,这时候突然楼下电话又响起来。铃铃的铃声在屋内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