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清末惨案

    更新时间:2016-10-09 05:22:50本章字数:3137字

    副署长继续指着地图说道:“这张图上左右两个脸,这种用花园和树组成人脸的办法,都有一定的规矩。比如说你说关公和秦琼,那两个人是镇恶鬼的,最凶恶的恶鬼,什么鬼这两个人都不怕,只要是民间的鬼。皇族贵族的鬼他们也镇不住。比如紫禁城哪个院子里有鬼,你派他俩没有用。关公和秦琼都要看皇上眼色活着,所以皇族贵族的鬼,就要用托塔李天王,或者哪吒之类天界的神仙,或者造过反天王老子也不怕的人来镇。”

    “你是说,这院子下面,埋得是皇族?清朝遗老遗少?”

    副署长听到刘廷问题立即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同时摆手说道:“我是卖弄风水知识,顺口就说多了。这张图里面,这两个镇阴气的人,不是什么李天王哪吒,而是……”

    副署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左边的是管仲,是妓女开妓院要拜的神,右边的是男装吕雉,也就是汉高祖刘邦的老婆,把戚夫人做成人彘的狠人,是专镇女鬼的神。这两个人把门,这地下的阴气,是来自于冤死的女人。”

    刘廷听到这里,立即眼前一亮,反问道:“女鬼?!”

    “对。而且王家要用这么大的风水阵镇压女鬼,这下面的女鬼,绝不简单。一定是怨气冲天,才要用到这么大排场。”副署长皱眉说完这句话,想了想,将那个宅子资料向前翻去,然后自言自语道,“翻建新宅子是在民国十九年四月,那就是三年前四月……”

    刘廷听到这里心中一动。自己前妻赵梓乔死去的时候,正是民国十九年(1936年)三月。那么说,王振森的宅子,不但可能和尹妍希,和陈莉莉有关,甚至会不会和赵梓乔也有关系?!刘廷想到这里,立即问:“那会不会就是王家翻建宅子之前不久,因为某些原因,这地下出现了什么冤魂女鬼?!”

    副署长点了点头,一边继续上下看着资料,一边点头回答道:“一般这种翻建,都是因为之前不久,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宅子主人为了镇压这股戾气,所……”副署长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眉头深皱起来,说道,“不对,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刘廷看副署长眼睛盯着资料露出疑惑的表情,连忙问道。

    副署长把资料放到桌上,手指资料中间部分,对刘廷说道:“刘先生,您看这里。”

    刘廷立即把身子凑过去看,副署长指的地方,是宅地历史使用情况那一部分。刘廷看了看,问:“这里有什么问题?”

    “王家买入的价格,是七十五块大洋。这个价格有问题……”副署长露出深思表情,沉默了一会,说道,“民国初期那时候,这个房子在哪条街上?”

    办事员在旁边立即说道:“署长,是奉天街。”

    “奉天街……这里地价,这么大一个宅子,我估算起码要三百块大洋以上。现在价格,更是要超过四五千块大洋。”

    刘廷立即想说王振森是军统一条线上的人,这宅子能不能是他巧取豪夺来的,但犹豫了一下,刘廷没有把话说出口。不料副署长看着这里,仍然皱着眉头,说道:“奉天街……我明白了,这王家,可能被人骗了!”

    刘廷听到这一句愣住了,王家被骗了?这是什么意思?!这和自己刚才推断完全相反!副署长用手指在资料上又点了几下,嘴里不停地嘟囔:“奉天街……奉天街……”然后突然转头,对办事员说道:“你去档案室,把武清县县志拿来。”

    办事员立即答应了出去。刘廷问道:“署长,你是有什么发现?”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样,您稍等,我查准确了再告诉你。现在细节我都记不清了,不好乱说。”

    “你说王家上当了。是……”

    “只是说有这种可能,也可能不是这么回事,您别急。稍等。”副署长说到这里,从怀里拿出一包烟来,点着一根,也递给刘廷一根,两人抽了大概一半烟,刘廷心急难耐,这时候办事员走了进来,副署长立即吩咐刘廷把烟掐掉,然后接过县志,慢慢翻了起来。

    刘廷起身站到副署长身旁,看他不紧不慢把破旧的黄宣纸县志一页一页翻开,用手指指着看上面内容,翻了一会,副署长还是用手指指着上面写的内容,看了一阵,突然手指狠狠点了两下,说道:“这是我小时候的事情,果然没有记错!刘先生,您看一看吧。”

    副署长转头看着刘廷,表情有些紧张,刘廷立即点头,将县志拿到自己面前,坐下来顺着他手指开始看上面内容:“大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武清县尺崖村乡绅张奉天率当地刁民四十余人,以义和团名义,闯入武清县镇横街西洋教院,以扶清灭洋名义抓捕西洋传教士佟威廉。佟威廉当日到外地传教外出,教院内有西洋修女一人名玛丽亚,另有天津城内女子唱诗班中国女子十七名当日到该教院唱诗,另有附近村县百姓三十余人,尽皆被抓。

    “张奉天命人火烧教院,张贴告示,宣布武清县扶清灭洋起义,要杀尽洋人。被抓者张奉天命人全部关押进自己宅院。后当地被抓民众有亲人来求,张奉天遂命将当地百姓全部放掉,又在院中摆开杀洋鬼祭场,叫周边民众前来观看,将唱诗班中国女子与洋修女勒毙后火烧,以去除西洋妖孽魂魄。又叫人跳神祭祀,写条幅跪拜北京方向,向朝廷以表忠心。周围民众沸腾。因洋修女死前不住口喊冤字,又命人将洋修女与唱诗班女子全部在脸上刀刻满冤字,再行勒毙火烧。之后脸上布满冤字焦尸悬吊于院中示众。义和团人等于尸体下院中喝酒庆贺。至第二日天明,官府派人来弹压收尸,遭张奉天率民众反抗退却,第三日增兵一千余人强行进入,逮捕首犯张奉天与从犯随从共二十八人,审问后于尺崖村处斩示众。

    “及八国联军攻入天津时,义和团率众抗击八国联军,张奉天等人又得衙门公布告示昭雪平反,衙门并宣布张奉天家门前道路改为奉天街以示朝廷对张奉天等人纪念。

    “镇横街教院此时已由衙门出钱修缮完毕,当地民众在告示贴出当日再次冲击教院,将教院火烧移为平地。此后该地改建为民宅,当地亦再无传教教堂出现。”

    副署长看刘廷看那段叙述时,脸色阵红阵白,说道:“这件事情发生时,我大概十岁左右,听大人讲起绘声绘色,没想到今天,还会旧事重提。这个王家的院子,按照地址,正是杀了修女和唱诗班女子的那个院子。那里阴气重,应该就是这个原因。王家买地时,或者是贪图便宜,或者是被人诓骗,后来应该是知道了这一件事情后,才行改建房屋,镇压冤魂。”

    刘廷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同样烧伤之后,脸上刻着冤字,和现在自称是陈莉莉冤魂的鬼面人脸面一模一样。陈莉莉在王振森这座充满阴气的宅子两次失踪,然后被人杀害割头分尸……这一切最开始源头,就应该是县志中记载的事情。

    办事员这时候在一旁又说道:“前几天那个鬼市人头案,听说和一个戏班子有关系,那个戏班老板现在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戏班的演出和署长您说的这件事情,还有关联。”

    刘廷立即问道:“什么关联?”

    “我去看过,他们表演的那个戏,叫什么恐怖戏,就是演的义和团杀洋女人,洋女人是中国女人演的,就是那个鬼市人头案里那个死了的女人,她在戏里也是被勒死后,带上一个有冤字的烧焦人脸的面具,原来应该是来自于这段事情。”

    副署长立即摇头道:“这种事情还有人演出来?这不是找死!”

    办事员突然对刘廷问道:“刘先生,您不是就是来查这个案……”办事员说到这里,突然脸色变了,因为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看证件看到刘廷名字时,就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现在突然想起来,是鬼市人头案的号外上,那个姓刘的被人怀疑的凶手,就是刘廷!

    办事员立即不说话,副署长却没有看到办事员脸色变化,叹了一口气后说道:“那个教堂,我小时候还去玩耍过,被烧后我和好多小孩子还一起到废墟上去捉迷藏,现在想想,唉……那个教堂离这里不远,我每天上班时候还会路过,叫泰山路。现在那里是泰山路上最大的一栋私人洋楼。”

    刘廷一听到这里,脸微微抽搐了一下。刘廷住的那栋宅子,就在泰山路上,就是泰山路上最大的一栋洋楼!自己家的位置,就是那个教堂的遗址!

    刘廷手微微颤抖起来,副署长仍然没有察觉,而是满脸感慨,低头看那资料,向后翻了一页资料,再次看到那栋宅子的布局图,手指布局图右下角说道:“这个道观的道人还是真懂行,这种朝天开门封死地下阴气的布局,天津城内我看到过的还有几家,但他们一般布局都有一个极大的缺陷,就是这下面要留出一片空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