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找人谈谈

    更新时间:2016-10-25 10:00:34本章字数:6416字

    刘廷又绕到家后院东北角,在围墙镂空铁栅栏的位置向院子里观察,院子也笼罩在薄雾之中,后面没有高大树木,视线极好的黑洞洞的小花园,两个随着微风轻轻摇摆的小秋千发出单调的吱呀声。刘廷又向另一边看去,另一边通向前面大门的院子通道也空荡荡在雾气黑暗中若隐若现。也同样看不到人。

    刘廷深吸一口气,再回头,猛地看到鬼面人突然出现在距离自己,只有不到五米的雾气之中!脸隐藏在黑暗中,一片漆黑模糊,只有两个又白又圆向前凸起的眼球,正在盯着自己!

    鬼面人……刘廷看她,她站在原地不动。大团的雾气慢慢在鬼面人身边飘过,两个人僵持。

    过了十几秒,鬼面人突然问道:“尹小姐怎么样了?”

    “她没事,被救回家了。”

    “王振森呢?”

    “他几年前杀了自己娶的一个小老婆,小老婆骸骨被找到了,他已经承认自己杀过人。”

    “你呢?”

    “他们把我放回来了。”

    “现在几个嫌疑人,张志全还在巡捕房押着,老板尸体在你别墅里,你们几个都没有事情。”

    “暂时是这样。”

    鬼面人沉默了一阵,突然声嘶力竭咆哮道:“那谁是杀了我的凶手?!”

    刘廷听到鬼面人问题,浑身一震,嘴张了张,没有说话。

    鬼面人和刘廷又都沉默下来。

    雾气继续飘荡。

    鬼面人过了一阵,突然又说道:“刘廷。”

    “怎样?!”

    “你还记得我在河边,和你还有尹小姐第一次见面时,我对你说的话吗?”

    “什么话?”

    鬼面人被刘廷回答激怒,立即又喊道:“你把我说的话当成耳边风吗?!”

    “……”刘廷没有回答。

    “既然你忘了我说的话,那我就费力再提醒你一次。我现在死不瞑目,就这么离开这里,我不甘心!我给你三天时间,现在已经过了两天了,还有一天,等到明天凌晨,你如果还不能完成我的心愿,给我找到杀死我的真凶!我就要用尹妍希给我陪葬!”

    “你为什么一定要盯紧她?!”

    “问你自己!”

    “……”

    “你记住了吗?刘廷。”

    “……”

    “你不回答我也不要紧。”鬼面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慢慢转过身子,开始向前面走去,渐渐在雾气中消失在房子旁边的通道里面,一边说了她最后一句话,“你只要知道,我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就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鬼面人笑声渐渐消失了。笼罩在黑暗雾气中的四周再次安静下来。刘廷心脏怦怦狂跳。站在原地大口喘气,想了一阵,抬头看屋子内,刚才自己和鬼面人那么大声说话,自己家里如果王志他们埋伏着等着抓自己,他们不可能听不到!他们一定会立即行动!

    但现在四周,屋子那边都一片安静,难道……他们已经走了?!这不合逻辑啊?!有老板的尸体在,他们绝对不会离开!绝对不应该放过自己!?

    刘廷心中涌起一种极度不祥的感觉,同时感到现在自己心里,就和这无边的雾气一样,真相就隐藏在雾气后面距离自己很近很近的地方,但自己就是看不到!就是看不到!

    犹豫了一下,刘廷突然迈步,快速沿着屋子围墙向正门那边跑去。绕过半个房子跑到正门附近,刘廷站住了,悄悄向正门方向看,黑色的欧式大门,门顶上防止人翻爬进去的三角钩在雾气中若隐若现。正门那里一个人也看不到。刘廷犹豫了一下,向正门那边走过去。

    走到正门,刘廷回头看了看四周,仍然没有人。难道王志他们,真的不在自己家里?!不合逻辑,这太反常了!?这怎么可能?!刘廷仔细检查门锁,门锁完好无损,没有被撬过的痕迹。

    刚才的鬼面人仍然穿着那套白纱裙子,外面套着黑色带着三角帽的呢子大衣。她那套装束是没法翻过围墙上的倒刺的!刘廷掏出钥匙,打开正门下面给人通过的小门,门锁咔嚓一下弹开,刘廷推门,门轴发出吱呀一声尖细的金属摩擦声音。

    刘廷小心的慢慢的将门再次关上,没有上锁,留给自己方便有事情的时候立即跑走。然后刘廷小心的一边观察雾气中楼四边的情况,一边向洋房正门走去。到了正门那里,刘廷用钥匙小心地把门打开,拽开大门,黑暗的洋房大厅出现在眼前,一切都看不出一点异样。

    屋子内极度安静,只有北面壁炉旁边的欧式座钟发出钟摆来回晃动的哒哒声音。刘廷进到里面。把门反身关好,仍然没有上锁,自己站在黑暗中,站在原地观察等待。

    如果王志或者巡捕房的人要抓捕自己,自己已经把自己送到这个位置了!他们还不动手!?

    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刘廷实在想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犹豫了一下,转身把门旁边的开关扳了一下,大厅上面造型夸张华贵的水晶吊灯立即闪烁几下,点亮了。屋内仍然一片安静,除了钟摆声。

    刘廷犹豫了一下,立即快步先向书房跑去。进了书房,刘廷点亮书房吊灯。书房里也一片安静,所有东西都静静的放在原位上,一切如常。刘廷犹豫了一下,立即跑到书台后面,打开那里的书架,抽出摆放在第三层边缘的一本《大英百科全书》,一只手捧着书,另一只手打开书页,书页中间已经被掏空成一个手枪的位置,一把手枪夹在里面,刘廷把枪拿出来,小心的把书放回到书架上。回身拿起手枪,褪下弹夹,看了一眼,勃朗宁微型手枪,里面有五颗子弹。

    刘廷把弹夹重新塞回去,小心的拽动枪栓,让一颗子弹上膛,然后刘廷出了书房,双手握持枪柄,向楼梯跑去,刘廷要去二楼卧室看看!看看老板的尸体!

    快速穿过大厅,刘廷一步两层快速迈上楼梯,刚跑到楼梯拐角地方,突然听到身后大厅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刘廷心中一动!他们终于来了!刘廷立即回身!枪举起来,瞄准大门方向。

    一个人从门后小心的闪身进来,刘廷一看到那个人的脸,愣住了,那个人一看到刘廷拿着枪瞄准自己,也愣住了。两个人互相看着,都一动不动。

    那个人,不是王志,也不是军统的人,而是……谭光凯!

    谭光凯和刘廷僵持了几秒钟,都没有说话。谭光凯慢慢移动身子,把整个身子都挪到屋子里,房门失去谭光凯的阻挡,慢慢轰隆一声关上。

    谭光凯仍然看着刘廷,把自己带着黑色皮手套的双手举了起来。站在原地站了一阵,然后慢慢开始向刘廷走过来。

    刘廷想了想,自己不可能对谭光凯开枪。至少目前的情况,不能那么做。刘廷把枪放低,问道:“你来做什么?”

    “想和你聊聊。”

    “聊什么?”

    谭光凯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了楼梯那里,笑了一下,低头要从自己大衣口袋里掏出烟来,手刚伸进口袋碰到烟盒,突然动作停了下来。眼睛盯着地面。

    刘廷看到谭光凯的动作,立即也低头看地面,看到谭光凯面前,有一个已经凝固的红色血迹。谭光凯这时候已经蹲下身子,把手套摘掉,用手指去摸那块凝固的红色血迹,手指伸到鼻子那里,闻了一下,血腥味立即飘进鼻子里面。

    谭光凯慢慢起身,抬头看楼上。刘廷握枪的手抖了一下,没有动弹。

    谭光凯手伸到大衣里面,又慢慢抽了出来,手里多了一把手枪,两个人互相看着,谭光凯没有瞄准刘廷,刘廷也没有瞄准谭光凯。谭光凯眼睛一直盯着刘廷,脚下开始移动,向楼上走去。走过刘廷身边,倒退着上楼。两个人仍然互相看着。

    谭光凯走到了二楼,快速回头看了一眼二楼的布局,刘廷仍然紧盯着他。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办?!他发现老板的尸体,自己就开枪打他!?射杀谭光凯,自己就真的没有退路了!而且一切都莫名其妙!一切都莫名其妙!梦游的自己杀的老板!还是别人杀的老板?!一切都搞不清楚!都搞不清楚!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是最好的方案!怎么办!?

    谭光凯仍然警惕的看着刘廷,倒退进了第一间房间,刘廷的卧室。屋子里立即传来一阵翻动的声音,刘廷仍然站在原地,听到卧室衣柜门打开的难听吱呀声音。

    老板的尸体,就放在那个大衣柜里!

    翻了一阵,屋子内安静下来,刘廷突然想到,谭光凯如果发现尸体的话,可能会担心他发现了自己的秘密,自己会开枪袭击他,谭光凯为了自卫,就可能出来后,立即对自己动武。换句话说,他可能会一出卧室,立即对自己开枪。

    自己最好的策略,就是先开枪袭击他!

    刘廷咽了一口唾沫。听到谭光凯关闭大衣柜的声音,然后谭光凯脚步声响起。自己真要就直接对谭光凯下手!?应该把枪举起来,瞄准他。刘廷握住枪柄的手颤抖,谭光凯走出来了。刘廷手颤抖着,将枪抬起来,对准了门口!

    他一出来,自己就开枪!

    谭光凯脚步在门口停留了一下,突然再次响起,他一条腿迈出来了!刘廷一只眼睛闭上,枪抬起来,用另一只眼睛瞄准谭光凯方向,手不住颤抖。

    另一只腿也迈出来了!刘廷突然愣住了!谭光凯的举动,完全出乎刘廷的意料!他出来后,似乎完全没有防备,背对着自己,转身继续向前面下一个房间走了过去。

    他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迷惑自己吗?!刘廷紧张的用枪一直瞄准着谭光凯,谭光凯双手都露出来了,手里是空的,没有拿枪,他现在,不可能袭击自己。这时候谭光凯似乎察觉到后面有什么异样,突然转头回头看刘廷。

    刘廷几乎同时,将手和手里的枪挪到了后背,谭光凯看刘廷,刘廷也看谭光凯,两个人都没说话。谭光凯眼角跳了一下,转身,又把旁边储物间的房门推开,走了进去。

    谭光凯刚刚进去,刘廷立即迈步向楼上快步走去,走到卧室那里,储物间那边仍然传来谭光凯翻动东西的声音。刘廷进到卧室,快步走到大衣柜前,一下将大衣柜打开,同时心脏猛跳一下,看柜子里。

    柜子里是空的!尸体和老板的脑袋都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太奇怪了,都太奇怪了!

    刘廷看着大衣柜有些发懵,突然听到外面谭光凯脚步声,从储物间出来了,刘廷立即镇定了一下情绪,顺手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新衬衣,反手把柜门关上,开始脱衣服换衬衣,谭光凯过来看了一眼,没说什么,转身后背朝向刘廷,点着一根烟。

    刘廷慢慢把衬衣换上,走出卧室,问:“找到什么了么?”

    谭光凯没有说话,反倒突然把烟盒伸到刘廷面前。刘廷有些意外谭光凯的举动,抽出一根来,谭光凯拿自己打火机把烟点着了。然后看着刘廷。

    刘廷问道:“你来我家到底要干什么?”

    谭光凯皱了皱眉头道:“就是想找人谈谈。”

    “谈什么?”

    谭光凯深吸了一口气,好像在释放压力一样,然后走进了刘廷卧室,毫不客气坐到了梳妆台前,又抽了一口烟,说道:“王振森没事了。”

    刘廷眼角一跳,问道:“什么意思?”

    “他有了杀小老婆的把柄,和我父亲谈妥了,他的事情我们巡捕房会当作民国前地下埋得骨头处理,不会追究。王振森作为交换,会在后天委员会内开会时,支持我父亲成为委员会主席,王振森放弃和我父亲竞争,并会支持我父亲,改选时代替议长,把议长也拉下来。”

    刘廷看着谭光凯,沉默了一阵,说道:“这对你家族是好事。”

    谭光凯听刘廷说话,立即冷哼了一声说道:“好想谈生意一样。”

    “这种事情,你不应该不高兴,更用不着特意到我这里和我说话。”

    谭光凯立即打断刘廷说话,抢话说道:“我父亲,让我放弃尹妍希。他想让我娶王振森的外甥女。王振森的表哥在重庆担任军统戴笠的副秘书长。这个副秘书长的女儿在天津大学正在念书。王振森已经答应替我搭桥。”

    谭光凯话音落下后,刘廷和谭光凯都沉默下来。刘廷立即明白过来刚才谭光凯父亲对尹妍希态度为什么那么生硬。

    谭光凯把一根烟抽完,直接扔在了红木地板上,用脚踩灭,然后又给自己点了一根,仍然不说话。

    刘廷突然问道:“那你想娶哪个?”

    “不要问我这种问题!”谭光凯立即满脸恼怒不耐烦的回答道。

    两个人再次沉默下来。过了一阵,谭光凯起身,说道:“案子我可能不会再查了。你还查吗?”

    “不查了?陈莉莉到底是王振森杀的吗?”

    “明天我们巡捕房会找人安排顶罪,然后结案。父亲不会让我再查,万一真查实了是王振森那个老王八蛋干的!”谭光凯提到王振森时,声音猛然提高,充满厌恶,“你让我父亲怎么办!?耽误了他和我大好前程怎么办!?”

    “那我要继续查呢?”

    “随便你。”谭光凯又抽了一口烟,又将剩下的烟头扔在地上,仍然狠狠踩了一脚,然后起身,“我还有事情要回巡捕房。走了。”谭光凯说完,起身向卧室外面走去。

    下楼梯的时候,刘廷也跟了出来,看着谭光凯背影,问道:“你想让我以后照顾尹妍希?”

    谭光凯听到问题立即站住了,背对着刘廷静止了一会,转身对刘廷说道:“不是……就是想找人说说话。我心里不痛快。”

    “现在话都说出来了,你心里痛快了?”

    “还是不痛快。再见。”谭光凯说完这一句,立即快步下了楼梯,穿过大堂,直接出了屋子。

    谭光凯刚一关门,刘廷立即返身回到卧室,从二楼窗口向外望,看到谭光凯停在街上的车子发动,发动机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来,然后车子转向出了院子,沿着大街走远了。

    刘廷松了一口气,低头想了想,立即准备转身再去搜屋子里面,去找老板的尸体。刚准备转身,突然街上又传来汽车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从刚才谭光凯离开的方向,发动机声音越来越大,谭光凯又回来了?!他这次回来要做什么?

    刘廷心中涌起不安感觉,看着街道拐角方向,看到车灯光柱扫过来,车子出现,和谭光凯开的雪铁龙轿车不一样,是一辆福特汽车。不是谭光凯。刘廷心里放松了一点。这车子开近,却突然后面红色的刹车灯亮了起来,照亮车子后面的街路。然后车子慢慢停了下来,停在了刘廷家门口。

    刘廷吃了一惊,车子熄火灭灯,四面车门都打开了,下来了四个穿着黑色大衣戴着圆顶帽的人。为首的一个人把帽子摘下来,露出头发有些稀疏的头顶,抬头看刘廷卧室方向,刘廷立即向后躲闪到窗帘后面。那个向上看的人刘廷立即认出来,是王志!

    刘廷心脏立即抽紧,卧室的灯光亮着,王志已经看到。王志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带着人急急忙忙跑到了楼门口,砰砰砰敲门。

    巨大的发闷的敲门声在楼内回响。刘廷听着让人烦躁的敲门声,心内急转,然后出了卧室,快步下楼到了大堂,同时将枪再次上膛,靠到了大门那里。

    门板仍然不停颤动,王志在外面喊声响起来:“刘处长!开门吧!刚才我们看到谭光凯离开后才过来的。我们知道您在里面!”

    刘廷仍然站在门后,心内考虑自己该怎么办?突然听到外面王志对下属说道:“你们别敲了。停下来。”

    王志说的话让刘廷有些意外。立即到旁边玻璃窗那里,隔着窗帘看王志要做什么?同时手里把手枪握紧。

    其中一个下属立即道:“王队长,这小子是不是要跑?这房子后面厨房那里窗子没有护栏,我去砸烂了爬进去。”说完,那个下属立即转身向厨房方向走去。

    刚走了一步,王志突然吼道:“你去哪?”

    “厨房。”

    “哦。”王志点了点头,深深呼了一口气,白色的气体从王志嘴边向四周扩散。王志抬起手来,一边摘手套,一边走向那个下属。

    下属看王志的脸上表情似笑非笑,有些搞不明白情况,站在原地,看王志走到面前,开口说道:“王队长,您……”

    王志抬手突然扇了那个人一个耳光,那个人被这一下打蒙了,脸上立即出现红色手印,呆呆看着王志眼睛睁圆。王志脸上那种逼迫人的表情,三角眼睛眯缝着,问道:“谁让你去厨房的?”

    “这……”

    “我没说话,你怎么擅自下命令。啊?!”

    “队长,我这是……”

    “闭嘴!”

    “那我们……”

    “我让你闭嘴!”王志不耐烦的呵斥下属,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大门一眼,对那三个人命令道,“你们三个,别在这呆着了,回车上去。”

    “啊?!”三个人都吃了一惊,互相看了看,满脸莫名其妙的表情。

    王志不耐烦道:“让你们回去就回去,然后把车子开走,开回到巡捕房,过半个小时再回来。”

    “队长,您这是……”

    “你们没听清吗?啊?!”

    “听,听清了。”挨了一巴掌那个下属说道。

    “那还不快走!?”

    三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都连忙点头,然后转身还是满脸疑惑的不停回头看王志,最后上了车,发动,车子伴随着发动机轰鸣声开出了院子,向街道远处开走,直到彻底消失不见。

    王志低头点着了一根香烟,也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然后把另一只手上的手套也摘掉,揣进大衣口袋里。狠狠抽了一颗烟,脸上愁眉不展,站在原地想了想,突然再次走到洋楼门口,抬手敲了几下门,说道:“刘处长,您应该就在门后吧?在旁边窗子后面,在看我这边。是不是?”

    刘廷仍然透过窗子,看着王志,没有回答。

    王志又道:“请您看好了。”

    刘廷眼角一跳,看什么?!

    王志又说了一遍:“请您一定看好了。”然后突然开始迈步后退,退了几步,王志把烟头扔在门口地砖路面上,用崭亮的黑皮鞋踩灭,然后把大衣脱下来,扔到旁边地上,又将自己西服外套脱下来,立即里面露出斜挎着的枪背带。

    王志解开枪背带,枪套里左右有两把手枪,王志把背带挂到了旁边一棵树上,然后把外套和大衣从地上捡起来重新穿好,走回到大门那里,对刘廷再次说道:“刘处长,我的下属我都给支开了,我手上的枪我也放到后面了,这回您可以给我放心的开门了。”

    刘廷犹豫了一下,手放到门把手上,轻轻一扭,大门砰的一声打开了,王志站在门外,对刘廷微笑。刘廷侧开身子,让王志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