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顺水人情

    更新时间:2016-10-25 10:01:05本章字数:7049字

    王志走了进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刘处长,刚才王处长给我打电话了。”

    “说的什么?”

    “他已经将情况向军统高层作了汇报,高层的意思,是王处长暂停军统工作,但在政府议会委员会的职位他还要争取。军统这边的工作每个人暂时仍负责自己这一块。王处长向他汇报了对您的职位安排,以及目前天津处几个副处长的情况,想看看谁适合暂时或正式继任王处长的职位。”

    刘廷听到这里心中一动,没有说话。

    王志继续说道:“高层那边很快回话,说这几个人都不适合接替王处长职位,具体处长人选南京方面会再外派人过来。”

    “老板的尸体呢?”刘廷突然问道。

    王志没想到刘廷会这么直接质问自己,愣了一下,立即答道:“南京方面对王处长的指示,是控制损失。也就是说,王处长现在有了把柄被人掌握,对军统工作是个沉重的打击,南京方面不希望近期还有别的不利于军统的事情发生。因此王处长吩咐我立即将在您这里发现的老板尸体处理干净,绝不能让您这个新提拔的副处长家内出现尸体的事情再被曝光出去。这件事情就此打住,外人不但不能知道,就是军统内部,也不会上报给南京方面。其实一个杀人案而已,案件对我们不重要,在天津的形象和开展我们的特务工作才是大事。”

    刘廷沉默了一阵。王志掏出烟盒,递到刘廷面前。刘廷低头看了一眼,看到王志讨好的眼神,心中一动,抽出一根,王志立即客气的过来给烟点火。刘廷抽了一口,王志也自己点上一根,然后说道:“我们这个部门专门负责地方要案。以后我就跟您混了。刘处长,而且根据我二叔给我透露的内部消息,天津处这几个副处长,您管理的这个部门实权最大,加上您的家族背景,未来南京如若不派人来这里的话,按照军统一贯的提拔人的操行来看,您接任我二叔位置的可能性最大。日后,我还要靠您多多提拔。”

    刘廷又抽了一口烟,没有说话。

    王志继续道:“现在这个案子,您是要我们放弃,还是继续调查?还是像处理老板尸体一样,把所有的关节都处理干净了,不牵扯到您……不再给我们军统惹任何麻烦?”

    刘廷听到他说话暗示如果怕给自己惹麻烦,他可以帮着停下来,心中一阵反感,立即问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怀疑我也可能是杀人凶手吗?!”

    “不不不。”王志立即摆手,想要继续解释。

    刘廷立即打断他说话道:“继续查!”

    王志对刘廷的答案吃了一惊,刘廷看王志表情惊讶,立即不耐烦反问道:“我这么说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刘处长,我是在想,其实这案件再查下去,我怕有其他问题。”

    “为了保护你二叔?”

    王志摇了摇头道:“我二叔的仕途已经走到尽头了。”

    刘廷听到这一句,立即眉头皱了一下:“议会那边他还有势力。”

    “议会?!”王志冷笑了一下,道,“什么组织,能有我们军统能量大。他们对付的都是老百姓,我们对付的都是高官。议长和姓谭的老狐狸现在还不知道王振森在军统内已经完蛋,还把他当香饽饽呢,过几天发现他只剩下一块空壳,随时会把他踢出局,把位置留给更有团结价值的人。我二叔在议会里,也不会有任何机会了。”

    “……”

    “刘处长,我在这里给您表个态。我知道您不信任我,但不要紧,您刚加入军统,也没有别的人好用,这次就给我一个测试和表忠心的机会,我这人给自己定位,就是做一条主人信任的好狗,让我咬哪里,就咬哪里。您有机会的时候,给我丢块骨头,我就回一直忠心耿耿下去。”

    刘廷听到王志这些说话,心中一愣,这个王志,敢于这么贬低自己,不简单:“给你丢骨头?你要吃什么骨头?”

    “就是在军统内,有往上爬的机会,您一定要多关照我。只要您肯喂我,再也不会有比我更好用的狗了。”

    “你二叔也把你当狗吗?”

    王志听到这里,冷哼了一声道:“因为有亲戚这层关系,在他眼里,我比狗都不如。”

    刘廷没有说话。特务组织内纯粹利益导向,反口咬人,真他妈狠。但现在自己,最可以用的,王志说的不错,就是他。

    “二叔已经完了,您要把他当垫脚石,他将来也还是平安退休,那就拿来踩两脚,给您自己在军统内站稳脚跟立立威,对他也没啥损失,算是废物利用。而且如果我帮您,连他我都愿意咬,这不是最好表忠心的方式吗!?”

    “……”刘廷又抽了一口烟,没有说话。

    王志陪着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我在王振森在这件事情上,刘处长,我说了您别不高兴,我是真觉得王振森嫌疑不大。”

    “怎么说?”

    “陈莉莉两次失踪,现在看来都是通过地道跑走了。但那个地道,说实话,王振森是真的不知道。”

    “怎么说?”

    “你想啊,处长。如果王振森知道下面的地道存在的话,他怎么可能让小老婆的尸体埋在地道上方,最后竟然整幅骨架都从地道里掉下来,弄得他现在这么狼狈?!这说不通。”

    刘廷沉吟,没有说话。

    王志立即又说道:“而且王振森在当初陈莉莉第一次失踪后,曾经找到过我,让我暗中调查一下,陈莉莉失踪,是陈莉莉真的失踪,还是家里的那些下人有什么原因,故意说谎。但我还没等开始调查,陈莉莉就再次从院子里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就是被您在河边给发现的尸体了。”

    “……”

    “王振森要是知道家里有地道,那还调查什么,直接质问陈莉莉不就结了对不对?!”

    “地道通向什么地方?”

    王志摇了摇头:“刘处,这个我不知道。”王志说到这里,突然又说道,“对了,刘处长,实际上,当初那个王振森几年前死的小老婆,我今天来之前,把这个案子的卷宗也带来了,也许和那个地道,在这个卷宗里面也有些线索,您看看!”王志说完,把手伸入怀内,从里面抽出十几页纸折叠的一个文件卷宗,给刘廷。

    刘廷看到卷宗,眉头立即皱起来,接过来文件打开来看,上面写的是巡捕房1935年10043号案卷。报案缘由是李乔娇失踪案。

    “李乔娇就是我二叔弄死的那个小老婆。”

    刘廷点了点头,继续看案卷,李乔娇父母是河北廊坊人,到天津投奔女儿,按照女儿之前给家里的电报,女儿住在天成街一处宅子那里。但老两口到了后发现宅子已经空了。老两口到处打听女儿下落,没有人知道。老两口就向巡捕房报了案。巡捕房对案件做了记录,把人打发了。但过了一日,突然有人找到了老两口,那个人就是王振森。王振森告诉他们两个,李乔娇之前是被他收了房,但半年前突然失踪了几次,然后到现在也下落不明。王振森给他们安排了几日食宿,就将李乔娇父母打发回河北,又到巡捕房按照人口失踪从新报的案,之后一直就是悬案到现在。

    王志说道:“这个李乔娇失踪的事情,因为这次陈莉莉失踪,我还想起来了一些,当时我刚到天津,刚投奔王振森,当时他身边的人就和我喝酒的时候说,新娶的漂亮小老婆失踪了好几次。就和陈莉莉一样的失踪方式。”

    “李乔娇失踪前后,曾经也有什么鬼面人闹鬼的类似事情发生过吗?”

    王志想了想,摇了摇头,然后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鬼面人说自己是陈莉莉的冤魂,那就是陈莉莉自己觉得自己死的冤。李乔娇死时,没有冤魂,会不会就是李乔娇死的一点不冤?”

    刘廷立即想到一种可能,李乔娇没有死,鬼面人会不会是活人,是李乔娇假扮的?但地道内的骸骨,不正是李乔娇的尸体吗?!

    刘廷沉吟了一下,现在就算确定了王振森杀了李乔娇,但王振森的杀人动机是什么?现在也是一个谜。刘廷想了想,问道:“你那还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别的暂时我没查到。但是刘处,陈莉莉失踪的号外,是我去王振森家里路上买到的,我送到的他手里,我交给王振森看的时候,他看了号外后,别的没说,就说了一句:‘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对,就说这么一句。王振森当时的表情我也记得,非常震惊,不像是装的,他对陈莉莉的死,显得非常意外。我印象很深。我这么说吧,刘处长,我绝不不是维护我这个二叔的利益,而是为了您。我真的要大胆劝您慎重考虑一下是否就此结案。”

    刘廷立即阴沉着转头看王志,问道:“……你要说什么?”

    “不论您信还是不信,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我刚才也给您分析了那几个证据,关于我二……关于王振森的那几个证据,王振森是陈莉莉杀人凶手的可能性真的很小。您要查下去,如果他不是,只能查到更多有利于他的证据,最后彻底洗清他的嫌疑。”

    刘廷没有说话。

    王志看了看刘廷脸色,又继续道:“接下来我要说的话您可能就不爱听了。”

    “……你说。”

    “现在案件就这么几个嫌疑人。戏园子老板没有杀人动机,也没有杀人时间,现在还死了,尸体还在……在您家出现。王振森嫌疑其实也不大,虽然他杀过别人。张志全巡捕房那边传来消息,他说死也不认自己杀了陈莉莉,而且他在陈莉莉失踪后,根本不知道陈莉莉到了王振森那里,基本也可以排除。那您说这可能的凶手,还……还剩下……”

    “只剩下我一个……”

    “您我相信,也绝不可能!根本不可能!但别人的嫌疑越小,不利于您的证据还有那封您前妻留下的信件,还有外面的鬼面人,自称是陈莉莉尸体,但却一直在针对您。而且信件里面,提到了您有这个……这个……”

    “梦游。”

    “对啊,您现在仍然这么大公无私,一定要继续查下去,就这个表态,我王志就已经相信您肯定是心里没鬼,是清白的!但别的嫌疑人都没嫌疑了,您说,外人要是说三道四,对您这个……这是一点好处也没有啊!”

    “……”

    “再有您想想,这案子其实他妈的有什么了不起的?!顶天了,就是弄得天津城里外都知道,知道就知道,那又能怎么样?破不了的悬案多了去了。我刚刚接到巡捕房内线给我的消息,说巡捕房那边谭光凯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像对这案子要放手了,要找个替罪的把这案子结了。”

    王志这段话提到的谭光凯态度,和谭光凯刚才亲自对刘廷说的话一致。王志在巡捕房内线的能量让刘廷有些吃惊。

    王志继续道:“巡捕房不管了,愿意结案,查下去对您又没有好处,陈莉莉冤死就冤死吧。鬼面人我们给她做场法事就完了。她还真有什么本事,能伤到尹家小姐?人不应该怕鬼,鬼怕人才对!人比鬼,他妈的狠多了!您不如就做个顺水人情,双方心照不宣配合着巡捕房就此打住,我加派几个兄弟,多保护着点尹小姐,这案子到此结束,您看多好?!”

    刘廷皱了皱眉头,看外面天已经开始有些亮了,沉吟了好长时间。王志满怀期待看着刘廷。刘廷知道王志说的有道理,明哲保身,升官发财,要表面正义,关键时刻严格以利益为导向,太多道德约束干不成大事。但他要查自己前妻的死,要查自己到底是不是梦游……或者更准确的说,自己是不是凶手,杀死前妻或陈莉莉的凶手!还有鬼面人对尹妍希的死亡威胁,有一点可能尹妍希真的有危险,自己就绝对不能置之不理!

    刘廷拍了拍王志肩膀,对王志道:“有件事情,你立即去办。”

    王志听到刘廷吩咐自己做事,立即答道:“您尽管吩咐,刘处长。”

    “地道内发现的那具骸骨,你到巡捕房找谭光凯,看能不能要过来,我要看看。”

    王志一听刘廷吩咐的事情,立即明白刘廷没有听自己劝告,心内冷哼一声,但嘴上却再也不提任何劝告,而是好像刚才自己劝告那些话根本没说过一样,直接自然的回答道:“巡捕房?谭光凯是我们死对头,他能给吗?”

    刘廷沉吟了一下,谭光凯之前和自己那番交谈,他交出骸骨的可能性应该很大。但刘廷没和王志解释这些,只是说道:“巡捕房如果不肯,那你就和他们商量,让我们在他那看看情况也行。其实我们更应该去地道里面去看看。可以看看骨头掉落那个地方的现场,也可以找到地道的出口。”

    “地道里面可能不能看了。”

    “为什么?”

    “王振森不会让任何人再到他家去调查。现在他肯定在安排人,把那个地道立即堵死。”

    刘廷皱眉头想了想,道:“那你现在就去巡捕房吧。”

    “是!刘处!”

    王志走后,刘廷感到自己疲惫不堪,这一夜发生事情太多,自己太疲劳,困意袭来。自己下一项要做的事情自己已经决定好,刘廷打了一个哈欠,现在还有时间,自己需要先休息一下。

    楼上卧室曾经放过尸体,刘廷习惯的上了楼梯刚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犹豫一下,转身去了书房。书房墙边有长沙发可以躺下。刚躺下,刘廷突然又坐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再次上了二楼。到了卧室门口,刘廷伸手将门推开,看了一眼,又将门从外面关死。然后刘廷沿着二楼走廊继续向前走去,走到储物间那里,推门进去,将灯点亮,将左边柜子打开,翻了几下,拿出一样东西。

    看着那样东西,刘廷感到身上涌起一股阴冷的气息,一种强烈的恐惧感。手颤抖了一下,刘廷拿着那东西,返身下楼,回到书房,将手里那个东西直接放在写字台上,坐到椅子上,拿出抽屉里的纸笔,用笔筒里的剪刀将纸剪下来长长的一条好像电报那样的纸带,把纸带在自己左手手腕上绕了一圈,长度足够。刘廷把纸带展开,在上面笔画连着笔画不让笔离开纸带一直向前写,直到纸带上写满了自己名字。然后用胶水把纸带两边粘牢,绕在自己左边胳膊上。

    这一切都弄完后,刘廷将钢笔放在纸旁边,起身把刚才那个东西拿起来。

    那个东西,是一卷绳子。刘廷将绳子一头拴在胳膊上的纸带上,另一边绕过沙发下面的支撑腿后,也栓在胳膊纸带上。然后刘廷用胶水将纸带粘牢在自己胳膊上,这样就无法撕扯后重新造假。

    如果自己半夜梦游起身离开沙发,绳子就会扯断纸带。刘廷要在这次休息时,测试一下自己!

    一切都做完后,刘廷躺在沙发上,看着手腕上的绳子和写满自己名字的纸带,突然有一种惶恐感。一个人最可以信任最不会欺骗自己的人,就是自己本身!自己大脑中一切活动,都是无法隐瞒的!但如果自己都不可靠,那时候自己该怎么办?!

    躺在床上不知过了多久,刘廷沉沉睡去,不知睡了多久,刘廷突然惊醒!猛地坐了起来,大脑一片空白,发了一会呆,刘廷才想起来入睡前的事情,立即转头看角落里的座钟,现在是早上八点三十七分。厚厚的黑色真丝窗帘边缘已经有外面的阳光投射进来,天亮了。

    刘廷打了一个哈欠,刚想起身,突然想起自己胳膊上的纸带,立即停住身子向手腕上看。看到纸带仍然在原来位置上,胶水的痕迹也没有变化,没有任何撕扯的痕迹。

    自己至少这一次,没有梦游。

    刘廷心里立即感到安稳一些,但仍然不放心,来回又仔细检查了两次,还是没发现问题,刘廷这才起身,将绳子从纸带上扯下来,然后向卫生间走去,在那里用肥皂和水冲洗胶水和纸条,胶水残存的痕迹冲洗起来格外的费力,这更让刘廷心中安稳。

    最后也没有彻底弄干净,有些纸条的残片带着字迹仍然粘在胳膊上。但刘廷很喜欢看到那些说明自己没有问题的痕迹,返身回到楼上卧室,打开大衣柜,换了一套新的衬衣西服和大衣,带好圆边帽,返身下楼,回到书房,走到写字台前,拿起电话,摇了几下,对接线员喊道:“给我接军统天津处。”

    对方答应了,电话里传来接线音。刘廷等待着,手拿起了桌子上一张纸,上面写的是:“绳子太短,起身后只能勉强到写字台这里。我怕弄断了纸带吓到你,又想让你知道我的存在,特意给你留个言。刘廷,我也是刘廷,你好。”

    刘廷看着那张纸,手立即抖起来。同时感到四周景物立即旋转起来,浑身有一种强烈的虚幻感,感觉自己似乎不是站在地面,而是身子飘了起来,恍恍惚惚,恍恍惚惚。

    电话里突然传来女人甜润的声音:“您好,军统天津处,您是哪一位。”

    刘廷犹豫了一下,突然将电话挂断。那种内心里的恐惧感在增强。这么查下去,自己到底会查到什么!?会不会查到什么让自己会疯掉的,恐怖秘密!?

    刘廷手里仍然拿着那张纸,又反复读了几遍,刘廷咽了一口唾沫,看着屋子四周,那种恍惚漂浮眩晕的感觉越来越强,那种跑完长跑后,强烈缺氧的痛苦感觉。

    刘廷开始大口呼吸,狠狠吸了几口气后,刘廷将那张纸愤怒的扯了几下,将纸扯得粉碎,捧着纸屑到了旁边的卫生间里,将纸屑扔到坐便里,按动冲水开关冲了下去。

    自己手扶着坐便后面的水箱,刘廷弯着腰,看着水旋转着形成漩涡,将那些纸屑卷起来,迅速冲到孔洞里,最后轰隆一声,所有的纸屑彻底消失不见。刘廷慢慢抬起身子,立即看到旁边洗手盆上面镜子中的自己,镜子中的自己,发现自己消瘦的厉害,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眼圈浮肿发黑,眼眶外翻发红,皮肤好像从脸上肌肉上掉落下来,向下垂着。自己的脸好可怕。

    刘廷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看了一阵,突然好像是错觉一样,看到镜子中自己的脸突然开始看着自己微笑起来,嘴角上扬,眼睛神经质一样圆睁!刘廷倒吸一口气,再仔细看,镜中自己的脸又恢复了刚才死人一样的样子,没有再奇怪的变形。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慢慢从卫生间离开,将帽子带上,走到门口鞋架那里,拿出一双干净的新皮鞋穿上,戴上手套,拿起墙上挂勾上的黑色圆帽戴在头上,手半死不活的握住门把手,扭动,大门砰的一声打开了,外面的阳光射进来,天空乌云密布,铅灰色的天空,冷风立即吹进来,吹到刘廷脸上,刘廷打了一个冷颤。

    刘廷保持着门打开一点的姿势,却没有动弹,因为他看到两辆车子快速开到了自己家门口停下来。又来人来找自己!?

    刘廷莫名一阵惶恐,自己现在不想和任何人接触,自己需要时间和没有人打扰的角落,好好想想现在发生的一切!

    他们是谁!?他们是谁!?第一辆车车门立即打开了,车上下来的人,刘廷一看到那个人,立即大吃一惊!

    那个人,是尹妍希!刘廷满脸疑惑,身子向门外走去,站在门口,尹妍希穿着黑色貂皮大衣,头发有些散乱,没有化妆,仍然充满抵挡不住的二十出头女人那种旺盛的没有雕琢过的汹涌的少女气息。

    尹妍希一看到刘廷,立即带着那种不顾一切的女人追求男人不掩饰的那种放肆感觉,快步跑向刘廷,跑到刘廷面前,却立即站住了,想要抱刘廷,却觉得有些不合适。但尹妍希立即看清刘廷的脸,对刘廷竟然憔悴到这个程度,吃了一惊,立即问:“姐夫,你……你怎么了?”

    刘廷不知道怎么回答,嘴张了张,看到门口汽车其他几个车门也都打开了,第一辆车子刚才和尹妍希一起坐在后面的人也下了车子,是王志。

    王志对其他跟随的下属做了手势示意他们站在原地,自己快步向刘廷跑了过来。到了刘廷面前,王志看到刘廷憔悴恐怖的样子,也吃了一惊,犹豫了一下,脸上表情尽量掩饰自己不自然的反应,点头磕磕绊绊说道:“刘……刘处长。”

    刘廷看了王志一眼,回头问尹妍希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尹妍希回头看了王志一眼,说道:“他给我带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