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五万大洋

    更新时间:2016-11-01 10:15:53本章字数:4820字

    尹妍希大大的眼睛波光流动,看着刘廷。刘廷心中一动,立即有些掩饰的低头,然后说道:“就是这种眼神。”

    “什么这种眼神?我不明白。”

    “小道士看人的时候,眼神是那种女人观察男人,评估男人是不是对自己有吸引力的那种眼神。”

    “这样……我说我看她怎么也有点……那个……那个……精致的有些奇怪的感觉。但我也没往那方面想啊。啊!你这么说,道长屋子里,收了这么一个小道士!这……”尹妍希说到这里,立即有些兴奋的捂嘴笑了起来,同时说道,“好恶心啊。”

    “恶心你还笑。”

    尹妍希白了刘廷一眼,说道:“你好讨厌。恶心……恶心。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出去的?怕进去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也不是这个意思。你再想想之前我们在厨房里遇到的那个道士。”

    “他……也是白白净净的。啊?!不会那个道士,也是个女人吧?”

    “那倒不是。但这个道观里我注意看了遇到的道士,都很年轻精致。一个老胖的道士都没有。”

    “好像是这样。这有什么额外的说法吗?”

    “这道观你说是两观四寺之一,那应该有些年头了吧?”

    “是。我小时候就听过。怎么也几百年了吧?”

    “但里面一个老道士都没有。都是细皮嫩肉的,道观人事安排都是道长一个人负责,这个道长应该是刚刚上任没几年,而且自己就是极端精致这么一个人。所以有这个有些怪异的选人标准。”

    “他丑不行啊?非要他也长得漂亮?”

    “谁会特意在身边都弄上比自己长得美的?怕别人不恶心自己吗?”

    尹妍希想了想,嘿嘿和刘廷笑了起来。尹妍希心里特别享受和刘廷这种放松聊天的时候,也很珍惜。刘廷也喜欢尹妍希这么和自己在一起说话。但不敢太享受这种时候。

    这时候太阳开始落山,四周渐渐黑下来。而刘廷和尹妍希都不知道,他们已经无比接近事情的核心真相!只是这个真相,和他们想象的,表面推理的,都完全不同!到底谁是凶手!?他们今晚又要遇到什么事情?!这个夜晚,将要发生的事情,将有多么怪异,多可怕,多让他们无比震惊!

    “那是他们的事情,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不借电话?”

    “还有一种可能,这些道士都长得这么漂亮。”

    “什么可能?”

    “为了吸引女香客。”

    “啊?!”尹妍希吃了一惊。

    “刚才我从他们后厨那里一路走过来,仔细观察,信众以女人居多,道士又都这样,到了道长住的院子,又出来一个过于懂风情放肆的女道士。这些东西弄得我好奇心也起来,往院子门口走的时候,看到的东西让我大吃一惊!”

    “大吃一惊?你看到什么了?!我怎么没发现什么异常的?除了那个娇嫩的小道士。”

    “我注意到门口挂着的条幅,是:‘正气浩荡国泰民安庙貌千秋昭圣德,公生灵感保我黎庶心诚一片答神恩。’横批是‘得道入世’。”

    “这批词也没什么啊。就是皇帝都死了,还要昭圣德,有点不合时宜。”

    “他说的圣德,说的不是世俗中的皇帝,是神仙,天上的玉皇大帝那些人。”

    “那也不至于让你吃惊。”

    “批词内容是没什么,但批词下面还有个落款印章,我看了一眼,这落款,就是让我吃惊的地方。”

    “什么落款?”

    “落款是一个印章,四个字,李翔飞字。”

    “李翔飞字?什么意思?”

    “我在房屋署看王振森档案,上面写着王振森外宅改建的设计人,就叫李翔飞。”

    “啊?!是老道给王振森外宅画的布局?”

    刘廷点头。这时候几个人已经从胡同绕回到车子停的地点。刘廷和尹妍希上车,刘廷立即将车门锁落锁,坐在后座的下属拉了一下车门没拉开,立即懂事的站到车旁边的等刘廷继续说完话。

    刘廷心中动了一下,这种跟红顶白有眼色的特务,真是好用。王志调教的很好。用好了,就是自己手里的猎犬,用不好,随时也会反咬自己一口。刘廷皱了皱眉头。

    尹妍希看到刘廷脸色不好,立即问有什么事?刘廷没有说刚才自己心里想法,而是继续说道:“大通观道长设计的外宅,下面有一个本主也不知道的地下通道,通到了大通观后门的宅子。”刘廷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向车外那条废弃院子和大通观后墙夹着,阳光都被院墙遮挡显得阴森的那条小路,继续说道,“还有道观里那些女信徒,李翔飞院子里留在身边照顾的女道士。还有你记得我俩在剧院后面仓库里,偷听到的戏园子老板和那个被杀的女的之前的对话吗?”

    “那个说自己知道陈莉莉是被老板送走的,要挟老板给自己换戏的女人?”

    “对。那个女人曾经提到过,说陈莉莉在离开戏园子前,曾经表现的好像特别兴奋,给自己找到了好归宿。找到了一个可以托付的好男人。这件事情我一直觉得有问题。”

    “哦对哦。”尹妍希立即说道,“我也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女人喜欢一个男人是不能造假的,那种情绪装不出来,一旦爱上了,女人就特别傻,就比如说我,一想起你……一想起那个……那个我喜欢的男人,就控制不住就爱傻笑你知道吗?爱幻想,越想越开心。”

    刘廷回避尹妍希的目光,低下头。

    尹妍希看到刘廷回避自己目光,心中立即有些发堵。但尹妍希立即掩饰着好像什么都没发现一样继续做出更开朗更兴奋讨论案情的样子,继续说道:“陈莉莉死亡前,肯定是真爱上什么男人了。之前我一直就觉得这点奇怪。你看案件中这些个已经登场的男人,张志全是个喜欢打女人的混蛋,最恶心了,肯定不是那个男人。戏园子老板睡了陈莉莉,还要把陈莉莉牵线给王振森,陈莉莉肯定不能对一个拉皮条的动心。王振森老狐狸老谋深算,又长的很胖,脸上又带着凶相,那天在地道里他一会阴一会阳的,好恐怖……虽然他手里有权有钱,这种人估计陈莉莉也不会多爱,这么排除下来,还剩下谁能让陈莉莉着迷了?”

    刘廷点头,刚想说话,突然陈莉莉笑着指着刘廷说道:“对了他们不是一直怀疑你是凶手吗?陈莉莉要是喜欢你,喜欢到那个样子我倒是相信。哈哈,哈哈。这么说,你更像凶手了。”

    刘廷听到尹妍希这段说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不知自己该怎么反应,更奇怪的觉得自己有些心虚。尹妍希笑了几下,突然看到刘廷脸色不太对,笑容猛地停了下来,尴尬的看着刘廷,说道:“姐夫,我开玩笑呢,我就是说,你是一个能让女人着迷死心塌地,一想起来就觉得特别幸福值得爱的男人。可以让女人幻想的男人。”

    刘廷沉默。尹妍希又自我解嘲说道:“我说的有些酸了。我的意思……”

    刘廷突然打断她说道:“也许陈莉莉喜欢的,是道观里某一个道士。那些道士个个都细皮嫩肉,陈莉莉在戏园子整日被老板和张志全双重折磨。而且老板可以将陈莉莉介绍给王振森,那我怀疑老板向外将陈莉莉介绍出去,应该不是第一次。”

    “你是说,老板经常逼迫陈莉莉帮自己陪那些达官贵人赚钱?”

    刘廷慢慢摇了摇头,说道:“不大可能是逼迫,那个被掐死的戏班子女人,论姿色可能比不上陈莉莉,但也不差,他们在仓库后面说话时,那个女人就应该没有类似于陈莉莉这种事情,否则老板会用这些事情给女人压力逼她就范。”

    “主动愿意陪那些老男人?”

    “按道理来说,都是男人愿意和任何女人都可以随随便便做那些事情。做了还是占便宜。对女人,随便的话就是吃亏,不守妇道。但其实你以为比如青楼那些女人都是没有活路了只能这样啊?哪有那么多被逼迫卖身的事情?好多女人,也不在乎甚至喜欢和不同的男人做那种事情,对那种事情的态度,就和男人差不多少。而且还能在这个过程中得到金钱地位各种好处,为什么不做?不光是青楼小姐,这种女人其实比例很高,哪个衙门商铺背后都有一堆这种男女之间的烂事,女人要是不愿意,男人有什么办法?”

    尹妍希听了,立即皱眉头:“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做那种事情,咦……好恶心。”

    “你不是名媛圈子的吗?你们这些名媛在一起都聊什么?”

    尹妍希一听到这句,立即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对哦对哦,那些个名媛,不愁吃穿不愁前途,但也有好多乱来的,我还一直理解不了她们是不是傻啊,为什么啊?原来是这样,哈哈哈哈。不过我不是那种人,我肯定只和自己喜欢的男人……别的人,碰我我都受不了。姐夫。”

    尹妍希最后“姐夫”两个字说出来后,眼睛有些放肆的看着刘廷,刘廷和她对视了一两秒钟,立即低下头去。想了想,继续说道:“我们现在不妨来分析一下陈莉莉到底是个什么样性格的女人。根据现有的线索。给她的形象描绘出来后,我们才能更好的还原她最后死亡前发生的事情,更好的找到凶手的杀人动机。”

    尹妍希立即兴奋的说道:“好啊,我想听。你先说,我帮你补充啊。”

    刘廷笑了一下,说道:“陈莉莉是个活生生的一个典型的在底层挣扎,有姿色,又找不到出路的女人。从自己前途上来说,身边被张志全那样的变1态拴住,摆脱不了,精神上,要遭受多少折磨。”

    “离开戏园子不就行了。突然失踪,让张志全彻底找不到,脱离苦海。我要是陈莉莉,我就立刻偷偷跑走。”

    “你也这么说,那我问你,陈莉莉现在像是逆来顺受的人吗?”

    “应该不是吧?我倒是觉得她性格挺强硬的,挺有主见的。没什么根据,只是一种感觉。”

    “我也是这种感觉,但我问你一个问题,这么一个有主见性格强硬的女人,为什么要忍受着张志全这么长时间?不脱离戏班,也不和张志全摊牌?”

    “啊?!”尹妍希听到这个问题,愣住了,“对啊,她应该有好多机会结束自己这种痛苦的状态,为什么她要一直忍受啊?!”

    “女人要是一直忍受某种痛苦的生活状态,或者是为了孩子,或者是纯粹对身边男人的恐惧,或者是缺乏别的生存手段,怕离开后自己完全活不下去。但陈莉莉这几种都不属于。”

    “那她是什么情况?”

    “因为她需要戏班这个平台。”

    “需要戏班这个平台?这是什么意思?”

    “戏班对陈莉莉来说,是一个媒介。刚才我不也说了吗?和不同男人在一起,发生那种事情,交换好处,对陈莉莉都没有心理障碍。她要发挥自己这个特长,除了自己不在乎以外,也需要她能接触到有交换价值的男人。戏班……能给她提供结识这样男人的机会。”

    “王振森?!”

    “对。王振森之前,应该还有其他很多男人。戏班子老板,应该是陈莉莉主动勾1引的。戏班子老板介绍那些达官贵人,也都是陈莉莉主动或半主动要求的。陈莉莉要赚钱,演戏那点收入根本不算什么。但她也有她自己的危机。”

    “什么危机?”

    “年龄。我看了一下档案,陈莉莉今年二十四岁,年龄已经不小。同龄的女人基本上都有一到两个孩子了。女人容颜老了后除了自己嫁的男人,其他任何男人绝不会有兴趣再给她花一分钱。陈莉莉这种状态无法维持,她必须将自己未来安排好。”

    “哦……所以王振森答应娶她做小老婆后,她一次性开口要五万大洋,她要给自己安排后路。”

    “可能是这样,也可能不是。”

    “不是这样?五万大洋不是她的后路?”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她在遇到王振森之前,碰到了心上人。”

    “心上人?”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陈莉莉身边当人不缺男人。但那都是交换利益的,没有一个是贴心可以让她依靠的。人是怕孤独的动物,女人更甚。她生活的环境是扭曲的,她的变1态男友张志全,戏园子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她有肌肤之亲又兼皮条客身份的老板,还有那些把她当玩物的达官贵人。她最缺的是别人平等尊重的态度。你知道妓女身边一定会有什么人吗?”

    “妓女?身边?好姐妹?拉皮条的?”

    “是小白脸。”

    “啊?”尹妍希愣了一下,眨了眨长睫毛的眼睛。

    “妓女卖身赚钱,好多又会把钱花在一个吃软饭的男人身上。好多人都理解不了到底是为什么?那是因为小白脸,满足了妓女这种精神上的需要,好像鸦1片一样,让女人上瘾摆脱不掉。”

    尹妍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用说那些妓女了,正常女人,哪个不是这样。我也是这样。”

    “……”刘廷尴尬地笑了一下,说道,“陈莉莉精神压力很大,她需要排解这种压力。我怀疑陈莉莉可能会去烧香拜佛,信点什么,是不少人排解压力的一种办法。”

    “去大通观?”

    刘廷点头:“对,那里那些道士个个都细皮嫩肉,那个道长李翔飞安排道士都这样,也未必只是为了自己喜好,这也是一种吸引香客的好办法。道士越好看,女香客越多越大方。大通观吸引了一大批类似于陈莉莉这种女人。而且这些道士,为了抓牢女香客们,这里面可能会有一些手段。陈莉莉本身还有姿色,还有点钱,可能和某个道士对上了。王振森娶陈莉莉,陈莉莉要钱,可能就是陈莉莉身后这个相好的道士给出的主意。”

    “陈莉莉两次失踪,是通过地道和道士相会?”

    “有这个可能。但应该不只是为了肌肤之亲,可能要商议其他事情。”

    “什么事情?”

    “你要记住,这有五万大洋,这么大的数目,陈莉莉和道士这种苟且组合,可能会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