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地下验尸

    更新时间:2016-11-02 10:15:52本章字数:4695字

    “什么问题?”

    刘廷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还记得吗?陈莉莉在戏园子失踪之前,幸福流露,好像找到终身托付。那就是说,相好的道士和陈莉莉之前应该已经商议过,他们很可能是要骗王振森这笔钱,然后道士要和陈莉莉私奔,卷款逃走。所以陈莉莉才会觉得未来一切都安排明白了!”

    尹妍希想了想,说道:“对,应该是这样。”

    “那么这么说来,杀人凶手可能有两个。”

    “两个?谁啊?”

    刘廷看了一眼车外仍然等待的军统特务下属,转头慢慢说道:“一个是王振森,他可能杀人的原因,就是发现陈莉莉和外面别的男人私通。另一个可能是道士。”

    “道士?他和陈莉莉是一伙的,为什么要杀人?”

    “王振森是军统的人,这种人能量无边,是好得罪的吗?私奔想跑就一定能跑得了?道士和陈莉莉商量计划的时候,只看到钱的诱惑了,未必想得太清楚。等真进行到具体步骤的时候,王振森的恐怖威胁就会越来越清晰。这种吃女人的小白脸是没脸没胆量的,一定会害怕,可能会又不想跑走了,反悔了。陈莉莉看到对方要反悔,会怎么样?!”

    尹妍希想了想,说道:“会逼迫道士就范。”

    “对。这时候,道士会突然发现自己被逼到死角里了。女人发起疯来,什么都敢干,可能陈莉莉会拿告密,拿王振森来威胁对方就范,道士到了这种时候,可能就会有杀人动机。”

    “那这个道士现在……还在道观里?”

    “有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看这一段道观是不是有人突然不干了,跑了。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当然陈莉莉相好的可能仍在这个道观里,陈莉莉一定没少到这里来过,要查清她和谁有刮连很容易。一会我给王志打电话,今晚我们安排人,先去抓那个李翔飞。”

    “抓他?”

    “还有他那个小女道士。等把他俩都抓住后,李翔飞要想不身败名裂,就必须配合我们,然后我们就可以立即对道观进行彻底搜查。希望在明早天亮前,就能找到陈莉莉相好的。”

    “为什么天亮前那么急?”

    刘廷沉吟了一下,说道:“军统查封大通观,大通观这种地方,信徒众多,盘根错节,拖时间长了未必我们能压得住。速战速决,防止夜长梦多。”

    “哦。那我们现在去做什么?”

    “先给王志打电话,让他安排人手,准备行动。”

    “好刺激啊。”尹妍希兴奋的说道,“晚上我也想去。”

    刘廷笑了笑,看着尹妍希。不拖到天亮就要从大通观找出那个道士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明天清晨时,已经到了鬼面人威胁要杀掉尹妍希的三天时间。必须抓紧时间,刘廷不敢让尹妍希冒险。

    刘廷的担心,并不多余。

    案件自此,进入疯狂阶段。

    刘廷他们驱车到附近最近的电报局,刘廷借来电话,打给巡捕房。尹妍希也要听他们通话,刘廷让她贴着话筒另外一侧。

    王志一直乖乖在巡捕房等待刘廷命令,接到电话后,为了邀功,不等刘廷吩咐,立即先开口告诉刘廷自己这边最新进展:“刘处长,我已经和谭队长谈过,他答应我们可以验看李乔娇尸骨,但必须在巡捕房进行。另外我们这里突然有一个意外的大收获。”

    “什么收获?”

    “一个道士,自称是大通观道长的人,叫李翔飞,突然到巡捕房来,说关于鬼市人头案,他知道谁是真正凶手。”

    “什么?!”刘廷,还有同时在听电话的尹妍希,全都大吃一惊。

    尹妍希立即露出兴奋表情,看着刘廷兴奋的无声用嘴型说道,“姐夫!来了!”

    刘廷心中一种莫名的惶恐感觉涌了上来。一种不祥的预感!

    四十分钟后,刘廷和尹妍希到达巡捕房。王志出来迎接,刘廷没看到谭光凯。刘廷单独将王志叫到一旁,问谭光凯去哪里了?

    “谭队长说有事情,离开一阵了。还让我和你说声抱歉。”

    “他知道我和尹小姐要到这里吗?”

    王志三角小眼眨了眨,阴笑着说道:“我挂电话后和他说过。”

    刘廷点了一下头。王志说道:“那个道长巡捕房随便问了点问题,让他回去。我已经把他截下来了,他说原因和你谈谈。我们可以给他带走。”

    刘廷眼角跳了一下,说:“那你派人把他看好。我们先去看李乔娇的尸骨。”

    王志答应一声,前面带路。

    尹妍希在刘廷和王志说话的时候,也悄悄问巡捕房的人谭光凯怎么没见到?巡捕房的人说队长出去了。尹妍希心中有些不高兴。前一天晚上回家后,尹妍希父亲在客厅不小心摔了一个茶杯,之后无名火起,大骂了一通谭家。看来父亲猜测是真的。

    自己可以不选他,也不想选他。但谭光凯变脸变得这么快,尹妍希心中很不痛快。

    刘廷这时候和王志走了进来,尹妍希问:“是要去审那个老道吗?”

    王志捧臭脚的哈哈大笑,立即说:“尹小姐,那个道长才三十出头,怎么就是个老道。我们不能在这问那人话。我们先去验尸。”

    尹妍希愣了一下,立即想起那天晚上骨头掉落下来恐怖的记忆,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立即又害怕又兴奋的说道:“我也去。”

    刘廷想要反对,想了想,默许了。尹妍希一直盯着刘廷看他反应,一看刘廷不说话,开心的过去抓住刘廷胳膊,向里面走去。

    穿过一楼的长廊,王志找了巡捕房办事员做了登记,之后办事员恭敬地对刘廷说:“刘处长,请跟我来。”

    尹妍希很喜欢别人对刘廷小心翼翼恭敬的样子,心里得意。走到走廊尽头,办事员掏钥匙打开一扇铁门,里面立即现出一道长长的通向下面的楼梯道,沙面水泥墙,上面大片的霉斑,一股让人恶心想要呕吐的霉臭湿热的混合味道,几个人立即都捂住嘴。

    办事员回头看了一眼刘廷他们几个,当先走了下去。味道渐渐适应了,下面湿热的感觉越来越强,昏黄的灯泡照的楼梯和墙壁到处都是大块的黑色阴影。

    再往下拐了一个拐角,楼梯尽头又出现一道铁门。上面的绿色油漆大片的卷起,露出下面覆盖的铁皮,上面长了一层铁锈。

    办事员掏出一大串钥匙开门,钥匙哗啦哗啦的声音在地下空间来回回响,让人浑身都不舒服。咔嚓一声,大门打开,办事员用力推开那道铁门,铁门后面,一点光线都无,一个巨大的黑色空间,什么都看不到。

    尹妍希下意识抓紧了刘廷的胳膊。办事员半个身子探进了铁门里面,侧身在后面墙壁那里扳了一下开关,屋内的几个灯泡立即都亮起来。

    一个灯泡啪的一声突然炸开。炸碎的玻璃崩开掉落到地上。尹妍希立即尖叫。刘廷也心脏猛跳一下。办事员立即回头满脸歉意说道:“这下面太潮湿了,灯泡总爱炸。你们要看的东西,在那边。”

    刘廷他们看到面前是一个巨大的类似于仓库一样的房间,昏黄的光线下,两边四排巨大的布满铁锈的铁质架子,上面摆满了各种杂物。这应该是巡捕房的证物室。办事员已经当先走了进去。刘廷他们跟上去。

    刘廷他们跟上去,刘廷明显感到自己必须用力拉着尹妍希前进,尹妍希往后用力,不敢走了。刘廷小声对尹妍希说道:“你要怕就上去等我。”

    “……不。”我想看。

    “那你吓到怎么办?”

    “可是我就是想看。”

    刘廷皱了一下眉头。女人喜欢刺激。刘廷拉着尹妍希,绕过了一个货架,立即停住了脚步。在货架后面摆着一个铁桌子,桌子上面盖着一块上面已经长了绿苔的白布。白布突起的形状,好像一个人躺在上面,但身子各个部分都塌陷下去了。

    办事员走过去,王志立即走到另一边,两个人一起将白布在骨头架子人头那边慢慢掀起来,首先是头骨露出来,头骨上面,还有不少长发,都梳向上面。然后是下面的颈椎,胸骨肋骨,腰椎,一直到骨盆,大腿骨,小腿骨。尸体的手掌脚掌小碎骨头有些缺损,找到的骨头都按照手脚指大概拼出了形状。

    整个骸骨静静地躺在铁桌子上,从白布下露出骨架后,屋子内莫名的更加阴冷。

    突然砰的一声,后面灯泡又爆炸一个,碎玻璃撒到地面的声音,挂灯泡的灯绳来回摇晃,被其他灯泡灯光照出一条黑线,投射到墙壁上。

    尹妍希立即一声尖叫,更加紧抓住刘廷。四个人全都不说话,都看着那具和真人一样大,显得更加真实骇人,好像还带着生气的骨架。办事员已经满头大汗,犹豫了一下,转头对刘廷说道:“刘处长,你们在这里检测好了。我上面还有事情,你上去后把门关好,喊我来锁门就行了。我就……我就先上去了。”

    “你等等。”那人刚想转身,刘廷立即喊住对方。

    办事员立即回头,表情有些不安,问道:“刘处长,您还有什么吩咐?”

    “这桌上只有骨头,尸体旁边随身物品,尸体身上的衣物在哪?”

    “刘处长,只有骨头,没有随身物品和衣服在现场被发现。”

    “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尹妍希和王志听到办事员说话,表情都有些疑惑。回头看刘廷,刘廷脸上没有疑惑的表情,却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尹妍希立即问道:“姐夫,只有骨头,没有别的东西被发现,你从这点有什么发现吗?”

    刘廷点了点头,没有回答尹妍希问题,转头对那个办事员道:“行了,你出去吧。”

    那人立即好像获得大赦一样,勉强微笑答应了一下,转头快步就向门外跑了上去。

    刘廷回头对尹妍希说道:“我们先检查骨头,检查完后,看看能不能证明我的想法,我再慢慢和你说。”

    “讨厌。卖关子。”尹妍希抱怨了一句,白了刘廷一眼。转头看桌上的骨头,故意做出的俏皮的眼神立即消失了,脸上现出不安的表情。

    刘廷看了一眼尹妍希,说道:“你要是不舒服的话,也上去吧。”

    尹妍希眼睛挣到最大,一直在看着那具骸骨,慢慢摇了摇头。刘廷皱了一下眉头,轻轻把尹妍希握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拿开,向前走了一步,走到铁桌子前面。王志后退一步让开空间。

    刘廷犹豫了一下,把手上的手套摘下来,揣进大衣口袋里,然后用手慢慢拿起头骨,手上立即传来有些粗糙,冰冷,坚硬的触感。头发垂下来,垂到刘廷胳膊上。头骨眼窝朝向刘廷,被拿起来,一直看着刘廷,刘廷对王志道:“我口袋里有手电,你拿出来给我照亮。”

    尹妍希立即上前拦住王志,自己咽了一口唾沫,把手伸进刘廷口袋里,掏出手电点着了,照着头骨刘廷握住的位置。

    刘廷单手拿着头骨,用另一只手慢慢伸进残存的头发里,用手指当梳子滑动了一下,说道:“这女人残存的这些头发长得很浓密,发丝粗壮,带着一点弯曲的波浪。死前应该是精心烫过头发,发型应该很好看。她头骨也很小,眼窝大,下巴小,五官位置很匀称,身子上半身骨架较窄,下面的腿骨很长。应该是个很漂亮,略有些娇小,身材很好的女人。”

    刘廷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把头骨旋转过来,让头骨牙齿对着自己,仔细看头骨上的牙齿,慢慢说道:“牙齿有斑驳的痕迹,这个女人抽大烟,下侧左边第二颗门牙和上侧第三颗门牙折断了,折断的部位很粗糙,应该是外力造成的。”

    刘廷又用手仔细的抚摸头盖骨各个位置,最后手停留在又后脑位置,来回摸了摸,说道:“这里有一个凹陷。”

    刘廷又把头骨翻过来,看头骨下面残余的几节脊椎,让尹妍希照射脊椎的断面,说道:“脊椎上面长了一层绿苔,可能是地道或者这里潮湿导致的。我上衣口袋里有手绢,你抽出来。”

    尹妍希答应一声,照做。刘廷接过手绢,仔细将断面上的绿苔都擦干净,又把头骨放下,把颈椎骨拿起来,也仔细擦断面,两边都擦干净后,刘廷把手帕放到桌上,用手将两截骨头分别拿起来,仔细对齐反复看,又将骨头分别放下来,仔细摸断面,也反复看,然后说道:“断面上没有任何刀割或者砍断的痕迹,死者死亡后没有被人把头弄下来,尸体一直是完整的,现在断开,应该是尸体彻底腐烂只剩下骨头后断开的。这一点,李乔娇和陈莉莉不同。”

    “那是说,王振森杀人的嫌疑会降低吗?”

    “不。相反,我觉得会升高。”

    “为什么?”

    刘廷回头看了尹妍希一眼,没有回答尹妍希问题,转过头继续看胸骨和肋骨:“胸骨完整。”用手一根一根抚摸肋骨,尹妍希在旁边帮着照明,刘廷同时仔细检查肋骨表面,一边说道:“第四第五根肋骨上有两根细条纹,上面长着绿色霉斑。”

    刘廷将霉斑擦掉,仔细看那两条霉斑,然后说道:“应该是骨裂。李乔娇死亡前很可能被重物暴力殴打过。”

    检查脊柱,没有发现。检查腿骨,也发现了骨裂。刘廷最后小心的把左侧腿骨放回到原位上。发了一会呆,说道:“李乔娇是生前被人活活打死的。王振森下手很重。”

    尹妍希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想了一阵,问道:“王振森是故意要把她打死的是吗?还是错手杀人?”

    “应该是错手杀人。你想想为什么?”

    “……肋骨和腿骨都被打断,那就应该被折磨的时间很长。王振森不至于这么凶残要杀个人还要折磨这么长时间吧?一般人会不会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