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两件事情

    更新时间:2016-11-03 10:16:41本章字数:5423字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折磨人致死对有些人是有快感,但那种人是少数。王志,王振森审问军统犯人的时候有什么怪癖吗?比如喜欢亲手审问,用什么特殊刑具?”

    “有时候重要的案子,他会自己审讯,手段上没觉得有什么特殊偏好,灌辣椒水扎手指甲也就是这些。”

    “审讯的时候兴奋吗?”

    王志嘿嘿笑了一下,说道:“反正犯人杀猪一样叫的时候,我没看出他有什么不舒服的。但说实话,我只是觉得他比较冷血,没觉得他对折磨人有什么特殊偏好。”

    “对女犯人有偏好吗?”

    “女犯人?我没注意到过,应该没有。”

    刘廷想了想,回头对尹妍希说道:“对折磨人没有嗜好,王振森是临死起意杀人,理由一个就是妍希你刚才说的折磨时间很长这条。没有心理变态的人,折磨人的时候感觉不到快感,折磨开始后,随着情绪释放,很快就会降低愤怒感觉,有停止折磨的趋势,而不会越折磨越兴奋。王振森因某些原因痛打李乔娇后,李乔娇受了重伤,肋骨第四第五根骨裂,对应位置是肺部,肺内可能出血,王振森打折她的腿,更可能是对李乔娇出去去见某个人感到愤怒,就是大家常说的打折谁的腿,这是他打人动机的一个推断点。”

    尹妍希看着铁桌上的骨头不说话。

    刘廷继续说道:“王振森殴打李乔娇后,虽然愤怒,但对方毕竟是漂亮女人,还是自己枕边人,愤怒情绪应该有所降低,感情多少还是会起点作用,对女人下手,向王振森这种强势的男人,不会觉得自己行为妥当,会有负罪感,骂上几句,可能就离开了。腿上的伤也是骨裂,李乔娇会有行走困难,躺在地上,李乔娇那时处于惊恐状态,不大可能向王振森说明自己腿上伤势情况,只盼着王振森立即离开。结束自己现在这种危险情况。

    “王振森愤怒骂上几句后,应该就会摔门出去,过了一阵王振森还是会担心李乔娇情况,王振森会回来亲自看李乔娇伤口。李乔娇本身也算半个风月场的人,王振森对她贞操看的有限,可能这时候会关心李乔娇被自己殴打的情况,另外王振森也要问明白李乔娇在外面勾引男人更多情况,关于奸夫的情况,好安排自己报复泄愤,就会回来,这时候,王振森可能发现李乔娇一直躺在地上,已经死亡。李乔娇的意外死亡,大大出乎王振森意料。”

    “死亡原因呢?”

    “肋骨上的伤口正对李乔娇肺部,肋骨骨裂。殴打李乔娇,考虑到李乔娇心内发虚和对王振森城府极深的,猜不透对方心里,以及对王振森折磨人手段爆裂的推测,李乔娇在王振森要殴打自己的时候,根本不敢反抗,最有可能的就是被王振森几下就打倒在地。李乔娇一旦倒地,王振森殴打时候能使用的,最有可能的虐打方式有两种。”

    尹妍希听着刘廷分析,看着李乔娇冰冷一动不动,却异常真实的白骨,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哪两种?”

    “对一个不敢反抗的已经躺在地上的受害者,如果是为了逼迫对方就范,让对方害怕,这时候让对方害怕是主要目的,殴打对方只是手段,这时候施暴者为了给对方威慑,同时和对方交流,交流和威慑都是通过嘴和面部表情还有眼神进行,所以施暴者必须将自己的脸靠近对方,那就是蹲下来,蹲下来后就无法使用腿踢打,就只能使用拳头或展开的手掌直接击打受害者头部,同时会用玩弄戏虐的表情和受害者对视,给受害者带来精神压力,逼迫对方就范。这种折磨方法对受害者伤害有限,又能取得较好的威吓效果。但王振森显然不是为了逼迫受害者,他是心中愤怒状态,需要发泄的状态。他的目的是泄愤,是全力给对方带来伤害,因此他会采用第二种最有可能的虐打方式。”

    “什么方式?”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以最大伤害对方为目的的虐打,肯定是使用最有力量的武器进行。如果对方躺倒,你又赤手空拳,你说你会使用哪里击打对方?”

    尹妍希立即答道:“腿?”

    “对,腿比胳膊有力量,而且在你击打的目的就是全力让对方受到伤害的时候,因为内心对对方的厌恶,这时候你就不会想让自己的头离近对方,人的本能,就是和自己讨厌的东西保持尽量远的距离。这几个下意识的人的潜在动作,就会变成施暴者身子后仰,站在对方身旁,用腿伤害对方。腿伤害对方的方式又有几种?”

    “踢……和踩?”

    “对,踢使用主要是小腿力量,没有踩可以使用大腿力量并且还可以借用全身重量来的更用力,因此王振森这时候一定是用腿猛力踩踏李乔娇。这种力量也足够给李乔娇造成严重至骨裂的伤害。他应该是先踩了李乔娇的胸口位置,就是肋骨出现裂缝的部位。力量导致那里两根肋骨骨裂,这么大的力量会迅速压迫李乔娇的肺部,肺部严重受伤,会导致肺泡排气后无法回弹起来,呼吸困难,还有肺内挤压出血。”刘廷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说道,“就和战场上近距离被炸弹冲击波冲击到的人常受到的伤类似。李乔娇会立即口鼻出血,疼痛感倒不会立即传上来。”

    尹妍希和王志看着铁桌上李乔娇灰白色的支起的肋骨,两个人都不说话。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李乔娇身子瘦弱,王振森踩下的时候,会感觉到李乔娇身体的剧烈变形,那是很可怕的伤害对方的感觉。王振森没有过于变态的虐待人的倾向,在这方面和普通男人应该一致,就是暴怒状态下击打女人后,会立即因为对方无法抵抗的娇弱感觉,让自己担心和后悔,同时有自责不应该对女人动手的想法出现。这种想法出现后,王振森就会停止击打对方。李乔娇这时候因为肺内伤害,肺泡压缩无法回弹和肺内出血导致的呼吸困难,李乔娇会开始咳嗽。王振森这时候观察李乔娇的情况,心里会对李乔娇进行伤害程度的评估。李乔娇看到王振森有缓和迹象,会立即借机会求饶,王振森这时候就会觉得如果就这么停手不再教训李乔娇,自己太窝囊。继续打下去又有些下不去手。这时候你说王振森会做出什么举动?”

    尹妍希想了想,说道:“不打心里窝火,打了又有些舍不得。那他会选个不那么严重的地方打几下泄愤吧?”

    “对。就是这样,他会观察李乔娇哪个地方打了还算安全,从上到下看下来,头,躯干,胳膊,都不适合,最后看到腿。他会立即产生一个念头,李乔娇失踪出去偷男人,都是腿给她带出去的,腿被踩几下,对方会极为痛苦,但却绝对不会有不可控的后果,于是王振森就又去踩李乔娇的腿,而且是小腿,大腿粗壮,不适合做击打对象,一边踩,一边估计还会喊打折你的腿让你偷人之类的话,李乔娇的腿于是也被打骨裂,之后王振森应该是擦汗,看李乔娇在地上挣扎求饶,王振森发泄过了,不再想继续虐打,但就这么上去看李乔娇伤情也不甘心。王振森可能擦完汗后,指着李乔娇再骂几句,看她痛苦样子心里又不忍,最后憋气窝火,又没有更好的处置办法,于是转身摔门离开。”

    尹妍希听到这里,叹了一口气道:“感觉好可怕。”

    王志在一旁拍马屁道:“刘处长,您这个分析简直把我们男人对女人那种又想疼爱,有时候又被气的半死又没办法的思想活动,分析绝了。”

    刘廷沉默了一阵,说道:“这是因为下手的人是王振森,不是张志全。虐打的人要是能从虐打过程中不断感受到快感,或者对对方痛苦没有什么感觉,这两种人,就可能会将对方活活打死。”

    “之后呢?”尹妍希问道,“之后王振森是出去一阵不放心就会回来吧?”

    “对,王振森会担心李乔娇的情况,在外面坐着,想要进来看,又觉得窝囊,不管,又担心李乔娇伤情,坐一阵,气下去一些后,关心李乔娇的冲动会站上风,王振森就会再次回来,这时候一般就是骂两句,给对方治伤,李乔娇求饶的时候。但王振森推门进来时,却发现李乔娇已经死了。”

    “死于什么?”

    “肺内血块导致的窒息最有可能。王振森会有一个判断过程,蹲下来呼叫李乔娇,摇晃她身子,探呼吸,探脉搏,最后确认李乔娇真的死亡。这时候王振森就会有些慌乱。”

    “他可是军统天津负责人,杀个人也好处理吧?”尹妍希道。

    “你这是老百姓思维,总觉得这些人位高权重,只手遮天。他们在民间的特权,远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好用。比如这次我为什么能进入军统?只是因为他可能是杀人凶手。权力这种东西,是引而不发,形成压迫威慑的时候最有力量,真撕破脸了,需要你真正使用权力将不起眼的对方碾死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权力后面,要跟着一连串麻烦事。比如大总统的儿子和一个卖豆腐的闹起来了,卖豆腐的知道对方是太子后,能自己主动害怕认错,给太子一个台阶下其实双方最方便。如若卖豆腐的要往死了闹,太子当然可以随便找人打死对方,用自己的特权。但事情传出去后,大总统,太子,政敌,媒体,舆论,民间的看法,都会被搅动起来,卖豆腐的屁都不是,但却绝对会给太子和总统带来一场可能非常麻烦的大风波。特权也压不住的大风波。这才是真正的权力意义,不用在那放着,比真用了更有力量。太子尚且如此,王振森杀了人,也绝对不好处理。王振森首要考虑的是如何处理尸体。因为王振森是执行特务工作的,可能会受到监视。将尸体运出去,政敌、法国人、巡捕房、日本人,都可能会因为对王振森的关注发现异常。特务的生活是没有秘密的,互相跟踪。这时候他会想起来两件事情,最后决定如何处置尸体。”

    “什么两件事情?”

    “一是这里布置风水阵,本来下面就埋了不少尸体。多埋一个无所谓。而且更关键的是,就算尸体日后被挖出来,只要烂的彻底,烂成一副白骨,完全可以将这具尸体说成是那些唱诗班的女人和修女的尸骨,用她们的尸骨来掩盖真相。因为当年那些修女和唱诗班的信众死后,是被义和团那些人扒光了示众,身上什么衣服都没有,更不方便查证身份,因此王振森掩埋李乔娇尸体的时候,也是将尸体上的衣服脱光,裸体埋入,这也是现在我们只看到一具骨架,什么身旁的物品衣服都没有发现的原因。”

    尹妍希立即说道:“原来是这样!王振森想要浑水摸鱼。”

    刘廷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二是李乔娇失踪后对外如何交代?这也好办,李乔娇生前多次莫名失踪,这一次失踪不过是多了一次而已,对外面好交代。王振森于是选择院内埋尸。只是他没想到埋尸的地点,就在自己家里一条密道的正上方。这也证明王振森确实不知道密道的存在。埋尸后,王振森很快就到巡捕房报警,说李乔娇失踪,留下卷宗以证明自己清白问心无愧。李乔娇父母也是在这段时间来天津投奔寻亲,应该是王振森给主动接过来的,也是为了进一步证明王振森问心无愧。否则不会这么巧,李乔娇刚刚失踪,她的父母就来天津寻女儿。”

    尹妍希和王志都不说话。刘廷指着桌子上的骨头说道:“把尸骨盖上吧。”

    尹妍希伸了一下手,又把手缩回去,后退。王志抢到前面,和刘廷一人抓住白布,向上盖。盖到一半时,王志突然感到白布被抻紧了拽不动,转头看,发现是刘廷停下来了。

    刘廷若有所思的说道:“这里还有两个疑点,一是王振森为什么没有去继续查李乔娇奸夫的情况,继续报复?二是王振森也算是军统老人,为什么这次杀人后,会显得这么心里不安?就算错手杀死李乔娇,李乔娇毕竟通奸在前,王振森不至于有多大的心理压力才对,但他后来还要在在这个外宅风水阵里面,再单独给李乔娇建一个风水阵,压制李乔娇?王振森这个举动,明显不合理。”

    刘廷说完,再次动弹起来,和王志将白布盖好。

    尹妍希看着铁桌子问道:“姐夫,李乔娇死的有些不值,我们应该给她好好下葬。”

    王志立即说道:“尹小姐,这尸体现在属于巡捕房,我们说的不算。”

    尹妍希立即回头看刘廷,说道:“姐夫,你不是有身份吗?你和巡捕房开口,让他们卖你一个面子。我给她出钱。”

    “你给她出钱?”

    “嗯。”

    刘廷笑了一下。尹妍希立即说道:“我是觉得她可怜。其实女人都很可怜。你们男人不论出身怎样,只要自己有本事,总会有机会发迹。但女人靠自己又能靠多少?要看自己是不是投胎到什么人家,穷人家的女孩基本一辈子都没什么翻身机会。就算投到了富人家,长大后还要看能遇到什么样的男人。女人,没什么选择的机会,都靠命。”

    尹妍希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刘廷。刘廷点了点头,没有答应。李乔娇死于王振森之手,巡捕房归谭光凯和他父亲管。谭光凯父亲和王振森已经达成互惠协议。谭光凯父亲会留一段李乔娇的尸体,作为要挟王振森的道具。之后谭光凯父亲会买好给王振森,绝对会安排人将李乔娇尸体彻底销毁。

    挫骨扬灰,不留下一点痕迹,死后都无法留存下来,仍要做政治交换的牺牲品。自己有机会到地下室亲自检查尸体,估计是谭光凯擅自批准的,因为谭光凯对这桩交易,心内极为不满。谭光凯也是表面光鲜,身不由己。谭光凯父亲要是知道儿子安排自己到这里验尸,一定会大骂儿子不识大局不长进。

    刘廷想到这里,突然觉得每个人都活得很累,心里发堵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出去吧。”

    尹妍希看到自己提出要求后,刘廷脸色变差,心内已经猜到自己愿望,可能无法实现,心内一阵发酸,回头又看了一眼躺在阴暗潮湿地下角落里的李乔娇的尸骨,突然觉得这尸骨不再那么可怕,而是很可怜,很可悲。尹妍希叹了一口气,转身,紧跟在刘廷后面,走了上去。

    几个人回到地面上,王志去找人交代,同时要把那个李翔飞道长带走。刘廷胸口闷得厉害,走到外面,外面开始下雪,星星点点,空气冰冷,刘廷深吸了两口冰凉空气,感到胸口舒缓了一些,拿出烟来点着一根。

    尹妍希在旁边问道:“姐夫,给我一根。”

    “不行。”刘廷皱了皱眉头,直接将烟点着。

    尹妍希撅了撅嘴,又问道:“姐夫,你还没回答我们刚到地下室时,我问你的问题。”

    刘廷转头看了尹妍希一眼,问道:“什么问题?”

    “既然李乔娇可能是被误杀,王振森实际上不想要她的命,那是不是就等于说,王振森杀死陈莉莉的可能性也很小?”

    “不,恰恰相反,王振森有这段黑暗过往历史,他是杀死陈莉莉凶手的可能性就会上升。”

    “为什么?”

    “因为人的经验积累方式,会导致人的行为改变。”

    “经验积累方式?我不懂。”

    “王振森虽然是错手杀人,但他在杀人后,感受到了杀人后的心理冲击,也完成了杀人后的掩盖罪证处置尸体的全部过程。他虽然不是主观故意的,但他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了杀人的准确经验。”

    “这就是经验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