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杀人细节

    更新时间:2016-11-05 10:17:15本章字数:4723字

    “是的。他完整掌握了杀人这件事情的全部细节,有了经验后,如果再遇到什么困境,人解决各种困境,都是基于之前自己获得的经验的。他遇到困境的时候,就会考虑使用杀人作为解决问题的手段。可以根据之前的经验,详细评估使用这个手段自己的风险和收益。突破杀人时需要突破的心理禁区,也比平常人更加容易。因此他的杀人可能会上升。”

    “这样……”

    “而且王振森虐打李乔娇的原因你还记得吗?”

    “可能是因为李乔娇在外面有事情。”

    “对。那陈莉莉呢?”

    “陈莉莉可能和某个道士互相勾引……和李乔娇可能一样!?”

    “对。那如果王振森再次被同样的这种恶心事情给折磨的时候,他的行为……”

    “他就可能比第一次更加愤怒,最后再次杀人?!”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杀人案,最核心的是杀人动机,就是人心里的活动。这个案子结束后,你就算开始入门了。”

    “那你总是查案,看各种杀人手段,还有逃避杀人嫌疑的办法,姐夫,你这算是积累经验不?你要是想作案,你不是会对后果评估的更准?!你不是更有可能杀人?”

    刘廷没想到尹妍希突然问了这么一句,一下愣住了,想了想,有些阴沉的说道:“你说的有道理。”

    刘廷说完这一句,和尹妍希立即就都不说话了。刘廷心内有些烦躁,狠狠又抽了一口烟。这时候王志和下属在巡捕房的人陪同下,带着一个人走了出来。

    那个人头顶一个发髻,中间横穿着一根发簪,一丝不苟,胖瘦正好,面白如玉,剑眉入鬓,杏眼细长,鼻梁很高,唇红齿白,脸上表情平和超然,手里拿着拂尘,身上穿着道袍,看到刘廷扫了一眼,看到尹妍希,迅速仔细看了一下。

    刘廷看到他看尹妍希的眼神,立即想起来道观里那个小女道士,心里一阵厌烦恶心。忍不住笑了一下。王志命令人带着道长坐上后面的汽车,过来对刘廷说道:“刘处长,这个李翔飞交给我们了,我们去哪审他?”

    刘廷反问道:“道观现在情况怎样?”

    “我已经派人在前后几个出入口都看住了。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可以立即抓人查脏。”

    刘廷想了想,没有说话,转头向后走去。

    王志吃了一惊,不知道刘廷这是要去哪里,连忙跟上去。看到刘廷走到了后面车子旁边,伸手把车门打开,李翔飞坐在两个特务中间,转头看刘廷。

    刘廷对李翔飞道:“李道长,我们怀疑你道观里有人和鬼市人头的死者陈莉莉有特别的关系,这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李翔飞想了想,点了点头:“我到这里来,就是想说清这些事情。”

    “你知道我是谁吗?”

    李翔飞犹豫了一下,说道:“号外上有您的照片,您是……刘廷?您身后站着的是尹小姐?”

    刘廷没想到这时候他说话还要带着点调戏味道牵扯到尹妍希身上,忍不住被李翔飞这德行逗笑了,点了点头:“我现在在军统负责这个案子,我们需要一个说话的地方,我俩好好谈谈。”

    李翔飞听到军统两个字,脸色立即有些变化。刘廷看到了,问道:“去军统不太合适,茶楼之类的地方您和我们一起露面也不太好,我想到一个地方,应该比较适合。”

    李翔飞脸上有些紧张疑惑看着刘廷,皱眉问道:“什么地方?”

    “你们大通观。”

    “我们观里?!”

    刘廷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下午我们本来去找过您。”

    “下午?去观里找我?”李翔飞吃了一惊,眼睛睁圆。

    “对,可能正好您到巡捕房来提供鬼市人头的线索,我们错过了。不过您贴身侍候的小道士,倒是很乖巧可爱,招人喜欢。就这么定了,就去你那我们说话。”

    刘廷戏谑的看着李翔飞,也不等他答话,啪的一下突然把车门关上,转身向前面自己车子走去。

    李翔飞嘴半张着,脸色发白。尹妍希跟上刘廷,兴奋的说道:“去他们观里,好像抓奸一样,好兴奋!”

    刘廷笑了一下,点了点头,给尹妍希打开车门,自己绕到驾驶室那边,也上了车,发动,几辆车子立即向前开去。

    这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发黑,刚才掉落的小雪花已经变成大片肥厚的雪朵,天空深深地铅灰色,地面房顶全都泛着灰白色。车轮下发出压雪吱吱嘎嘎的声音。

    刘廷开着车子,感到自己有些困意袭来,恨恨的打了一个哈欠。尹妍希看到了,立即问:“你好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吧?”

    刘廷点了点头,擦了一下眼角带出来的眼泪,感到自己眼皮有些打架,自己现在急需睡眠。突然刘廷猛地眼睛睁圆了,自己还不能睡,自己还有一个计划,要对自己实施,要和可能的梦游状态下的另一个自己,正面交锋!查出真相!查出自己会不会是杀害陈莉莉的凶手!

    而且自己如果睡着的话,所有军统的人都是自己下属,另一个自己完全可以装作正常的自己,命令他们,支开他们,给自己制造对付伤害尹妍希的机会!

    自己现在不能睡,再忍一阵,把一切都安排好,自己一个难关一个难关过,没有事情能难倒自己。自己一定要查清真相!也一定要保护好尹妍希!绝不能给自己任何机会!做任何疯狂的事情!

    刘廷想到这里,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有些担心的转头看尹妍希。尹妍希也在看着自己。

    刘廷不知道,远比自己最可怕的推测,还要可怕的最疯狂一夜,刚刚正式……拉开序幕。

    二十分钟后,几辆车开到大通观门口。李翔飞下车,敲门,看门的道士看到道长带着这么多面色不善的陌生人,有些惊讶。刘廷回头,看到王志早先监视道观的军统车辆停在路另一侧。上面的人看到自己和王志,都没有下车。李翔飞表现的还算镇定客气,回身邀请刘廷他们进来。

    雪越下越大,脚踩在地上已经能感觉到雪绵软的触感。几个人在李翔飞引导下,伴随着踩雪声一直向前走去。走过大殿时,李翔飞回头问刘廷:“刘先生,大殿东侧有一个会谈室,比较安静,我们去那里如何?”

    刘廷立即回答道:“去你住处。”

    李翔飞愣了一下,脸上表情有些尴尬,但立即又挤出不太自然的笑脸,说道:“好……好。”

    李翔飞在前面引路,刘廷他们一直向道观东北角走去。到了住处那里,李翔飞敲门,然后回头看刘廷。院子里面有人喊道:“谁?”

    “守静。是我,开门。”

    里面没有回答,过了几秒,传来开门声,吱呀一声,门被拉开,那个白天的小女道士守静看到李翔飞,面带微笑,但立即看到身后跟随的刘廷他们,脸色变了,满脸惊讶。

    李翔飞回头做了个邀请刘廷的手势:“各位,请。”

    刘廷对守静微笑了一下,径直走了进去,网址他们在后面跟随。刘廷大概看了看院子里面,小花园布局很精巧,光秃的桃花桃树做眼,同样光秃秃的低矮灌木组成一个八卦造型。

    刘廷穿过花园,径直走到房子门口,推门进到前厅,正对的墙上挂着一个额头外凸,满脸皱纹面色凶恶,拄着拐杖的古装老人,手里拿着书卷。这时候李翔飞已经跟过来,说道:“刘先生,这是我们道教始祖之一,鬼谷子。”

    刘廷沉吟了一下,转身先去左边,推开左厢房门,向里面进。守静立即喊了一声,想要过来阻挡。李翔飞用手拦住守静,轻轻摇了摇头。看着刘廷,脸上仍然陪着笑脸。

    尹妍希也跟着刘廷进了屋子,尹妍希对刘廷故意让李翔飞不痛快的举动十分受用。李翔飞看自己的眼神极不尊重,尹妍希心中不快。刘廷这么放肆对方还要陪着笑脸,尹妍希把自己定位成刘廷女人,对刘廷这种别人不得不怕的地位心中喜欢。

    屋子里陈设干净古朴简单,一张双人大床,后面一个架子,上面摆着装饰玉器。刘廷看着大床皱了皱眉头。尹妍希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浮现出李翔飞和守静在这床上的画面,脸立即微微红了,有些发烫,忍不住笑了一下,立即收敛。

    刘廷又到右边房间去看了一眼,右边一张小床,一张桌椅。小床上面铺的被子是粉色的,背面上还绣着大牡丹。嚣张到这个样子,刘廷冷哼了一下,回到前厅,做到左侧靠墙的椅子上。这时候刘廷困意再次袭来,张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眼泪都打出来。

    刘廷感到自己脑子发沉,闭眼深吸了两口气,听到李翔飞吩咐道:“守静,上一次香客给送来的美国咖啡粉还有吧?给刘先生和各位客人冲上。那个能够提神。”

    守静满脸不开心样子,眼睛充满敌意盯着刘廷,李翔飞低声怒斥道:“快去。”守静才走出去。

    刘廷做了一个手势让李翔飞也坐下,然后说道:“你今天去巡捕房都说了什么?现在鬼市人头案我们也在查,你把说过的事情,也都告诉我们。谢谢。”

    李翔飞回头看了一眼王志他们。刘廷想了想,对王志道:“你们都出去在外面等。”

    王志立即答应。刘廷想到李翔飞可能要说些男女间恶心事情,尹妍希听到也不适合,就让王志把尹妍希也带出去。尹妍希挣扎了一下,不情愿的出去了。

    刘廷看大门关上,立即问道:“你到巡捕房,是怀疑王振森是凶手?”

    李翔飞愣住了,想了想,问道:“刘先生,您和王振森是……”

    “王振森是军统天津站的最高领导,我归他管。”

    李翔飞嘴立即张开,犹豫一下,还没等说话,刘廷突然又继续说道:“昨天我们从他家地下挖出了李乔娇的尸体。李乔娇你认识吗?”

    “……”

    “王振森倒了,军统马上我说的算。我们今天白天,发现有一条地道从王振森外宅,通到你们道观隔壁的院子。王振森的外宅,是你设计的吧?!”

    “……”

    “上面要我们彻查王振森李乔娇一案!更简单的对你说,王振森要是最后我们发现他什么事都没有,那我就还是要继续做他下属。要是我们发现王振森真的有问题,那就只好我接他的班,做天津站的站长位置!”刘廷说到“站长位置”的时候,声音提高,脸上现出凶恶表情,突然猛地一拍桌子。李翔飞立即跟着身子一震。

    刘廷立即又声色俱厉说道:“我们查出外宅你是设计者,地道又通到你这里,你有事情去报告,却去了巡捕房,故意躲开我们军统!军统南京方面高层知道后非常不高兴!电话里给我臭骂了一顿,弄得我也极不开心!现在你们道观四面都已经被我们控制了,你们这里,不用这个鬼市人头的案子,就凭你屋子里面还藏女道士,这淫乐窝……李翔飞!”

    李翔飞猛然听到刘廷喊自己名字,立即浑身一震。刘廷道:“今天你要是给我提供不了足够我向南京方面交代,足够将功补过的线索!南京方面要收拾我!我也放不过你!你听懂了吗!?啊?!”

    李翔飞听到这里,吓得浑身颤抖,想了想,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一把让刘廷浑身毛孔倒竖的肉麻劲,一下子双手抓住了刘廷大腿,声泪俱下大哭道:“刘先生!我……我……刘先生救命啊!”

    “放开!”刘廷立即厌恶的把李翔飞的手打开,然后说道,“你都知道什么?!快说!”

    “是!是!李乔娇,是……当年出事,是我勾搭的。还有陈莉莉,她……她也是和我有事情。还有地道,地道也是我挖的!”

    “鬼面人呢?!鬼面人是怎么回事?!”

    “鬼面人……鬼面人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陈莉莉尸体为什么被弄到鬼市河边?这也是王振森干的?!”

    “这……这我也不知道。”

    刘廷听到李翔飞答案,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如果凶手是王镇森的话,王振森应该和当初杀了李乔娇一样,一定会小心处置尸体,弄成个莫名其妙失踪才是最好选择。但陈莉莉的尸体却被骇人大张旗鼓的割掉人头后,放到了河边,弄得满城震惊,这太不合理了!这实际上是证明王振森不是凶手的最好证据。

    李翔飞看到刘廷脸上现出怀疑深思的表情,恐怕刘廷不信自己说话,立即说道:“但李乔娇和陈莉莉,都是……都肯定是王振森杀的!我今天到巡捕房,是我担心王振森会查出我来,杀我灭口。您带着军统的人来,我以为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没想到您也要对付王振森……”

    “不要胡说!那是我的老上级,我今天来,是想要把案子查实,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哦对对对,是这样,是我糊涂,您是秉公办案。秉公办案。”

    “你把你和李乔娇,还有陈莉莉的事情,都给我一五一十说出来。”

    这时候李翔飞已经声泪俱下,立即不住点头道:“是!是!刘先生!我明白,我明白。我和李乔娇的事,是她失踪前一年左右时候开始的。她是王振森受宠的外房,王振森对她很好,给钱给的很多,但这种外房一般都是年轻貌美,出手大方,精神空虚,她们互相之间不是结伴包戏园子,就是愿意到这观里来上香还愿,其实就是看这里道士各个长的俊,心里喜欢。”

    “这些道士都是你安排的?”

    “这里我说的算后,人员都是我重新安排的,专挑那些姨太太们喜欢的在这里。这几年我们这里已经成头号香火旺的地方。”

    “你今年多大?”

    “三……三十五岁。”

    刘廷听到这里一皱眉头,问道:“那你三十刚过就当上这里管事的了?不会因为你资历最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