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正反两面

    更新时间:2016-11-07 10:18:03本章字数:5102字

    “因为……因为我们老观主觉得我脑子活,看中我了。”

    “只是因为你脑子活吗?你家里有背景?”

    “……”李翔飞低头不说话,突然抬头看了刘廷一眼。

    刘廷立即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心中一阵恶心,皱了皱眉头,说道:“继续说。”

    “李乔娇也是这些姨太太中间一个,长的是分外美貌,我们这里就靠香火钱养活,我善于看人,一眼就看出她既不安分,又有油水。这种事情彼此其实都留着心,闻着味,她见了我几次,互相心里也就都明白了可以上手,于是她请我在观里给她做了几场法事,我们就……”

    刘廷皱了皱眉头,问道:“后来呢?”

    “李乔娇在这捐功德,烧香折腾花了不少钱,渐渐油水就少了。跟我有些关系的姨太太也……也有几个……女人爱攀比,互相叫着劲,我看李乔娇给的少了,身子沾了几次也就该收手,防止惹麻烦。李乔娇应该感觉到了,渐渐我俩就疏远。我以为顺利按照套路又完事一个的时候,一天一个男人突然来访。气场很足,派头大。前头通知我,我赶出去,一问对方来路,差点吓了个半死,对方是王振森。”

    “他来找你?”

    “王振森介绍了自己身份,说是军统的,然后问我认不认识李乔娇,今天他来,就是为这个姨太太的事情来的。我一听到军统两个字,脚就是软的,听到李乔娇三个字,更是魂飞魄散。心道完了,正主这是兴师问罪来了!”

    “后来呢?你怎么过的这关?”

    “我冒着胆子问王振森李乔娇出了事,找我做什么?王振森告诉我说,是李乔娇告诉的他我的名字。我心想,这一定是李乔娇已经出了事了。王振森阴沉着脸,给我讲整个事情经过。是李乔娇半夜突然胡言乱语,高声尖叫不要杀了她。然后在床上拼命挣扎闹腾,疯了一样,王振森和几个下人一起拉她都拉不住,闹腾了半个多时辰都筋疲力尽的时候,李乔娇突然扑通一声又躺在床上不动弹了,又好了,睡下了。这么折腾了几次,王振森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莫名其妙,第二天问李乔娇,李乔娇就什么都不记得,只说自己在床上,好像被什么压住了身子,自己想要挣扎都动不了。翻来覆去闹了几次,王振森眼看着李乔娇越来越虚弱,没有办法。”

    “李乔娇怎么了?”

    “我听了后,也摸不到头脑,这时候王振森告诉我说,李乔娇开始茶饭不思,人迅速衰弱,半夜也有时候还会这么折腾,折腾了几次后,李乔娇一天夜里突然起身,梦游一样吓人,直挺挺走到了外面。王振森立即追了上去,怎么喊李乔娇李乔娇都没回应,突然回头,对王振森说了一句话。王振森对我说出那句话后,我吓得是魂飞魄散,只觉得是大祸临头。”

    刘廷眉头一皱,问道:“说的话?说的什么?”

    “李乔娇说的是:‘我要去找我男人,你是谁?’王振森立即说自己就是她男人。李乔娇看着他看了一段时间,问他叫什么?王振森立即说自己叫王振森,李乔娇说不对,自己的男人姓李。”

    “她说的是你?”

    “我也大惊失色。但我什么都不敢说,王振森继续说李乔娇说完话,转头向前继续走,然后到了后院厨房,拿出菜刀,开始在墙上刻字。”

    “刻字?”刘廷疑惑地问道。

    “对,刻字。”

    “刻得什么?”

    “她在墙上间隔的刻了几个字,是:‘源有我业童鬼兴魄欣赵前我,乃世锦魂华里市大与素渊找’。”

    “什么东西?”刘廷听李翔飞说了一遍,完全没有听懂。

    李翔飞立即起身,快跑了几步到书台那里拿起纸笔写下这些字,拿回来地给刘廷,说道:“就是这个。”

    刘廷仔细端详这副批词:“源有我业童鬼兴魄欣赵前我,乃世锦魂华里市大与素渊找。”刘廷看了两遍,完全摸不到头脑,说道,“李乔娇写下这副批词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明白。王振森说按照字面理解他们认为是李乔娇被什么“源有我业”的“童鬼”“兴魄”上身了,‘源有我业’,业指的应该是业障,也就是活着时在人世间有孽缘的意思。就是一个有业障的童鬼,因为有‘乃世锦魂华’和‘里市大与’这些描述,这可能是一个很富贵的童鬼。因为什么原因,纠缠上了李乔娇。”

    刘廷看着那副批词,满脸疑惑。“欣赵前我”,还有“素渊找”这些字词根本都不通顺。但李翔飞说李乔娇被鬼纠缠,现在的鬼面人,会不会和李乔娇有一些关联?刘廷想到这里,眼睛仍然看着那副批词,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自己觉得似乎和以前什么事情似乎有关联。

    李翔飞立即发现刘廷眼神有些不对,自己张嘴想要询问一下,犹豫一下,问道:“刘先生,怎么了?”

    刘廷皱眉又仔细看了一遍,发现自己觉得有熟悉感觉的,是批词上“童鬼”这两个字,童鬼,这两个字在自己办这个鬼市人头案的过程中,曾经在什么地方出现过吗?!为什么有这种熟悉的奇怪感觉,为什么有熟悉的这种奇怪感觉?!

    刘廷拼命在脑海中搜索,却觉得“童鬼”这两个字就在嘴边,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看到过!?

    刘廷有些烦躁的深吸一口气,转头对李翔飞说道:“别停下来,继续说。”

    李翔飞立即顺从的答应了一声,继续说道:“李乔娇写下批词后,放下菜刀,突然就昏倒在厨房。第二天醒来,还是什么都记不得。王振森立即去找解字的先生看这幅批词,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李乔娇这时更是茶饭不思,身子虚弱,找来王振森,说不管那批词是什么意思,既然自己是被鬼上身了,那找人驱驱魔气,总是有用的。然后说自己以前没嫁入王家前,有一个同样是东北逃荒到关内的老乡,会用清朝满人萨满教仪式驱魔,以前是给皇公贵族做法事的,不如让他来给看看。”

    “后来呢?”

    “王振森答应了,把那个人找来,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就在外宅现在埋李乔娇的那块空地,摆开了道场跳神,折腾了一阵,突然老头浑身抽搐倒在地上,然后突然又坐起来,高声喊李乔娇你敢找人驱魔,我要占你身体。众人都惊慌起来,这时候突然李乔娇又疯叫起来,突然又到厨房开始写字,这次写的是:‘两势与首我天李通体娇李占魂安他,可我魄据乔身大观保埋尸我他不立。’”

    李翔飞一边说着,一边将这两句话也写了下来,拿给刘廷看。刘廷立即问:“后来呢?”

    “跳神的人又闹了一阵,醒过来了,惊恐不安,吓得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喊遇到真鬼了。王振森和李乔娇都束手无策的时候,突然他们发现了这两句批词的真正意思。”

    刘廷看着第二幅批词,上面写的几个字还有点字面上的意思,“两势与首”,可能说的是李乔娇与那鬼魂势不两立,“我天”指的是身体,“李通体娇李”,可能是暗示李乔娇与某个姓李的通奸?“占魂安他”指的还是要占据李乔娇身体?

    “我魄据乔身”这一句最好理解,指的是自己魂魄和李乔娇身体合为一体。“大关保”指的是什么不清楚。“埋尸”不用解释。“我他不立”,他字指的是一个男人,可能是指李乔娇还会和某个男人闹僵?

    刘廷反复又看了几遍,这些意思单独看都解释的很勉强,合在一起,也不通顺。刘廷皱了皱眉头,问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翔飞说道:“解开这个字谜,还是要感谢那个跳神的,他在跳神时,将之前第一幅批词竖着写在纸上,正反两面都写了字,准备招鬼童魂魄时组破魂阵烧掉,结果还没等进行到那个环节,这人就被吓跑了。王振森和李乔娇收拾东西时,李乔娇拿起那张条幅,立即惊恐的尖叫了一声,因为那副批词的真正含义,李乔娇突然明白了。”

    “突然明白了?李乔娇看到了什么?”

    李翔飞拿起一张纸来,在正面将批词第一句:“我前赵欣魄兴鬼童业我有源。”按照顺序写下,然后对刘廷说道:“刘先生,您看到了这一句,我写下了。在纸的正面。”

    刘廷眼睛盯着“鬼童”这两个自己总感觉在哪看到过的奇怪的字,点了点头。

    李翔飞将那张纸翻了过来,在那张纸背面对称位置又写下了批词后一句:“乃世锦魂华里市大与素渊找。”然后将纸拿起来,递给刘廷,然后对刘廷说道:“刘先生,请您拿着这张纸,对着前面烛光,透过光线,看您看到了什么?”

    刘廷拿起纸来,透过光线一看到上面内容,立即大吃一惊。纸上字正反两面顺序对称间隔着,组成了一句话:“我乃前世赵锦欣魂魄华兴里鬼市童大业与我素有渊源”!

    “鬼市童大业”!“鬼童”这两个字怪不得自己看着眼熟!原来是这个案子最开始时候,自己拿到的那张,引到自己到鬼市找到人头的纸条上,曾经出现过“鬼市童大业”这五个字!

    刘廷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立即回头又问:“赵锦欣是谁?和童大业又有什么关系?!”

    李翔飞立即道:“刘先生,您别急,后面我会告诉你,但他们破解了这第一句后,立即想到刚刚那个跳神的人,被那个魂魄附体后,写出的另一幅批词,立即也用同样方法,破解了一下,结果又有大发现。”

    “什么发现?”

    李翔飞立即又拿过来一张纸来,将第二幅批词上下两句也分别写在正反两面,然后给刘廷。刘廷立即拿起来再次透过烛光看纸上正反两面字迹组成的句子,写的是:“找他可安我魂魄占据李乔娇身体大通观李保天埋我尸首我与他势不两立”。

    刘廷仔细又将两个文字组合起来,详细看了一遍,两组文字合在一起,就是:“我乃前世赵锦欣魂魄。华兴里鬼市童大业与我素有渊源。找他可安我魂魄占据李乔娇身体。大通观李保天埋我尸首,我与他势不两立!”

    “大通观李保天,李保天是谁?是你?这就是王振森找到你的原因?”

    “这句批词,是王振森找到我的原因,但李保天不是我。”

    “是你之前的那个观主?”

    “也不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道人。他年轻时加入过义和团,参加过屠杀修女和信众的那件事情。后来他娶妻生子,我就是他的儿子。”

    刘廷看着李翔飞,没有说话。

    “他对年轻时候做过的事情越来越后悔,那些女人惨死的样子他无法忘记,后来他为了解开自己这个魔障,出家做了道人。”

    “他人呢?”

    “我十二岁的时候,他死了。”

    “你也是被他送入的道观?”

    “不是。他死后,断了收入,我母亲为了让我活下去,才把我送入的道观。”

    刘廷看着李翔飞,没有说话。

    李翔飞表情有些感慨,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王振森根据那两句批词,立即查了鬼市童大业,还有道观李保天,还有那个唱诗班的女人李锦欣,但没有查到唱诗班死亡那些女人的姓名。还查到了过去义和团屠杀修女的事情,房子是王振森父亲买下来的,王振森并不知道房子下面还有这些事情,很惊慌。也就是我父亲的背景,然后找到了我。”

    “后来呢?”

    “王振森给我讲了整个事情经过后,问我现在这个局面该怎么办?鬼魂纠缠李乔娇,怎么能将人救了?我问他要怎样,他说我父亲杀了修女造成的冤魂,你是他儿子,最好彻底解决那个鬼魂,如果解决不了,至少要保证鬼魂只纠缠李乔娇,不要祸害到他们王家。王振森已经开始考虑放弃李乔娇。”

    “你呢?”

    “我当时也很意外。李乔娇和我断了联系才十多天,没想到她就出了这事。我想了后,和王振森提出来先见见李乔娇。王振森答应了。第二天早上,我到了王振森外宅,看了看情况。李乔娇瘦得厉害,也很虚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看她,她也没有反应。我当时也很心焦,毕竟是和自己有关系的女人。王振森把我叫出去,问我怎么办?我心里没主意。”

    “你不是会驱魂吗?”

    “刘先生,那都是我骗钱的手段。真要是遇到真鬼,我……我根本没有办法。办个法事很容易,热热闹闹,像模像样,但法事办完李乔娇还那样怎么办?!我怎么收场?王振森可是……可是军统的人,我得罪不起。”

    “后来呢?”

    “我和王振森正在僵持,突然屋子里李乔娇又喊叫起来,我和他立即进去看,看到李乔娇几个下人也按不住,眼睛圆睁,脸孔扭曲,声嘶力竭高喊这里有鬼,把这里封了,我不住在这里,我不住在这里。闹腾了好久终于平静下来。但嘴里一直说赶快让我出去,去见童大业,我是他的未婚妻,我是他的未婚妻。”

    “童大业……”刘廷想起来自己刚刚到鬼市的时候,那张纸条。

    李翔飞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王振森当时有点气急败坏,坐下看着李乔娇想了一阵后,突然起身命令将园子封了,所有人都搬走。李乔娇,王振森对我说,不能让李乔娇住到自己家里,万一把那个鬼魂带到王家主宅怎么办?然后王振森回头看我,满脸怒容说对了,可以把李乔娇送到你们道观!你们那里有道爷保佑,鬼神不侵。我不敢反驳,就这样,李乔娇送到了我那里。”

    “……”

    “当天晚上,李乔娇到了我那个道观,我觉得也是个麻烦,又不敢怠慢,束手无策的时候,我和她两个人在屋子里,突然她起身,搂住我,哈哈大笑,我吓了一跳,要挣脱,她突然对我喊道:‘你不用害怕,哪有什么鬼神?这世上就没有鬼神。这一切,都是我装的!’”

    “装的?”

    “李乔娇告诉我,几次在府内发疯是她装的,虚弱只要不吃饭,饿一饿就虚弱了。判词是她编的,李锦欣是虚构的,你父亲的名字,是你以前和我卿卿我我的时候,自己告诉我的。跳神的人也是她雇的,目的就是为了破解那段判词演戏,判词就是为了牵扯到我父亲,最后牵扯到我身上。我问她童大业也是虚构的吗?李乔娇告诉我,童大业不是,童大业是她小时候三四岁,母亲也在鬼市摆摊,有一次摆在童大业家门口,童大业家里有个小姑娘,和她大概一样大,出来用手打她妈妈,赶她们走。李乔家反打那个女孩,那时候李乔娇和她母亲相依为命,很惨,母亲不敢得罪人家,帮那个女孩打了李乔娇。李乔娇离开时候哭的很伤心,李乔娇对这件事情印象很深,很恨童大业,就在判词里写进了童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