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洗清冤屈

    更新时间:2016-11-13 09:17:44本章字数:6879字

    “对。丫鬟安静下来后,我和陈莉莉低声商量,这时候天已经有点亮了,陈莉莉让我先回去,说现在跑风险太大,明天晚上她会来找我,我很担心陈莉莉,陈莉莉说没事。那个眼神,就和李乔安被打死前,摔倒在我面前的表情几乎一样。我心中感觉极不好,但也没有别的选择,我就悄悄下去回到了道观。白天我想了一天,王振森把李乔娇杀了,陈莉莉怀了我的孩子,这事情迟早要露,王振森一定会查到我头上,天津怎么也不能呆了,李乔娇当年怀我的孩子,我没保住,陈莉莉又有了我的孩子,我……”李翔飞眼泪掉落下来,抽了一下鼻子,继续说道,“我算了一下钱,我这些年,攒了有三十多万大洋。这里面包括李乔娇当年帮我骗来的七八万,陈莉莉手里有五万,我们有四十多万大洋,到上海或者广州,或者去香港,够我们过体面日子。于是我决定,她当天晚上到我这里后,我和她离开天津。”

    “然后呢?”

    “我收拾好东西,坐立不安,等了一宿,总担心陈莉莉也会好像李乔娇那样,突然就无声无息彻底消失了。结果……她一夜真的没再出现过!之后几天,她也没有动静,是好是坏,是死是活,都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强!当年李乔娇那种折磨又来了一次!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号外,那个人头的照片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陈莉莉,带着我的孩子,又一个女人带着我的孩子!被人给弄死了!”

    “那里到警局是为了报案检举王振森?”

    “不……我为了自保。王振森已经杀了两个人,他要是发现密道,发现李乔娇的尸体已经暴露出来,他顺着密道就能发现道观,就能查到我身上!他要是知道我和陈莉莉和李乔娇的关系,我……我绝对没有活路。但现在我有了您,刘先生!您可以保护我。”

    刘廷想了想,说道:“我说过了,王振森现在已经没有能量了。你不用担心了。”

    李翔飞犹豫了一下,说道:“刘先生,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您了。您要替我做主!还有一件事情……”

    刘廷看李翔飞欲言又止,迷惑问道:“什么事情?”

    “我总在想,那个鬼面人的身份……刘先生,那个鬼面人,真的是陈莉莉的鬼魂吗?”

    “你不是道教的吗?平时应该有很多人找你驱鬼算命什么的,你信不信鬼?”

    “我……我没遇到过。”

    “那如果那个鬼魂真的是陈莉莉,你怕不怕他来找你?”

    李翔飞犹豫了一下,问道:“……她会不会带着我的孩子来找我?”

    刘廷听到李翔飞这么问,眼角跳了一下,没有说话。李翔飞眨了眨眼睛,说道:“如果那个鬼面人是真人的话,那我也有一个想法。”

    “鬼面人是真人?你有什么想法?”

    “鬼面人……会不会是……李乔娇!?”

    刘廷心中一愣,立即问道:“李乔娇?为什么?”

    “李乔娇失踪后,所有人只看过她已经烂光的骨头,没人看到过她被弄死的过程。我有时候有一个预感,就是她……还活着。至于那张脸,应该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刘廷沉默。刘廷不是没想到过这种可能性,李翔飞刚刚说的过往事情,只凭他一面之词无法证实,也不能相信。同时如果仔细回想的话,王振森从来没有正面承认过自己杀死李乔娇,地下的骸骨到底是谁,也许真的有问题。

    但李翔飞说的话,他所谓的目击到的王振森杀掉李乔娇的整个杀人过程,和刘廷之前的分析推断十分吻合。李翔飞只是一个道士,应该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更不可能编造出来如此详尽的细节,所以李翔飞能说出这些的唯一原因,就是他真的目睹了李乔娇被弄死的过程。

    不对……等等,李乔娇在李翔飞离开前,还没有咽气。李翔飞走了后,李乔娇又活过来呢?!

    还有陈莉莉的死亡过程,李翔飞只是通过事理分析侧面证明王振森有杀人动机,但王振森是否真的对陈莉莉动手了,李翔飞根本没有看到。现在只是找到了王振森和李乔娇还有陈莉莉背后的复杂故事,找到了王振森可能的杀人动机,要证明王振森杀人,还是缺少最核心的证据。

    现在没法向王振森直接求证,王振森是绝对不会说任何不利于自己的话的。对了,李翔飞给鬼面人和陈莉莉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区别特征,就是李乔娇的左耳上有痣,陈莉莉没有。陈莉莉脑袋还应该没有彻底腐烂,这个特征,还可以验证。而如果鬼面人真的是李乔娇的话,如果能看到鬼面人的耳朵,也可以立即看出,鬼面人到底是鬼,还是李乔娇?

    刘廷想到这里,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刚才听李翔飞讲述事情,本来刘廷已经有的困意彻底消失了。刘廷要给自己做梦游实验,但现在距离鬼面人和自己和尹妍希约定的三天时间只剩下几个小时。但真正的凶手仍然无法确认。刘廷一想到这里,焦虑感立即再次升起。

    刘廷点着一根烟,看着李翔飞,突然心中又有一种可能的案发过程想法出现,这个想法一在脑海中出现,又一种可能的动机和杀人过程,而凶手,则是眼前的李翔飞!两个人,可能都是他杀的!而理由是……

    刘廷脑子飞速运转,将李翔飞杀人的可能过程迅速过了一遍,杀人的动机和过程都几乎完美无缺。刘廷的手微微颤抖……

    只有几个小时就到鬼面人威胁要杀掉尹妍希的时间,可能的嫌疑人却越来越多!刘廷自己家里出现过的老板的身体和人头,自己两次丧失记忆的梦游过程,鬼面人一定要自己查案,自己老婆曾经说过自己曾经在家里挖洞,和王振森家里地道一样的地下洞穴,自己家是以前教堂的位置,自己和这个案子的关联,鬼面人说自己查清这个案子,就可能查清自己老婆赵梓乔真正的死因。查清一个案子,能顺带查清第二个案子的唯一原因,就是两个案子,是同一个凶手!自己可能是这个案子的真凶。

    而王振森、李翔飞,也都有足够的杀人动机和杀人机会。而如果鬼面人是李乔娇的话,李乔娇的脸已经彻底毁了,人生,肚子里的孩子,可能都毁了,这样的人,为了报复,那李乔娇也可能有足够的动机,杀掉这个几乎完全模仿自己整个人生的陈莉莉。

    刘廷感到脑子更加混乱,狠狠抽了一口烟,转头对李翔飞说道:“我要打几个电话,你今晚不要在这里住了,这里我借用一下?”

    李翔飞立即恭敬地点头答应。刘廷看了李翔飞一眼,径直转身走到房门口,把房门推开,李翔飞这时候也走到门外,刘廷对李翔飞说道:“你等等。”然后对外面喊道:“王志!”

    王志听到喊声,立即在旁边屋子答应了一声,开门走了过来。

    刘廷对王志说道:“李道长要换一个地方睡觉,他现在是重要证人,你今晚陪着他,和他一个房间保护他的安全,手枪子弹上膛。”

    李翔飞听到“手枪子弹上膛”六个字,身子一颤,立即说道:“在道观这里,我不用劳烦……”

    “别废话。”刘廷立即不耐烦说道,“再想起什么事情,随时立即来找我。”

    王志立即带着讨好的笑容答应了一声,刘廷突然用凶狠的眼神看了王志一眼,王志聪明人,立即心里一跳,刘廷的表情,是怀疑李翔飞有问题,让我跟着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王志立即点头回应刘廷,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转身对李翔飞说:“李道长,请。”外面已经堆积厚厚一层雪,天虽然全黑,但却被雪光反射的四周发亮。王志和李翔飞踩着雪发出嘎吱嘎吱脚步声很快走远。

    刘廷又抽了两口烟,刚要转身回去,看到旁边屋子尹妍希走了出来,满脸笑容到了刘廷身边。尹妍希脸色发红,眉毛眼睛上有些白霜,不像在屋子里,倒好像在外面站了很久。刘廷疑惑看着她,问道:“你去哪了?”

    尹妍希得意洋洋说道:“哪也没去,刚才你和那个李老道说话,我就在门外偷听了。”

    “刚才一直在外面冻着?”

    尹妍希立即抽了一下鼻子,鼻子里传来冻出鼻涕的声音,然后尹妍希笑着说道:“是啊,冻死我了,但我听的好兴奋,哈哈,两个怀孕的女人,道士还搞这个,听着好有趣。”

    刘廷笑了一下。尹妍希立即又说道:“但我最兴奋的是,李翔飞描述的王振森殴打陈莉莉的过程,和你推测的几乎一样。姐夫你真厉害。”

    刘廷看着尹妍说道:“外面冷,我们进去说。”说完转身推门。

    尹妍希又哧溜了一下鼻子,转身恶作剧抢到刘廷前面跑进了屋子,拿起椅子靠背上刘廷的大衣披在身上,缩着脖子开始搓手,一边又说道:“而且李翔飞的话,也合理解释了王振森发现奸情的原因。”

    刘廷把茶桌上放的法式暖水瓶拿过来,给尹妍希倒了一杯热水,尹妍希接过来,慢慢喝了一口,问道:“姐夫,接下来怎么办?”

    刘廷想了想说道:“我要先打一个电话。”

    “打给谁?”

    刘廷没有说话,拿起屋子里电话机摇了几下摇把,话筒里传来接线员声音,刘廷立即说道:“给我接巡捕房。”

    过了十几秒,巡捕房人说话声音传来,刘廷道:“我是军统天津处副处长刘廷,找一下你们谭光凯谭队长。”

    对面答应一声,又过了一阵,谭光凯声音在听筒里响起:“刘廷,找我什么事?”

    “陈莉莉人头还在你们巡捕房吗?”

    “……”谭光凯不说话。刘廷心里一沉,立即问道:“怎么了?”

    “我父亲给我指示,陈莉莉毕竟是王振森的小老婆,尸首分家不是好事,对死者也是不敬。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王振森已经派人把尸体认走了。”

    “什么?!”刘廷听到这里立即感到一股热血猛地冲上头顶,“谭光凯!你这是草菅人命!你知不知道!”

    “那我能怎么办!?刘廷,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刘廷感到自己胸腔堵的厉害,胸口一块大石头紧紧压着,刘廷奋力吸了两口气,猛地将电话挂断。尹妍希在一旁紧张的看着刘廷,问道:“尸体被王家拿走了?”

    刘廷咬了咬嘴唇,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困意袭来,极度的疲劳感,刘廷感到自己只要闭上眼睛,只站在这原地就能睡着。自己睡着后,如果鬼面人说的凶手就是自己,那么现在又到了三天期限,刘廷早已经想到一个可能性,那就是鬼面人实际上有一个合作者,那个合作者,可能就是梦游状态的自己。那么三天期限一到,自己一旦进入梦游状态,就会像鬼面人预言的一样,对自己身边的尹妍希,痛下杀手!而梦游状态的自己和鬼面人联合这件事情,可以很好的解释为什么鬼面人要把自己和尹妍希牵扯到这个案子里面,也许这不是鬼面人的想法,而是另一个梦游状态的自己,对自己的挑战。

    现在不能睡!不能睡!刘廷拿起电话,感到自己眼皮沉重的可怕,那种无法抗拒的极度疲劳感。刘廷突然猛地拿起电话,摇了几下手柄,接线员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请问要打到哪里?”

    刘廷看着尹妍希,犹豫了一下,说道:“军统局王振森家里。”

    尹妍希一听到刘廷这句话,立即紧张的对刘廷摆了摆手,说道:“你不要找他,不要激怒他。他知道你还在怀疑他,不放手,我怕你吃亏。姐夫!”

    刘廷心里犹豫了一下,这时候另一边电话已经被拿起来了,王振森的声音:“喂,哪位?”

    尹妍希向刘廷摆手,让刘廷不要说话。电话里王振森的声音还在催促:“喂?喂?!哪位?说话?!”王振森声音开始带着愤怒声调。

    刘廷皱了一下眉头,说道:“王处长,是我,刘廷。”

    王振森那边立即沉默了下来,两个人都不说话,电话里传来刺耳的背景音调。

    过了几秒,王振森先开口:“你找我干什么?”

    刘廷想了想,说道:“我有一个机会,可以给你洗清冤屈。”

    王振森在电话里长时间沉默,然后说道:“什么机会?”

    “我找到了和李乔娇私通的那个男人。”

    王振森又一次在电话里长时间沉默,然后说道:“……我在听。”

    “我还查到了李乔娇死亡前,曾经遭到过你的殴打。”

    王振森立即反驳道:“你有证据吗?不要血口喷……”

    刘廷立即抢话打断他说道:“你在她胸口踹了两脚,在她腿上踹了一脚。之后你转身离开。”

    “你这是不是设计计算我的圈套?”

    “要是圈套的话,我们当面聊一下,你能掌握更多的信息,也更知道该怎么应对。”

    “刘廷,你是不是觉得你已经掌控一切了?你知不知道有些事情,其实一直在背着你运行?”

    “什么事情?”

    “那个姓李的道士说的话我都已经从巡捕房得到了。李翔飞以为巡捕房是我的死对头,到巡捕房报案寻求保护,他怎么想得到现在巡捕房反倒和我是一边的,军统在你领导下,反倒变成了我的死敌!不过……”王振森说到这里,突然不继续说下去了,似乎在暗示什么。

    “……”刘廷没有说话。

    王振森又继续说道:“我还可以告诉你,李翔飞在撒谎,我和李乔娇确实不可能有孩子,但问题不在我这边,李乔娇没有生育能力。这一点,我娶了李乔娇后,曾经希望李乔娇给我带来一个儿子,但她一直没有动静,我带她去看过西医诊所,那里有详细的检查报告,就是之前尹妍希受伤时,你去的那家西医诊所,那里有存档,你可以去那查看我说的是不是实话。”

    “!”刘廷一听到这句话愣住了。

    “还有李乔娇为什么会到道观里和那个李翔飞认识?那是因为她想要孩子想疯了!女人需要孩子巩固地位,所以她才经常去道观烧香!这你也想不到吧?!”

    “……”

    “还有,纠正你一下,我不是没有孩子,我有一个儿子在欧洲留学,一直没有回来过,李翔飞以为我没有后。”王振森冷哼了一下,说道,“这你也不知道吧?”

    “……”

    “还有,当天夜里我是殴打过李乔娇,但殴打的程度不至于死亡。她是成年人,会脆弱到被踹上两脚就被被自己咳得血活活憋死吗?啊?!我这么些年,也以为是我给打死的,我很自责……但我也总是不相信李乔娇就会这么脆弱!所以我这些年审犯人的时候,有一个特殊的嗜好,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特殊嗜好?”

    “我都喜欢在他们胸口,用那天殴打李乔娇的同样方法,在他们胸口狠狠踹上两脚,然后观察他们,我告诉你结果,结果就是,不论被我踹的人口鼻流出多少血,没有一个人会被憋死,连他妈呼吸困难的人都没有!”

    刘廷听到这里立即一愣,自己曾经问过王志王振森有什么特殊嗜好虐待犯人,王志对自己的回答是:没有,王振森没有!王志……还有刚才王振森说了一半暗示军统那边有问题的话……

    这时候电话里王振森继续说道:“我回来时,是看到她死掉了,是窒息死亡的,如果他不是咯血咳死的,那还有什么原因会导致死亡?会被活活憋死?那就是被人给按住嘴,给弄死的!刘廷,你不是善于分析吗?你说什么人当时能在现场?能在我走开几分钟就在我屋子里出现?!这个人还要有杀掉李乔娇的杀人动机!你说这个人是谁!?是谁!?”

    “……”

    “现在李乔娇尸体找到了,我看对我是件好事!这笔账,终于不用算在我头上了!她和别人通奸,她被别人杀了,我只是他妈的打了她一顿!我问你,哪个男人发现自己女人在外面和别人搞,不是这种反应!?啊?!”

    “……”

    “还有陈莉莉的死,陈莉莉死前不是在地道这边,就是在地道另一边!既然你们能怀疑是我杀的!那为什么不能怀疑是陈莉莉发现李乔娇尸体后,跑到李翔飞那边,李翔飞发现被自己杀掉的李乔娇尸体暴露出来,动手杀陈莉莉灭口?!李翔飞两次杀人都有机会,有动机!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

    “刘廷,我这么对你说吧!?军统里查案,公不公正,是不是冤案,我知道!从来都不重要!都他妈是为了斗!你斗我,我斗你!就他妈是个斗人的手段!你现在闻到军统天津处处长位置的香味了!想借机会把我彻底拍死!廋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王振森经营了这么多年!是白给的吗!?你尽可以把这个案子往我身上引,老子不怕!你要是把事情办的太绝!小心别他妈吃不到狗屎!弄得一身骚!”王振森说到这里,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

    刘廷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拿着话筒,沉默了几秒钟,慢慢把电话挂断。

    尹妍希担心的看着刘廷,说道:“姐夫,王振森说的,我都听到了。他说的有道理。李翔飞确实有嫌疑。”

    刘廷点了点头,坐下来,拿出一根烟来,点着了抽了起来。

    王振森对李翔飞的那些分析,刘廷之前听完李翔飞说话后,就已经想到,李翔飞实际上和王振森是完全对等的,两次都有同样的机会做最后接触死者的人,又都有杀人动机。

    尹妍希这时候又在旁边说道:“姐夫,你不是真的就是要通过这个案子,要得到天津处处长的位置吧?”

    刘廷突然一拍桌子,怒道:“我要那个位置!?你怎么也和那些人一样看我!我现在不是决定谁是凶手!是要真的查出真凶!而且要马上查出真凶!因为时间就剩下几个小时,再查不出,我担心那个……!”

    刘廷一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低头沉默,深吸了几口气。尹妍希被刘廷刚才爆发吓到了,姐夫从来没有对自己发过这么大脾气!总是客客气气的。

    尹妍希小心问道:“你是担心鬼面人要对付我,担心我会有事是吗?”

    刘廷感到自己脑袋装了无数的信息,完全捋不出头绪,脑袋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嗡嗡作响!头痛的就快要爆炸了!头痛的就快要爆炸了!突然感到又一阵沉沉困意袭来,心内立即一惊,冷汗立即冒出来了。

    这个新冒出来的想法,这种可能性,让刘廷只是想想,就心惊肉跳!

    刘廷拿出烟来,又点着一根,抽了一口,感到精神好了一些,有一件事情,要立即办!不能耽搁!刘廷想到这里,抬头看尹妍希,一边说道:“妍希,你现在立即……”

    刘廷刚说到这里,头转过去看尹妍希,吃惊的发现尹妍希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刘廷立即奇怪地问道:“你笑什么?”

    “……”尹妍希甜滋滋的看着刘廷,摇了摇头,继续笑。

    “到底怎么了?”刘廷让尹妍希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尹妍希说道:“笑你刚才对我发脾气。”

    “对你发脾气?这有什么好笑的?”

    “以前你对我,总是客客气气的,特别有修养有礼貌,完美的姐夫。这回你撕破脸了,露本相了。张嘴就大骂我。”

    “……”刘廷忍不住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还不明白啊?为什么骂我我反倒开心?有一本书说过,有修养的男人都不会对女人发脾气,除非对一种女人,就是他们心中认定的……自己的女人。”

    刘廷一听到这一句话,突然心中一阵感动,看着尹妍希。尹妍希看到刘廷眼睛中眼光闪烁,看自己的眼光有些放肆,看女人的眼光。尹妍希立即感到自己肾上腺素疯狂分泌,浑身颤抖了一下,身子僵硬起来。

    刘廷马上是要抱住自己,然后亲自己吗?尹妍希立即有些发懵,浑身手脚身子都不知该如何安排才好。刘廷看着自己一直不动,尹妍希气都不敢喘,刘廷,你到底要怎样?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