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厨房的洞

    更新时间:2016-11-16 09:18:56本章字数:7304字

    那人犹豫了一下,脑袋微微点了点。

    王志道:“你跟我出来。”又转身对其他人说道,“你们都回去睡觉去吧。”

    其他人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脸上都惊疑不定,听到王志命令,互相看了看,都转身要离开。这时候王志突然喊道:“对了还有一件事你们都听着!”

    那些人立即都转身看王志,王志道:“今晚可能有人会潜进道观,要对付你们李道长,道观四面现在我们军统都设了卡!保护你们安全,但我们的人认不得你们这些道士的脸,我们接到的命令,只要看到有人乱走就可以开枪!你们都老老实实给我呆在屋子里,谁也别乱走!要不然擦枪走火出了什么意外!你们就别怪自己倒霉!都听懂了吗?!”

    整个道观,王志以为只有刘廷、王志、还有自己那个下属三个人,包围道观纯粹是唬这帮道士,先稳住局面。但王志有把握这些人会害怕,很少有人,敢不把自己军统做的事情当成开玩笑!

    但王志不知道,这时候的刘廷,已经离开道观回到家里,正在给另一个梦游状态的自己布局,要看看自己,到底隐藏什么秘密。

    道士们稀稀疏疏的答应了,转身回住处,王志喝问那个人:“跟我走!”那个人已经腿开始发软,和王志走出了院子,到了一处僻静处。

    王志立即问道:“晚上你和李道长要说什么事情?你再说一遍。”

    那个道士犹豫了一下,满脸紧张,犹豫了一下,说道:“是北平来了一家香客,今晚刚到,和我们李道长早就相熟,他们晚上想请李道长过去说几句话。”

    “是什么人?”

    “香客是北平建筑署的副署长和他的夫人,副署长本来在天津任职,经常给我们这里捐香火钱,他们夫妻每次来,我们李道长都是全程作陪的。”

    王志根本不信这个道士说的话,自己天天和这帮心里有鬼,当着自己面撒谎隐瞒事情的人。李翔飞和他的表情都不对,自己绝不会看错。

    撒谎后,就要一个谎话接着一个谎话,直到再也包不圆!

    王志死盯着道士,看了一阵,道士脸色阵红阵白,就凭这脸色,就能再次证实自己猜测!王志想了想,说道:“你现在就带我去找这个什么副署长。”

    “这……官爷,他老人家位高权重,我们得罪……”

    “少废话!走!”

    道士犹豫。王志心底冷笑,立即施压问道:“还是你对我撒谎?!这人是你编出来的?!”

    道士立即摆手道:“没有没有。小的绝对不敢。”

    “那还不快去!”

    道士又犹豫一下,看着王志道:“那您跟我来。”

    “少废话!快走!”

    道士当先领路,王志跟着,转过两栋房子,到了一处院子,道士回头看了王志一眼,将门推开,回头对王志说道:“官爷,他们就住在里面。”

    王志皱着眉头,立即跨步走进了院子,立即看到里面屋子有灯光照射出来。王志立即问:“怎么这么晚了里面的人还不睡觉?”

    道士也有些疑惑,摇了摇头。王志快步走到屋门口,抬头敲门。咚咚咚。

    里面一个老头声音立即不耐烦问道:“谁?!”

    王志道:“军统查房,开门!”

    “军统?!”里面说话声音毫不客气,一点也不怕军统两字。王志听到他回说口气,心中一凉,难道那个道士没有欺骗自己,真的是北平高官在里面?!

    脚步声响起,一个人走到门口,开门。一打开门,王志立即看到里面一个五十多岁男人,头发一丝不苟打了发蜡梳向后面,皮肉细嫩,满脸官像,站在门口满脸不耐烦,看着王志道:“你是军统什么部门的?到这里查什么房?”

    王志愣了一下,心中立即一阵烦躁!他妈的看来真的是北平高官。自己有些冒失了!但王志立即心里一动!这个道士是个机灵人,他在早先很可能有别的事要对李翔飞说,但一看到李翔飞和自己在一起,就突然拿这个北平来的高官香客做挡箭牌!

    自己只要问一句他晚上是否让这个道士去找李道长,就立即能拆穿这个道士撒谎!想到这里,王志刚想开口询问,却突然看到那个高官一眼又看到王志身后道士,立即满脸不开心问道:“我不是晚上让你去找你们李道长过来,我有事情要对他说!你给我找哪去了?找到现在领来一个军统的人?!你是什么意思!?”

    王志一听到对方这番主动质问,完全证实了那个道士说的都是实话!心中立即迷惑起来!难道这个道士和李道长真没别的事情?!这不对啊?!

    王志立即回头,看到那个道士表情自然答道:“这几日南京方面来了一位贵客来烧香,军统官爷们亲自负责保安,不是故意打扰您。”

    王志心中一震!自己有种被戏耍的感觉,这个道士撒起谎来不着痕迹,他妈的。

    那个高官立即问道:“贵客?什么贵客?”

    道士立即脸上做出为难笑容,也不回答。王志看着道士表情,眉头皱了皱。那个高官冷哼了一声,说道:“检查过了,你们可以走了吧?”

    然后也不等王志和道士说话,毫不客气咚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王志吃了一个瘪,心里窝囊,回头看道士。道士道:“官爷,这回您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王志怒火起来,却又无法发泄,转身快步向外走去。道士看着王志背影,站在原地,仍然能感到自己心脏怦怦狂跳!这一关好险过去了!道士长出了一口气,立即跟了上去。

    王志立即本能感觉到道士在后面似乎刚刚放松下来,他还是有事情!但高官找李翔飞的事情是真的!他到底隐瞒了什么?!

    到了院外面,道士立即道:“官爷,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王志沉默看着道士,心中不甘,突然王志眼前一亮,因为王志突然发现道士……有些不对!

    王志心内一阵狂喜!但他这时候还不知道,他马上要发现什么东西!?也不会知道,那个东西,有多重要!又有多么骇人!那个东西,可以……解开这个案子最重要的一个谜团!

    那个谜团就是鬼面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尹妍希家里看门人看到大街远处路口那里,有浓浓黑烟冒出,立即出了屋子,到外面看。正好碰到家里下人出来扔垃圾,两个人聊了两句,猜测是前面某栋房子着火了。

    下人很兴奋,回去后和其他下人说着火了着火了,下人们也都到窗口去看。这时候尹妍希母亲到下面给尹妍希父亲拿水,看到下人们都不干活,训斥她们,那些人不敢多嘴,就都回到各自位置。

    尹妍希母亲走到窗边看了一眼,看到冲天的浓烟也很新鲜。但没多想,又训斥了几句下人,就拿着水上楼回卧室了。

    尹妍希父亲正躺在床上看报纸,实际心里烦躁,尹妍希被刘廷的下属带走,已经这么晚了,电话也没有一个,人也不见动静,女大不中留!女大不中留!

    这时候尹妍希,正被鬼面人在街道拐角里,死死掐住脖子。

    尹妍希母亲本来进卧室后,看到尹妍希父亲拉着臭脸,就想说外面着火的事情哄他开心,就说道:“刚才我到楼下,看到外……”

    老爷立即不耐烦打断她说:“你这个好女儿!都是你惯的!在外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以后真出了事情!你就知道后悔了!”

    尹妍希母亲立即一句话也不敢说,把水杯拿到老爷旁边,老爷皱着眉头,苦着脸接过来喝了一口,立即骂道:“我不是要喝凉的吗?怎么这么热!”

    尹妍希母亲立即小心陪着说道:“这么冷的天,你还喝冰水……”

    “要你管!我心里有火!”

    这个时候的尹妍希,仍然被鬼面人死死掐住脖子……

    尹妍希母亲立即说:“那我现在就去给你拿。”

    “不用了,算了算了!一个一个都这么不省心!”

    尹妍希母亲不再敢说话,走回到梳妆台前,开始解头发卸妆准备睡觉,一边小心的观察老爷动静。尹妍希父亲仍然皱着眉头看报纸。

    这时候的尹妍希,仍然被掐住脖子……尹妍希父母一个在看报纸,一个在卸妆。

    这样又过了一分钟,尹妍希父亲莫名奇妙坐立不安,那种有极不好事情发生的恐怖感觉,报纸上的字,一个都看不进去。突然把报纸往床上用手一拍,想要发泄发怒,却找不到发火的对象。突然问道:“你刚才在楼下,听下人们说什么?你还骂他们?”

    “哦,是我们前面街口着火了,家里往外能看到浓烟,他们都在看热闹。”

    “着火了?!”尹妍希父亲想了想,起身下床,走到窗帘旁边,掀起窗帘向外看去,立即看到了远处的黑色烟柱。

    这时候的尹妍希,刚刚突然被鬼面人放开了脖子,突然又能呼吸了,正在剧烈咳嗽,没有死。

    尹妍希父亲看了一阵,尹妍希母亲一边抹着护肤霜,一边也走过来,向外看。尹妍希父亲眉头皱得更深,说道:“那个街角的房子都要拆掉重建,没有人,八成是废楼烧着了。”

    “要不要报告消防局?”

    “……消防费没人给,没用。你让老王(最先发现着火的那个看门人)去看一眼,火别烧到我们这边来了。”

    尹妍希母亲答应了一声,转身快步下楼,尹妍希父亲立即不耐烦的训斥道:“你慢点走!不是早让你把这个拖到地的睡衣扔了吗?!上次绊倒了还不知道厉害!从楼梯顶上摔下去你才信邪!”

    尹妍希母亲啊的答应了一声,走到楼梯口,突然一阵莫名的眩晕,心慌,极度心慌的感觉。到了楼梯口,突然脚一软,差点摔倒,连忙用力拉住扶手。心跳得更加厉害!

    这时候的鬼面人,刚刚起身,转身要离开。尹妍希大口喘着气。感到自己神志渐渐恢复过来。

    尹妍希母亲到了楼下,让下人去找老王,老王进来听尹妍希母亲吩咐,老王答应一声,正想去看热闹,老王跑出去。

    鬼面人这时候突然返身,再次蹲下来,犹豫要不要掐死尹妍希。

    一分钟后,老王跑到了出事的地方。看到是两辆车子在燃烧。车里面,隐隐约约能看到,有六个人人影。

    鬼面人看到老王,躲到墙角,老王看到烧死人了,慌张起来,看到了大火浓烟后面,远处直挺挺躺在地上的尹妍希。尹妍希听到了动静,转头看到远处有人过来正在看火势。

    两个人都看到了对方,但浓烟阻隔,两个人都无法互相看清对方,只能看到隐隐约约一个人影。

    尹妍希立即想要向老王呼救,但嗓子喊不出声音,只有嘴一张一合。

    老王又看了两眼,转身快步跑回去,跑远了。

    尹妍希眼看着最后希望消失,嘴还不放弃在努力想要发出声音,这时候,鬼面人再次走了回来,蹲到了尹妍希身旁。再次把手放到了尹妍希脖子上,开始用力。

    老王跑回到家里,高喊大事不好,尹妍希母亲立即问怎么回事?老王说道:“是两辆车子不知道为什么撞到了一起烧起来了。每辆车上都有三个人,远处地上还躺了一个人,都死了!”

    这时候尹妍希父亲听到老王喊叫着进来,也正下楼看怎么回事,听到老王说话,立即心里一凉,说道:“我们这边这么晚哪会有车?是不是刘廷的人送女儿回来的车?”

    老王道:“这我也不知道啊。”

    “车上的人都烧死了?”

    老王恐惧起来,犹豫了一下。

    尹妍希父亲立即咆哮道:“问你话呢!都死了?!”

    “我不……不知道……那个躺在地上的……”

    尹妍希父亲楞了一下,突然快步向楼下跑去,脸上神色慌张起来,他刚才猜测车子是军统车子,是因为自己那种强烈的不祥预感,在引导着他!

    尹妍希父亲推门跑出去,太太和下人们立即也都跟着跑出来。

    这时候,尹妍希的脖子,仍然被鬼面人紧紧掐住!

    几十秒后,尹妍希父亲跑到了那里,看到火已经开始熄灭的两辆车子,里面已经烧成人形焦炭的那六个人,心脏扑通扑通狂跳,尹妍希母亲突然尖叫一声,向前跑去,尹妍希父亲立即向前面看去,看到远远雪地上一个人形轮廓,那个轮廓……是尹妍希!

    几个人立即都跑过去,立即看到尹妍希躺在地上。尹妍希母亲立即一阵眩晕,差点没昏倒!

    尹妍希父亲心脏狂跳不止,身子一阵一阵发虚,身子摇晃了一下,慢慢蹲下来,立即看到自己女儿脖子上,鲜红让人心惊肉跳的手指印记!

    尹妍希父亲有一种强烈的慌忽感,犹豫了一下,慢慢将颤抖的手伸出来,用手指探向尹妍希鼻孔。要看看自己的女儿……是否还活着……

    王志看到的,是那个道士和自己说话时,眼睛瞬间向自己斜后方,看了两次。然后那个道士转身要离开前,又向那个同样的方向看了一次。看的瞬间,那种眼神里,带着强烈不安。

    王志看道士回头向前走,自己立即向后看了一眼,后面一个精致的小花园,小花园东北角落里,刚才那个道士看过去的方向,是一个红色的小房子。

    道士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有脚步声,那个军统的人没有跟过来,道士心中一惊,立即回头,看到王志正盯着自己,道士问道:“官爷,您……”

    王志突然打断他,手指向后面问道:“那个小房子是做什么的?”

    道士瞬间慌张起来,竟然语塞了一下,才说道:“那……那是放清扫……清扫用具的杂物间。”

    他妈的,自己终于抓到了!王志立即用阴冷的声音说道:“你把那里打开,我要去看看。”

    道士脸色立即变了,再次说道:“官爷,那里……”道士刚说一半,看到王志已经转身向那个房子走去,立即感到腿发软,这个军统的头子要看到那个可怕的东西!这个道观,还有观主,就……就都完了!他一定是发现自己刚才眼睛忍不住看了两眼那里,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很危险。但那个可怕的东西太重要了!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道士连忙跟过去。王志快步走到那个小屋门口,看到屋门被一把挂锁锁着,道士也追到了自己身后,王志立即回头喊道:“钥匙!”

    “钥匙在值班房那边……官爷,这里面真的……”

    道士刚说到这里,突然嘴停下来了,因为他看到王志脸上露出狰狞可怕表情,突然将枪掏了出来,对准那把挂锁砰的开枪,挂锁嘣的一声冒出烟气被打散,王志走上前去,抬脚狠劲一踹房门,门砰的一下弹开,王志立即看到门口堆放着沙子和散放的抹墙泥灰,立即明白过来这些东西,就是白天他们发现堵住地道在道观这边出口用的!

    王志回头看了一眼道士,道士就这一会,就竟然已经满头大汗,脸色白的吓人。王志吃了一惊!就算自己撞破了他和李翔飞的秘密!怎么就把这个道士吓成这副模样!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他惊慌到这个程度!

    屋子里其他堆放的,就和道士说的一样,都是扫帚簸箕之类打扫工具,王志来回翻了两圈,什么特殊东西都没发现!

    王志焦躁起来,到底是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王志突然回头对道士怒道:“你他妈的马上告诉我!这屋子里面,到底藏了什……”

    王志刚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了,因为他看道士时,突然注意到了墙壁上一样东西。

    墙上挂着好像废弃了一样的残破的三个阴阳八卦装饰物,但都被擦的非常非常干净,但屋内其他东西废弃的桌椅凳子架子也都同样破败不堪,而且根本没有人清扫。王志目光一落到那三个八卦上面,道士立即察觉到了,脸色微变。

    王志向前走过去,走到八卦前面。道士紧张的看着王志,嘴角微微颤抖。王志揭开第一个八卦,露出后面墙壁,用手拍墙壁,用手指抠墙砖,墙砖纹丝不动,王志又将八卦在手里翻过来看,也没有任何发现。

    王志再拿第二个八卦下来,也没有发现。

    王志再拿第三个八卦下来,立即发现后面一大块墙砖成圆形切割开来,做成了一个盖子,王志小心的将盖子拿下来。

    道士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浑身颤抖,毫无办法,想要逃走,却不敢动弹。

    王志立即看到里面出现了一个大约有两尺宽度的圆形木盒,花梨木盒,诱人的纹理,通透的黄色漆纹。王志小心的将盒子抽出来,立即看到木盒上面,镶嵌着一块雕刻成八卦图案的玉片。玉体毫无瑕疵,晶莹绽绿,绝对是是上等货色。只是这个盒子,就异常名贵。

    那这里面放的,会是什么东西?王志小心将玉盒上精致小巧的锁扣打开,锁扣是黄金做成的。打开后,里面出现了一个圆弧形的物件,被一张上面写满道家经文的丝绸锦帕,泛着黄金一样光泽。

    王志将那个锦帕慢慢揭开,下面那个东西渐渐出现在了王志面前,当王志看清楚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时,王志感到自己浑身都因为极度的恐惧颤抖起来。

    王志大口呼着气,眼睛定定的一直看着那个东西,手指颤抖,脸孔抽搐。自己想要把眼睛从那个反射着金黄色光芒的恐怖东西上移开,但那个东西仿佛有魔力一样,自己一直看着它……自己一直看着它!

    终于王志的手颤抖着,把那个东西用手上的白布慢慢遮挡上了,自己立即有一种可怕的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王志再回头看那个道士,那个道士脸上泛着死人一样的可怕白色,眼睛仍然看着那个东西的方向。

    鬼面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翔飞隐藏了什么秘密!?现在王志,找到的这个可怕的东西……就是这一切的答案!就是这一切的答案……就是这一切的答案!

    刘廷手指犹豫颤抖着,慢慢按下了录音机的按钮,录音机的按钮发出咔嗒一声脆响,磁带立即开始旋转起来。喇叭里传来嗡嗡嗡的杂音。然后突然一个人咳嗽了一下。和自己的咳嗽声音,几乎一模一样。

    然后那个人声音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样,慢慢从喇叭里传了出来,大声愤怒的质问声:“你为什么要锁住我?!刘廷?!你应该去保护尹妍希啊!这个时间,不是三天的时间已经到了吗?你放弃她了?还是你怕你自己就是凶手?!或者说你怕我是凶手?!……”

    那个人说到这里,突然声音停了下来。过了一会,那个人突然重重叹了一口气,说道:“拖动尸体的时候,长长的地下巷道,不敢回头看后面的尸体,四周潮湿,天棚上向下滴水,有时候水滴会直接滴到自己脸上,你会感觉每一滴水滴都是尸体上流出的粘液,会觉得异常恶心。我抓住的是尸体的脚,那时候人还没有死多长时间,脚脖子那里还很柔软,但后面的整个尸体被地面拖动的衣服都已经翻卷起来,头发,长长的头发也都朝向后面,回头看一眼,尸体还睁着眼睛,不对,是瞪着眼睛,瞪着我,头发好像怒发冲冠一样指向天上。地面不平,尸体的脑袋就带着一直瞪着我们的那双眼睛,不停地被颠簸不停的好像点头。看着那个尸体的头和脖子,你就忍不住会回想掐死他时,手抓住他脖子时,那柔软的手感,那种手感诱惑着你越掐越用力,越掐越用力,一边后悔,一边却根本不想停下来!”

    那个人说到这里,声音突然又停下来了。

    刘廷身体颤抖了一下,长长的头发……被拖动的尸体,是一个……一个女人?!刘廷脑海中,立即闪现出自己在地道里拖动尸体的画面。自己满身大汗,浑身僵硬,费力麻木的拖动尸体,突然回头看,看到自己的老婆赵梓乔,和那个声音描述的一样,大睁着眼睛,正在看着自己。看着自己,在掐住她的脖子!

    自己害怕了,嘴唇颤抖着回过头来,但又忍不住再回头看,但这一次,那个尸体的脸,变成了……陈莉莉?!

    这时候录音里面,又传来了打火点烟的声音,然后那个人又继续说道:“赵梓乔被你害死了。厨房的洞和721……陈莉莉也死了,厨房的洞和721,我是怎么出现的?厨房的洞和721。厨房的洞和721是什么意思?你还记得吗?怎么砍断一个人的脖子?让她的头和身体分开?厨房的洞和721,我们一切的秘密,都是厨房的洞和721。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厨房的洞和721,厨房的洞和721,厨房的洞和721,厨房的洞和721。”

    突然录音里,传来了电话的铃声:“铃……铃……铃……铃……”那个人笑声立即停了下来,然后是拿起话筒的声音。

    刘廷听着录音,脑海中却还在回味刚才他说的那段话:赵梓乔被自己害死、陈莉莉也被害死、梦游状态的自己怎么出现的、怎么砍断一个人的脖子,身体和头分开、自己和梦游状态自己的一切秘密,都在那个……那个什么“厨房的洞和721”里?!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自己刚才幻觉出陈莉莉被自己在地道里拖动,自己掐着陈莉莉的脖子,还有自己砍断人头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