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无处发泄

    更新时间:2016-11-20 09:21:11本章字数:6343字

    “留下我一条命,就是第一个根据。我死了,她想要让我们掌握的线索就断了!而且还会将杀人的嫌疑,引导到她身上。她故意让我猜测她身份,却将唯一两个正确答案李乔娇和陈莉莉都给否定了就是第二个根据。她只能是李乔娇或陈莉莉其中之一!她让我有两次机会猜测她的真实身份,明知道我要说的答案,她就是要故意都给否定了,要让自己身份更加不确定,让我们查不出她的真实身份,因为一旦我们确定了她是李乔娇或者陈莉莉,就能立即确认她的杀人动机,杀人手法。而不论是李乔娇还是陈莉莉是鬼面人,我都可以确认这个鬼面人恨王振森,恨李翔飞,她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我们把他们俩其中的一个当作真凶,既能找到一个替罪羊,又能报复他们。我还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什么可能性?”

    “就是会不会李乔娇和陈莉莉,根本就是一个人?”

    “……那地道里发现的那具骷髅是谁?”

    “是其他人,如果李乔娇没有死,或李乔娇和陈莉莉是同一个人的话,那具骷髅,我想到了一个可能的人选。”

    “谁?”

    “你还记得李翔飞早先对我们说过的另一个和李乔娇有交集的女人吗?”

    刘廷一听到喇叭里说到这里,愣住了,和李乔娇有交集的另一个女人?李翔飞提到过有这样一个女人吗?

    喇叭里,另一个刘廷完全没听到过李翔飞的证词,这时候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尹妍希提问,沉默着没有说话。尹妍希等了一会,着急的说道:“姐夫你怎么忘了?就是李乔娇说她小时候,曾经和鬼市童大业家打过交道。童大业家有一个小姑娘,和她年龄相仿,童大业的女儿还曾经羞辱过李乔娇的妈妈。你不觉得李翔飞或者李乔娇无缘无故会提到这么一段小时候的事情很奇怪吗?那具骷髅总要是一个人,李翔飞证词闪闪烁烁,他隐瞒了很多东西,但他提到了童大业的和李乔娇年龄相仿的女儿,一定有原因。而且鬼市童大业,我们案子最一开始的时候就和鬼市童大业有关!李乔娇做判词的时候,也和鬼市童大业有关。我怀疑童大业的女儿,就是那具骷髅!而李乔娇应该是活下来了!鬼面人还说过什么你记得吗?她说其实案件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有机会查到她的身份,她的意思就是案件一开始的时候,她就引导我们去了童大业的那个废墟商铺,我们以为那个地点是随机选择的,根本就没去调查童大业或者她女儿,和这个案子有什么关联,如果当时我们查了童大业,就会查到童家的女孩,就会查到李乔娇,就会怀疑地道里埋得不是李乔娇,而是那个女孩!她们可能会有什么事情,李乔娇脸毁了,但那个女孩就被李乔娇杀掉了!李乔娇变成了鬼面人,毁成了现在这个满脸冤字的样子!我们在前几天找到的鬼市人头,可能真的是陈莉莉,也可能是李乔娇的人头,陈莉莉还活着,陈莉莉是鬼面人,或者李乔娇还活着,李乔娇是鬼面人,或者她们根本就是一个人,她们两个就是鬼面人,而绑在树上死的人,是另一个我们现在还没查到的人。但不论鬼面人是谁?!陈莉莉和李乔娇谁活着!鬼面人应该就是真凶!她对我,对你做了那么多事,就是为了引导我们,替她将王振森或者李翔飞,变成替罪羊!”

    另一个自己在喇叭录音里沉默,没有说话。刘廷听到这里,心脏猛地一紧。这是第三种可能性,鬼面人是真凶!

    尹妍希等了一阵,看另一个刘廷始终不说话,忍不住问道:“姐夫,你说话啊?”

    另一个刘廷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我去找你。”

    刘廷一听到这句话,心脏一紧。另一个自己可能对尹妍希是危险的!

    “不,你等等。”尹妍希突然在录音里反对。刘廷听到这里吃了一惊。

    另一个刘廷立即问道:“怎么了?”

    “你别来找我,我爸爸现在恨死你了,你来见不到我,还会气到他。这样,你让我想想办法,还是我去找你。你等我电话。”

    另一个刘廷沉默了一会,点头道:“好。”

    “那就先这样,我再和你联系。姐夫,我想的这种可能性,鬼面人就是凶手,你也想一想。我觉得我们离真相已经很近很近了。死的是谁?动手的是谁,答案就在眼前。”

    “你要注意安全。”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你也要小心。”

    “好。挂了。”

    “我想你,姐夫。”

    刘廷听到这里,立即紧张起来,另一个自己,会怎么回应尹妍希这一句问话?

    喇叭里传来答案:“我知道了,谢谢。”另一个自己,对待尹妍希,是这个态度?刘廷有些吃惊,也有些感慨。喇叭里传来电话挂断的声音。

    刚刚电话挂断,突然又响了起来,录音里另一个自己立即将电话拿了起来,问了一声:“谁?!”

    电话话筒里传来王志的声音:“刘处长,是我!我一直打您家里电话,一直线路不通。我刚刚发现了,鬼面人最终的秘密!”

    另一个刘廷立即问道:“什么秘密?”

    正在听着磁带的刘廷立即也眼睛一亮,听到喇叭里王志的声音继续说道:“刘处长,我发现了一块金板,黄金做的圆形金属板,那个板子上……板子上刻满了冤字,金板背面有好多皮肉被烧焦后残留下来的血迹痕迹!您发现的鬼市人头面皮烧焦和留下的字体,应该就是这块金板造成的!”

    “什么?!”两个刘廷,同时大吃一惊!

    王志听到刘廷口气,知道自己这一次立下大功,立即兴奋的讲述了自己怀疑李翔飞和道士有问题,最后发现金板的过程。然后继续说道:“我立即审问了那个道士。道士说这块金板,是他们道观的顶级宝物,叫做冤字金铂,专散怨气,是个有灵气的宝物,道观里好多法事都要动用这块金箔做法。那对北京来的夫妇就是要用这块金箔,道士怕北京夫妇这个要求让我们军统的人知道惹下大祸,才去找李翔飞报信,没想到还是让我们逮个正着。”

    “李翔飞你审了么?”

    “审了!拿到金箔后,我立即把李翔飞叫过来问话。李翔飞大惊失色,告诉我们说这个金箔本来就挂在自己房中墙上,前几日突然不翼而飞,但第二天,又突然在院中出现,李翔飞发现金箔上布满人烧焦后的皮肉血迹,是烫热的金箔硬生生沾上皮肤又扯下来的!李翔飞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不知道烧了什么人?就突然看到号外,说鬼市出了人头案,而那个人头脸上已经被烧焦,还布满冤字!很快李翔飞查到死的人是自己相好的陈莉莉,李翔飞慌了,让人赶快把金箔藏起来。主要是怕人查到自己。现在金箔已经查到,但李翔飞仍然将自己摘的一干二净。但凭我经验,李翔飞说话时候吞吞吐吐,闪闪烁烁,这案子定是他做下的无疑!刘处长,您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严加拷问,不怕李翔飞不招!您再等等我,我保证天亮前,就能彻底将这个案子,查的水落石出!”

    另一个刘廷没有说什么,王志又表了一番决心,然后电话挂断。另一个刘廷在喇叭里沉默了一阵,说道:“刘廷,本来我们是第一次找了这个方式互相交流,我还想要多和你说几句,没想到连着接了几个电话,这案子几个可能凶手,竟然都有更深一步嫌疑露出来。到底谁才是真凶!?是你?是我?是王振森?是李翔飞?还是鬼面人?哈哈,我都兴奋起来了。现在我有些乏了,不好再和你多说什么,我可以吐露更多信息给你,关于你我的信息。721,是一个编号,而你我家里厨房,赵梓乔的信里,不是曾经提到有一个洞穴吗?我可以告诉你,那个洞真的存在,就在你发现戏院老板那个柜子下面,你将地面薄薄的一层水泥敲掉,爬进去,你就能看到,你和这个案子更深的联系……那里……有你四年前调查王振森,调查李乔娇,还有调查你自己,留下的一个秘密!”

    刘廷听到这里大吃一惊,自己曾经在几年前调查过王振森李乔娇?!还调查过自己?!自己为什么对这些事情,毫无印象?!

    这时候喇叭里又传来另一个自己说话的声音:“你一定奇怪为什么我说的这些事情,你毫无印象?!那是因为,你调查他们,导致你极度的痛苦,你为了封印这些痛苦,你的大脑里,诞生了我。那些痛苦,你都分割给我,由我替你承受这一切!这就是我产生的原因……刘廷……现在到你痛苦的时候了。你要牢记,我,作为另一个你,我有杀害李乔娇,杀害陈莉莉,杀害你前妻赵梓乔,还有杀害尹妍希的杀人动机!那个杀人动机……就是对你的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赶快去看看厨房地下的秘密,找到你失去的记忆,找到你和这个案子全部的联系!确认你自己,是不是杀人凶手!哈哈哈哈哈!”

    磁带播放到这里,突然暂停下来。刘廷目瞪口呆!

    刘廷有些发呆,想了想,立即拿起电话话筒,刚要摇话筒,突然电话铃铃铃响了起来,刘廷犹豫了一下,接起来,问道:“谁?”

    “刘廷……呵呵呵呵。”阴森森的冷笑,电话里,传来的是王振森的声音。

    刘廷眼角一跳,问道:“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

    王振森说道:“说话客气一点,刘廷!怎么说我也是你的老上级。我提拔你进的军统,你忘了?!”

    “……”刘廷沉默。

    王振森冷哼了一声,说道:“算了,我们俩现在也不用互相装作怎样。我给你打电话呢,是要传达一下军统南京总部我刚刚得到的消息。”

    “南京总部?”刘廷眉头立即皱起来。

    王振森又冷笑了一下,说道:“昨晚你给我们军统制造了一个大新闻!六个我们军统的弟兄,为了护送你的小情人,出了车祸被火烧死了!刘廷,南京总部接到消息震怒!天津站本来要你当下一个总管全局的处长!你才他妈接手一天,就出了这么大事!你好强的工作能力!”

    刘廷脸颊微微抽搐了一下,没有说话。王振森立即又道:“南京那边已经有消息,马上要给你撤职,这边没有合适的人接任,我在名义上会以代处长身份官复原职,基本上,南京方面也不会派新人过来,我暂代身份持续一段时间后,就会重新成为天津处处长!和以前一样!刘廷,谢谢你,经过你这一段运作,外加六个军统兄弟的性命,我王振森,顺利过关了!”

    “……”

    “至于你,南京方面指示,让我立即将你所有职权全部停下来,我可以告诉你,我会立即成立调查组,我任组长,专门调查你的重大决策失误问题!我保证,你在我这边,一点好果子也不会有!刘廷,我想毫不夸张的告诉你!你完了!”

    “……”

    “怎么一直不说话?哈哈哈哈哈。相信我们很快会见面,到时候,我们在慢慢聊!”

    说到这里,王振森突然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

    刘廷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胸中立即鼓起一阵怒火!手微微发抖,怒火却无处发泄!案子现在还一头雾水!什么都没查明白!王振森还可能是真正凶手!但他现在从新掌权,一定会拼命报复自己!

    刘廷想了想,努力镇定情绪,把话筒慢慢放下来,想要点根烟抽,刚拿出香烟,突然电话再次响起来。刘廷眼角一跳,立即将话筒拿起:“谁?”

    “刘廷,我是谭光凯。”

    刘廷愣住了,犹豫了一下,慢慢问道:“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你接到消息了吗?我刚刚准备去巡捕房上班前,我父亲将我叫了过去,说了一件关于你的事情。”

    “什么事情?你父亲不是要你对付我吧?”

    “对,就是让我对付你。”

    刘廷听到谭光凯这句话,愣住了,立即忍不住笑了一下,道:“你给我打电话,是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王振森刚刚接到南京消息,他已经官复原职,你昨晚为了护送尹妍希,死了六个军统特务,这是爆炸性新闻。今天早上天津城头号新闻,就是这个!我们尹家和王振森已经结成利益同盟,王振森要成立调查组专门收拾你。我父亲对你也非常不喜欢,父亲也知道我也不喜欢你,很不喜欢,所以他以华人探长身份,命令我巡捕房这边也成立专案组专门调查你,要把你搞死……刘廷,你完了!”

    “……”刘廷将拳头握紧,手微微颤抖。

    “怎么不说话了?刘廷?”

    “……不知道该说什么。”

    谭光凯立即冷笑了一下,突然转换话题问道:“刘廷,你听过721吗?”

    刘廷听到这里,突然浑身一颤,谭光凯怎么知道721这个数字?!刘廷犹豫一下,立即问道:“你什么意思?”

    “不肯告诉我721是什么意思是吗?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和鬼面人互相认识的?”

    刘廷听到这个问题,眼睛立即睁圆了,问道:“我和鬼面人认识?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廷!你还装傻!到这个时候你还不说实话!你以为我们巡捕房真的查不到真相吗?!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最开始就怀疑你是杀死陈莉莉的凶手!?”

    “为什么?!”

    谭光凯冷笑了一声,说道:“因为我们拿到的那本,你前妻赵梓乔的日记,我给你看过一部分。”

    “日记?!”

    “那上面提到你在家里挖洞,这你记得吧?日记上面还记载了赵梓乔最后死亡前,那一段时间你行动的详细描述。”

    “我在那一段时间的什么行动?”

    “鬼面人在赵梓乔死亡前五天,来找你,做了你的委托人!”

    “什么?!”

    “你等等。也许你觉得我在故意用假话骗你,我给你找日记的内容读一下原文。”谭光凯说完,立即话筒里传来听筒放到桌子上的声音,谭光凯的脚步声。

    刘廷心脏怦怦直跳。赵梓乔死亡前,自己就已经认识鬼面人?!人头鬼市案发展到现在,还有无数个谜团和空洞没有解开!但刘廷有一种感觉,整个案子的轮廓已经渐渐显露出来了!马上整个案件的逻辑就要被自己完整拼出!

    但自己会不会是这整个逻辑链上,最可怕的一环?!

    这时候电话听筒再次传来声音,谭光凯将听筒拿起来了,说道:“稍等。”听筒里传来翻书页的声音。然后突然谭光凯说道,“9月4日。这几日刘廷显得神神秘秘的,我问他在接什么案子,他说没有,但他的情绪明显越来越坏。今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中,突然听到刘廷可怕的一声叫喊,把我吓醒了。我看到刘廷脸色发白,手里拿着一张纸,大口喘气。我安抚他,将纸拿过来,那上面写满了一个数字:‘721’。我问他数字是什么意思?他没有回答我,只是粗暴的让我闭嘴。然后穿上衣服,匆匆忙忙就离开家,说有事情。我再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很担心他,但他反复坚持没有事情,亲了我一口让我安心,就走了。

    我写日记的时候,他还没有回来。

    9月5日,今早半夜的时候,我被身旁的声音弄醒,发现刘廷背对着我坐在床边,手里拿着笔,正在一张纸上不停地写着。我喊他,他没有回应。我不知为何,感觉他很陌生。我到他身后,看他在写什么,发现他在一张纸上,还是在不停的写721这三个数字。突然他好像发现了我,猛地回头,眼睛盯着我的方向,但视线的焦点,却好像在看着我后面。他突然变成了一个陌生人,那种好像灵魂出窍了一样飘忽诡异的感觉,我被吓坏了,一动不动。但他没有和我说任何话,突然又转回去,低着头对着那张纸开始不停地勾出线条,好想在画画一样。渐渐的,画面清晰起来,是一个女人,头被割了下来,头发披散着,脑袋歪着躺在一边,脸上写满了冤字,另一边是那个女人的身子,被绑在一棵树上,一动不动。都画好后,刘廷回头看我,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说道:‘他把记忆都甩给我了,他干净了,我很害怕。’然后把那张纸拿起来,指着那个人头不停地说我很害怕,我很害怕,突然就昏倒了。我被吓坏了,摇晃他身子,他一动不动。直到天亮,他再次看到那张纸,上面画着的人头,被捆绑在树上的没有脑袋的尸体,还有写满了纸上的721那三个数字,但却奇怪的问我:‘这是什么东西?721是什么意思?’就和半夜的他说的一样,他好像真把记忆甩出去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9月6日,白天,我上街买菜,回来的时候,看到刘廷的车子停在路旁,从后车窗我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躺在刘廷的怀里。我被惊呆了,站在街上,看着车窗,不知所措,不知该怎么办?刘廷慢慢的摸着那个女孩的头发,然后低头亲了那个女孩侧面一口,我看到刘廷似乎有眼泪流出来。之后两个人说了几句什么,那个女孩把头从刘廷怀里抬起来,然后开门下车。我很紧张,立即躲到树后面,女孩下车后,刘廷立即发动车子,将车开走。那个女孩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一动不动,然后突然回头,向我这边走过来。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她没有特别注意我,径直走了过去,我惊讶的发现她戴着口罩帽子,脸都被遮起来了,但只是眼睛那里露出来一点皮肤,我也能看到她的脸……被烧焦了,皮肤上还似乎布满了字,那个字和刘廷昨天晚上画的那幅画上人头上的字一样,都是冤字!”

    谭光凯念到这里,说道:“日记并不完整,这几页是被人故意留下来的。刘廷,你听懂我刚才给你念的内容了吗?你的前妻赵梓乔,已经发现你和鬼面人,在她死前,你们两个就已经认识了!这个案子,鬼市人头案,刘廷……你到底参与到多深?!你到底是不是凶手?!”

    “……”

    “王振森这几天没有闲着,他在到处找鬼面人。鬼面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和王振森应该都知道她的身份,鬼面人,是一个活人,是不是?!”

    “……”刘廷仍然沉默。刘廷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谭光凯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