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你放过我

    更新时间:2016-11-22 10:56:15本章字数:7937字

    谭光凯深吸一口气道:“王振森被军统撤职后,最着急的事情竟然不是怎么对付你,而是到处去找鬼面人。鬼面人掌握了他什么秘密?他这么紧张?他是不是和你一样?心中有鬼?!其实你们两个,真他妈半斤对八两。凶手到底是你们两个其中哪一个呢?我更不喜欢你们哪一个?刘廷,我选择给你一个机会,我总有种感觉,赵梓乔日记里记载的事情都是真的,但你的过去,另有原因。也许你是杀人凶手,也许不是,我希望你不是,因为尹妍希希望你不是。为什么尹妍希会被六个军统特务护送回家?你却不在他身边?我想过……你也是在担心你自己会伤害她对不对?你手下可用的人都调集给她了是吗?你是不是也喜欢她?我希望你能证明你的过去,你没有杀人,你能找到真凶,这样如果我被迫只能遵守我们家族的命令,只能听从我父亲的安排,不能和尹妍希在一起的时候,你能替我,照顾好尹妍希……”

    “……”刘廷想要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

    谭光凯等了一会,没等到刘廷回应,忍不住冷笑了一下,说道:“我挂断电话后,会离开家,赶往巡捕房,然后会挑选我们巡捕房最精干的力量,成立对付你的专案组,之后我会调人去尹妍希那里保护她,不让她再和你接触,然后我会派人去你家,封锁你家里,还要派人到处搜捕你。我会很稳妥的安排所有的环节,所以需要的时间也会很长,你也许有额外一个小时,也许有一个半小时,之后我会毫不留情地去追捕你,这一个多小时,就是我给你的最后机会。你再继续装作不认识鬼面人,不知道她真实身份,随便你!但这一个小时内,你找到鬼面人,让她对我们巡捕房解开所有秘密,是你唯一机会!如果凶手是王振森,那你就让鬼面人出来!证明给我们看!如果一个小时后,我们抓到你的时候,你还是坚持你不认识鬼面人,继续对我、对尹妍希,对所有人撒谎!刘廷,那我就只能确认你就是真凶!为了尹妍希彻底对你死心,为了她不重蹈她姐姐赵梓乔的覆辙!我会用尽所有手段对付你!让你再无翻身的机会!你听懂了吗?!”

    “……”

    “你不说话,也许我应该后悔。找到鬼面人!刘廷!不要让我,不……不要让尹妍希失望!”谭光凯说到这里,沉默了几秒后,狠狠冷哼一声后,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

    刘廷拿着话筒,话筒里传来忙音。鬼面人,自己认识鬼面人……自己几年前在赵梓乔死前就认识鬼面人!可是自己对鬼面人毫无印象!毫无印象!还他妈有一个小时,自己到哪去找鬼面人!?

    军统和巡捕房都要对付自己!一旦自己被抓进去,没有人再会认真查这个案子,没有人会再想办法替自己洗清清白!不,有一个人还会去做这件事情……尹妍希……女人的感情,女人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会有一种可怕的执念,什么都敢做,什么都不怕……

    如果她最后证明真正凶手就是自己怎么办!?尹妍希会被自己毁了!如果鬼面人和真正凶手为了阻止真相,在没有自己保护尹妍希的情况下对尹妍希动手怎么办?!

    尹妍希也会像赵梓乔一样,被自己害死!

    现在怎么办?!刘廷犹豫了一下,想起一件事情,对,这件事情要立即去做!立即去做!

    刘廷走出书房,走到楼梯下面,把楼梯下面放杂物的隔间门打开,从里面摸索了一下,拿出了一样东西。然后刘廷拎着那样东西,走进了厨房。

    另一个自己留下的录音里说,自己在厨房里挖的洞在放人头的那个柜子下面……等等!刘廷一想到这里,突然心中一凉!那个洞在放戏班子老板人头的柜子下面。老板的人头为什么能精确的放到洞口的位置!?

    唯一的答案,杀害老板的人,就是知道那个洞口位置的人,那个人,只能是另一个自己!

    这是证明自己是凶手的一个铁证!自己至少曾经,杀过戏院老板!刘廷感到浑身发冷,走到了那个柜子面前,将手中的东西放到地面,然后用手将柜面上放的碗盘杂物全都推到一边,然后拿起那个东西,是一把拆墙的铁锤,刘廷将那个锤子拿起来,对准台面猛地砸下去,轰隆一声,柜子塌了,大理石台面立即塌陷下去,断成了两截!

    刘廷将锤子放下,将砸断的柜子木板台面都搬到一旁,然后对准露出来的地面,地面上还有放人头时,流出的已经凝结的暗红色血渍。刘廷拿起锤子,对准那里猛地砸下去,轰隆一声,地面剧烈颤抖了一下,发出轰隆一声从地下传来的回响。刘廷深吸一口气,再次举起锤子,再次砸向那里,砰的一声,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大坑,上面覆盖的水泥板子裂开成几块。刘廷立即蹲下,将碎裂的水泥板扳开,下面露出一个洞,刘廷从口袋里拿出手电,向下照亮,洞大概有一人多深,刘廷小心扶住边缘,慢慢把身子探进去,整个人跳了进来去,立即看到洞底侧面,一个大概有一米高,可以蹲着进去的侧洞。刘廷拿手电照射着,爬进了那里,前面伸展出一条长长的巷道。

    刘廷拿手电照射着,借着微弱的光线,向前走去,巷道里面一股难闻的潮湿腥臭味,墙壁天棚和地面到处都是青黑色的霉斑,地面很滑。

    刘廷沿着巷道向前走了大概三十米,突然巷道到了尽头,尽头墙壁上,有铁质的梯子,向上延伸。刘廷深吸一口气,开始爬那个梯子,爬到上面,上面一个铁质的盖子,刘廷把左胳膊举起来,用手掌推那个盖子,上面的灰尘和铁锈立即向下飘落,刘廷感到自己眼睛被迷了,身上都落满脏物,闭上眼睛继续用力向上推,铁盖子颤抖了几下,猛地被推开了,翻过来,噹的一声旋转砸在上面地面另一边。

    刘廷抓住盖子边缘,爬上去,眼前是一个小屋,不……应该说是里外两个小屋连在一起的一栋房子。房子几个窗子上,都钉着木板。里面一个小房间是一个没有窗子的小房,四周和地面都被收拾的很干净。但四处都落满灰尘,应该被废弃很长时间。

    刘廷看到窗旁有一扇门,走过去,握住门把手,门把手扶手已经锈穿,刘廷一用力,啪的一声,门把手被拧断了。刘廷犹豫了一下,抬起脚来,用力向门踹去,门轰隆一声被踹开,外面的冷风立即吹进来。刘廷打了一个冷颤,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院子里,一个已经被废弃的破旧院子。

    刘廷看着外面,看到右边那栋房子,冷冰冰,孤孤单单,仿佛被一种阴森的气场笼罩。那栋房子,是刘廷自己住的那栋洋房。

    从现在刘廷呆的这个院子,可以直接看到刘廷家的书房和卧室窗口。都没有挂窗帘。刘廷现在在的这个院子,是刘廷家旁,刘廷一直以为废弃的一个小院子,原来是一个做仓库的地方,后来一直大门紧锁,彻底荒废。这个小院子,竟然有一个地道,通到自己家里!?

    刘廷正在看着自己房子发呆,突然叮铃铃铃,屋子里传来电话声?!刘廷吃了一惊,以为自己听错,立即回头,过了几秒钟,叮铃铃铃铃声又响起来!这个小屋子,竟然会有电话?!

    刘廷立即返身走回到屋子里,电话铃声是从旁边密闭的小屋里传来的,铃声第三次响起。刘廷快步走进小屋,屋子内的景象让刘廷大吃一惊,右边角落里摆着一个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台电话。电话上布满灰尘,但铃声再次响起。

    刘廷看着屋子里,心脏怦怦跳动,犹豫一下,走到桌子旁,拿起电话,贴到了耳朵上,电话机里,立即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刘处长。”

    是找自己的!?刘廷眉头皱起来,看着墙壁。屋内只有门口有一点光线透进来,潮湿阴暗冰冷,桌子旁边的墙上,写着字,刘廷能辨认出来,是刘廷前妻赵梓乔的字迹,写的是:“委托人:鬼市童”。

    下面还有一行字:“刘廷,求你放过我”。

    对面墙壁上还有一行字:“被囚禁第三日,我一直在记录”。那行字下面还有一行字:“不要掐死我,刘廷,不要砍下我的头,不要烧焦我的脸,我不要变成鬼面人!”

    后面还有一行字:“刘廷,721的噩梦让你梦游,让我进入噩梦。”

    左面墙壁上,写的一行字:“刘廷,求求你,不要梦游。”

    下面还有一行字:“刘廷,救救我。”

    刘廷再往后看,又看到一行字:“刘廷,我死后,你不要和尹妍希在一起。梦游的你,会和鬼面人一起,把她杀掉。”

    刘廷又回过头看自己身边,发现桌子上也有字,写的是:“刘廷,不要继续杀人,不要杀李乔娇!”

    后面还有一个更大的字体,上面写的是:“不要把李乔娇,或者其他人,再变成鬼面人!”

    刘廷看到这里时,眼泪已经下来了,赵梓乔被发现尸体前,失踪了三天,她是被人,准确的说,应该是被自己,梦游状态的自己,将赵梓乔囚禁到这里,然后自己在三日后,将赵梓乔杀掉了!

    这里的字,在暗示自己可能还杀了李乔娇,那么陈莉莉呢?“不要把其他人再变成鬼面人。”那就是说现在外面的鬼面人,是自己制造出来的?!

    这个案子自己第一次踏入鬼市时,拿到的纸条:“杀妻之仇,今晨得报,鬼市童大业”。这里赵梓乔终于说出原因了,“委托人,鬼市童”。自己制造鬼面人,自己反复的在脑海中出现画面,自己将人头割下,自己制造鬼面人,就是将他们的头烧焦。陈莉莉的尸体在鬼市出现,在童大业处出现,都不是巧合,而是那个梦游状态的自己做好这一切后,再将现在这个清醒的自己引到那里去!

    赵梓乔是自己杀的!赵梓乔是自己杀的!李乔娇,陈莉莉,都可能是自己杀的!她们可能没有全都死亡,而是有一个人,现在还活着,那个人,就是自己制造的鬼面人!所以鬼面人要不停地要自己寻找凶手!要对付自己!因为自己就是真凶!自己就是鬼面人最恨的人!鬼面人对自己的报复!就是让自己发现,自己体内另一个隐藏得自己!那个梦游状态的自己!

    电话里那个人一直没有听到刘廷回应,忍不住问道:“喂?!刘处长?!您还在吗?!”

    刘廷用手擦了一下眼泪,咽了一口唾沫,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刘处长,我是王志!”

    刘廷眼睛立即睁圆了,心内一沉,问道:“王志?!你怎么知道这个电话的?!”

    “知道这个电话?!刘处长,您,您这是什么意思?我给你家里打电话,也不是第一次了。”

    “给我家里打电话?你现在在给我家里打电话?”

    王志声音有些莫名其妙:“对……怎……怎么了?刘处长?”

    这里的电话,和自己家里的电话,是一条线路!刘廷皱了皱眉头,立即想到王振森之前和自己电话里,对自己的威胁,自己已经在军统彻底倒了!自己现在还已经确认了自己就是杀人凶手……王志这时候给自己电话,是要做什么?!

    “你找我什么事?!”

    “刘处长!好消息!那个鬼市人头案!我们破了!李翔飞已经招认,他就是杀害陈莉莉的凶手!而那个李乔娇被杀案,我们也破了,凶手就是王振森!陈莉莉和李乔娇都死了!鬼面人不是她们两个!我给您打电话,就是要请示您,要不要向南京方面申请,正式逮捕王振森!”

    “什么?!”刘廷愣了一下,立即大吃一惊,自己不是凶手,李翔飞才是凶手?!王振森才是凶手!?鬼面人也既不是李乔娇,也不是陈莉莉!?自己刚才的判断完全不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刘廷感到自己有些发懵。脑袋完全转不过来!

    “我们找到那个冤字金箔后,李翔飞坚持不知道金箔和鬼面人的关系,但我之前接触过的那个道士,我们威逼拷打了一下,立即就求饶,说他还有线索可以顶罪!然后他带我们去那个杂物室,杂物室后院一颗树下,挖出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一个油纸包着的金质的油灯座,油灯底座上,有一大片血迹。那个道士告诉我们说,这个灯座,就是李翔飞打死陈莉莉的凶器!我们拿着那个油灯座立即去找李翔飞,李翔飞看到那个灯座还在抵赖,但那个小道士为了免除自己罪责,已经将杀人过程基本都招了。当天夜里,陈莉莉来找李翔飞,按照约定要和李翔飞远走高飞。李翔飞带着那个道士和他一起去到道观后面那个院子去见陈莉莉。陈莉莉拿着五万块大洋的银票,李翔飞收了,让陈莉莉和那个小道士先走,说自己随后出城。李翔飞这时候犯了一个错误,无意中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说你发现了李乔娇的骨头后,王振森没有怀疑吗?陈莉莉当时就慌了,说自己重来没有提过王振森还有一个小妾,叫李乔娇,你怎么知道的?问李翔飞和李乔娇是什么关系?李翔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陈莉莉,陈莉莉害怕起来,问地道通到这里,李乔娇的尸体又在地道里,人是不是不是王振森杀的,而是李翔飞杀的?这时候小道士犯了第二个错误,错口说出李翔飞是因为陈莉莉和李乔娇长的特别特别像,才会喜欢陈莉莉。陈莉莉当时就惊呆了,问王振森是不是也是这个原因喜欢上的自己?!然后突然陈莉莉发疯,说你们要杀了我,然后就要抢夺银票,大喊大叫,说要到衙门去告状,小道士和陈莉莉撕扯的时候,突然陈莉莉脑袋颤动一下不动了,小道士看着陈莉莉倒下,后面站着的,是李翔飞,手里就拿着那个东西,金质底座。陈莉莉躺倒后满脸是血,但当时还活着,李翔飞当时有些红眼了,蹲下来掐住陈莉莉脖子,陈莉莉挣扎,小道士有些着慌,李翔飞摆弄不了,大声喊小道士帮手,小道士过来,把陈莉莉摁住了,直到陈莉莉不再动弹。”

    “后来呢?陈莉莉是怎么变成河边的尸体的?”刘廷说到这里,眼睛看着旁边墙壁上写的字,突然刘廷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刘廷发现,墙上写的那句话:“被囚禁的第三日,我一直在记录”,这句话有些不对!刘廷立即又看旁边别的字,仔细看了几句话后,刘廷感到一股热血猛地冲上头顶!那些字也有同样的问题!这个房间里的这些字,难道隐藏着什么秘密?!关于自己和赵梓乔的……什么秘密!?

    谜底,所有的谜底,也许马上就要全部揭开了!

    “陈莉莉不动后,李翔飞和小道士都有些慌,当时天快亮了,李翔飞就和小道士合力将陈莉莉抬进旁边一个破屋里面,因为要做早课,两个人不敢不露面,将屋子锁好,就先走了。”

    “后来呢?”

    “早课做完,李翔飞和那个道士立即又赶过来,李翔飞说要处理尸体,这时候小道士说了一句话,吓了李翔飞一身冷汗。”

    “说的什么?”

    “李翔飞说要给陈莉莉分尸,要把陈莉莉脑袋给割下来,然后李翔飞从怀里拿出了那个冤字金箔,说把这个用火烧热了,按在陈莉莉脑袋上,可以给她头皮烧焦,毁容后,就没人认得了。然后把尸体和脑袋分开两个地方一扔,谁他妈还能破案!小道士立即提出来有人看到上面的冤字要是想到道观怎么办?李翔飞这时候说了一句现在我们还没弄明白的话,他说那不怕,她不是第一个脸上有冤字的人。别人会以为是另外一个女人死了。”

    刘廷一听到这里,脑袋里突然好像有电流划过一样,李翔飞也早就知道鬼面人的存在,他也知道鬼面人的身份!自己也早就知道鬼面人的存在,也知道鬼面人的身份!自己还在几年前,就调查过王振森和李乔娇,鬼面人唯一的可能,只能是李乔娇!只是鬼面人耳朵上没有黑痣这点怎么解释?!

    对了,一定是李翔飞心虚,不想让别人确定鬼面人的身份,所以故意撒谎说了一个假特征欺骗!鬼面人,一定是李乔娇!

    “这时候小道士立即问是谁?李翔飞似乎是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反倒骂小道士乱打听。这时候两个人已经走到门口,李翔飞发现小道士神色不对,怕小道士反悔给自己惹来麻烦,厉声呵斥小道士让小道士就范,这时候小道士才说了那句让李翔飞心惊肉跳的话。”

    刘廷不耐烦起来,有些烦躁问道:“到底说的是什么?!”

    “他说早上太慌乱了,他们走的时候,小道士好像看到陈莉莉在破屋地上,似乎动弹了一下,没有死透!”

    “什么?!”刘廷吃了一惊。

    “当时李翔飞立即狠踹小道士,陈莉莉要是没死,那他们两个就都完了!李翔飞立即问为什么早上不说,小道士说自己害怕,后来不敢再开口告诉李翔飞,就是怕挨骂。李翔飞骂他说怕他妈挨骂,这是掉脑袋的事情,李翔飞当时威胁他说,如果没死,他们两个就一人一只手,一起将陈莉莉握住脖子杀了。李翔飞威胁小道士说我们一起杀人,被抓住两个人都完蛋,但你帮我做好这件事情,我日后升你做副观主。小道士没有选择,很害怕,但还是答应了。连忙开院门,两个人到了破屋那里,远远一看就就都慌了,破屋大门敞开着。两个人连忙去找,结果小道士在破屋后面发现陈莉莉,身子已经凉了。小道士把李翔飞喊过来,李翔飞又探了几次,确定陈莉莉真的死透后,才松一口气。两个人将陈莉莉尸体搬回到破屋,然后李翔飞命令小道士和自己轮番动手,用斧子每个人砍几次,将陈莉莉脑袋剁下来,然后将脑袋拿到柴房,小道士点着了火,将冤字金箔烧热了,用夹煤球的夹子夹住了,慢慢放到了陈莉莉人头脸上,冒着烟兹拉兹啦烧焦了陈莉莉的脸皮,之后又将金箔揭下来,上面全都是血和肉皮,李翔飞和小道士商量后,决定半夜时候去小河边把人头扔了,尸体用柴车运走。金箔也等凉透后让小道士给刷干净。两个人藏好了尸体后,就离开了。半夜时候小道士和李翔飞按照计划,将尸体运出去,人头扔到了鬼市后面的那条小河附近,尸体两个人找来柴车去运,发现放上尸体后柴车上的柴火放不住,半夜推着柴车走起来太显眼,两个人心虚,壮着胆子趁着大雾运到了鬼市附近两个人都受不了了,这时候正好走到鬼市附近,李翔飞说他知道一个抛尸处,鬼市有一个商家叫做童大业,刘处长,就是您最开始拿到一个字条,上面写的鬼市童大业那里,李翔飞说他知道童大业那里是一片烧焦的废墟,那里没人去,可以把尸体扔到那里。小道士就和李翔飞把柴车推到那里,那是刚刚过后半夜,鬼市开市还有三四个小时,童大业家那里小道士说阴气极重,李翔飞到了那里,把尸体和小道士扛到河岸后面,找了一棵树,就是后来陈莉莉被发现捆绑在上面的那棵树。树后坡很陡,两边都是下不去脚的灌木,不是特意非要靠近根本进不去。李翔飞和小道士将尸体运到那里,扔下去,又用坡顶的杂草灌木和雪,泥土推下去,盖住了尸体。小道士担心第二年解冻了尸体会臭。李翔飞说无头尸,没处找,真臭了别人也以为是河的臭味,就算发现了,过了大半年,鬼能破这个案子。两个人抛了尸后,立即就跑了。然后第三天早上,他们突然看到号外,陈莉莉的尸体,被您给发现了,还被捆在树上。”

    “李翔飞和小道士分别抛掉的人头和尸体,结果两样东西都被弄到童大业家河岸那里了,李翔飞和小道士就没奇怪过吗?是谁在后面干的?!”

    “小道士说李翔飞看到号外后,很惊慌。小道士看到号外了,立即去找李翔飞,李翔飞说那个鬼面人他知道是谁。”

    刘廷立即眼睛一亮,追问道:“那李翔飞说了鬼面人是谁了吗?!”

    王志顿了一下,慢慢说道:“刘处长,李翔飞他说了……”

    刘廷手都开始颤抖起来,着急说道:“快说!”

    “小道士说李翔飞当时就说,这个鬼面人不是鬼,世界上根本就他妈没鬼!只有人是最恶毒最他妈坏的!有鬼也坏不过人!这个鬼面人,一定是为了当年的事情来索债的!是要让他和王振森来偿命的!这个鬼面人,就是李乔娇!”

    刘廷立即问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乔娇怎么变成的鬼面人他说了吗?!”

    王志深吸一口气,说道:“说了!这就是我要接着对您说的,王振森为什么是杀李乔娇的凶手的原因!”

    “李乔娇不还活着吗?她不是鬼面人吗?”

    “对!王振森不知道为什么,以为杀死了她,她却还活着!”

    刘廷焦急起来:“你这些话说的没头没脑!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是这样,拿到小道士的证词后,我立即把李翔飞弄来,让他看了小道士说的话,李翔飞这个狗东西,死咬着就说人不是他杀的,就是他妈的死咬着不承认!陈莉莉怎么死的他不知道!但他却说了李乔娇的事情。”

    “说了什么?!”

    “按照他早先的证词,李乔娇是被王振森发现在外面有男人,王振森震怒,错手将李乔娇弄死。李翔飞说实际上发生的事情并不是他说的那样,整件事情里,他隐瞒了最恐怖,他本来最不敢说出来的部分!”

    “什么部分?”

    “李翔飞当天夜里看到李乔娇被暴打后,王振森一离开,李翔飞就上到上面来,看李乔娇伤势,李乔娇当时还活着,怕王振森再回来,让李翔飞快走,说王振森最愤怒的时候已经过了,王振森拿她也没什么好办法,李乔娇再求求饶,王振森也就能放过她。过一段过了风头,李乔娇再想办法去找李翔飞。李翔飞当时很害怕,但脑子清醒,他就和对待陈莉莉一样,怎么可能丢掉源源不断给他送来大姑娘的道观观主位置,和李乔娇私奔?但他也不敢说什么话惹急了李乔娇,女人疯起来没人能控制得住,李翔飞说自己当时看李乔娇那个样子,倒是流眼泪了。”

    “他为了李乔娇难受?”

    王志立即用讥讽的口气说道:“不是,他是被吓的,感觉这一关他要过不去了。李乔娇就很感动,给他擦眼泪,劝他快走。李翔飞下到洞一半的时候,还没忘劝李乔娇放弃私奔念头,说我俩私奔,我在道观攒那点钱哪够?这时候李乔娇说了一句,不怕,我能弄到一个无价之宝,拿着它换的钱,足够我们过下半辈子!然后指了一下墙上。那是李翔飞,第一次看到冤字金箔。”

    “冤字金箔,原来是王振森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