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谁把公司出卖了

    更新时间:2016-08-29 11:18:07本章字数:2709字

    在广州机场高速公路,一辆黑色的大奔正在急速地往前行驶着。

    “卓总,你看……”丁丽娜望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总经理卓宇寰一眼,欲言又止,她的心揪紧了!

    她最不忍看到卓宇寰这副焦灼忧心的模样,尤其是只有他们俩的时候。车里的气氛有些沉闷,似乎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专心开你的车吧。”卓宇寰冷冷地把她的话挡了回去。

    丁丽娜咧了咧嘴,对于卓宇寰的冷漠,她没有理由发火,也不能发火,他是总经理。她拧开车厢里的音乐,里面传出郭静温婉柔情的《拥抱你的微笑》,这是偶像剧《原来爱 就是甜蜜》的片头曲,她希望卓宇寰明白她的心情,也希望以涓涓溪流般的音乐旋律和柔情缓解他此刻的焦虑。

    遇见幸福仰望 一段好时光

    走过了 寂寞的 太平洋

    每次眺望 都与你分享

    拥抱你的微笑像太阳……

    鼎嘉制造技术有限公司位于广州市禺城区的东南方向,这里地处城区和效外的交界处,这里是鼎嘉集团公司的总部,公司主要是生产中高档数控机床产品,下设五个子公司,其中有一个是专门生产汽车压缩空调的,有一个是生产主轴的,在西安、洛阳,苏州还有三个分公司。

    这次的问题是有家山东的客户郑老大和鼎嘉签订了合同,说要买五部螺纹磨床,可是在签订了合同之后却突然返悔,说他们的价格定的太高了,后来发现同类产品别的厂家价格却低了百分之二十。郑老大还向鼎嘉公司追要回那二十万元的订金,说如果不给回他们那笔订金,就扬言要和鼎嘉公司打官司,向他们索赔!

    “真是岂有此理!简直欺人太甚!”卓宇寰听完丁丽娜的汇报之后,手握拳头一下砸在了桌子上,此刻他正在北京参加一个行业会议,赶紧从北京订好飞回广州的机票,不过签订合同才一个月的时间,这个山东的客户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

    从花都机场上车后卓宇寰就一直紧繃着脸,奔驰车宽大的靠背没让他有一点舒服的感觉,这个山东客户是鼎嘉的老客户,虽是个粗人,但还算厚道,怎会想到打官司索赔这种恶毒的事?二十万元数额不算大,就怕真的闹到了法院,输赢在其次,记者只要在报上轻轻写几个字,鼎嘉制造技术有限公司定价偏高,客户赶赴广州要求退还订金,并要求赔偿!就足以让鼎嘉公司声誉扫地,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

    一路急驶,黑色的大奔从南沙港快线拐进路边一个叫涌头村的地方,快速地驶进了鼎嘉公司的大门,丁丽娜倒车的姿势很漂亮,她侧着身子,美丽的丹凤眼斜瞥着后面的倒车镜,前面一缕粟色头发掩着她的半边脸,她淡淡的眼影、恰到好处的腮红、醒目的红唇,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和风情。卓宇寰今天实在没有心情去欣赏,他心里窝了一肚子的火。

    “丽娜,跟我到办公室。”卓宇寰简短地说。

    “好的,我一会就上去。” 丁丽娜停好车,紧紧尾随其后快步走上办公大楼。

    “卓总回来了!”

    “总经理好!”一路问好的声音在丁丽娜的耳边此起彼伏,卓宇寰面无表情地走进了六楼的总经理办公室。

    “我帮你泡杯绿茶。”丁丽娜知道卓宇寰平常非常喜欢喝茶。

    “不用了,打电话给黄副总,还有销售部的梁经理,叫他马上来见我。”卓宇寰严峻地说。

    “OK。”丁丽娜很快拨通了他们几个的电话,她抬头告诉卓宇寰:“梁经理很快就上来了,但黄副总在外面客户那里,他稍迟些回来。”

    梁经理快步走上楼梯,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总经理室。梁经理身材修长,一米七、八的个头,有一种玉树临风的感觉。

    “进去吧。卓总在里面等你。”丁丽娜手顺手关了门,她走进了自己相邻的办公室。

    卓宇寰的办公室装修不算豪华,但却透出一种雅致大气。黑色厚重的大班台,可以自由旋转的大班椅,后面是一个高大的书柜,里面堆满了各种书籍和一些闪闪发亮的荣誉证,大多数是一些数控机床的专业书藉和一些管理类、营销类书籍。墙上挂着一幅世界地图,旁边还贴着一个不知道哪位画家给他画的一只活灵活现的“虎”,卓宇寰是虎年出生的,他刚好四十出头,正是男人风华正茂的时候。房间很宽敞,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很远的景色,一望无垠的田野,绵延无尽的甘蔗林,满眼苍翠的绿色。

    “卓总。”梁经理有些局促地站着。

    “坐吧。”卓宇寰从大班椅上站了起来,指了指旁边一排转角的沙发。

    “梁经理,你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郑老大以前就一直对我们的数控螺纹磨床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他公司采购部门经理都来过公司好几次了,他自己也去车间看过样板机了。以前都没听说他说过价钱高或者有什么问题,怎么刚刚签下合同不久,又返悔呢。”梁经理像是问别人,又有些自言自语地说道。

    “嗯,郑老大的业务具体是谁负责的? ”卓宇寰盯着梁经理问。

    “是叶部长。他负责华东地区的业务。”梁经理额上不时冒出细细的汗珠。虽然他比总经理还高出一截,但卓宇寰那不怒自威的性格还是让他有些心虚。

    “你去把他也一块叫上来。”

    “知道了。”梁经理唯唯诺诺地走了。

    他前脚离开,黄副总就敲门进来了,他中等身材,身子胖胖乎乎的有点像水桶,鼻梁上架着一幅近视眼镜,一双不大的眼睛却透着机灵精明。

    “黄副总,郑老大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说说你的看法?”

    “ 嗯,我出差刚回来,我也是刚刚听说,我觉得这个郑老大嘛……”黄副总沉思着,用他粗短的手指敲了敲沙发角:“我觉得他虽然没读多少书,但也还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他又不是第一次和我们合作了,依我看,肯定是有别的公司的人暗地里在和我们竞争,故意压低价格,而且在背后挑唆他这样做,也想以此事故意败坏我们的名声。”

    “嗯,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问题应该是出在同行业别的公司那里,当然内部也有问题,是谁把我们的定价透露出去的?这几台螺纹磨床还是我们去年年底才新研发出来的,我们作过大量的市场调查之后。根据严格的成本数据核算才定下的市场价格。” 

    一会儿,梁经理带着叶部长也重新回来了。叶部长是个瘦瘦小小的男人。

    “卓总,公司肯定也有内鬼。因为我们当时报价给他时,郑老大是没有任何异议的,上次签合同时他们采购部经理表现得也很爽快。但是签订合同才一个月,他就不认帐了。”一走进总经理办公室,叶部长就有些激动起来。

    “这样吧,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要尽快把这件事平息下来,限你们这半个月之内,查清是哪家公司在我们背后放冷箭?还有公司内部谁在捣乱?到底是谁出卖了我们公司?” 

    “嗯嗯嗯,“他们两个副总脸上都有些尴尬,叶部长更是满脸通红,梁经理点头答应道:“好的,我们几个尽快对这件事情找到根源,尽快解决好。”几个人前后离开了总经理室,匆忙下楼去了。

    卓宇寰来回在窗前踱步,往日他总有些壮志未酬的激情,他要征服脚下这片土地。这些年卓宇寰在制造业的名气越来越大,鼎嘉制造技术有限公司研发生产的数控机床远销海内外,全国各地、台湾、港澳、日本,销售市场不断扩大,争强好胜的卓宇寰在商场上频频得手,在十多年里就拥有了五家子公司,占有了全国市场和海外市场,甚至连生产直线导轨的世界顶级的日本制造商THK也购买了几台鼎嘉的数控机床,声誉鹊起之时怎会撞上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