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查出内鬼

    更新时间:2016-09-02 11:28:33本章字数:1564字

    这天早上,梁经理把销售部一个刚进来半年多的业务员阿彪叫进了办公室,他的脸阴沉得就像要下雨一样。

    “梁经理,你找我?”阿彪慑嚅着问。

    “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叫你来吗?”梁经理逼视着他。

    “不知道。”阿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恐慌。

    “你认识林槐生吗?”

    “认识,哦……不认识。”阿彪点点头又赶紧摇摇头。

    “还不承认,是你把我们最新的螺纹磨床的价格透露给他了。”

    梁经理的眼晴似乎要喷出火来,他咄咄逼人地盯着阿彪。

    阿彪开始死不承认,后来禁不住梁经理的步步逼问,终于满面羞愧地低头承认了,“是,对不起,梁经理,我再也不会干这种事情了。”

    他说是林槐生经常私下里请他吃饭,去卡拉OK,足浴,有意无意地向他打探一些鼎嘉集团公司的内部消息,俗话说吃人家的嘴软,阿彪也就投其所好,不时透露一点鼎嘉集团公司的各种小道消息给他,林槐生听说鼎嘉公司最新研发了一批数控螺纹磨床,他又赶紧向阿彪打听这批机床的型号还有各种技术参数,特别是新机床的价格定位,开始阿彪也知道这是公司的秘密,不能随意透露给别人,但在林槐生的承诺下,他却动心了,林槐生说如果这件事情办成功之后,到时给他30%回扣。在这样巨大的诱惑面前,他把自己了解的信息全部一五一十地出卖给了林槐生。

    “你这样做,对得起你叔叔吗?对得起你自己吗?你摸摸自己的良心看看?”梁经理生气地怒视着他。

    阿彪是公司一个客户的侄子,想来这家公司学点东西,他当初在车间干了几个月,却吃不了车间里的苦,让他叔叔打电话给梁经理,梁经理看在他叔叔是公司客户的面子上,网开一面,才把他调到销售部,经过严格的培训,就让他做了初级业务员。

    梁经理把调查到的情况向卓宇寰汇报了,结果不出他所料,确实是林槐生搞的鬼。

    原来是他收买了销售部的阿彪,把公司新研发的机床订价的事情私底下透露给林槐生了。

    第二天,梁经理又让叶部长云找阿彪时,叶部长却说阿彪没有来上班,他跑到公司后面阿彪的宿舍时,却发觉宿舍也没有阿彪的影子,他的衣物和一些重要的东西都不见了,只剰下一些旧床单棉被什么的。他暗叫一声:“不好。”就往楼下跑。

    他把情况告诉了梁经理,梁经理狠狠骂了他一句:“这个免崽子。”

    现在令卓宇寰头痛的是事情败露之后,业务员阿彪吓得连夜跑了,如今连个证人都没有,打官司肯定赢不了。

    “卓总,我们还是去找林槐生谈谈,郑老大要告我们是受林槐生挑唆的,如果林槐生能让步,郑老大那边肯定好说。”梁经理分析道。

    林槐生这个人很奸诈,要让他承认是他在其中搞的鬼,根本不可能。他是希望越闹越大,对他就越为有利!“

    两个人正商量着,丁丽娜进来通报:“卓总,外面有几个记者说要见你,其中两个是广州某商报和广州信息时报的。

    “不见!“卓宇寰生气地一挥手。

    “嗯,我明白怎样做了。“她快步跑下楼,挡住那几个正要往总经理室闯走的记者:“对不起,我们卓总去北京开会还没回来。”那几个记者才悻悻离开了。

    “这些记者真是无孔不入,芝麻大的事都要在报上写上几笔。”卓宇寰感慨地说道。

    “树大招风嘛,谁叫你是制造业界的名人呢。”

    “其实”卓宇寰沉吟道:“只要我们把郑老大那边摆平,林槐生的阴谋自然不能得逞,不过,我有些费解,郑老大为什么一定要告我们,林槐生倒底给了他什么好处?”

    “现在的人都是很现实的,也许他们两个之间早就因为利益关系勾结在一起了。”

    “我是想……”卓宇寰望了一眼丁丽娜,又甩甩头:“算了,这样做未必有用。”

    “你是想我去一趟山东,把郑老大摆平?”丁丽娜盯着他问。

    “可是我担心,你去了,也未必能摆平他,秀才遇到兵,他这种老大粗,你跟他讲道理是行不通的,他这种人,哎,算了,你对付不了的。”

    卓宇寰这种爱怜的眼神令她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她冲动地一把抓住他的手:“不如,让我去试试,我能行的。“

    “丽娜……。“卓宇寰深隧的眼睛望着她,又望望着窗外的大片绸缎一样的绿色,心情顿时变得舒畅起来:”你看外面的景色多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