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有惊无险

    更新时间:2016-09-03 11:30:03本章字数:2547字

    “来来来,喝酒,喝酒。”丁丽娜不停地为郑老大劝酒,和他干杯。 

    “喝就喝,既然有美人相伴,咱们今天就来个一醉方休!”郑老大端起酒杯和丁丽娜碰了一下,一仰脖子,一瓶五粮液白酒就瓶底朝天了。

    “爽快,这才像山东汉子的作风。”丁丽娜又拧开一瓶白酒的瓶盖,向他抛了个媚眼,娇嗔地说道。

    “可是丁小姐,你要明白,我们现在生意也不好做啊。”郑老大忽然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理解您,这几年全国大环境都不太好,所以您在选购设备方面,要更加要慎重考虑,一定要选择有技术有实力的生产厂家购买先进的设备啊。否则您凭什么和别人竞争?”丁丽娜说的非常诚恳,完全是站在郑老大的立场考虑。

    曹经理负责的华东地区涵盖了上海、浙江、山东、江苏、江西、福建、安徽等地区,相对来说那边配套还不是很完善,像山东、江西、福建、安徽这些地方相对来说经济也比不上广东沿海地区,生活枯燥,需求量不大,广东人一般是不太喜欢到这些地方来做生意的,但卓宇寰是一个海纳百川的企业家,他说不管是哪个地方,再穷乡僻壤的地方,只要客户有需求,我们都要尽量满足客户,哪怕他们只需要一台我们的数控机床,我们也要以最好的质量给到他们。

    郑老大开有一家规模还算大的机械厂,主要是以帮别人加工零配件为主,批量生产。他最早开了一家小小的五金店,从别人那里进一些五金回来销售,但只能赚一点点差价。这样起早贪黑地干了五、六年之后,他想到了自己加工各种机器零部件,由于他诚实讲信用,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但后来做这行的多了起来,现在的济南是个新型、发达、日渐繁荣的城市,三资企业、外资企业、跨国企业随处可见。他私营企业管理模式比较陈旧,设备也比较落后,所以近几年生意反而越来越难做。

    “要我不打官司也行,除非……”郑老大盯着丁丽娜那丰满的胸部,觉得有些头昏目眩,说话也有些结巴起来。

    “郑老大,我知道你是一个爽直的人,如果你不告我们,一切都好商量。“丁丽娜见火候已到。

    ”除非你陪我睡一觉!“老陈喝得脸红脖子粗,他嘴里喷着酒气,突然府在丁丽娜的耳朵边,粗声粗气地说了一句。

    曹经理和阿光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他们看着这个高大威猛的山东汉子已喝得东倒西歪,真怕他对丁丽娜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出来。

    ”郑老大,你是喝醉了吧,要是你说话不算话,我岂不是亏大了?“丁丽娜佯装生气地把脸扭向一旁。

    ”我郑老大是生意人,岂能说话不算话,你这小妞真敢陪我睡觉?哈哈哈,我要走桃花运了……“郑老大喘着粗气,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几乎想立即把丁丽娜吞下。

    ”走吧,我把房都开好了。“丁丽娜站起来挥了挥手,却差点摔了一跤,她也似乎喝醉了。

    ”丁姐,你也喝醉了吧,你真的要陪郑老大去?“曹经理一把拽住了她,不无担心地看着她绯红滚烫的脸,急急地阻止她道:”你也不看看他是什么人?如果万一有什么闪失,总经理怪罪下来,我们可担当不起。“

    ”没事,你二十分钟后,拨打我的电话,如果我没有接,你和阿光直接叫服务员来开门。“丁丽娜附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几句。

    “你自己要小心点。”曹经理紧张地点点头。丁丽娜就搀着步履踉跄的郑老大向客房走出去了。

    套房里的灯光很暖昧很温暖,红地毯,厚重的淡黄色的窗帘布,宽大的席梦思床,柔软的红花被套,暖气在房间里流淌。房间里的每一件东西都在诱惑着人的欲望。

    丁丽娜却如坐针毡,这个山东汉子是什么?是人还是兽,她一点都没有把握。当她决定和他走进这豪华套房时,就有一种破斧沉舟的感觉。

    郑老大赶紧脱掉外面的大衣,他浑身都充满了酒气,他像一只斗红了眼的斗牛那样逼近了她,迫不及待地扑向她,丁丽娜绝望地闭上眼睛。

    郑老大一把将丁丽娜拽入怀里,在他高大的身躯下,丁丽娜就像一只可怜的小鸡被凶狠的老鹰抓离了地面,他厚厚的嘴唇迫近她,有些粗鲁地落在丁丽娜娇艳的嘴唇上。丁丽娜卷缩成一团,整个身子像一片枯叶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

    沉默,难堪的沉默,丁丽娜听见他猛烈的心跳,她不敢睁眼,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激怒了他。

    丁丽娜就这样被他双脚离地地提着,突然她感到郑老大的手一松,她整个人“啪”的一声被重重地摔倒在地。

    郑老大看都不看她,快速地穿上了大衣,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冷冷地说:“你可以走了。”

    “郑老板,你什么意思?”

    “我准备不和你们较劲了。”

    “真的?!”丁丽娜高兴地从地上蹦起来。

    “我郑老大不是占女人便宜的小人,我虽然喜欢漂亮女人,但绝不会强人所难。”

    “郑大哥,谢谢你!”丁丽娜感激涕零地叫了他一声大哥。

    ”这卓宇寰也太小看我了,给我使美人计,说实话,你这样的大美人,是男人都会喜欢,但我不会趁人之危,你赶紧走吧。“

    ”这不关卓宇寰的事,是我自己的想法,我希望尽我所能,让他的生意顺顺利利做下去,当然也是为了您公司的长远发展。“丁丽娜红着脸辩解道。

    ”不关卓宇寰的事,别逗我了,他的这套把戏骗不了我,我和他打交道也有十几年了,你认识他才几天?说不定你也和他睡过了?“郑老大直言不讳地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你这么漂亮的女秘书帮他办事,他不发大财才怪呢?“

    ”卓宇寰不是您想象中的那样,当然他会在商言商,也谢谢您这么抬举我,这么看得起我,我永世不忘。“丁丽娜沉思着说道,

    “赶紧走吧,趁着我还没有后悔之前。”郑老大做了一个不耐烦的挥手姿势。

    这时候丁丽娜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赶紧按下了OK键。

    ”丁姐,你现在怎么样了?要不要我们过去接你。“里面传来曹经理着急的声音。

    ”没事,郑老大没有乱来,他是个明白事理的男人。“

    ”那就好,那就好。“曹经理松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石头“咚”的一声落了地。

    ”你在哪里,我们现在就过去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丁丽娜直接来到外面,人深夜阑,外面的冷风扑面而来,她赶紧竖起衣领,把脖子裹在里面,在酒店的小路上来回地走着。

    偏僻的粤北家乡、繁华如梦的广州、冷清的家,热闹的大学生活、眼花缭乱的初恋、奉子成婚、忙碌的工作,她觉得自己这三十年来所走过的路似乎比任何女人走的都要长。

    又一阵寒风吹来,她不由打了个哆嗦,济南的春天还是这样冷了!这个时候的广州是最美的,暖阳高照,云淡风清,卓宇寰这个时候在干什么呢?卓宇寰,这个名字触痛了他的神经,此时此刻,他是在灯光下研究他的那些冷冰冰的机床吗?还是在温柔梦乡享受他的温馨和快乐?她甩了甩头,似乎要把某些东西从头脑里甩出去,可是无论走到哪里,他的影子都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