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旧地重游

    更新时间:2016-09-12 09:18:47本章字数:3584字

    天气渐渐变冷了,但这个周末,难得有太阳出来了,正是外出的好时机。

    这个周末刚好公司双休,在好友米秀的邀请下,江可准备去不远的名人城市探望她,上次米秀告诉过她,说现在去她那边很方便了,因为开通了轻轨。

    江可所在的小区门口就有一趟车开往广州南站,这是一个新开设的车站,这里不仅有地铁,还有轻轨,大厅很开阔,很宽敞,她买好票径直坐电梯来到三楼,通过安检后,直接来到一个大大的候车室,通过检票过后,一会儿轻轨款款驶来。

    轻轨里温暖而舒适,没有公共汽车和地铁里的拥挤和喧哗,几乎没有人站在过道中间。江可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边欣赏着窗外的蓝天白云,美丽秋色,一边回想着点点滴滴的往事,她和米秀的友情可以追塑到十多年前,那时候江可也在那座名人城市工作,她们都是文学发烧友,米秀是一家医院的护士,但她业余时间也爱好文学写作,她们在一次笔会上认识了,并一见如故,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后来虽然她们分开在两座不同的城市,但彼此的友情仍然像一根长青藤,如果彼此想念,她们会偶尔约好相聚一次。

    当江可走出轻轨站台时,米秀开着一辆红色的本田小车正在路边等她,她的小车时尚而小巧,很适合女性开。

    “江可,这么样,坐轻轨舒服些吧?”米秀笑着问她。

    “是啊,比以前的大巴车舒服多了,而且节省时间,以前我来你这里坐车至少要一、二个小时,但现在……哈,只坐了二十分钟呢。”江可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惊讶地嚷了起来。

    “是吧,呵呵,这样以后我们来往就更加方便了。”米秀开心地笑了起来。并熟稔地发动了引擎,开着小车徐徐往前驶去。

    “米秀,你现在过得还好吧?”江可关心地问她。在南方这座城市,米秀是她最亲近的朋友,她们像朋友,又象姐妹,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还好,就是有点无聊,现在小岩在学校里寄宿,他爸又整天忙着应酬,我一个人除了上班,闲下来时就是一个人呆在家,房子里空荡荡的,我心里也很空。”

    “嗯,那就多看看书,看看电视,上上网,写写作吧,你以前不是在《钟山日报》上开设了专栏吗?”

    “那是以前,现在也很少写了,因为我刚换了工种,要适用新的工作业务。”米秀以前在医院的窗口收费,但现在重新被调去了预防接种诊室,说自己一下子有些不适用呢。

    经过街道时,江可说要下去买个果蓝,米秀不让,说她家里什么都有。江可说知道啊,你家什么都不缺,但那是我的心意嘛。她带了一些礼物给她,但是水果这么重的东西,她就想在附近买。

    她带江可直接去到家里,米秀说真巧,她还有两个老家的朋友也要来,等会到了一起去外面吃饭。

    一会儿米秀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站起来说:“走吧,他们两个到了。我那个同学是在我家乡公安局上班的,他们是开警车过来的,我让他们直接开车到那间饭店去。”

    米秀带着夏可欣直接来到一家酒家吃饭,她那两个朋友也果真到了,其中一位长得人高马大,看上去英姿飒爽,非常威武。

    “这位是我的老同学阿威,另一位是他的朋友。”米秀指着这位高大魁梧的男人介绍道,又拍了拍江可的肩膀对他们两个说道:“这个是我的好朋友兼闺蜜江可,是才女哦!”

    他们互相点了点头,算是认识了。

    四个人在一张圆桌旁坐下了,米秀把菜单递到阿威手里:“老同学,你看看菜单,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是啊,现在老同学成小富婆了,咱们是要好好吃她一顿了。”阿威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调侃道。他大大方方地点了几道粤菜。

    “哪里啊,你自己不也升官了嘛,你在家乡的日子过得也应该很滋润啊。”米秀笑呵呵地说道,她转头对江可说道:江可,你知道吗?他是我当初暗恋的对象呢,可是那时候他看不上我哩。”

    “哈哈,是吗?不过他年轻时确实应该长得很帅哦。”江可仔细看了看阿威那张依然棱角分明的脸,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听到好友的话,她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

    “呵呵,我当初傻乎乎的,只顾贪玩,不懂男女之情呢。”阿威挠挠后脑勺说道:“后来知道了,可是来不及了,人家早就名花有主,后来嫁人了呢,她老公年轻有本事,年纪轻轻就做到单位领导二把手了,她当初要是跟了我,就是受苦受累的命了。”

    米秀说阿威当初在班上是那种吊儿郎当,却有点小聪明的男生,他那种坏坏的桀傲不驯的样子,反而增添了他的男性魅力,班上有好几个漂亮女生喜欢他呢。

    一顿饭就在几个人的说说笑笑中结束了。之后,米秀带着他们又去市区转了一圈,米秀在前面开路,后面一辆警车紧紧跟着,有点保驾护航的感觉。

    江可以前在这座城市呆过好几年,对这座名人城市的大街小巷都有些熟悉,这座像花园一般的小城安静而幽雅,有点像小家碧玉,非常适合居住。

    旧地重游,望着这座小城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她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那时候,她初来乍到,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独自度过了一段艰辛而青涩的岁月,后来因为对文字的热爱,渐渐认识了像米秀这样一些志同道合的文朋诗友,大家会不定期的相聚,他们的友情象沙漠里的一片清澈的溪流,曾经带给她温暖和力量。但后来,因为杨皓文的公司被别家公司合并、搬迁,他离开了这座城市。江可也随之离开,几经辗转,她来到广州这座繁华而陌生的大都市工作。

    晚上,吃过饭后,米秀说她的老同学难得来一趟,一路开长途车也累了,要请他们去足浴中心洗洗脚,也说要让江可跟着去享受一下生活。

    他们一行四个人来到一家足浴中心,米秀要了一个房间,然后四个穿着清一色服装的女孩子提着水,拿了木桶走了进来。

    每个女孩子服务一个人,让他们每个人躺在一个斜斜的躺椅上,江可是第二次来这样的场所,她以前跟杨文皓去过一次,是他的客户请他们夫妻两个去的。

    热热的水,飘荡着清香的中药味,女孩子的手在她的脚上轻揉重按,显得很专业,她按着江可脚上的穴位,说她的睡眠可能不太好,江可有些惊讶,可能是因为工作或生活的压力,她有时候会偶尔失眠,半夜惊醒后再也睡不着,有时候她只好半夜起来看看书,听听音乐,调整一下自己。女孩子说她们都正式培训过,懂得一些养生知识,说从脚底的穴位知道客人的身体健康状况。

    洗了一个钟,脚浴后整个人都很舒服,深身发热,疲劳顿消,脚踩在地上轻飘飘的,仿佛踩在棉花上一样。

    米秀去买过单后,又在酒店帮他们两个男人开了客房,然后带着江可回家了,在路上,江可忍不住悄悄打趣她:“米秀,我看你对阿威这么好,你是不是还对他旧情难忘啊?”

    “哪有啊,时过境迁,我对他早已没有了当初那种感觉。只是他们难得来一趟,我是尽地主之谊啊。”米秀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

    米秀告诉她说,虽然她和阿威有缘无份,没有谈过恋爱结成婚,但他们后来却成了很好的朋友,阿威现在发展得也不错,在当地公安局担任中层干部,每次她回到家乡,阿威都会盛情款待她,还会买一些她们家乡的特产,鱼干呀蟹呀龙虾啊什么的海鲜让她带回来,她的家乡在广东的一个海边城市,那里盛产海鲜。每过一、二年,他偶尔也会来这边看看她这位老同学。友情也是双方的,只有真诚地付出了,就会获得另一方的回报。

    江可只要去了米秀家,她就一定会留住她睡一晚,有时候她睡在客房里,但米秀的丈夫刚好外出开会了,所以她就让江可睡在她的大床上了,两个久别重逢的好朋友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悄悄话。

    “你们夫妻关系还好吧?小岩都这么大了,你们不是又可以重新过快乐的两人世界吗?”江可关心地问她。

    “哎呀,我们两个还不是同床异梦啊。日子过成了一种习惯,没什么好不好的。”米秀答道:“我怕他在外面有野心,所以想再生一个女儿,家里热闹些,也可以拴住他的心,可是他不肯啊。我真是有些矛盾。”

    “你要站在他的立场上考虑,男人都很看重事业和前程的,他的事业发展得这么好,前程无量,如果再生一个的话,要担很大风险的。如果寂寞,你可以外出旅游啊,没去过的地方都去看看,这样可以开阔自己的视野,自己的人生也会很充实。回来还可以写些游记。”江可耐心地劝慰好友。

    “只能这样了,如果这样我就不辞职了,否则会更加郁闷,人生有很多的无奈啊。”米秀的语气充满无奈和苦恼。

    米秀有过敏性鼻炎,有些呼吸不畅,她睡觉时在鼻子里塞着两团白白的纸巾,使她的样子看上去有些滑稽,江可看到这情景有些好笑,又替她感到难过,她有些不明白,她自己就是医院的护士,却为什么治不好自己的鼻炎呢?

    江可曾经建议她去广州或北京一些大医院五官科看看,但江可说没用,因为这是她家族遗传下来的过敏性鼻炎,属于天生的免疫性缺陷症,去哪里都根治不了,每次她闻到花粉或者灰尘,或者遇到天气变化的时候,情况就更加严重。她有时候难受时会跑到别家大医院去打一、二针进口的药,一针就要三、四百元,但也只是暂时让她舒服一些。

    短暂的相聚过后,又要别离,米秀送她去了车站,她不停地嘱咐夏可欣,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觉得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江可点点头,向她道声再见,说声祝福!轻轨缓缓启动了,她回头望着玻璃窗外米秀那越来越小的身影,每一次相聚,每一次别离都不容易,虽然她们相隔并不遥远,她鼻子突然有些发酸,泪水一下子涌上了她的眼眶,生活带走了太多的东西,可是却留下了一片片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