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天伦之乐

    更新时间:2016-09-21 10:15:02本章字数:2313字

    春节前二天,江可和杨皓文就带着儿子乐乐回到了一百多里远的娘家,那是一个纯朴的小山村,地里位置并不偏僻,就在105国道旁边。每次回到家乡,回到这块生她养她的土地,她的耳边就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著名歌唱家彭丽媛那首深情并茂的《父老乡亲》:“我生长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胡子里长满故事, 憨笑中埋着乡音, 一声声喊我乳名 ……啊,父老乡亲,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

    每次回家,她的眼就就会浮现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这次回娘家,江可几姐妹还有一个最大的心愿就是帮父亲做过七十大寿,所以她们几姐妹拖儿带女的全部从各个地方回来了,一大家子十几个人围着父母唱生日快乐歌,吹蜡烛,吃蛋糕,几个小孩子打蛋糕仗,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挂彩了,大家嘻嘻哈哈笑成了一团,一向沉默有些严肃的父亲也忍不住笑容满面,母亲慈爱地望着这些可爱的后辈,也乐开了花。

    几姐妹除了给父母封了红包利是,买了衣服补品外,还买了一张席新潮的席梦思大床给父亲做生日礼物,一起帮他搬到了新建的三层小洋房里睡,他一直住在老房子里,睡着那张他和母亲结婚的老床,那张床很结实,也很古典,雕梁画栋的龙凤,精雕细刻的花纹,但旧房子里阴暗潮湿,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霉味,他以前一直不肯搬,说习惯在那里住,安静暖和,没人打扰。

    但在她们几姐妹的劝说下,父亲这回终于乖乖地照着搬到了新房子一楼住,被子被套都给他换上了新的,走出老屋时,他有些恋恋不舍,不时地回头张望,她们把他枕边那堆心爱的书也一起给他搬了过去。

    母亲睡妹妹那张席梦思床,妹妹和妹夫重新换了一张新的大床,搬到了新房二楼住,江可有些不明白,无论是公公婆婆还是父母,他们这辈人都是早早地分了床睡,他们都是磕磕碰碰地走过了大半生,在生活里互相抱怨,又互相离不开,婆婆妈妈们整天唠唠叨叨的,说着自家男人的不是,而男人们呢,有时候沉默有时候顶撞几句,或许她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从媳妇熬成了婆。

    江可有时候在父母们的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影子,她想自己的后半生呢,会不会也是这样子?她希望双方的父母都有一个幸福安康的晚年。也希望自己的未来会更充实,也更快乐更精彩些!

    在娘家只住了一天,就又回到了县城,年后江可带着乐乐照样跟着杨文皓去给他们家的亲朋好友拜年,他们家的亲戚不算多,年后初一主要是给他大姨一家拜年,都在小城,很近,走十多分钟就到了,他大姨的儿女都非常有出息,在小城里算得上是响当当的人物,小儿子在深圳一家企业做领导,一家三口也回来团聚了。

    路途遥远些的七大姨八大姑,就有杨文皓三兄弟代表去了,弟媳带着她的儿子明明去外婆家拜年了,江可则带着乐乐去了小城逛商场,带他去了万佳商场的儿童乐园玩。乐乐的眼睛里只有玩具,哪里有玩具,哪里好玩些,他一清二楚。她带回去一个电动积木玩具,之后又给他买了三四个小玩具,爸爸也给他买了一个大大的玩具给他做新年礼物,可第二天就被他拆得七零八落,他有着天生的好奇和动手能力,家里的奥特曼和变形金刚全部都是缺胳膊少腿的。

    江可还带着乐乐去了几个玩得比较好的同学家拜年,他们都是在县城附近上班的。家境也相对比较好,都在县城买了房子。同学的孩子有些都上初中,高中了。江可和杨文皓过了多年的丁克家庭,使得唯一的儿子乐乐姗姗来迟。虽然儿子到来那样迟,但江可仍然满心欢喜。特别是杨文皓和爷爷奶奶,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年后初三他们一家三口又回娘家拜年,去的路上正在下雪,漫天的雪花自在地飞舞,稍高一些的山坡上有了些积雪,白茫茫的,像给大地盖上了一层白色的毯子,江可惊喜地望着窗外的雪景,已有好些年没看过家乡下雪了。

    由于娘家的三层小洋楼建起来了,里里外外全部装修好了,看上去像幢可爱的小别墅,掩映在村里绿树丛中。因为办了乔迁之喜酒宴,所有的亲朋好友和乡亲们都来贺喜了,天公也作美,吃喜酒的当儿,刚刚飘雪过后的天上竟然出现了一缕阳光,这一阵暖融融的,令主人和宾客都喜出望外,直呼主人有福气。

    这些年,村里变化也很大,年轻人都外出务工,留下一些老人和孩子,在家乡做事的也勤劳致富,种上了果园,发展了养殖业,乡亲们生活美满,都几乎住上了红砖新楼房,里里外外贴上了瓷砖,绿树掩映,红砖蓝顶,还有些买了小车,欢天喜地开了回来。爆竹声声,烟花串串,请客吃饭喝茶,你来我往,家乡火热的过年情景给江可留下深刻印象。

    快乐的时光过得快,新春佳节和亲朋好友短暂相聚过后,眨眼又到了回归的日子,这天江可和杨皓文,和亲人们一一惜别,和儿子不舍地告别。

    “乐乐,妈妈舍不得你啊。”江可抱着乐乐,眼睛里泛着泪光,心里有着万般的不舍,乐乐是她身上掉下的肉,她舍不得放手。

    “乐乐,跟爸爸妈妈再见了。”奶奶准备从江可手中接过乐乐。

    “不要奶奶,我要妈妈, 我要妈妈,爸爸妈妈,我也要去广州。”乐乐推开奶奶的手,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他紧紧抱着妈妈不肯松手。

    “等乐乐再长大些,我们就接乐乐到广州读大班了,好不好?”杨皓文摸了摸乐乐的头,安慰着儿子。

    但乐乐还是不肯松手,奶奶最后一拍头说:“哎呀,乐乐,我们等会去街上买奥特曼吧,那天你不是看到又有新的奥特曼了吗?”

    “对啊,我可喜欢奥特曼了,奶奶,我要去买奥特曼。”奶奶的离间计很快让乐乐“中计”,乐乐马上不闹着要去广州了,而是兴高采烈地跟着奶奶说去买奥特曼了,在孩子心中,玩具对他来说更有吸引力。

    江可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她拉着自己的行李包,狠狠心和林皓文朝小城车站方向走去。一路上她回想着这些天和儿子相处的点点滴滴,想着他的欢声笑语,想着他活泼可爱的样子,心里有一万种不舍,但又不得不放下。

    敲响的是钟声,走过的是岁月,留下的是故事。一年又一年,四季轮回,花谢花开,冬去春来,带着希望,带着祝福,历史的车轮就这样滚滚向前,把他们带向那未知的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