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北京机床展

    更新时间:2016-10-07 12:31:36本章字数:2626字

    展馆里的人来来往往,有来自天南海北的中国人,也有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前来咨询或了解的客户或游客络绎不绝。

    沈雯雯和技术部的七、八同事都去别的机床展位参观学习了,由于客人比较多,这天江可在公司展位上协助销售部的同事向客户派发一些机床的宣传资料和企业报。

    面对一些重点客户或有意向的客户,卓宇寰总经理或黄副总会亲自向他们详细介绍公司机床的特点,并现场让销售部或技术部的人演示,向他们展示公司机床的优越性能。

    这时候忽然走来一位年轻女性,她一幅风风火火的样子,她介绍自己说她是这个行业的一家传媒集团的记者,说想要找他们公司老总采访一下。

    江可看到卓宇寰正在忙,他正在接待另一家公司的一位老总,于是对她说老总在忙,要么稍等一下,她去问问总经理是否愿意接受采访?

    那位女记者便道了声谢,耐心在一旁等着。看到那位老总走了,江可马上走过去对卓宇寰说:“卓总,这是一位行业杂志的记者,她说想采访您,看您现在是否方便呢?”

    “好,但这两天客人比较多,要抓紧时间。”卓宇寰看了那个女记者一眼,点了点头。

    “谢谢您,给我二十分钟就够了。”女记者看到总经理这么爽快答应了她的采访要求,露出了感激的笑。

    由于展位里面很多人,卓宇寰招呼她走到一边的两个位置上,面对记者的提问,卓宇寰从容而淡定地一一回答了她的问题。她也很守时,从头至采访结束就用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她再次道了声谢后便起身告辞了。

    不久又来了几位客人,其中有位剪着短发,皮肤白皙,穿着西装,看上去有点英姿飒爽的女人热情地和卓宇寰打招呼:“卓总,这次来北京参展了,感觉怎样?收获不小吧。”

    “还不错,今年规模挺大,人流量也比往年多。”

    两人笑容满面地站在那儿聊了起,他俩看上去挺熟络的。

    卓宇寰向江可介绍说,这个是中国机床协会的秘书长,也是中国机床协会杂志社的严主编。江可记起来了,她们以前联系过,她想刊登卓宇寰总经理的一篇文章,卓宇寰让江可发电子版的给她,江可照办而且每期还会寄报纸给她。

    “这是我们公司负责企业宣传的江可,别看她纤纤柔柔的样子,可她做事也蛮拼的。她以前还会写小说呢。”卓宇寰向严主编这样介绍江可。江可听到总经理这样介绍自己,感到好笑,又有点汗颜。

    江可拿出相机准备帮他们拍张合影,卓宇寰赶紧把黄副总叫过来,给他们双方做过介绍,他们三个站在一块合了张影。

    卓宇寰让江可拿最近几期的报纸给严主编看,严主编说不用了,她每期都给我寄呢。

    卓宇寰却说这份是新鲜出炉的呢,拿去看吧,他硬是把两份近期的报纸塞到人家的手提袋里。 

    江可忍不住忍不住挰着嘴笑,她觉得这个时候的老总有点可爱,在这一点上卓宇寰也做得特别好,有时候他一个人外出参加什么活动,他总不会忘记带上一些企业报或公司的宣传资料去外发,在任何场合,他都不会忘记推荐自己的企业和产品。

    在公司里也是,有客人来公司参观时,他最喜欢的就是送企业报给别人,因为上面有很多他自己和技术部的原创文章,都是一些公司机床或新技术方面的介绍,还有一些有关管理的文章,全面展现了鼎嘉集团公司的企业文化。

    有些媒体记者也说,很少有私营或民营企业在这方面做得这么好的。他们说有时候他们去采访一些规模比较大,比较有实力的国企或民企去了解情况时,一些管理部门或相关人员总是互相推诿,让他们很难了解到企业的真实情况。

    下午,黄副总又突然交待江可说,等会公司的一个大客户一家公司的董事长要来参观公司的机床,到时要她拍些相片,江可欣然答应了。

    一会儿,展位前果真来了一群人,他们前呼后拥地拥着一个领导模样的大人物,江可看到他的派头这么大,心想这个可能就是黄副总说的那家公司的董事长吧,她问过销售部经理,确认后赶紧拿出相机来帮他们拍照。

    他们自己也有人拿着相机,还有录相机在不停地帮那位大人物拍照。他一来到机床面前,看了看就大声说,看看,你们这个防护门偏高了,还有些细节也没有做到位。卓宇寰这时候走开了,只有黄副总和销售部的人在展位上,他赶紧对那位老总陪着笑脸说:“您说得有道理,我们改进,我们下次一定努力改进。”

    江可觉得那家公司董事长语气里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心想,虽然公司的机床也可能存在一些问题,他是公司的客户,是上帝,但也不至于当着大家的面用这样大声的语气说话吧?他们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叽哩呱啦说了一通,就像一阵风似的飘走了。

    晚上江可和沈雯雯聊起这件事,沈雯雯说北方人就是这样,架子大,喜欢讲排场,不像我们南方人那样务实,那家公司就买了我们公司两台一百多万的机床,到现在也没有付清货款呢,可是他们却一幅趾高气昂的派头,好像自己有多么多么了不起!

    江可听了抿嘴而笑,别人指出的缺点我们应该虚心接受,努力改正,但是每个人的处事风格不一样。她后来也看到了那家公司的展位,确实挺大的的展位,那里工作的人员也多,从外观看起来,他们的机床还算不错,这也许就是别人的优势所在吧。

    “江可,这几天老是在机床展位晃来晃去的那个女人是谁啊?”沈雯雯突然问她。

    “你说谁啊?今天就来了两位媒体的女记者啊。一个是行业杂志的女记者,一个是机床协会的严主编。”江可解释给沈雯雯听。

    “不是她们,是另外一个女的,眼睛大大的,长得挺漂亮的,我看到这几天她都来找卓总。她一会儿在展位那里晃悠,一会儿又不见了。“沈雯雯有些不满地说道。

    “哦,你说的那个女人啊,我知道了,她好像是和我们一块从广州来的。”江可记起来了,在去北京的火车上,就有一个陌生的漂亮女人,她就住在江可对面的下铺,一上车就不听地向技术部的一些人打听公司的情况,几个男孩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告诉她说:“我们公司是做数控机床的啊,当然需要大量的切消液了,哎呀,你把老总搞定就行了。”

    “她好像是做切消液的,可能是为了和卓总谈成生意,所以跟得有点紧吧。”江可分析道。

    “哼,这些女人真是无孔不入,怎么能这样呢?”沈雯雯忽然就有些生气地说道。

    江可有些惊讶地看着沈雯雯的表情,有些不置可否。

    时光如空中盛开的烟花,转瞬即逝,在北京呆了几天,转眼就要离开北京了,或许是最后一天,她又有些失眠,在黑暗中辗转反侧,陷入一种沉思。

    此次北京之行,虽然时间比较伧促,但是他们充分利用每一刻,白天在展馆里见识了这个行业的盛况,见识了各种各样的机床,国内外优秀参展商云集于此,它汇集了世界及各国高新技术精华的机床工具产品 ,令他们大开眼界,学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业余时间江可和同事们又游览了北京的几处名胜故迹,虽然还有许多著名的故宫美景和长城来不及欣赏和体验,但江可觉得不妄此行,深深浅浅的足迹,在她的记忆里留下了许多的美好与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