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学位房

    更新时间:2016-10-08 12:50:27本章字数:2053字

    回到广州,已是下午四点多了,同样有旅行社的小巴来接他们,到达禺城定点后,大家下了车拖着行李往各自的家走去。 

    尽管是周六,江可也没有通知杨皓文来接她,她也觉得没这份必要,或者也说没有这份情趣。他们已是老夫老妻,初恋成婚,慢慢生孩子,然后又忙着供房子,养孩子。忙到无法去浪漫一回。甚至都没有拍过婚纱照,甚至连像样一点的合影都很难找到。

    江可在路上给杨皓文打了个电话,说我回来了,你在家吗?

    杨皓文说他在外面,一会儿就回家了。饿了的话,冰箱里还有些吃的。江可刚才在火车上吃了些东西,还有水果,肚子还不饿,只是坐了这么久的火车,感觉深身粘粘糊糊的,真想立刻泡个热水澡。

    等她回到旧城区那个小区里,还是有些不习惯,虽然他们搬来这个住处已经几个月了,看着空中那些纵横交错的老电线,走进那些七拐八弯的小巷子,她就有一种走错门的感觉,他们的房子在靠近角落的地方,楼下散发着一种青苔的味道,楼梯下堆放着几台报废了的旧摩托车和单车。

    走上三楼,江可掏出钥匙开了门,宽大的阳台上,那些花花草草的盆景倒是青青翠翠,令人耳目一新。屋子里也算整洁,当初他们来这个小区看房时,看到有些五、六楼的在出售,但这些都是老式结构的房子,没有电梯,楼梯里七拐八弯,黑黑的看不到尽头,当时江可看了只摇头。

    后来听到中介的一个女子说这里三楼有一家准备出售的,他们又跑去看了,这套房子布局倒很周正,麻雀虽小,五官俱全,这里客厅、卧室、厨房、卫生间,什么都有,特别是阳台比较大,呈7字型,江可一看就喜欢上了这个大阳台。

    那户人家只有一个女儿,听说今年就高中毕业了,也不用学位了。这套房子已经完成了它神圣的使命。虽然这里的楼房很旧了,但因为周边的幼儿园到中学都是省一级学校,这里是带学位的,所以价格也不便宜。他们问可以再优惠些吗?那屋主很爽快地降了三万。于是他们很快定下了这套房子。卖他们房子那家人打来的第一笔款刚好可以付清这套二手学位房的钱。

    当时那户人家养了只大狼狗,家里的门窗都被那狗扯烂了。他们只好再花上一笔钱,自己重新装修了一遍,除了地板,其他的门、窗、吊灯这些都几乎换了新的。也在两个卧室和客厅都装上了空调。大大的阳台他们也重新装上了防盗网,在心里增添了一丝安全感。

    放下行李,江可就找了干净的睡衣去了卫生间,拧开热水器哗啦啦地放水,她在花洒水笼头下美美地洗漱了一番,浑身舒服多了。

    江可用干爽的毛巾擦干了头发,就去了卧室,她一碰到柔软的被子浑身就放松了,她躺在被子里,头脑里空空的,懒得动,屋子里也安静极了。

    对面住着一对七、八十岁的老人家,平常他们喜欢看看电视,听听粤剧,有好几次,江可还发现他们正津津有味地看《非诚勿扰》,江可有些哑然失笑,看来只要有关男女情感的栏目,上至十八,下至八十都是他们的忠实观众。每到周末或节假日,老人的儿女媳妇就会提着各种食物来看他们,这是对幸福的老人。

    卧室的隔壁却是一幢老式的三层楼别墅,里面平常也看不到什么人,只是晚上有时会听到那边阳台上隐隐约约传来洗衣机滚动的声音。一大蓬的绿蔓藤几乎把那家的阳台整个都遮住了,使那家透出几分神秘色彩。

    或许太累,江可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

    等她醒来时,已经闻到厨房飘来的香味了。杨皓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正在厨房里忙碌。

    “你是在煮鸭子吗?好香啊。”江可走到厨房,吸了吸鼻子,她看到杨皓文系着围裙站在锅前,一幅模范丈夫的样子,他煮的啤酒鸭或红烧鸭,加上点干辣椒和一些姜、蒜,味道简直可以和外面饭店的媲美。

    江可每每想起老公的好处,就是他的好厨艺。当初嫁给他时,老妈曾经担心她,你一个女人,连饭菜都不会做,嫁到别人家里可怎办啊?

    江可总是信心满满地安慰老妈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懒人自有懒人福嘛,你担心这么多干嘛。”没想到就真的遇到了懂厨艺的杨皓文,当然他不在时,她也是要自己煮饭菜吃的,只是好不好吃只有自己知道了。

    可是吃完饭,杨皓文却说他要出去,说是附近的那几个学生找他去喝酒。他似乎有些抱歉地看着她,因为江可刚回来。

    “行吧,你别喝这么多。”江可嘱咐他,杨皓文不抽烟,但以前是比较喜欢喝酒的,他们年轻时,因为他喝醉酒而吵过架,甚至打过架,但自从她怀了乐乐,他就喝得少了,但现在乐乐长大了。他又偶尔开始出去喝酒了。这不算什么大原则错误,所以她也就容忍了。

    杨皓文在这边也没什么朋友,只有几个昔日的学生也在禺城,离他们比较近,杨皓文的这几个学生都发展得还不错,有自己开公司的,有在企业上班的,他们兴致来时,偶尔会通知杨皓文一块过去聚聚,喝喝酒。

    嫁什么样的男人就过什么样的生活,在事业方面,杨皓文没什么起色,江可自己就一直在努力地工作,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忙碌却充实的生活,和别的女人比,她虽然活得辛苦些,累些,有时候累了烦了,会和杨皓文吵几句,但日子还是要照样过下去。

    生活虽然平淡无趣,但最幸福的是有了儿子乐乐,虽然他姗姗来迟,但江可还是满心欢喜,看着这个洋娃娃似的小家伙,可爱得不得了,只可惜不能天天看到他。儿子下个学期就要过来这边上大班了,想起儿子,她心里充满欢喜和期待,有时真恨不得马上飞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