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帮儿子报名

    更新时间:2016-10-09 20:55:11本章字数:2077字

    “看,幼儿园要提前几个月收集幼儿的资料,定在这个月9、10号周末这两天在幼儿园内报名了。”杨皓文看着电脑上查到的信息,对江可说道。

    天气变得越来越热,一个学期又过了大半。杨皓文这几天都在电脑上查询附近那家环城幼儿园的资料,了解下个学期入园报名的时间。

    “是吗?那我们要抓紧时间帮乐乐报名啊,看能否到环城幼儿园读一年大班,之后就去隔壁的环城小学读小学。如果进不了就很麻烦。”江可有些着急地说道。

    为了让儿子更好适应这边的生活环境和校园环境,顺利过渡到小学,江可和杨皓文正准备把儿子从老家爷爷奶奶的身边接过来广州这边读书,听说要提前一年落户,有这边的学位房才行。这家幼儿园师算得是这个区最好的幼儿园之一,但听说很难进的。

    有时候吃过晚饭,江可和杨皓文就会去附近散散步,他们会绕着幼儿园、小学、中学慢慢走上一圈,隔着铁栅栏,可以看到这家幼儿园院子里,绿草如茵,里面有几朵大大的粉红色,浅蓝色的蘑菇似的圆伞,操场上有跑道,还有像儿童乐园一样的设施,有滑梯,翘翘板这些,旁边还有一个绿色的大大的游泳池。他们就憧憬着儿子在里面生活和学习的美好场景。

    9号那天,江可早早就起来了,杨皓文提前把户口本,乐乐的出生证明,保健卡等各种资料复印好了,两人匆匆吃了点早餐就准备去环城幼儿园看看了,却远远看到环城幼儿园门前的马路上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小车,门口排起了长龙似的队伍,都是帮幼儿入学报名的家长,大家拿着各种各样打印好的资料,耐心地排着队,眼里满怀期待和希望。

    江可也想去排队,但觉得自己的情况与他们的不同,人家都是新生报名,自己是帮儿子办插班的,这样盲目去排队不一定行得通。

    幼儿园门口站着两个高大威猛,全副武装的辅警,在帮助维持秩序。她跑去问门口的保安,说想让儿子来这边读大班,想了解一下这里面大班的招生情况。

    保安告诉她,现在都是招新生,没有招插班生的,并说这家幼儿园每一个班级都是满员的的,根本不会招插班生,他们根本不让她进去。

    他们俩只好退回来。又去了别的幼儿园了解招生情况,这天几乎所有的幼儿园都在招新生,幼儿园到处都是热热闹闹的情景。有些幼儿园离家太远,而且条件设施都没怎么好,有些说要等开学后,看班上招生的情况,而且让他们必须带孩子过来,看到孩子本人了解孩子的情况才确定招不招。

    了解过几家幼儿园的情况之后,江可愁的一个晚上都没睡好,她担心儿子进不到好些的幼儿园。第二天,她又一个人早早去了环城幼儿园的门口,她还是有些不甘心,她又跑去保安室窗口那里,和他们两个保安聊天,任她怎样软泡硬磨,两个保安就是不让她进去,劝说她别费心思了,说想让孩子来上这家幼儿园的家长太多了,想来这里插班,几乎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嘛。

    江可说没关系,我就是想进去了解一下,如果能够找到相关的负责人打听一下,我就出来。她像一头耐磨的驴子,好说歹说,几乎磨破了嘴皮,最后那个年纪大些的保安竟然同意让她进去看一下,并嘱咐她要快点出来。

    江可心里一喜,感激地向他道了声谢,就快速地溜进去了。她看到一楼大厅里,又排着几排长长的队伍,前方有一排的老师正坐在课桌那里收集各种资料,他们让家长们填写好各种表格。也有保安人员在那里维持秩序。

    江可想走近些去向老师打听一下情况,可是保安又把她撵走了:“干什么,干什么,要报名,一个一个排队,排到后面去。”

    她只好无奈地站远一点。她远远地看着前面这一排老师,她们正认真的核对着每一份新生的资料,然后指导着家长们填表。坐在最前面边上是一位剪着短发,穿着黑色西服,年纪看上去比较大一些的女老师。她不时浏览一下其他老师收集好的资料,江可感觉她不像普通的老师,更像是一位领导。

    她这时惊喜地发现保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开了,江可像一位冲锋陷阵的战士从旁边不顾一切地冲到了最前面的位置,她直接跑去问那位年纪比较大的老师,语气诚恳地问她:“老师,我想打听一下,我们大些的孩子,这里招不招啊?我儿子一直在老家上幼儿园,下个学期就准备读大班了,我想看看这里招不招插班生?”

    “我们这里一般是不招插班生的,不过,据我所知,下个学期,好像会有一、二个幼儿转学。”那女老师看她一眼,温和地答道。

    “哦,是吗?那太好了,老师,我们是这里的学位房,我儿子符合在这里上学的条件,看看能不能帮我安排一下啊。”江可听到这个信息,又惊又喜,她急切地说出自己的情况。

    “你留下资料,我们到时再看看吧。”女老师对她说道。

    “老师,你们现在这么忙,这样吧,能否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到时再向您打听好吗?”江可不失时机地向她递过去一个本子。

    “这个……”那老师有些迟疑地扰了扰头发。

    “老师,请您留下您的联系方式给我吧。我只是方便问一下您啊,”江可带着央求的语气对她说道。

    或许看到江可的态度那样诚恳,女老师还是在她的本子上留下了自己的姓和手机号码。

    “谢谢您!张老师,您忙,我先走了,有时间我再和您联系。”江可如获至宝地合上本子,这个时候保安正好折回来了。江可看他一眼,然后像刚和地下党接完头那样,迅速撤离了阵地。

    当她走出幼儿园的大门时,呼吸变得顺畅了,脚步变得轻盈了许多,就像广漠贫脊的土壤中冒出的一颗新芽,这个意外获得的信息带给她一线朦胧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