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丁丽娜的公司

    更新时间:2016-10-09 21:16:01本章字数:2234字

    这天是周末,江可一个人在大街上逛了会儿,回去时竟然发现自己忘记带钥匙了,她是个马大哈,有时候会丢三拉四的,而杨皓文此刻又出去办事了,说他下午才能回来。她有些百无聊赖,去哪儿呢,外面骄阳似火,南方城市像个大大的热蒸笼似的,不停地向外面呼呼地冒着热气。 

    在这里她没有什么熟悉的朋友,忽然想起丁丽娜上次来时说她自己做了老板,不知道她今天在不在公司,不如去她那儿看看。 

    于是,她打电话给丁丽娜,问她在哪儿?说自己此刻有家难归呢,竟然把钥匙锁在家里边了,想去她公司看看。

    “哈哈,你来我这儿,我正好在公司,外面这么热,你来我这里吹吹风吧。” 丁丽娜听江可的情况,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她此刻正坐在自己单独的办公室,隔着玻璃窗可以看见外面几个职员在聚精会神地伏案工作。

    江可按她所说的地址,拦了部的士过去,很快到了她的公司楼下,她的公司在一幢五层楼上的一套公寓内。

    “是江可吧,外面很热,快点进来吧。”丁丽娜听到江可在和前台的女孩说话,赶紧在里面热情地和江可打招呼。

    “是啊,你这地方还不好找呢。”江可穿过外面的办公室,径直跑进了丁丽娜的办公室。

    “是啊,繁华地段房租太贵了,只好找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丁丽娜赶紧搬了张椅子让她坐,还特意帮她把空调开大了一些。

    一股清凉的风扑面而来,让人仿佛一下子走进了清爽的春天。江可好奇地打量着她的公司,其实这里只是一套大面积的住家,却被她装修成了办公室的样子。外面有些格子,里面坐着三、四男女青年,正对着电脑敲敲打打,也有些在打电话的,好似在联系什么业务。

    丁丽娜自己则单独占了里面的一间大办公室,墙上是一张她本人放大的漂亮的单人艺术照。

    丁丽娜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面,桌面上是一台大屏幕的液晶电脑。她懒懒地坐在转椅上,为自己泡了一杯玫瑰花茶,空间里飘荡着一股玫瑰花诱人的清香。

    “江可,你喝花茶,还是绿茶?”

    “谢谢,给我来杯绿茶吧,绿茶解渴。”在大街上逛了一个上午,江可还真有些渴了。 

    ”来,请喝茶。“丁丽娜很快在她身后的柜子里的一个绿茶罐子里抓了点绿茶放进一个玻璃杯里,泡了杯茶端到江可面前。

    "难怪你皮肤这么好,原来你这么会保养啊。“江可望着丁丽娜办公桌上那杯飘荡着玫瑰花瓣的茶,丁丽娜的皮肤一直是白里透红的,犹如那红艳艳的玫瑰花。

    ”嗯,女人不保养就容易老。我还经常在家里些煲些红糖水喝,里面放些桂圆、红枣、枸杞、当归这些养生的东西,我们女人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

    “你说的对。真是羡慕你,还是做老板好啊,又自由又舒服!丽娜,你公司是做什么的呀?”江可望着丁丽娜,羡慕地叹了口气。

    “贸易。”丁丽娜简短地说道。

    “什么贸易啊?”没有生意头脑的江可听得一头雾水。

    “就是什么有钱赚就做什么呗。”丁丽娜解释道。

    “哦,那不错啊。你这么快就有进货销货的渠道,看来你是天生做老板的料啊。”

    “呵呵,我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呢,边做边看呢。”

    “现在快放暑假了,你孩子快要过来了吧?”丁丽娜忽然关心地问起她。

    “是啊,每年暑假我们家奶奶都会带我儿子过来这边住段时间,也解我的思儿之苦。”江可苦笑着说道。

    “哦,你孩子不是说要来这边上大班了嘛。那你们可以长期在一块了。”

    “是有这样的打算,可是不一定能上啊?”

    “你们不是买了这里的学位房吗?为什么还不能上呢?”

    “附近这家省一级的幼儿园师资和环境都不错,但想进这家幼儿园的人太多了,我们刚搬来这边,又不认识什么人,他们现在招的都是新生,听说插班生太难进了。”江可有些担忧地答道。

    江可想起上次留下那个老师的电话,知道她姓王,这段时间,她每个星期都几乎会发信息给王老师,有点死缠烂打的意思,说自己孩子在老家读了几年幼儿园,一直由爷爷奶奶带着,这个学期希望能把儿子接在身边来读,如果学校有名额,请她千万帮忙安排一下。

    那个王老师好心地回了条信息给她,说如果有消息,到时一定会通知她的。可是江可心里还是没底,也一直想约张老师出来吃顿饭,再侧面向她打听打听一下学校的招生情况,可她总是推脱忙,没时间出来,也说不用这么客气了。江可除了继续不时发发信息给王老师,她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你呢?你和先生和好了吧,你们感情现在还好吧。”江可也好奇地问起丁丽娜,因为她隐约知道她和她丈夫有时候也会闹矛盾。

    ”哎,一言难尽,我们也话不投机,时常吵架。“丁丽娜轻轻叹了口气,她的脸一沉,瞬间像外面的阳光突然躲进了云层暗淡下来。

    “不会吧?你们两个都是老板,不愁吃穿,有什么好吵的啊?”江可惊讶地说道。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嘛,他一直想让我帮他再生个儿子,可是家公家婆又不愿意帮忙带,我分身乏术啊,我女儿还是在我娘家带呢,你说我怎么会愿意呢。”丁丽娜有些气愤地说,她漂亮的脸蛋因为愤懑而变得通红。

    “嗯,也是,很多家公家婆都乐意带孙子,享受这份膝下承欢的天伦之乐,但你们家公家婆却不愿意。”江可分析道,但她好心地劝解丁丽娜:“两口子嘛,都会有闹矛盾的时候,有什么事情过去就算了,没秘要把关系闹僵,这样对孩子成长可不太好。

    “我也知道这样对孩子不好,可是没办法,只有凑合着过吧。”丁丽娜重重地叹了口气,又甩了甩头,似乎要把这些不快都甩掉:“不说这些了,说起就让人生气。”

    “ 嗯嗯,咱们说点别的开心的事情。” 江可也认同地说道。开心的事情会像一剂良药,带给人好的心情。

    她想到了张爱玲那句名言:“人生就像一袭华美的袍子,上面爬满虱子。”婚姻何曾不是如此。谁都渴望拥有一个甜蜜美满的婚姻,谁都想拥有温馨的天伦之乐的家庭,可是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作为一个女人,她也觉得丁丽娜挺不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