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喜讯

    更新时间:2016-10-11 16:02:09本章字数:1879字

    江可正在收拾办公桌准备下班的时候,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里面传出张老师的声音:“乐乐妈,你好!我告诉一个消息给你,大一班确实有位学生下个学期要转学去香港读书了,我帮你报了个名额上去。”

    “是吗?太好了,太好了,谢谢!谢谢张老师!“江可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激动得有些语无论次,她知道这几天幼儿园和学校都快放假了,她没想到无数次的期盼,无数次的沟通真的感动了张老师。

    “不用客气,我也是孩子的妈妈,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你把孩子的各种资料备好,到时等学校通知吧。“张老师温和地说道。

    ”好的,太感谢您了!劳您费心了。“江可再一次道谢,她真有种想流泪的感觉,那是激动喜悦的泪水。

    她顿了顿,马上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杨皓文,杨皓文听了也显然很高兴:”可儿,你今晚回来吗?我们小小庆祝一下。“

    ”嗯,我一会就下班回去了。要不,我再打电话给张老师,请她和我们一块吃晚饭,真是应该好好谢谢她。“ 

    ”好,你先确定,我来订餐厅。“杨皓文爽快地答道。可是当江可打电话给张老师时,她还是那句话,不用了,不用这么客气,我能帮到你们的我尽力就是。

    ” 皓文,张老师说她不出来,她太客气了,你去买瓶红酒,咱们自己好好庆祝一下吧。“江可有些遗憾地说道。她对老师是比较有好感的,他们虽然很平凡,但为人富有正义感,待人诚恳,在某些方面总人令人感动,杨皓文的爸爸,乐乐的爷爷,还有杨皓文自己以前都是中学老师,他们的行为有时或许有些古板,但是对亲人,对朋友都特别的真诚。

    当江可回到城区的家里时,杨皓文已经炒好菜了,为了庆祝这个好消息,他多炒了两个菜,还特意买了瓶法国干红葡萄酒回来。

    江可从客厅的玄关柜子里拿出两支久违的高脚杯,帮两人都斟满红红的葡萄酒。

    “来,我们为这次小小的成功干杯!”两人相视会心一笑,然后“叮当”一声,两支酒杯轻轻地碰在一起,发出悦耳的声音。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吃菜。除了逢年过年,江可会偶尔陪家人喝点米酒或啤酒,平常很少喝酒的,但这次因为高兴,她一口气喝了两杯葡萄酒。那甘甜柔美的汁液,犹如清冽的甘泉浸入到她的五脏六肺。

    吃过饭,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了会电视,话也比平时多了一些。江可还切了盘西瓜,洗了一碟红提放在茶几上。电视上正在播放根据郭敬明同名小说改编的《小时代》。一群性格各异的年轻人,挥手作别青葱的校园,日益融入生活的滚滚洪流之中的迷失、怅惘、怀念却又不能不勇往直前的故事。

    杨皓文平常喜欢看看体育新闻,看看足球赛事频道。而江可却比较感性,有时候喜欢看一些厚重的历史剧,比如《康熙王朝》、《汉武大帝》等,遇到好看的现代爱情剧、轻松活泼的偶像剧,搞笑剧,也会追着一集一集看下去,她会随着电视剧的剧情,主人公浮沉的命运时而欢笑,时而沉思,有时看到伤心处也会抹眼泪。

    ”去洗澡吧,早点休息。“杨皓文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看了看。他突然一把拽起她,眼睛充满期待地望着她:”要不,咱们一块去洗吧。“

    ”去去去,谁要跟你一块洗?你先洗,我后洗。“江可打掉他的手,佯装嗔怒地说道,她一脸羞赫,虽然和杨皓文结婚多年了,但她还是无法接受两个人共浴。

    或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天晚上,两人的情绪都特别好。当江可洗好澡,穿着一袭浅紫色的睡衣出来时,身上散发着沐浴露的香气。

    卧室里,杨皓文早已把空调打开了,幽幽的壁灯把房间照得如梦如幻,浅黄色的蚊帐,清凉的竹席,纯棉的富安娜空调被套,显得那样的温馨。

    ”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江可擦干了湿漉漉的头发,感叹地说了句,生活总是被忙碌的工作和琐碎的事务填满。这个喜讯点燃了他们。

    ”都是你的功劳。“杨皓文给了她一个点赞,很自然地揽过她。他那只男人的大手顺着她的脖子慢慢往下滑去,然后停留在她饱满的胸前。江可的激情完全被他调动起来了。她温驯地依在他的怀里,任他温柔地爱抚。 

    ”关了灯吧。“江可顺手去按床头边的开关,她习惯在黑暗中,在温软的被子下面进行,每当这个时候,她会感到作为一个女人的甜美和幸福。

    他的呼吸也越来越粗重,终于抑制不住地翻身上去,紧紧地贴着她,她感觉到他的激情,他的爱意,于是快乐地闭起眼,不停地扭动着腰肢,情不自禁地哎唤起来。这是一曲永唱不厌的动情欢歌。激励着杨皓文变幻着不同的舞姿来演绎着爱的传说。

    两具熟悉的躯体扭动着,燃烧着,她感觉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被点燃,幸福的海浪声从远处轻轻地涌来,轻轻地涌来,而自己像一片洁白的羽毛,像要飞了。带我飞吧,我的爱人,走过世俗的花丛,飞过那海洋,飞过高山,然后飞到那美丽深隧的天空。

    ”我要飞上天了。“他满足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像个爆炸的气球,瞬间瘫软在她柔软的身上。那一刻,他真正明白了人间天堂这个词的涵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