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董事长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6-10-11 21:53:54本章字数:2436字

    “可儿,你快点起来,要迟到了。”杨皓文推了推她。江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有些不情愿起来,还贪恋着被窝里的温暖。但一看时间快到七点了,只好赶紧起床。 

    她匆匆忙忙地洗脸、梳头,迅速换上白色衬衣,黑色裙子,高跟凉鞋,早餐也来不及吃就准备出门,家里坐车到公司要四十多分钟路程,当她以惊人的速度赶到公司门口时,正好八点,她几乎是踩着钟点上班的。

    她一回头,看到黄副总的小车也在这个时候准时地驶进了公司大院,里面照样坐着朱副总,黄副总每天都接送他上下班,风雨无阻。

    她走进办公室,为自己倒了杯温开水,就去楼下车间里转了一圈,没有看到卓宇寰总经理,以往他每天早上一来第一件事就是去车间巡视、检查,她知道,这段时间他的心思都在国家重大专项上面。她自己在车间里看看一些新出来的机床,不时拍一些相片或视频,然后上传到公司的网站上。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她远远看到卓宇寰总经理和一位穿着白色衬衫,浅黄色西裤的陌生男人坐在一块,他们边吃边聊。等他们吃完的时候,江可惊讶地发现卓宇寰竟然抢着帮那位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人洗碗。

    她不由仔细再打量了一眼那个男人,普通的衣着,普通的长相,不过看上去很精神,头发整齐地往后梳,衣着整洁,整个人显得清清爽爽,或许是我们尊贵的客人吧。

    下午上班的时候,镇商会的马小姐在QQ里问江可,请问罗董事长回来没有?商会准备换届了,鼎嘉集团公司的罗董事长是新当选的商会副会长。她前两天刚收到了镇商会发过来的邀请函。

    江可有些纳闷地问,什么罗董事长啊,没看到啊?她早也听公司员工说了,鼎嘉公司还有一位董事长,听说他全家都定居在澳大利亚,但她进来这家公司这么久,还没有见过那位罗董事长呢。

    自从丁丽娜走后,公司的一些外联工作都是通过江可来传达的。下午她拿着这个邀请函去了总经理室。卓宇寰正好在办公室,江可说是商会马小姐发来的,问罗董事长回来没有?让他参加商会的换届大会。

    卓宇寰看了,说了一句等等,就走出去了。一会儿,他和另一位男人同时走了进来,江可一看,正是中午卓宇寰总经理抢着帮他洗碗的那个男人。

    “这是罗董事长,他刚从澳洲回来。”卓宇寰向江可介绍道,又对罗董事长介绍:“这是咱们公司负责企划宣传的江可。”

    “您好!罗董。”江可礼貌地向他打招呼。

    “你好!小江,我看了你编辑的企业报,还有公司的网站、微信等内容,都挺不错的。”罗董事长露出赞赏的笑容。

    “谢谢罗董的夸奖!”江可笑着说了一句。因为每一期企业报,黄副总都吩咐她要放一份到董事长办公室,说他回来后会看到的,虽然她从没看到他人,但每期还是会拿一期放到他的办公室,整整齐齐地帮他夹在报夹里。

    “江可,这样吧,罗董事长下午去商会参加换届大会,你也和他一块去听听,回来写则新闻报道。怎样?这可是我们公司的大喜事啊。”卓宇寰总经理吩咐她。

    “哦,既然卓总吩咐了我,我就和罗董一块去吧。”江可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意外,但又不能违背领导的意旨,她用征询的眼神望向董事长:“罗董,请问我们几点钟去呢?”

    “我们二点半动身去吧。”

    “到时让我的司机阿敏送一下你们过去。”卓宇寰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去就好。”罗董事长推辞道。

    “你刚回来,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回来,肯定累了。还是让阿敏送一下吧。“

    ”谢谢,谢谢卓总!“罗董事长笑着向卓宇寰总经理拱了拱手。

    下午二点二十分,江可就带着相机提前来到了楼下,一会儿阿敏开着一辆白色的皇冠出来了。她正在考虑要不要打个电话或发个信息提醒一下董事长呢,但看到他很快就从楼上下来了。

    罗董事长坐在阿敏旁边的副驾驶位置,而江可则坐到了后面。阿敏调了个头,把车徐徐开出了公司大院,朝镇商会方向驶去。

    ”罗董,您刚从澳洲回来,请问那边有我们这边热吗?“江可有些好奇地问坐在前面的董事长。

    ”呵呵,那边气候和这边刚好相反,现在比较冷呢。我昨天还穿了两件衣服。“罗董事长笑着答道。

    ”哦,这样啊。“江可忽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为自己是个”井底之蛙“。

    ”小江,我觉得我们的企业报,确实办得不错,比以前办的那些丰富多了,但是我也想给你提个建议。我看到每期都是写技术、写产品的文章,还有管理层的比较多,以后能否留出一小块,写写我们公司一些底层的员工呢,比如饭堂阿姨,扫地阿姨,还有那些喷漆的老师傅,你看他们任劳任怨,多辛苦啊,虽然他们默默无闻,但是他们的贡献也很大。没有她们的付出,我们就吃不到可口的饭菜,就没有这么整洁的办公环境。”罗董事长忽然开口说道。

    “罗董,您提的建议很好,到时我跟卓总沟通一下看看。”江可没想到刚见面,罗董事长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她的内心有些说不出的感动,为他这么高层的领导,却没有忘记这些最底层的员工。因为卓宇寰总是把焦点放在产品开发和技术研发方面,所以每期的内容技术部的占了很大的篇幅。第四个副刊版块,也多是一些管理沙龙方面的文章。

    “小江是哪里人?来广州多久了?”他又亲切地问起她。

    “罗董,我是老革命根据地——江西人,罗董去过吗?我来广州也有很多年了。”

    “哦,江西是个好地方啊,那里山青水秀,江西人很纯朴很勤劳。我在多年前参加过红色之旅的旅游,去过江西省会南昌、庐山,赣州、瑞金、井岗山,体验过以前红军走过的艰苦旅程,听过讲解员讲解那火红的革命历史故事,感受很深哪。还去过世界最美的乡村婺源,那里的油菜花太漂亮了!“罗董事长侃侃而谈。

    ”是吗?谢谢罗董!“听到罗董这样赞美自己的家乡,江可感到很亲切,很开心,谁不说自己的家乡好呢。和广东这边相对发达的沿海城市比,江西某些地方确实算得上是偏远地区,经济也落后一些,但是故土难离,乡情难忘,在江可的眼里,家乡的一切都是那样美好,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牵动着她柔软的心。

    在两人的谈话中,不知不觉就到了商会的门口。阿敏停好车,帮董事长把车门打开,又嘱咐了江可几句就把车开走了,江可随董事长走进了商会三楼的会议室。

    江可没想到罗董事长是这样的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看起来丝毫没有董事长的架子,和卓宇寰总经理有些强势的个性和优点比起来,卓宇寰就像一颗璀灿夺目的宝石,而罗董事长更像一块温润质纯的玉。